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剑道虚空最新章节精彩阅读 李萧天梁冰最新章节完本精彩阅读

剑道虚空最新章节精彩阅读 李萧天梁冰最新章节完本精彩阅读

时间:2021-01-21 01:44:37编辑:姜洋洋 作者:东方轩 人气:

主角是李萧天梁冰的小说《剑道虚空》此文是东方轩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一共十二位选手进入第二轮,现在进行文试。”院长示意十二位选手依次坐定,然后每个座位上一张宣纸一支狼毫,然后说道:“下面我出一题

剑道虚空

推荐指数:10分

《剑道虚空》 第九章 文治武功 免费试读

“一共十二位选手进入第二轮,现在进行文试。”院长示意十二位选手依次坐定,然后每个座位上一张宣纸一支狼毫,然后说道:“下面我出一题,各位作诗一首,不必拘泥题材、韵律,按照自己想法写即可。”

他接着说道:“此题为离别绪愁,一炷香时间之内完成。现在点香开始。”院长亲手点燃一炷香,随着青烟冉冉升起,十二名学子立刻皱眉思考。

李萧天叹了一口气,离别苦,永别更苦。自己已经穿越了整整半年,这半年来每夜他都能梦见自己的父母亲人、同学朋友,连以前小时候经常欺负自己的二狗子也变得亲切起来。这相思之苦有有谁能说得清道得明,更不要说用文字的形式写下来。那一丝乡愁便如同眼前一缕青烟,看得见却又摸不着,闻得到却尝不了。辗转反侧却无可奈何,千头万绪却不知如何表达。

终于,他想起了那首著名的《雨霖铃》,或许这首传唱千古的名词能够代表自己当前的心情。

于是,他伏案奋笔疾书: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层层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一笔一划,都代表着他的思乡情结。一竖一横都是他内心的呐喊。一气呵成,除了上面有星星点点的泪水,其他都很完美。

院长第一个拿到纸卷观看。看着看着他的笑容僵硬了,表情抽搐,甚至眼眶之中开始湿润。这哪里是考试,哪里是一首词?这简直就是呐喊,简直就是心灵的震撼,这样的诗词流露出绝望的美,凄凉的情,还有如丝如烟般的思乡情结。

院长不禁拍案叫绝,待看过所有人试卷之后,他大声宣布:“李萧天文采斐然,当获第一名。”

“什么!”几乎所有人又震撼了。这个衣衫褴褛的小子,从小生活在贫民窟几乎没有怎么读过书的小子怎么就考了第一名了?但是当他们争前恐后地将试卷拿在手中大声朗读的时候,完全被其中的感情所震撼、所感动,纷纷拍手称好,乃至于这首词在今后还传到了大周首府,还救了他一命,这当然是今后的事情。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张紫嫣不停地念着这句词,脸上的冰霜全无,剩下的只有温情脉脉,“原来这小子也颇有文采,我是小看他了。”在她心中,对李萧天的感觉,通过这句词已经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下面,进入最后一关,八强争霸赛。”院长站在早已准备好的擂台上说道:“按照抽签实行淘汰比赛,进入四强后再决出最后前三,现在开始。”

第一组上场的便是肌肉男吴东,他的对手是修为凝元境三层的左青。吴东故意秀了秀肌肉,然后说道:“看你那风都可以吹倒的身体,恐怕经不起我一拳,还是认输下去吧!”

左青微微一笑,也不答话,径直冲刺过来,化掌为刀,向吴东颈部砍来。

吴东站在那里动也不动,任凭其刀砍斧剁,巍然不动。在对方砍出第十刀的时候,他大喝一声:“你砍够了,该我了。”然后猛然出拳,那拳上带着阵阵疾风,还有火红的流焰。一击即中,左青在空中飞行了一段,重重摔在地上,衣服竟然着火,引得几位工作人员上来扑火。

“没想到他竟然练成了火焰拳,加上他的金钟罩,现在可以说是如虎添翼了。”院长点点头说道。

张紫嫣在旁边自言自语说道:“力道迅猛、灵巧不足、不堪大用。”

第二场便是万众瞩目的梁军登场,只见他潇洒的飘到擂台之上,面带微笑,和善地望着对手赵鹤。

赵鹤叹了一声说道:“本想在抽签上避开你,不曾想第一轮就遇到你,真是晦气。”他沮丧地转身便走。

梁军问道:“为何不战而退?”

赵鹤回身说道:“没有胜算的比赛有何意义?”不曾想,他口中如此说着,却身形闪动,一个箭步射向梁军,手中更是不停,那金如意连打带消,朝着对方身上七处大Xue打去,险象环生。

众人惊呼,没想到赵鹤还会这招,都不禁暗暗替梁军担心。

梁军微微一笑,摇了摇头。不过脚尖轻轻点地,竟然原地倒纵三丈,来到擂台边上,轻易化解了对方的杀招。

赵鹤见一击不中,连忙飞身追赶而来。梁军收住笑容,轻轻一掌推出。轰的一声响,赵鹤倒飞出去十丈之远,重重地摔在擂台之外,口吐鲜血。更为惊奇的是,他左半身如同被冰封一般僵硬,右半身却好似被火灼热般通红,让人惊诧不已。

“霸气凝掌!”院长和卧龙村长官几乎同时站立起来惊呼道。

连破空城的代表也频频点头,说道:“果然是可造之材,凝元境五层的身手竟然将霸气凝掌这样高深的道法学得如此精通,看来卧龙镇要出人才了。”

第三局彭欢用家传泼风刀法轻易击败了对手,而第四局众人的目光被齐齐吸引过来。因为李萧天在第一局和第二局中创造出了神话,现在他们想看看他的神话能够延续多久。而他面对的对手是修道馆中号称‘金枪不倒’的徐如林。

李萧天抽出铁剑,左手捏起剑诀,右手长剑高举,一个标准的剑法起势。没有任何奇特之处,可以说平淡无奇。

徐如林也冷酷着表情,他们金枪徐家在卧龙镇乃至破空城都有一定势力,这次对升学也是志在必得。因此他闭门苦练已有一年之久,对这个平日里名不见经传的小子也没有任何认识。

他表情威严,只是说了声:“刀剑无眼,请君自重。”猛然一枪扎过来。枪法精准,来势凶猛。

李萧天见他长枪之上依附着淡淡的绿色,知道其已经将枪法修炼到非常纯熟的境界。不敢大意,当下一招遮天蔽日用剑将身体环顾一圈,挡开对方的长枪,再抽空一剑刺出。

正所谓一分长一分强,一寸短一寸险。两人一长一短,一唱一和,那是将逢良才棋逢对手,大战二十多回合不分胜负。

李萧天暗想:此人果然是个高手,我的清风剑法才修炼至二层,精妙之处还未领会,而修为还在凝元境第三层,现在还不宜升级,要待到决战之时才能用作奇兵,可如今如何快速取胜呢?

他心中思索着,手中动作却是没有慢,一剑一剑如同毒蛇吐信,招招瞄准要害,式式步步为营。一面保护自己不受伤害,一面寻找对方的破绽要害。

徐如林果然厉害,枪法连绵不断,徐徐如林。除了力道迅猛、招式霸气之外,还环环相扣,将自己封闭得水泄不通,无人能够近身。看来徐家的枪法绝非浪得虚名,徐如林已经得到其精髓。

不过再厉害的道法也有其破绽,若是看不见,那就打到看见为止。李萧天奋力而起,将其真气凝附于铁剑之上,口中哼哈不止,朝着对方迎面连发二十一剑。只见满场剑气纵横,闪耀人眼。

在这缤纷的剑气之中,徐如林虽是稳步推进、一招一式地将其化解,但终有力不从心之时。只见他左突右闪,还是有一道剑气划过他的臂膀,将左臂划破,殷红的鲜血染红了雪白的紧身战衣。

原来他的破绽就在于不灵活,因此才将全身用长枪裹得水泄不通,这次他输了。李萧天立即脚踏九宫八卦,运用灵活的身体在徐如林四周游走,冷不防一剑刺出,剑气如同白龙取水般不时点到徐如林身上,一点殷红在雪白的衣服上显得无比刺眼。

而徐如林顿时慌了手脚,他的枪法虽然精准,但是灵活度不够,被李萧天找到这个弱点实在是无法弥补,又苦于找不到对方破绽,只得疲于应付、痛苦不堪。不过半刻十分,他身上已经被点了十几个血点,白衣全经染为红色。

“他输了,可以开始半决赛的准备。”院长叹了口气,“徐如林是个好小子,可惜遇到了这匹黑马。这一耽搁又是三年,这三年之后不知道有多少新秀跃跃欲试,不知道他还有没有机会出头呢?”

话音刚落,李萧天一个金鸡独立横剑一削,剑气如同一柄板斧般拦腰而去。徐如林仰身避开此招,却不料李萧天下地一个后扫腿。啪的一声,徐如林瘫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了。

见徐如林大口喘着粗气,耷拉着头坐在那里,李萧天上前伸出友善的手。当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李萧天将徐如林从地上拉起的时候,全场响起了迄今为止最为热烈的掌声。

擂台之下,梁军拍了拍李萧天的肩膀说:“好样的,我们离决赛相遇只剩一场比赛,加油!”

李萧天顿时感觉到一阵剧痛,因为梁军在看似无意却准确无误地捏住了他左臂的伤口。钻心的疼痛让他迅速甩开了对方的臂膀,但殷红的鲜血已经将衣服浸湿,预示着他已经逐渐愈合的伤口再次裂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