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风流刑警到清朝》主角张局林严章节目录完本完整版

《风流刑警到清朝》主角张局林严章节目录完本完整版

时间:2019-07-10 10:37:52编辑:奔波儿灞 作者:魏育民 人气:

《风流刑警到清朝》由网络作家魏育民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张局林严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 我刚说完,翁同和就跪在了地上:“臣愿牢记校规,跟随万岁前仆后继,实现中华腾飞的梦想,如心口不一,天诛地灭!”他刚说完,张之洞、、

《风流刑警到清朝》 第二十五章 珍儿探秘 免费试读

我刚说完,翁同和就跪在了地上:“臣愿牢记校规,跟随万岁前仆后继,实现中华腾飞的梦想,如心口不一,天诛地灭!”

他刚说完,张之洞、、隆安、左宝贵、卫汝贵、盛煜、锡钧,安平君和一万多战士都跪了下来,学着翁同和的话,进行了宣誓。

我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歌教给了大家,并把它当做军校的纪律要求大家必须执行。我一面教,一面讲解歌词的内容,雄壮的歌曲和通俗的内容,很快就被大家接受了,接着我又把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教给了大家,规定这就是中华铁军的军歌。立刻两支歌曲就在校园里唱响了。

哈,二十世纪的军歌拿到现在,那还不是酷毙了!

正好长叙给我从德国聘来的五名军事教官也到了,我和张之洞、隆安就接待了他们,长序想的挺周到,怕我们没有翻译,还把一个华裔的德国青年陈奇给请来了。我在大学就会德语,也就没用他,自己和五个教练谈了起来,他们看了我的教学大纲,惊奇地说:“太好了,比德国的还先进!”

借白搭的脑袋我整肃了军队,严明了纪律。战士们的训练更严格了。我也按我的承诺跟战士们一起摸、爬、滚、打,直到天黑了我才回到家里,却被两个小娇妻摁在炕上掐了个不亦乐乎!一边掐还一边说:“让你再耍我们!”

我知道她们是为我把白雪暗渡陈仓的事嫌我骗她们,可当时我要不骗她们,她们能那么死劝,死保啊?能急得直蹦高啊?能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啊?没她们配合演戏,我那借人头整军的戏不就全砸了?现在我就故意鬼哭狼叫地喊:“快救驾呀,母老虎撒泼了!”

我不停地哀叫,却突然看见一个极漂亮的美女立在旁边,笑盈盈地看着我,她穿着一套淡粉色的纱衣,勾勒出纤细、凸凹有致的小蛮腰,梳着高高的云鬟下,一弯盈盈秀眉,一对泛着秋波的大眼睛,一个玉挺的小鼻子,一张紧抿著的小嘴,都挂着灿烂的阳光。

***,怎么出来个看热闹的?我这皇帝的丑可是出大了!我急忙正襟危坐严肃地说:“得了,朕得处理公务了!”我转过头看着那漂亮的女人问:“她是哪家的格格---”

燕儿一拎我的耳朵:“这么一会儿就忘了?她是我北京军械所的所长白雪啊!刚才你白借人家的人头了?白搂人家了?怎么忘的这么快?”

噢,白雪?哇,我的四老婆呀?哈,一换女装竟这么漂亮啊,真是拣着了!我龙翔宇真是走透了桃花运了!

突然我心里一凛,看着她的梳装我急忙问道:“怎么,她有夫君了?”

菲儿立刻说:“这么漂亮的妹妹能没婆家吗?可我问了半天,她也没说是哪家,真是的,连姐姐也保密!”

燕儿却拿眼睛死命地瞪着我,让我头皮直发麻!

妈呀,玩了把有夫之夫,不小心成了个第三者,心里酸溜溜的挺难受!

白雪只是看着我,虽然脸上还挂着笑,但眼睛里竟似滚动着眼泪,我心里一惊:“该不是指的是我吧?她那时可是说了,这辈子也尝一尝让心爱的男人搂,心爱的男人亲的滋味!还说心愿已了,她肯定没别的男人,可她又怕高攀,所以要为我苦守一辈子,我该怎么办呐?”看着她那样子,我真是心欲碎!怎么办?当然得收归我有了!怎么也得让她跳龙门啊!不过看那两个小娇妻的样子,还得来个稳妥的,别黑瞎子掰苞米,拣一个丢了俩!

看见我的样子,菲儿奇怪地问:“老公,你怎么了?”

我急忙岔开话题说:“珍嫔呢?她怎么没过来?”

菲儿急忙跑了出去,片刻拉着衣衫不整,但喜笑颜开的珍妃跑了过来。

看见我珍妃就又要下跪,被菲儿给拽住了:“老公不说了吗?就咱们几个人,别来那套礼节,既麻烦又别扭!来,你把你的收获告诉给老公!”

我笑着问:“小珍珍是不是拣到金**了?”

珍妃一愣:“咦?你怎么知道的?”

她这话到把误打误撞的我说愣了,她过来拽着我就走。我们几个人来到了燕禧堂,进到屋里,她就把门扣上了,然后低声说:“来,把这床抬起来!”

我们几个人把床抬走,她蹲在地上摸索了一会儿,地面竟慢慢地裂开了一个小门,她举着一支蜡说:“走,进去看看!”

我看了看,小门里竟是个大洞,有一级级台阶通到了下边。

她拿着蜡就朝洞里走去,我们又点上了几支蜡,也都跟着她的后面朝洞里走去。最后剩下白雪站这那里不知如何是好,我一拉她的手说:“走,别把自己当外人!”说完握着她的手就朝洞里走去。

白雪身子哆嗦了一下,但顺从的跟在我的后面,有时把身子还贴在了我的身上,我知道,我猜对了,她已经把我当成了她的爱人!

地道走了不远就拐进了一个小屋,珍儿把屋门打开说:“进来吧,这是安得海的一个秘密仓库,不知道他为什么把仓库建在嫔妃临幸时的屋里。”

我们进了屋,一下子都愣住了,前面竟排着几排玉器架,上面摆着满满的珍宝玉器,而且都是价值连城的那种。

珍宝架下,并排放着是三大箱子,珍妃掀开来一看,竟都是满满的金子和银子,在一张桌子的抽匣了,还发现了一大沓子银票,全部金银和银票加起来足有一千二百万两,这还不包括那些珍宝玉器。

我看着这些东西,感慨万端:“朝庭一年的税金才六千万两,他竟**得如此之多,而且这还是他**的一部份,就这样的朝庭不砸烂他怎么得了?清朝不亡天理难容啊!”

安得海,河北青县人,受富贵诱惑,自阉入官当了太监。此人狡狯圆通、机于权变,他靠把咸丰帝引到兰儿的石榴裙下成了慈禧的心腹,奉慈禧之命出京城结纳外臣。因为当时慈禧、慈安两宫垂帘听政,明争暗斗。慈禧嘱咐安得海悄悄出去,暗暗回来。

哪知安得海骄横惯了,出京没几天,他就命在船上升起龙旗,大肆张扬,让沿途官吏纷纷接驾、送贿,所到之处,鸡犬不宁。船入山东德州境内,德州知府前去拜接,送上银子200两,安得海嫌少,限他三天之内交足5000两银子。

德州知府一时没了主意,忽然想到他的上司山东巡抚丁宝桢。此人为官清廉,且有胆略。便连夜赴济南向丁巡抚哭诉。丁巡抚问知府见到圣旨没有?知府说没看到。“好!”丁巡抚一拍巴掌,命德州知府立即回去将安得海一行捉来。知府一听吓了一跳:“大人,这不是太岁头上动土吗?”丁宝桢呵呵大笑:“一切由老夫承担。”德州知府遵命而行。

原来,清宫历来有条祖训:“内监不许私离京城四十里,违者由地方官就地正法。”丁宝桢正是抓住了这一条,要治一治不可一世的大宦官。他立刻派亲信飞马入京给东太后送奏章。不久,东太后的懿旨降下来了:着令丁宝桢将安得海就地正法。此时忽听一声:“西太后懿旨到!”这可把安得海高兴死了,他从地上蹦起来,说:“姓丁的,这回看你小子怎么收场!”不料,丁宝桢却大声吩咐:“前门接旨,**斩首!”果然,西太后叫火速将安得海押解回京。不过这时候,安得海早已身首分家了。

这段丁宝桢巧计杀贪宦的故事我早就知道,没想到他突然被杀,却成全了我一大笔资金!

我看着金银,奇怪地问珍妃:“你怎么发现这里有仓库呐?”

“从那天住进来我就闻到这里有很重的金银味儿,熏得我总睡不好觉,我就偷偷地寻找,谁知道,今天终于让我找到了!”珍妃淡淡地说,听得我们几个人直乍舌。

我笑着说:“好了,既然是你发现的,这些银子就交给你管,这个库不要让外人知道,就当成我们的秘密仓库吧!”说着我把上回从李莲英那得来的银票也递给了她:“珍儿今后就是朕的大总管,这些钱我们要用他打江山,建军队!”

“他怎么会把仓库建在这里呐?”燕儿问。

我说:“这就是他的诡觎之地了,这个屋子,外人不能进,嫔妃也只临幸时在这呆一会儿,而他随时都可以进来,所以他当然觉得这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走出来之后,我们把床又抬到了原处,我对白雪说:“你就住这屋吧,替我看好这仓库!”白雪红着脸,点了点头,留在了那屋里。

又是一夜风liu,第二天一起来小福子就急急忙忙跑过来说:“慈禧要增加大内经费一百八十万两,被户部尚书阎敬铭给否了,老佛爷要命他原品休致,翁同和打发人来告诉你,要想办法保住他!”

风流刑警到清朝

风流刑警到清朝

作者:魏育民 类型:玄幻 状态:完结

《风流刑警到清朝》幽默風趣,故事情节生动一环扣一环,每一章都为后面的故事情节打下了伏筆,夏天的功夫雖然很誇張但正是這樣的功夫才让人繼續的看下去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