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妖孽缠身:冷漠总裁放了我》(主角林泉子韵)小说大结局

《妖孽缠身:冷漠总裁放了我》(主角林泉子韵)小说大结局

时间:2021-01-02 02:05:17编辑:张嘉敏 作者:悠然浅舞 人气:

《妖孽缠身:冷漠总裁放了我》为悠然浅舞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墨千夜驱车来医院的时候,医院的医生早已经在那里待命,在乎的程度一目了然,可惜唐宛心现在没有心情理会周围,一味死死的抓住墨千夜的衣袖

《妖孽缠身:冷漠总裁放了我》 第十八章 自杀 免费试读

墨千夜驱车来医院的时候,医院的医生早已经在那里待命,在乎的程度一目了然,可惜唐宛心现在没有心情理会周围,一味死死的抓住墨千夜的衣袖,那脆弱的嗓子经过刚才撕心裂肺似的喊叫,说出的话已经粗哑不堪:“千夜哥……” 唐宛心想要问的话,想要说的话,墨千夜都知道,可惜知道并不代表着现在想听:“先去治疗。”除了这句再无其他,唐宛心放开手,也知道现在不是她仍性的时候。 沐爽直接回到那个所谓的冰冷的家,墨千夜这次恐怕不会简单的放过她,沐爽不是会逃的人,也是逃不掉的人,只是这次墨千夜又会用怎样的手段来对付她,沐爽苦笑,无论她怎样的挣扎在墨千夜的面前终究不过是个小丑而已,沐爽深深的窝在沙发里。 唐宛心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仍需留院观察,墨千夜嘱咐医生好生照顾,现在他还有一笔账去算,他以前看来还是太仁慈了,才会让沐爽一而再再而三的触及他的底线,他喜欢看沐爽在他的牢笼里奋力的挣扎,无力的喘息,却不代表沐爽她能伤害他在乎的人,墨千夜的眼睛里没有丝毫的温度。 检查的完的唐宛心静静的坐着,许久用那沙哑的嗓子问出:“千夜哥不爱姐姐了吗?”声音带着细微的感伤,憔悴中有着令人关怀的冲动。 “没有人可以代替婉瑜的位置,沐爽不过是沐家偿还我的一份代价而已。”墨千夜低缓的说出,沉重的语气里有着不容置疑的态度。 “沐家害死了姐姐,我一定要为姐姐报仇,不然如何面对姐姐,姐姐那么疼我。”宛心边说眼泪边顺着脸颊滑落,那份眼泪里凝结的痛令墨千夜无法无视过去,墨千夜安抚着唐宛心:“沐家欠婉瑜的我会慢慢的讨回来,你要好好的才能够对的起你姐姐。” 唐宛心依偎在墨千夜的怀里点点头,那被泪水模糊的视线一片清明。 在墨千夜轻掩上门扉的那一刻,本来闭上眼睛的唐宛心,目光冷凝一片,手指紧紧的捏住被子,她不许有别的女子在墨千夜的身边,即便是为了给婉瑜报仇,即便墨千夜对沐爽没有丝毫的感情,她不允许那个叫沐爽的以墨太太的身份自居,她唐宛心想要的东西用尽一切办法也要得到,没有人能够阻止。 韩澈接到墨千夜电话听到墨千夜讲的内容的时候,本嬉皮笑脸的模样深深的脸上了一层冰霜:“千夜你确定?” “哼,她既然敢做,就让她付出万倍的代价,这次要让她痛彻心扉。怎么,难道你不舍得夏家的那位小姐了。” 韩澈接电话的手一瞬的收紧:“我会办好。”放下电话的他看向外面的天空,不舍吗,确实有些,可是还抵不过墨千夜的重量。 墨千夜将手机扔在了一边,他是清楚韩澈的,韩澈同时也是深知他的,就算是真的对夏氏的小姐有些不忍,韩澈也不会违背他的命令的,一是因为情谊,二是因为若是他亲自动手,毁灭的程度只会比韩澈还要来的狠。 墨千夜驱车赶到家中,房间里一片寂静,夕阳的余晖照射进来的也无法温暖这一室的冷清,沐爽就这样静静的坐在沙发上。 “来了。”听到墨千夜的步伐的时候,只有简单的一句,单薄的身体沐浴在夕阳的余晖里,苍凉不堪,却勾不出墨千夜一丝怜惜的情绪。 清脆的掌声孤寂的响起,沐爽嘲笑般的承受着,脖颈上早些时候被墨千夜用力扼出的青紫的痕迹还在,现在半边脸又燃烧了一片:“真是够轻,我还以为墨总会杀了我呢。” “不要以为我不敢。” 沐爽冷哼几声:“哪里还有你墨千夜不敢做的事,不过是说了几句话刺激了一下而已就要送医院,还真是够娇弱的。”聪明的人不会在这个时候顶撞墨千夜,沐爽不是不聪明,是不想在面对墨千夜时聪明的行事,哪怕承受痛苦的代价。 墨千夜眸中燃烧的火气清晰可见,苍白的之间再次在沐爽的脖颈间掠过:“我知道你不怕死,死对你来说确实太过轻了,我有更好的能够折磨你,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方法。”沐爽的眼睛睁大,不知道墨千夜这次要做出什么事,墨千夜看好戏的将房间内的电视机打开。 沐爽死死的盯着电视机,里面播报的是刚刚发生的事,夏氏宣布破产,讨债者逐次上门,夏家不堪重负,变卖房产,无处可归。画面上出现的子韵的那张脸,丧失了往日的活力,深深的刺痛沐爽的心灵。 “为什么,刺激你在乎的人的是我,是我沐爽,你为什么要做到如此狠绝的地步,你让夏家如何过活。”沐爽丧失了以往的冷静疯狂的撕扯着墨千夜,却被墨千夜狠狠的禁锢住。 “这就是你招惹了不该惹的代价,要是再有下次,付出的就不只是一个企业。”墨千夜说的狠绝。 沐爽像是失去了活力的木偶,只剩下一具空荡荡的躯壳,她原以为墨千夜还会有一丝良知的,她身边的人与他们之间的恩怨没有关系,墨千夜只是利用他们来让沐爽痛苦而已,却没有想到墨千夜会做的这样不留一丝余地,是她奢望了,错估了,只顾着自己奋力的反抗,才会让子韵遭受到这些,都是她沐爽的错,是不是她不在了,她身边的人就不用遭受这些了,沐爽怔怔的站起身来,走向桌边,墨千夜看着那苍凉的背影,绝望的脸庞,有些透不过气。 “不能放过夏家吗?”沐爽背对着墨千夜说着。 “你感觉呢!” 荒凉的笑意在沐爽的嘴角绽放,她怎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他是墨千夜,是一头冷血的猛兽。 “墨千夜,我们之间的恩怨到此为止吧,别牵扯太多了,已经够了,那个女子的命,我来还给她。”餐盘上的水果刀划过锋利的弧线直直的刺进胸腔,一瞬间震住了墨千夜的眼,墨千夜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幕,鲜红的血液染红了地毯,映衬着沐爽苍白的笑意,原来所谓的死不过是那么简单的事,以前有太多的放不下,有太多想要守护,而现在看来不过是沐爽高估了自己,对不起哥哥,对不起那些爱着她的人。 墨千夜身子僵住在那里,眼睛里还被血液染红,沐爽嘲笑着,一直将死随便说出口的墨千夜,竟然也会畏惧这样的死亡,真是好笑,却不知墨千夜畏惧的不是死亡,而是那份沐爽举刀的狠戾。 闻着气息迅速的山进来的夜寒,也不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墨千夜只是站在一边一动不动,一句话也没说,夜寒快速的将沐爽抱起,走过墨千夜身边。 “墨千夜,这下我们不相欠了。”沐爽声音低缓,但嘴角绽放的却是这些日子以来最美丽的笑颜,折伤了墨千夜的眼,令墨千夜陡然的震了震。 手术室的灯还在亮着,墨千夜静静的坐在那里,那样失神的表情像极了三年前模样,令夜寒不敢上前打扰,胸前的刺目的红染上了太多沉重,而夜寒只能静静的看着。 墨天赶到医院看到墨千夜的时候,抑制不住内心的火气,用拐杖狠狠的敲打着墨千夜:“沐丫头做错什么了,让沐丫头见宛心是我安排的,让你放在心里的人住院的也是我,你要算账找我,你怎么能将沐丫头逼到这种程度,沐丫头有什么闪失,你要拿什么去赎罪,那是一条人命啊。”墨天的拐杖依旧敲打在墨千夜的身上,墨千夜没有丝毫的反抗,思绪还沉浸在那鲜血弥漫的一幕。 夜寒出来拦住墨天:“老爷,这么打少爷会撑不住的,夫人还在里面抢救,需要安静。” 墨天这才放下拐杖,坐了下来,作孽啊,沐家欠他们的,他们欠沐家的,分不清楚。墨天本就是担心沐爽会因今天的事被墨千夜欺负,又听到了夏家的传闻,墨天赶到墨千夜的住处想阻止墨千夜的时候,没有想到看到客厅内的一滩血迹,沐爽那么不服输的人,看到亲密的朋友受到伤害,所受到的痛苦比折磨她更深很多分,所以当看到那一滩血时,墨天就有种不好的预感,却没有想到让他猜中。 子韵来到看着坐在那里的墨千夜,二话不说,上去狠狠的甩了墨千夜一个巴掌:“墨千夜,你混蛋,沐爽要是有什么事,我绝不放过你。” 对于子韵的疯狂,墨千夜只是轻笑了几下:“你有什么能力不放过我。” “你混账。”子韵还想继续扑向墨千夜,被后面来的韩澈紧紧的禁锢住:“现在不是置气的时候,沐爽还在里面的。” “别碰我,一丘之貉,韩澈你也比墨千夜好不到哪里去。”家里刚刚发生的一切还历历在目,现在不到几个小时的时间沐爽便躺在了医院里,子韵现在没有办法平静,从韩澈的怀里挣脱出来,没有再去理会他们,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那盏急救室的灯光上,心里恳求着沐爽你一定要平安。 韩澈对于子韵的说法只能承认,没有反驳的余地。而一边的墨千夜果然如夜寒所说,像极了三年前的模样,不然夜寒也不会给他打电话,三年前,墨千夜这幅模样发生的事,还记忆犹新,看着手术室,很难想象沐爽会有这样的行为,这次他们是不是做的真的太过了,可惜这些韩澈只能自己在心里想,现在并不能告知墨千夜。 手术室外面这些人难得相处的这么安静,目光都集中在一个方向,许久,手术室的灯熄灭,医生走了出来,子韵和墨天迅速的迎了上去:“医生,沐爽没事吧。” “手术很成功,要是刀子再深一厘米,便也回天无力,病人很幸运。”医生说道,子韵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地,墨天也松了一口气。 墨千夜没有任何的反应,但一边的韩澈能够看得出来,从他赶到这里到沐爽手术结束之前,墨千夜的神经一直是紧绷着的,就算是表面再冷静,韩澈还是能够感觉到墨千夜内心深处的颤动,他们之后会如何呢,韩澈有时候也看不清楚了。 沐爽被推出来时,墨千夜远远的看了一眼,苍白的面容触目惊心,墨千夜站起身来便向外走去。 “要去哪”墨天问道。 墨千夜没有回答,这份沉默彻底惹怒了墨天:“你是害怕面对沐丫头,还是想要逃跑。” “呵呵,我有什么理由要逃跑,这是她自己选的路,与我有什么关系。”残酷的话语就这样从墨千夜的嘴里说出,令一边的子韵气愤难耐,抬起手掌还未落下之事已经被墨千夜抓住:“夏小姐,刚才的那一掌算是我墨千夜不与你计较,不要得寸进尺。”墨千夜将子韵的手甩开。 “哈哈。”子韵张狂的笑着:“墨千夜我会让你为今天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欠沐爽的,欠我们夏家的我会一一的要你来偿还。” 墨千夜嘴角勾起:“是吗?夏小姐要是有本事尽管来就好,我墨千夜奉陪到底。”冷冽的双眸刺伤人的心灵,而子韵面对这样的威胁没有退步。 “沐丫头的这条命,沐家现在所有的一切,千夜,结束吧,你所做的事终究是异常罪孽,放了沐丫头吧,不然只会伤害更多的人。”这不知道是墨天第几次语重心长的和墨千夜说这个话题,但是可惜终究不会像墨天期待的那样发展。 “绝无可能。”墨千夜只扔下这句话便离开,韩澈有意识的看了夜寒一眼,夜寒迅速的跟上墨千夜,从刚才看到沐爽开始墨千夜的表情就有些轻微的起伏,就算是别人没有注意到,却没有逃过韩澈的眼睛,韩澈怕千夜出什么事情。 子韵盯着墨千夜的目光令一边的韩澈泛起浓重的担忧,只愿他的那份顾虑是错误的。 沐爽睁开眼后,胸口传来的刺痛告诉她还活着,雪白的墙壁将一切照亮,只可惜照射不到她心里关闭的地方。 “沐爽你终于醒了。”子韵看着睁眼眼睛的沐爽立刻放下手中所有东西。 “子韵,你怎么在这里?”相比起子韵的欢喜沐爽更是惊讶子韵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就算是她自杀没有成功,沐爽不认为墨千夜会好心告诉她身边的人,尤其是现,前一刻夏家遭受的变故还清晰的出现在沐爽的脑海里,面对子韵沐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妖孽缠身:冷漠总裁放了我

妖孽缠身:冷漠总裁放了我

作者:悠然浅舞 类型:都市 状态:连载中

《妖孽缠身:冷漠总裁放了我》书中虽然文笔有点幼稚,但是也慢慢走向成熟。。并且文笔自然,情节松弛有度。没有其他小说一成不变的套路,人物性格明显。。个人觉得值得一看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