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妃上不可完整版小说】主角宫桑叶

【妃上不可完整版小说】主角宫桑叶

时间:2019-09-26 01:01:19编辑:陈立波 作者:闻情解佩 人气:

经典小说《妃上不可》由闻情解佩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宫桑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风起了,吹在锦言的领子里,刺骨的冷,可是她不能退缩,也容不得她退缩。锦言知道躲不过,便整整衣襟,推开门,低着头向丽贵人福了福身,

妃上不可

推荐指数:10分

《妃上不可》在线阅读

《妃上不可》 第九章 风雨欲来 免费试读

风起了,吹在锦言的领子里,刺骨的冷,可是她不能退缩,也容不得她退缩。

锦言知道躲不过,便整整衣襟,推开门,低着头向丽贵人福了福身,“燕瑾本来以为今早可以跟着莺歌姐姐一起来伺候丽贵人,心存了侥幸,所以睡迟了,这会子才赶过来,还望娘娘恕罪。”

莺歌有些戒备,瞪大眼睛问道,“你在这门外多久了?”

锦言轻笑,“燕瑾才到,外面风大,燕瑾便失了规矩,一时没忍住失礼了。”

丽贵人到不以为意,她仿佛并没有把锦言看在眼里,施施然道,“你起身吧,我这兰若轩的人规矩没那么大,只要奴才不做吃里扒外的事情,我都容得下,莺歌,一会你就去告诉其他人,如果谁再敢跟烟翠一样,在我这兰若轩当差,却还一心想着攀高枝,那么烟翠就是她们的下场,死了也只能扔在乱葬岗没人收尸。”

锦言大清早听见此话,打了个寒颤,她知道丽贵人这是给自己立规矩,当下只是装作不知,低垂着头不去迎上丽贵人探究的目光。

莺歌依言出去,没过一会却慌张跑回来,站在丽贵人面前有些急不可耐,可是看见锦言还站在那里,便没出声,只是不停得绞着帕子,掩不住她的吃惊与嫉妒来。

丽贵人不解得看着她,“大清早,你这是见鬼了?有话快说,别在这香香吐吐的,叫人看着憋气。”

“娘娘,莺歌才出去就听说宫里传出来一件大事,”莺歌急急呼呼得说着,“浣衣房里有个叫西楼的丫头,今天早上被皇上册封了常在。”

丽贵人有些失神,“常在?常在?正七品的常在?莺歌,你没有听错吧?”

莺歌急道,“娘娘,哪敢有错呀?宫里的人都道这个西楼不知道施了什么狐媚招数,竟然让皇上一举册封为常在,虽说皇上前面也从宫女里册封过,不过也是个更衣之类的,几天新鲜劲过去也就过去了,可是这个西楼才入场便是这么不简单呢,常在,可是正七品呢……”

莺歌是嫉妒,丽贵人更是有些发狂,她在宫里这些年,一直不得宠,册封的贵人也只不过是正六品而已,而一个浣衣房的宫女竟然被册封为了正七品的常在,叫她如何不气?

“娘娘,这可如何是好?一个浣衣房的宫女竟然要越到您的头上来了……”

丽贵人沉下脸来,喝道,“莺歌,你好大的胆子,你在胡说些什么?”

莺歌噤了声,知道自己失言,忙慌乱得为自己开解,“娘娘,莺歌不是那个意思,莺歌是说那个宫女卑贱,怎么可以有资格与娘娘共同服侍皇上呢?”

丽贵人冷冷一笑,看着莺歌的神色也有了些玩味,“莺歌,我瞧你不是为了我这个贵人急,而是瞧着你与她都是宫女,人家能爬上来,而你却还在我身边服侍做奴才,心里不忿吧?”

莺歌急忙挥手,“娘娘,不是的,莺歌没有那心思,莺歌愿意在您身边服侍一辈子。”

丽贵人把镶金指套从小指上摘下来,“是吗?那挽起你的袖子来,叫我瞧瞧你的忠心。”

莺歌吓得脸色发白,瑟缩在地上,虽然害怕却不敢不挽起袖子来,还未等求饶之声出口,便尖叫呼痛起来,原来那丽贵人摘下指套,便是拿着指套尖利的那一端,用力去划莺歌雪白的手臂,霎时之间,指套划入了莺歌的肌肤,便有血珠洇出,锦言细细看去,那手腕上早已是旧伤累累又添新伤,不禁有些触目惊心,只是她站在那里,倒是不知道应该上前帮着求情还是远观则已。

思虑之间,丽贵人已经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莺歌的手臂轻笑起来,“好了,今日便先饶了你。”

莺歌嘴唇发抖,颤声回答,“娘娘,莺歌谢过娘娘恩典。”

丽贵人拿出一方针绣锦帕,细细擦拭着这镶金指套,“莺歌,你可别我心狠,我这是在管教你,心思要少用在攀高枝上面,皇上也是你们这等人可以想的吗?你们有幸在这宫里当差已经是祖上积了徳,别自己把这个福气可折了,如果再叫我发现你口出妄言,那么这指套绝不是划在你的胳膊上这么简单,明白了吗?”

莺歌慌忙捂着脸,不住得磕头,“莺歌再也不敢了,娘娘饶了莺歌吧。”

“起来吧,知道怕就好。就怕有些人心机深沉,倒是连怕也不知道呢。”丽贵人不理会莺歌,转过身玩味得看着锦言,“燕瑾,你说对吗?”

“燕瑾愚钝,听不出丽贵人语出玄机。”锦言缓缓说道。

丽贵人的脸色一沉,看着锦言的神色更加隐晦,“没有关系,来日方长,你在我这兰若轩的日子还多着呢,慢慢就会明白了。”丽贵人有些不解恨得,踢了还伏在地下的莺歌一脚,喝道,“死奴才,你还躺在这里装死嘛?不如我叫人把你扔在乱葬岗,让野狗叼了你去,看你这副德行,还不快给我滚下去?”

莺歌吓得从地上赶紧爬起来,脸色已是苍白如纸,胳膊上的血顺着手腕慢慢流到手指上,远远看去,一双沾满鲜血的手,骇人极了。锦言看着莺歌走过的地上落下的斑斑血迹,心没来由得抽动了一下,打了个寒噤。

“我这兰若轩即便是规矩不大,拖出去的尸体也有两具了,在这宫里步步都是如履薄冰,度日已是艰难,如若谁再叫我不痛快,我自然不会轻易饶了她。”丽贵人把指套重新带到小指上,翘着小指细细观赏着,又换上另一种语气说道,“这是前年我生辰时,皇上赏给我的,我每日夜都带着它,为的是一时见到皇上,叫皇上看着心里欢喜,带久了,也就感觉这玩意是长在我手指上一般,慢慢我也发现这妙处了,划在人的肌肤上,那伤痕格外深,而且我还发现,这指套沾了血,格外鲜亮,所以我都是不定时日让它见见血。”说完,丽贵人翘着那镶金指套的手指,用帕子掩住嘴轻笑起来,那笑声干裂而又粗俗,在这兰若轩内回旋,让人不由得汗毛倒竖。

锦言本是无法难以忍受的,可是她也要顾惜自己的Xing命,这个丽贵人分明便是一个狠毒粗鄙的女人,锦言要想在这兰若轩内存活下来,只能装作木讷无知,而这在任何时候,都是活命的手段。

丽贵人只是看着锦言,脸上不耐烦的神情,挥手道,“你也下去吧,总是板着脸,没点反应,我也瞧着无趣。”

锦言正要依言退下,又听到她说,“过些日子,是太后寿辰,我知道你绣工好,给我绣出一幅上品刺绣来,我要呈给太后讨她欢心。这些日子,没事你便不用在我身边伺候了,好好把这差使办完,我自会打赏你。如果差使做不好,拿些俗物来凑数,惹恼了太后,即便太后那里不惩治你,我也会将你碎尸万段。”

锦言怔了一怔,她本想说,慢工出细活,可是怕跟丽贵人说了也是白说吧,只好深叹口气,退了下去。

***********************

恳请大家收藏此文,一定会用心写作。

妃上不可

妃上不可

作者:闻情解佩 类型:言情 状态:连载中

《妃上不可》这本书还是很合我口味的,不像现在大多数网文一样内容空洞、贫乏,千篇一律,还是很有自己的思想、格局的,猫腻的水平还是值得肯定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