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江河东流去

更新时间:2020-01-14 12:13:23

江河东流去 连载中

江河东流去

来源:落初 作者:李永红 分类:言情 主角:赵国老三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江河东流去》的小说,是作者李永红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一部讴歌建设者的史诗!本书以国家建设从计划经济时期走向市场经济时期为背景,描写了三代水电建设者不同的生活态度、不同的理想追求和不同的爱情故事。反映三代水电人不同的生存状态和不同的人生道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当当……”随着一阵急促的上课铃声,正在课间休息集体玩耍的学生们,立即分成各自的群体,快步向自己的教室奔去,原本吵杂的操场顷刻变得安静。于云霞走进五年级二班教室。

“起立!”随着班长的一声口令,全班同学站立向老师行礼。

“请坐下。”于云霞走上讲台示意同学们坐下,接着说道:“今天是我们的口头作文课,每个同学限时五分钟以内,今天我就不对你们一个一个点名了,准备好的同学可以举手先讲。”

口头作文课是于云霞对五年级学生专门开设的语文教学特色课,与传统的作文课相比更能培养学生的思维能力、观察能力、口头能力和良好的心理素质。作文主题既可以是老师出题,也可以是学生自拟,作文不用上交文字稿,也不允许在课堂上念文字稿,只能用口头表达,成绩由上一次口头作文表现优秀的学生组成评委打分,综合评定。在此之前已进行了多个主题的作文教学,效果较好,并得到了校长的肯定,准备在其他年级推广。今天的主题是《我的爸爸或妈妈》,同学们自由发挥,各自讲爸爸或者妈***故事。

“老师我来讲!”第一个举手的是一个帅气的小男孩。

“我作文的题目是《我的妈妈》:我的妈妈是工地上的一名电焊工,她是一名先进工作者,我还看了她的奖状。我的妈妈很漂亮,就像焊花一样美丽。我妈妈平时总是穿着又大又脏的工作服,但她换下工作服时特别好看,看起来就像仙女一样。可我爸爸总叫妈妈‘黑牡丹’。说到这里有同学笑了。

“我爸爸是一名浇筑工,听爸爸说,妈妈皮肤原来就很白,就是天天和电焊打交道,又在工地晒太阳,后来就变黑了。我说,爸爸,你也天天在工地上晒太阳,你也很黑啊,你凭什么说妈妈是‘黑牡丹’!爸爸说,儿子你不懂,我这是在夸你妈呢……虽然妈妈皮肤变黑了,但在我心中,妈妈永远是那么漂亮!我一定要好好学习,用功读书,长大了也要像妈妈一样,做一个先进工作者。”

同学们报以热烈的掌声!

又有一位男同学举手:“老师,我说说我的爸爸。”

“我的爸爸是一名钢筋绑扎工,天天在工地上绑扎钢筋。他是一位非常认真负责的人,爸爸说钢筋就像人身上的骨头一样,它也是大坝的骨头和脊梁,每一根钢筋的绑扎来不得半点马虎,必须一根根都合格,不能滥竽充数,否则就会影响大坝的坚固和稳定……学习也是这样,如果我们不认真对待,就没有好的成绩,就学不到本领,在学习上我们绝不能做南郭先生,滥竽充数……”

同学们争相上台讲自己爸爸妈***故事。

这时,有一个高个子女生也举手站了起来:“老师,我说说我的爸爸妈妈。”

“我的爸爸是一名工程船的船员,他的主要工作是驾驶工程船在东江上为大坝浇筑挖掘和供应砂石骨料。我的妈妈没有工作,她天天在家帮忙纸盒厂糊纸盒,有时出去拾废品卖钱补贴家用。我的爸爸是一个很好的爸爸,他和蔼可亲,很爱我和妈妈,可是有一天他为了在江里救人,再也回不来了!”说着小女孩抑制不住哭了起来。

站在一旁的于云霞急忙上前安慰,边给她擦眼泪边说:“袁红,先不要哭,我们听你慢慢讲。”

袁红用自己的手摸了一把眼泪继续说道:“爸爸不在以后,妈妈被安排在单位饮料厂做了集体工,为了挣钱养活我和弟弟,供我们读书,妈妈每天睡得更晚,起的更早了。由于集体工工资低,为了补贴家用,我看着妈妈每天拖着疲惫的身子下班回来,为我们做完晚饭吃后,就不停地糊起了纸盒,一直到深夜,第二天一早又将糊好的纸盒送到纸盒厂换点零用钱,然后再赶去上班。我妈***手都被浆糊染成了乌褐色,裂开了一道道血口,妈妈太辛苦了!前几天弟弟生病在市医院住院,妈妈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来,还是隔壁的叔叔给垫付的。后来还有好多好心的人帮助我们。我感谢那些帮助过我们的叔叔、阿姨和伯伯们!我要好好学习,长大后报答我的妈妈和帮助过我们的人们……”

同学们都被感动了,许多都流下眼泪,有一个有着同感的女孩趴在课桌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于云霞也被深深地打动了,她没想到一堂普通的口头作文课会引出这么多感人的故事,学生中有这么多真情的流露!这些学生是多么的质朴可爱啊!他们的父辈为工程建设付出了那么多,甚至是生命的代价,我们没有理由不关心他们,没有理由不把他们培养好。她不禁想起了那天晚上在学校山坡上徐曼对她讲的那番话:“我们的责任就是要将他们的孩子教育好,把他们的后代培养成人,不负他们的众望,对得起他们的艰辛付出。”

于云霞决定尽快实施她的家访计划,并将袁红家里作为她家访的重点,今天晚上她就想去看一看这个不幸的家庭和可怜的孩子们。

下午放学回到家里,她将家访的事告诉了因倒班正在家里休息的老公常大龙。

“那个学生住哪里?”常大龙问。

“我问了,说是住在什么‘海军大院’”于云霞说。

“那你今天晚上不能去,那个地方既偏远,路又不好走!要去白天去。”常大龙阻止道。

“白天我有课,哪有时间去?再说白天去家里也没人啊。”

“那也不能去!你要知道你已经有了身孕呢,晚上走夜路万一有个闪失怎么办?我要对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负责。”

“都怪你!”于云霞故意显得有些生气地说道,但脸上却始终带着笑容。

原来,那一天请赵国柱一家吃饭的时候,因高兴,常大龙多喝了一点酒,晚上与妻子亲热的时候,没顾得上采取“安全措施”,结果使妻子怀孕了。那时计划生育刚刚实施,不是很严,常大龙一直想要一个姑娘,儿女双全是他的最大愿望,所以他们商量还是将孩子生下来。其实,于云霞也希望有一个女儿,她常在口边说:女儿是父母的小棉袄。只是认为她刚到学校时间不长,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是要小孩的好时机,而常大龙执意希望生下来,更希望这一胎是个女儿。

“你不用担心,没关系的,才两个月,还远远没有到那种不能走路的危险程度。”

“那也不行!你实在要去我陪你去。”

“不行,哪有家访带着老公的,也不怕人笑话。”

“我把你送到位置,不进家门,在外等着你。”

……

两人争执了半天,谁也拗不过谁,吃完晚饭,只好夫妻双双一起出门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