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她心见陆心

更新时间:2021-04-06 21:07:01

她心见陆心 已完结

她心见陆心

来源:晋江 作者:画盏眠 分类:言情 主角:陆允信江甜 人气:

画盏眠新书《她心见陆心》由画盏眠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陆允信江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心见陆心》又名《老师来了,叫我喔》是作者画盏眠创作的一部现情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陆允信和江甜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寒假最后一天晚上,圆月高悬,点点清辉切着窗台剪出明影条晰,室内安静。    “AABCB……BBDCA……C……DDCA……”江甜翻着答案朝套卷上疯狂填选项时,耳尖地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  “啪嗒啪嗒”越走越近,“刷刷刷”她下笔越来越快。    “咔哒”,门开。  外面电视的元宵歌舞把房间填满那一瞬,江甜飞也似地扯了张作文纸盖在卷子上,然后,面不改色地重起一段写……...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概经常用鼠标,陆允信掌心有一层薄薄的茧。

轻微的纹路感裹着体温传到江甜额头,蕴着一点抚慰的含义。

江甜就这样,安安静静抵着他的掌心,任凭眼泪一颗一颗掉在地上……

陆允信就这样扭着手托住她的额头,任由她哭。

等她哭得再没有眼泪,也没有呜声,这才慢慢稳着她的额头,让她撑坐起来,递张纸过去。

江甜平静地道谢接下。

陆允信把她身前的错题本和卷子放到中间,然后拿起笔:“我们不能否认你是失误,但你也要相信,所有偶然都带着一定程度的必然,三中偏文,一中偏理,在出题的思路和考察上肯定是有区别的。”

他刚开口的声音略哑,说几句后,便恢复了正常。

“不管是文理,你做题或者做卷子的时候,想的是什么?”陆允信问。

江甜闷闷地:“怎么做。”

“你做题的目的是什么?”陆允信又问。

江甜吸吸鼻子:“看自己会不会做?掌握知识点没有?”

“我且说我的看法,你觉得对就听,不对就不听。”

陆允信旋下笔帽,说:“拿到一道题,你读完题干首先要思考的不是怎么做,而是揣摩出题人的考点,出题人不可能平白无故把这道题出出来。”

“第二步你要想他在怎么考你,出题人不可能把条件给你写得明明白白说,”陆允信模仿数学老师,“诶,江甜,我在考你这个,诶江甜,这个把条件全部用上就行……他一定会隐蔽一些信息,而你要做的,就是把这些隐蔽信息挑出来,然后顺着这些信息摸回他想考你的知识点。”

“前面两步有了,卷面百分之八十就有了,剩下的百分之二十是一中老师爱出的偏难题,”陆允信给她圈了两道出来,“这是第一周作业的原题,周末的时候我在你练习册上划过圈,”他说,“你还是错了。”

“你有画圈?”江甜不信。

在自己凌乱的课桌上东翻翻西翻翻扯出张卷子,“你绝对没有,我记得你当时明明一直在和我说话,不信你看……”

说着说着,没了声音,江甜转过头,瘪嘴,用那双格外无辜的大眼睛看他。

陆允信眉心微微抽搐一下,然后,深吸一口气,边拿笔写边给她说:“有些题目,你在寻找隐蔽信息时,会发现有些信息是多余或者缺失的,但出题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多或者少,这就是考点的偏移,你就要倒回去看看前面的过程,看你有没有上老师的当,被他给的信息误导……就像声东击西。”

“所以是先揣摩意图,再顺着意图去寻找信息,对应考点,等我把出题人的意思吃透,这道题就解出来了,题目很多,但考点固定,这就叫,”江甜似懂非懂,“万变不离其宗?”

“正确,错题本的根本目的也是归纳这个宗,”陆允信敲了敲桌子,“来,你看这道题,你顺着题干直接做,就觉得他在考你动能,你一想,动能很重要,就求个动能送给他,可如果你先想他是在考你动能,然后你去寻找条件……”

陆允信的声音清和,平缓,带着在旁人面前从未有过、自己也不曾察觉的耐心,一道一道给江甜讲,看着江甜用自己教的思路做……

时间长了腿一样,一分又一秒。

江甜从来没有觉得学习是件快乐的事。

不知道是陆允信太温柔,还是方法太好,她似乎有了点陆允信式爬到出题人头上的举一反三。

最后一道也做对不说,江甜甚至还延伸到了出题人的其他问法。

她转脸撞上某人犯困打哈欠,只觉得好看到无边。

“陆允信,”江甜轻声唤他,“我好像越来越喜欢你了……”

“啊?”陆允信怔了一下,随即呵出个单音节,“不是说没有喜欢的人吗……做完了?”

自己什么时候说过没有喜欢……唔,这人怎么还是这么记仇。

江甜点头表示做完了,然后撑着脸看他,满是认真:“我是不喜欢陆五一啊,可是我喜欢陆允信。”

陆允信不着痕迹地别开她的目光:“你脑袋里就装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怎么可能考得好。”

“陆允信!”江甜忽然喊他。

陆允信停下收东西的手,瞥她。

“我允许你说我考不好 ,但我不允许你说自己是乱七八糟的东西。”

江甜皮肤白,鼻尖红,眼睛亮,较真说话时,睫毛上的残泪一抖一抖。

陆允信扬唇又抿下,然后再抽张纸递过去,微微倾身,看向她的眼神深邃又认真:“你可以……”

江甜吞了吞口水。

“先擦一擦鼻涕泡。”陆允信回直身体。

江甜迷茫的“啊”完,一边接纸擦,一边恼羞瞪他:“陆允信你烦不烦呐……”

陆允信嗤一声笑她,“小哭包。”

………

夜晚的一中静谧,稀薄的灯光照出一条小路。

有风声,有虫鸣。

陆允信步伐闲散地走,江甜正常步速刚好在他身侧,江甜才说一个“谢谢”,陆允信“嗯”一下,接起冯蔚然的电话……

江甜听到一些,待他挂了:“你喜欢天文观测?”

“我喜欢安静,不会给人添麻烦,又有意思的东西。”

他说完,江甜没了声音。

九点多,校门口出租车很少。

陆允信抬手拦了一辆,见里面是个抽烟的大叔,抱歉说:“不好意思不走了。”

招第二辆大叔灭了烟,陆允信还是:“不好意思招错了。”

第三辆,第四辆……

江甜当这人有病,也不阻止,悄悄拿手机拍两人在路灯下时远时近的影。

陆允信拦到第五辆,终于司机是阿姨,他打开车门让江甜进去。

江甜坐稳,见陆允信还在外面:“你不走?”

“不回。”

“那你刚刚龟毛什么,拦了那么多辆都不走,”江甜嘟囔着,转脸给阿姨甜甜说,“南大家属院”。

阿姨一边挂挡一边笑:“小姑娘男朋友很细心啊,前几天新闻里不有中学生下补习班打出租车被那什么,才十六岁还是十七岁一女生……”

江甜稍稍反应了一会,热着耳根解释:“他不是我男朋友,也不喜欢我……”

“不是男朋友便不是,但喜不喜欢你啊,”阿姨笑眯眯地指了一下窗外,“天看着呢。”

江甜蓦地回头,看到陆允信还在原地……低头玩手机。

“都不知道目送一下。”江甜哼唧着转回身。

却不知道,一条写着出租公司和车牌的短信,从陆允信手机发到了江外公的手机上。

………

半影月食结束得很快,光圈暗暗朦朦,像从古时窗纸看出去的梧桐树影。

冯蔚然说:“甜姐儿就喜欢这种骚气的意象。”

陆允信不知道想到江甜没有,反正在冯蔚然说之前,照片是捕捉了两张。

望远镜搬得多,堆在楼顶还没收完,陆允信就接到了明女士的电话。

“你是不是从来不把我说的话放心上,看人江甜这么晚回来都不知道送回家?不对,”明女士想到什么,“你自己就不着家……要我说,江甜没考好大部分的锅都在你背上,人在三中年级前十就说明基础没问题,转学不适应让你给人家辅导辅导,你辅了吗,你导了吗?”

“我多给她辅导她才会考不好。”陆允信说。

“诶臭小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人江甜那么乖一孩子,难不成还会说诶我们不辅导我们聊天?会说我们不辅导我们打游戏……不说了不说了,我做个小蛋糕给她送过去,反正我就觉得问题在你。”

“妈,”陆允信喊,“你这样会宠坏她。”

“人那么可爱一小姑娘,刚刚进电梯看到面条不怕了,还和面条握了手,”明女士理直气壮,“我不宠她宠你啊?我就想要这么个乖巧懂事的女儿,臭小子你爱上哪上哪。”

“……”

陆允信挂断电话脸色不好看。

“更年期妇女都喜欢贴心小棉袄,允哥你别介,虽然甜姐儿确实很甜……对了,”冯蔚然把胳膊搭在他肩上,“允哥你和谁同桌啊,我和船长坐。”

“更年期妇女没有理智可言,你随便给我排个话少内向的,”陆允信一边走,一边颇为不耐地拂下冯蔚然胳膊,“不要和她。”

冯蔚然扭头问:“她?谁啊……”

“江甜。”

………

江甜听到江外公说车牌短信时,正在和面条分蛋糕吃。

明瑛的手艺好,蔓越莓果酱甜而不腻,刚好没过唇齿,沁到心坎里……

江外公说:“你家这孩子心还挺细。”

明瑛顺口答:“还好,他习惯这样。”

行为学上说,21天养成一个习惯,明阿姨和陆叔叔并不需要记车牌。

江甜想着,面上没松动,手里的叉子却是慢慢停了下来……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