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妖气人间在线试读无弹窗】主角成正比张

【妖气人间在线试读无弹窗】主角成正比张

时间:2021-01-21 01:45:09编辑:汤尧 作者:夜色静悄悄 人气:

完结小说《妖气人间》是夜色静悄悄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成正比张,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PS:因为第六章被和谐了,而周末,又要两三天才能放出来,所以,就把修改过后的第六章放第七章开头了。“艹……”余浪吓了一大跳。他连忙

妖气人间

推荐指数:10分

《妖气人间》 第七章 鬼说(第六七章合一) 免费试读

PS:因为第六章被和谐了,而周末,又要两三天才能放出来,所以,就把修改过后的第六章放第七章开头了。

“艹……”

余浪吓了一大跳。

他连忙说道:“你先别挂,让我想想办法!”

他四处张望,刚好看到一个老道士,在一群武警的陪伴下,走出了医院的大门,向着刚才跳楼的那个护士走去。

他连忙冲了上去。

“道长,不好啦,我家里闹鬼……额!”

看着大明明显一脸戒备的样子,余浪快速的举起了双手,说道:“道长,今天医院里失踪的那个老太太,现在在我家门口……”

见大家没有放松警惕,他快速的拉过了林若彤:“就是她把那个老太太扎醒的……”

果然,说到这里,这些人态度松动了一丝。

老道士直接走到了余浪面前。

“怎么回事?”

余浪快速的把情况说了一遍,然后,有些忐忑的说道:“现在怎么办?”

那可是鬼。

就不提他现在刚不刚得过的问题。

就算刚得过,现在回去,也来不及了。

说不定现在回去,面对的就不是一只鬼,而是两只鬼了。

还不如找专业人士问一问,看能不能先拖一会儿。

如果实在不行,大不了再提给小姐姐报仇的事儿。

反正又不是自己女朋友。

帮忙报仇,就已经算得上仁至义尽了。

没必要把自己的小命搭上。

“电话给我!”

老道士虽然看起来满脸老相,但却是精神矍铄,手脚麻利。

他一把夺过了余浪的手机,沉声道:

“你听好了,那只鬼动作僵硬,你先躲到床底下,一时半刻,她找不到你,即使找到了,她一时半会儿也没办法抓你……”

很明显,他是看过那个监控视频的。

他快速的说了两句,问明地址后,就把手机还给了余浪。

“出发!”

在走之前,他又指了指余浪,说道:“赵队长,你留下来看着他,注意保持联络……”

虽然余浪很想跟着去蹭一下。

但是,现在还真找不到合适的借口。

想了想也就作罢了。

“赵队长,他们不会有事儿吧……”

过了几分钟,估计那些人已经赶到了,余浪有些担心的问了一句。

这一会儿,他也想明白了,虽然他已经激活了系统,但这个系统,只要他自己不说出去,别人也不知道。

所以,他根本就不需要像小说里那些主角那样小心翼翼,甚至还担心被切片研究啥的。

又不是有被迫害妄想症。

真以为总有刁民想害朕啊!

反正,老百姓遇到这种事情,是什么表现,他怎么表现就行了。

话说,这些人,应该是专门处理这些灵异事件的人吧?

果然,他很快就发现,身边这位赵队长,并不是太难说话,反而跟他耐心的解释道:

“放心吧,王道长是这方面的专家,这种问题,对他而言,算不上什么大事儿……”

说到这里,赵元军有些好笑的说道:“你昨晚应该已经看到我们了吧……”

“不错……”

余浪点了点头。

这群人就是昨晚到隔对面小区的那群人,自己刚才遇到这种事情,又直接找上了这位道长。

现在这些人又知道了自己住的小区,

要是这样都还猜不出来自己已经看到了一些东西,简直就是白混了。

不过,这种事情,余浪倒也不太担心。

昨天看到这事儿的人虽然不多,但是,也肯定是有一些的。

这肯定不算有什么事儿。

估计最多会嘱咐自己几句,不要向外透露。

想到这里,他有些好奇的问道:“这世上,真的有的鬼么?”

赵元军颔首,“既然你都遇到了,告诉你也无妨,不错,现在全世界范围内内,确实都出现了不少灵异事件……”

见到余浪点头,他接着说道:“不过,这种事情,现在还没有到公布的时侯,你知道就行,不要乱说出去!”

“你是说……”余浪迅速的抓住了他话里的漏洞,说道:“你说现在没到公布的时侯,难道以后会公布出来?”

余浪有些被吓住了。

这个消息,看起来很稀松平常,但实际上,代表的意义,却绝不简单。

作为一个扑街作者,他也经常写这些类容,他哪里看不出来这消息代表的意义。

看现在网上的情况就知道了。

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是严防死守的。

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要选择公布信息?

除非……除非,事情已经到了快要压不下去的程度了……

这就太可怕了!

现在虽然各种消息满天飞,但实际上,整体上,局势不还是很和谐的。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这些,才是主旋律。

哪怕偶尔出现一些惊悚的消息,也会快速的被和谐掉。

再加上,网络上专家们的各种辟谣。

大部份人还还是很理性的。

可如果对这些消息放开管控,天知道会搞出什么乱子。

余浪突然有了一种危机感。

如果真的到了这一步,危机可能不光是来自鬼物。

还有可能会来自人类本身。

不过,这些都不是他眼下需要关心的事儿。

现在最重要的是搞清楚,这些鬼是怎么回事儿……

毕竟,刚才那个跳楼的护士长,搞不好就是被鬼害死的。

他有些好奇的问道:“对了,这些鬼是怎么来的,还有,王道长真的会抓鬼么?”

网上开始流传灵异事件的消息,都已经快一年了。

也就是说,搞不好,在一年前,就开始闹鬼了。

既然有鬼,应该也有抓鬼的人。

不然,早就乱套了。

比如那个王道长,应该就是有真本事的。

而这些情况,对他而言,都太重要了。

而这位赵队长,应该是知道一些情况的。

见到余浪一幅认真的样子,他笑了笑,说道:“先认识一下,我叫赵元军!”

“余浪。”

“林若彤。”

认识过后,他笑眯眯的从背包中,掏出了一份保密协议,说道:

“二位既然已经遇到过鬼,有些事情,自然要给你们说清楚,不过,在这之前,还是麻烦你们把这份保密协议签一下!”

“保密协议?”

余浪吓了一大跳,不过,他还是接过了这份文件。

他打开看了一下,发现,这份协议,其实很简单。

上面只有一条要求。

那就是让大在家不能以任何形式,对外界透露接下来听到的内容。

余浪想了想,在协议上签上了大名!

这个要求,并不算过份。

反正只要不在这些消息解密之前,向外界透露就行。

真要解密后,也不需要他透露了。

而这个时侯,林若彤也已经签上了大名了。

收过两人签过名的保密协议后,赵元军检查了一下,然后,严肃的说道:

“在我说之前,我想问一下,你们对鬼,了解多少?”

“对鬼了解多少?”

余浪有些好奇的问道:“鬼难道不是人死后变的么?”

既然这位都这样问了,现在世上,应该是真的有鬼了。

“难道,鬼跟我们平时理解的不一样?”

“不错。”

赵元军点了点头,说道:

“很多人都有个误区,认为鬼是由人死后变的!”

“这个说法,其实不完全正确,事实上,只有那些在临死前,有着强烈的执念的人,再加上一些特殊原因,才会在死后变成鬼,而鬼的行为,也会受到执念的影响,所以,要了解鬼,最关键的,就是要知道它们的执念……”

“执念?”

“不错,你可以把它理解成一种未完成的想法,让人死不瞑目的那种……”

说到这里,他笑着说道:

“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人在遗愿未了的情况下变成鬼,它会做什么?“

他举了个例子,指了指林若彤说道:

“就比如刚才你们说的那个老太太,因为被你扎醒了,所以,在醒来后,就找到了你的住所……”

说到这里,他沉吟了一下,才说道:“其实,它第一次见到你时,应该就会对你出手了,只不过,你当时吓晕了,倒在地上,它的身体太僵硬,看不到你,才让你逃过一劫,所以,下次遇到,你也可以用一下这个办法。”

“下次遇到?”余浪和林若彤,都不由一愣。

“是啊。”

赵元军理所当然的说道:“鬼物杀人,一般都是受执念驱使的,它既然第一时间就找到你们的住处,那就说明,你们算是它的执念……”

赵元军笑了笑,说道:

“所以,它以后,一定还会找你……”

……

“卧槽,这是不死不休么?”

余浪真的吓住了……

任谁知道,会被一只鬼给惦记上,恐怕都没办法淡定下来吧。

等等!

“好像有点不对……”

过了半天,余浪突然反应了过来。

“那个王道长,不是已经去解决那只鬼了么,它怎么还会找上我们?”

“对付鬼物?”

赵元军冷笑道:

“你要是知道了鬼的恐怖,你就不会这样说了!”

“鬼的恐怖?”

余浪愣了一下。

“难道,王道长不是那只鬼的对手?”

“这倒不至于。”

赵元军摇了摇头,接着说道:

“鬼最恐怖的地方,在于它们的执念,甚至可以说,只要执念不消散,它们就是不死不灭的。”

“打个比方,就比如刚才那只鬼,无论是用枪炮,炸弹,甚至核弹,要消灭它的肉身,其实都不算困难,但是,它的执念,是可以免疫以上所有攻击的,而对鬼而言,只要执念没有消散,就算肉身被毁,也可以夺舍复生,从这个方面讲,鬼,是无法杀死的!”

说到这里,他看了两人一眼,有些可怜的说道:

“所以,我才说,你们以后,肯定会再次遇到它,到时侯,你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逃命……”

“嘶……”

余浪觉得有些牙疼。

他明白了赵元军的意思。

鬼,是由人死前,因为某些强烈的执念而诞生的。

而当鬼一旦诞生后,它们,生存的基础,就是执念了。

只要执念不消,它们就能夺舍其它躯体。

所以,只毁掉它们的肉身的话,它们不算真正的死亡。

只不过,它们肉身被毁后,要重新夺舍,估计会有一些限制……

想到这里,他不由好奇的问道:“难道,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么?”

“办法我刚才不是告诉你们了么,下次见到,直接逃命就是了,逃不过,可以试着躺下嘛……”

余浪:“……”

林若彤:“……”

神特么的躺下……

我们是在问这个么?

结果,赵元军似是想起了什么,说道:“对了,忘了提醒你们一件事情,下次遇到鬼时,千万千万要记住,放空自己的思绪,彻底放下自己的执念……”

“放下执念,这有用么?”

余浪有些惊疑不定。

鬼是因为执念才存在,甚至不死不灭,

正常操作,不是消除它们的执念么?

放下自己执念有个屁用啊。

这特么的不是掩耳盗铃么……

“确实没用!”

赵元军正色道:“不过,如果你没有执念的话,可以死得体面一些,而且……没有执念的话,死后不会变成鬼!”

“就为了死后不变成鬼?”

余浪听了,简直想打人。

你特么的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是不是觉得很好笑,有些难以置信?”

赵元军笑了笑,说道:“你们先听我说完再笑不迟。”

说到这里,的表情,变得极其严肃。

“一般情况下,我们把鬼分成两种。”

“第一种,就是我刚才说过的那种,人死后执念未消,再加上一些特殊的环境,便有机会变成鬼。”

“不过,这种普通的鬼,一切行为,都跟生前的执念有关,你们只要不去主动招惹和刺激它们,它们一般也不会对你们动手。”

“所以,这种鬼的危害,一般不会太大,而且,如果能消除它们的执念,其实还是有机会让它们彻底消失的。”

说到这里,赵元军摇了摇头,说道:

“但一般情况下,这种鬼很少,你们不妨猜一下,如果,这种鬼害人后,会发生什么?”

“难道跟你刚才说的有关,遇到鬼后不能有执念?”

余浪不由想起,赵元军刚才说了,遇到鬼物后,千万不能有执念。

“不错,看来你想到了。”

赵元军笑了笑,说道:“如果在有执念的情况下被鬼害死,有很大几率被变成鬼,在这种情况下,看起来不外乎就一个可能……”

“被害死的人,也变成鬼,这种鬼,跟刚才说的第一种鬼差不多。”

“但实际上,这种情况,并不会发生……”

说到这里,他加重了一些语气。

“你们记住,鬼物,也会互相吞噬,而鬼物在互相吞噬后,除了获得对方的能力外,还会继承对方的执念……”

“所以,只要是有执念的人被鬼害死后,一般都会被鬼吞噬掉一切执念,而这种吞噬过其它执念的鬼,又叫厉鬼……”

“而刚才那只鬼,已经至少害死过一个人了……”

虽然,赵元军不是一个好老师,但是,经过他的各种解释,两人好歹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鬼,因为执念而存在。

它们的存在基础,便是执念。

执念不消,鬼就不死。

所以,在理论上讲,对付鬼物,最靠谱的办法,是消除它们的执念。

只要执念消散,鬼也就烟消云散了。

但实际上,这一点很难办到。

因为,正常情况下,鬼物的诞生,需要很长的时间。

比如一个人含冤而死,即使被埋在了一些‘风水宝地’中,也不可能马上变成鬼。

这个过程,可能需要几十,甚至上百年时间。

就医院那个老太太,那至少也躺了八年不是。

这种含冤死了几十上百年的,就算变成鬼,可生前的仇家,多半也早就尘归尘,土归土了。

消除执念,自然无从说起。

而这还是最普通的鬼。

那种杀过人的厉鬼,就更恐怖了。

厉鬼都是吞噬过其他鬼物执念的。

执念纠缠之下,它们究竟有多少执念,恐怕它们自己都搞不清楚。

因此,从理论上讲,厉鬼,几乎是无法消灭的。

而执念越多的厉鬼,也就越难以消灭……

而刚才那只鬼,已经害过人了。

而被害的那个护士长,谁知道她死前有啥执念?

所以,那只鬼,应该已经变成厉鬼了……

不死不灭的那种。

“所以,现在我们只能等死了么?”

他有些纠结的问道:“那么,我能问一下问题么,这种被厉鬼惦记上的人,一般能活几集?”

“不会连半集都活不过去吧……”

余浪有些牙疼……

这特么的,被厉鬼盯上,简直是不死不休啊……

“很遗撼……”

赵元军声音低沉,见到两人脸色大变,不由笑了笑说道:“不过事实,并非如此!”

余浪:“……”

“放心吧,王道长过去了,那只鬼的肉身,肯定能被解决掉,短时间内,它应该没办法重新找到合适的肉身……”

赵元军告诉两人。

这种鬼,虽然凶厉。

但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比如,它们也是需要有肉身,才能做恶的。

光是执念,其实也没什么大用。

所以,虽然说,消灭鬼的肉身,没办法彻底灭杀它们。

但是,延缓一下,还是不难办到的。

因为,鬼物在失去肉身后,几乎无法干涉现实。

而它们要重新夺舍,就只能等有谁的执念与它们本身的执念产生共鸣,而且还要有因果牵连……

跟买彩票由奖的几率差不多……

事实上,即使是有肉身的鬼,也只能夺舍那种有执念的,并且执念与它们产生共鸣,而且,还要跟它们有因果牵连的人……

所以,有肉身的鬼,一般都会主动出去,去寻找跟他们有执念共鸣的人,并创造机会,建立因果牵连。

也就是俗称的借一口阳气。

“这样么……”

余浪不由松了一口气。

想想也是,鬼要是没缺点,估计现在也没人类啥事儿了。

虽然,这只鬼没有彻底被解决。

但自己好歹也有个系统。

到时侯,自己未必怕鬼了。

至不济,只要保证自己比那只鬼强,解决掉它的身体,也能缓解一下……

“滴,滴滴!”

就在这时,赵元军身上的对讲机,突然响了起来。

“赵队长在不,我是王心远,收到请回答,收到请回答……”

“赵元军收到!”

“很好,请你马上安排人员疏散,那只鬼,在我们赶到前就离开了,应该是顺着林小姐的方向,来找你们来了……”

林若彤:“???!”

余浪:“麻麦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