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炮灰迷妹逆袭记

更新时间:2021-02-27 14:48:05

炮灰迷妹逆袭记 已完结

炮灰迷妹逆袭记

来源:落初 作者:易梦轩 分类:言情 主角:王晓荷金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炮灰迷妹逆袭记》是易梦轩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王晓荷金,书中主要讲述了:王晓荷是个网络书虫,从小就爱言情小说,每当她遇到一本很合口味的小说,她都要在脑海中反复过滤、浮想联翩。终于她穿越了,等等……这不是她看过的小说情节,好像也不是太平盛世。王晓荷看了看自己的模样,天哪,她居然变成了小女孩!返老还童了?这个小女孩的记忆正在侵入大脑,侵占她的现代思想,她会不会被古代思想腐蚀掉?南奴?她怎么会有这么欺负人的名字?王晓荷将不再是王晓荷,而是命运坎坷的少女南奴,即将逆袭的一代君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人迹罕至的荒野,一群凶神恶煞的歹徒正在追杀王晓荷,她拼命地跑,不知跑向何处,也不知向谁求救。

可恶的是,那群歹徒一直对她穷追不舍,怎么跑都甩不掉。

抬头忽见一男一女身穿大红喜服,风姿绰约无比般配,他们相顾而笑,含情脉脉。

身穿喜服的男子身形伟岸,挺拔如劲松,那张侧脸看着却像极了有臣殷治,会是他吗?

王晓荷不管是与不是,只管跑过去向他们求救,男子转过身来,给了她另外半张脸,没错的,就是有臣殷治。

“大师兄,救我,大师兄。”王晓荷惊喜若狂,终于找到一个救命星。

他牵着身边红衣女子的手,放在唇边轻轻一吻,丝毫不理会王晓荷的恳求。

太过分了,她一定要让他给自己一个说法。飞奔向他时,他却携着身边的女子越跑越远,她跑累了,追不上,瘫软在地。

手足无措的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陷入歹徒的包围,一把大刀在她的头顶横空劈下。

“啊——”王晓荷惊醒后大喊大叫,额头布满豆大的汗珠,还好只是一场梦。

王晓荷惊魂未定,这才发现自己这声大喊大叫已经打断了简易生,师生都投来诧异的目光。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她,感觉毛孔都要被他们看了精光。

简易生生无可恋的注视着这个学生,从进了修文馆就没好好念书,睡觉就睡觉吧,还做梦大喊大叫。

“独孤代泽,你可真是惊天动地,要不你来说说老夫刚才讲的?”简易生故意不说他讲到了哪里,王晓荷彻底懵逼了,她睡得那么死,怎么可能知道他讲了什么。

简易生这是有意要小惩大诫,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可不能丢脸,否则以后怎么混?

情急之下递了个眼神给荀弋,荀弋会意后企图用书本挡着脸,王晓荷隐隐约约听到“为生民立命”这句话,其余就没听清楚。

“荀弋——”简易生声音细长,不紧不慢,犀利灵光的眼神像一条笔直的射线射向他,荀弋只好乖乖把脖子缩回去。

为生民立命?王晓荷仔细琢磨着,这不就是《张子语录》中的话么?“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对张子而言这是崇高的理想信念和道德追求,对简易生来说未尝不是这个道理。

王晓荷孤注一掷,说道,“古人云,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无论是君临天下的帝王,还是重权在握的王公大臣,都要时刻以天下之忧为忧,天下之乐为乐,故子曰:文武之政、布在方策。其人存、则其政举。其人亡、则其政息。”

简易生不置可否,表情却不似之前那么僵硬,他挥挥手示意她坐下。

王晓荷并没有纠结简易生对自己的看法,她在意的是课上做的那个梦。

她抬头望了眼天空,碧空如洗,万里无云,孤雁清鸣,古人常常以此寄托哀思,她的精神寄托却在遥远的国度,触不可及。

她恍然觉得自己就像那只孤雁一样,没有亲人朋友,更不知道该去往何方。

这样悲伤的情怀本不该是王晓荷有的,从小到大,她能依靠的只有父亲,她想念父亲沉甸甸的爱了,多想再抱抱他,跟他撒撒娇。

她也想见见有臣殷治,如果他还在,她一定会继续缠着他。时光飞逝,他已经走了半年,会不会将自己遗忘了?

她如今十六岁了,二八芳龄,长得更加亭亭玉立,女大十八变,他也许认不出自己了。

有臣殷治走了,王晓荷的心和魂都好像也跟着他走了,除了上学,都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唯有和荀弋在一起勉强能开怀大笑。

卫闲春隔三差五的会来看望她,一方面是出于受人所托,另一方面则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个耿直俏皮的小师妹。

“小师妹,在发什么呆?是不是想你大师兄了?”卫闲春见她坐在廊下两手托着腮,便坐到她身边,说说笑笑。

王晓荷泛着红晕的脸萌萌的看着他,声音清脆娇嫩的唤着他,“卫师兄。”

她向他坐近一点,腼腆的问道,“我觉得大师兄不会是那种重色轻友,背信弃义的人,你说对吧?”

事实上,王晓荷发呆期间想到在经史阁的一幕,有臣殷治聚精会神的看书,她躲在一旁暗暗窥视,却没注意到一捆竹简掉落下来,险些被砸,突然间一个高大的身形挡在她面前。

正是有臣殷治。他虽然总是摆出一副漠不关心、毫不在乎的模样,但其实他是关心她、在乎她的。这样浪漫的情景她只恨没有摄影机拍下来。

卫闲春哭笑不得,难怪她今天看起来神秘兮兮,但她能够想通不再记恨大师兄他倒是松了口气。

旋即他从袖口掏出一个挂件递给她,黄色的穗子镶嵌着几颗珠子,中间是一块精雕细琢状似令牌的东西,她正反面仔细查看,除了令牌上刻着一个大大的“王”字外,便是一些神兽虫鱼的纹案。

“这是大师兄嘱咐我交给你的。”卫闲春的神情十分中肯,对她可谓关怀备至,亲哥哥也不过如此。

这算定情信物吗?未免也太奇怪了吧?送令牌当定情信物还真是闻所未闻。“大师兄有说这个令牌有什么作用吗?”

卫闲春摇摇头,他揣摩许久也只意会了七八分,因说道:“大师兄什么也没说,不过以后就会见分晓了。记住了,要好生保管。”

“一定一定。”王晓荷知道这是重要的信物,一定会妥善保管的。

深夜王晓荷辗转难眠,最近她总是噩梦连连,仿佛是个不好的预兆。

她披了一件外套,撩拨着窗台的盆景,一片枯黄的落叶飘了进来,被她置于掌心,一叶落而知秋,这是要告诉她秋天要来了吗?

她的头一阵剧疼,好像要被吞噬一般,许多记忆变的零星,渐而模糊,也许行脚商的话真的要应验了,如果真是这样,命运何其悲怆。

晌午时,荀弋带了一些美食送给她,说是家里的亲戚送来的。王晓荷吃的津津有味,“真羡慕你,有家里人这么惦记着。”

荀弋不明所以,笑道:“你不也很幸运吗?羡慕我做什么。你爹和你哥哥今天特意来看你了。”

王晓荷听后差点被噎死,幸亏没喝水,她哪来的爹和哥哥啊?

难道是独孤代泽的亲爹和哥哥找上门来了?完蛋了,完蛋了,这下可怎么办?王晓荷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

“你怎么了?不用高兴成这样吧?”荀弋虽知她是女儿身,却没有怀疑过她是不是真的独孤代泽。

她现在可高兴不出来,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卫师兄呢?他在哪里?快带我去找他,再晚就来不及了。”

“卫师兄回家看望母亲了,昨天走的,临走时他还嘱咐我照顾好你。”

荀弋只当她担心学业上的事会被家人责怪,便安慰她道,“你别担心了,简夫子不会说你坏话的,他当着你爹和你哥哥的面夸赞你聪慧有加,可成大器,我亲耳听到的。”

天要亡我!天要亡我!独孤风华和独孤代战已经找上门来了,要是他们知道儿子和弟弟走丢了,非把她扒了皮不可,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