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邪君帝宠:拖走腹黑萌货

更新时间:2020-05-23 07:47:27

邪君帝宠:拖走腹黑萌货 已完结

邪君帝宠:拖走腹黑萌货

来源:落初 作者:季绯陌 分类:言情 主角:言若雪易凡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邪君帝宠:拖走腹黑萌货》是季绯陌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言若雪易凡,书中主要讲述了:萧国太子其实是个漂亮姑娘,武艺高强,一扇在手,打败各大门派,风华倾世,绝代无双,女扮男装也能迷倒无数妖娆少年。吃醋的男子真可怕,连她身边化形成人的异兽也不放过。某只举起匕首:“毁他容貌阉了他,看他以后还怎么迷惑殿下?”另一只咬牙切齿:“还是喂他吃天下最毒的丹药吧!”“应该杀了他,找个地方悄悄埋了。”他眼泪汪汪找她告状:“主人,就是这几只混蛋欺负兽。”她笑得阴险邪魅,这群腹黑货经常背地里做坏事,正愁抓不到他们的痛脚,这下可以把他们打晕拖走一并收拾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萧宸雪有些奇怪的看他一眼,已经醒了,为何还要让她在去睡觉?

想到昨夜的事情,眼中划过一丝黯然,对程公公摇摇头:“不睡了。”

程公公一怔,看来自己猜测的果然没错,殿下昨夜以折磨那些男子为乐,表面上看似是高兴了,其实她并不开心啊!像这种事情以前也发生过,每次第二天她出现在他面前,也总是像现在这般情绪低落。

程公公正想该说什么哄她开心,突然一阵风吹起来,空气中带来清凉的感觉,却隐隐地夹杂着一股血腥味。

这味道极浅淡,一般人是闻不到的不过一向对血腥味特别敏感的程公公却闻到了,他一眯眼,视线下意识的往萧宸雪身上一扫,立刻张大了嘴:“天呐……殿下,您怎么可以不等奴才侍候您梳洗换衣,就穿成这样出来呢?”

程公公一回头,看到四个捧着水盆、擦脸巾、干净衣服、以及鞋子之类生活用品的太监都一动不动的站在远处,没好气的吼了起来:“一群没眼力的笨东西,都还站在那里干什么?没看见殿下已经醒来该梳洗了吗?还不快点把东西都送到屋里去?”

“是……”几个小太监脸色一白,赶紧低头应着,脚步极快的从远处往门口这里走。

程公公吼完了太监,转回头一抬手就拉住萧宸雪的一只袖子:“唉……殿下这样子可不行,出去如何见人啊?您还是和奴才进屋,等您换好衣服,梳洗完再出来。”

程公公的嗓音本来就又尖又细,这说话声突然拔高了音调,听起来就会觉得刺耳。

萧宸雪掏了掏耳朵,赶紧伸手把他的手甩开,身子退后了一步,和他拉开了距离,有些嫌弃的道:“程公公,你就不能控制一下你的声音吗?本殿的耳朵都要震聋了,不就是一件小事,对他们发什么火?”

真是放肆,在她面前就敢吼,她不在太子府的时候,还不知道他要怎么对待这些下人呢!

刚才本来就因为昨晚的事情正郁闷着,心情不好,现在又因为程公公,她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看到她的表情变化,程公公脸上的笑容一僵,不过却瞬间恢复了,依然笑容满面:“哎呦,殿下,奴才这不是看到您的衣衫不整上面还有血迹头发也有点乱,怕您就这样子出了屋子走到外面去会破坏了您丰姿俊逸的形象,所以就心急了嘛!”

丰姿俊逸?萧宸雪的嘴角一抽,他倒是会挑好话说,难道他忘了她其实是个女的吗?

程公公也马上意识到自己这好话说的有点不对劲了,老脸上的笑容挂不住了,嘴角一撇:“殿下,你要是不满奴才刚才对他们太严厉,就请惩罚奴才,不过在这之前,您还是先把这身衣服赶紧换了吧!”

他又再次强调她的衣服有问题,看着他的目光又再次落在自己身上,萧宸雪一边转身往回走一边低头往自己身上看。

程公公也一脚迈过门槛,和她一起走进屋子,回头看了一眼,几个太监都端着洗漱品跟在后面,这才满意点点头。

为沈清上药,却遭到拒绝,她当时只感觉挫败无奈,所以也没心思理会自己的穿着打扮,现在才发现原来自己竟然只穿着一件雪白色的里衣走了出来,上面还有好几处鲜红的血迹,只不过经过了一夜血迹已经干掉了。

她可不信自己刚从屋里走出来,程公公一眼就看到了她衣服上有什么,想起了刚刮过的一阵风,便猜到了肯定是他闻到了味道。

“血迹都干掉了啊,怎么还能闻到味道,你是属狗的吗?鼻子怎么那么好使?”

程公公走在萧宸雪后面嘿嘿一笑:“殿下,您猜对了,奴才还真是属狗的,所以这辈子最闻不得血腥味,没办法,谁让奴才天生有着一个狗鼻子呢!”

噗……萧宸雪就算刚才心情不好,听到这话却忍不住的轻笑出声:“本殿说你属狗,你还真属狗了?别以为本殿不知道你是属什么的?”但是一想起衣服上的血是怎么来的,心情就又逐渐低落下去。

想起沈清,他那一身伤,总不能真的就从此不管了吧?

“是您说的奴才属狗,那奴才就真属狗!”

“行了,别和我贫嘴了,刚才的事情本殿不怪你,以后你要收敛一些,不要对府上的下人太严厉,如果是一些小事就算了吧!”

程公公眼珠子一转,心里却说这群兔崽子们如果平时不好好管着,肯定伺候不好殿下啊!不过当着萧宸雪面,他还不会傻到直接把自己的心思说出来惹她不悦,连忙顺着她的话用力点头:“好的,奴才一定谨记殿下的话。”

虽然经过一夜,可是屋子里还是隐隐地有血腥味,程公公有些嫌弃的捏了捏鼻子,暗暗感叹自己果然闻不得的,赶紧从太监手里接过长袍,将叠的整齐的长袍散开递给萧宸雪,并同时吩咐下去,让几个太监打扫屋子。

萧宸雪看也没看长袍样式就接过来走到屏风后面去换,她是女子,虽然程公公是个太监,可是她却不肯让他伺候更衣,所以他现在就没跟过去。

程公公站在屏风外面,拂尘一甩搭在手臂上,视线一从萧宸雪身上离开,就马上往屋内其他地方看去,目光扫了一圈,这才发现太子的床-上竟然躺着个男子。

“咦?这里怎么还有个没死干净却变得半死不活的?”沈清安静的闭着眼睛,受了伤,气息显得有些微弱,如果程公公没有走近床边伸出手试探他的呼吸差点以为他是个尸体,哼,太子殿下的床岂是什么人都能躺的?

其他四个太监都低头各自忙着打扫屋子,谁也不敢出声去接程公公的话。

沈清依然一动不动,刚才萧宸雪只是走到门口又回来了,他是受了伤却不是耳朵聋了,他们主仆之间的对话都听到了,他讨厌萧宸雪,也讨厌这个只会对主子拍马屁的奴才。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