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之金牌嫡女

更新时间:2021-02-27 14:40:05

重生之金牌嫡女 已完结

重生之金牌嫡女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凌凡 分类:言情 主角:冷云熙冷云歌 人气:

经典小说《重生之金牌嫡女》由凌凡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冷云熙冷云歌,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相府嫡女,一朝为后,母仪天下。却在中秋之夜遭夫君与庶妹联手设计,捉奸在床。废黜皇后之位,打入冷宫。 得知真相,原来母亲之死另有蹊跷,原来夫君娶她不过为利,原来情深似海的姐妹全是演戏。 相府之中,嫡女重生。为了不重蹈覆辙,为了母亲安危,她开始让自己变得心狠。斗姨娘,斗庶妹,斗一切不让她好过的人。 墨千尘说,只要你主卧登上皇帝宝座,我便替你报仇雪恨,但我绝对不会爱上你。 冷云歌说,只要你替我报仇,我便倾尽一切,助你登上皇帝宝座,你放心,我也不会爱上你。 墨千檀说,云歌,其实你早已在路上不小心遗失了你的心,然而,你的心里住着的人,从来不是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七章:燕窝有毒

这日,天气晴好,屋外一片厚厚的积雪,院子里的梅花傲然的开在白茫茫的雪中,坚强而独立。

冷云歌如往日一样,早早的起来,去了林氏的院子,和林氏一起用早饭。自从重生,冷云歌便对林氏多了一分的关心,只要有空,便会去陪她。

这些日子,由于停用了有毒的汤药,换上了刘老太爷开的药,林氏的身体渐渐的好了起来,气色好了许多。

冷云歌到了林氏的院子,却听见林氏的声音,“听说老爷今日感染的风寒,不知道有没有好些了。”声音里带着担忧和心疼。

“放心吧,夫人,老爷的身体一向很好,现在一定好多了的,您就不用过于的担心了。”李嬷嬷在一旁安慰道。

“但愿如此吧。”林氏轻声的说。

冷云歌在门外听到这里,心里不禁为林氏心疼与不值。这些年,冷苍远对她们母女不闻不问,除了必要见面,其他时间,根本就是不会踏足西苑的,对她也从来没有尽过一个做父亲的责任,她从未感受过父爱,甚至不知道什么是父亲。

可是,母亲却还是如此的牵挂他。这些年,母亲掌管整个相府,矜矜业业,任劳任怨,可是,即使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她的正室之位,还有掌家大权,在她心里,也比不上冷苍远的一个关心与问候吧。

为何天下女子都这么傻,痴痴的爱着一个人,为了他付出一切,可并不一定能够得到相应的回报!就如她上一世,一心一意对待墨千羽,得来的却不过是在榨干了利用价值之后,无情的丢弃。

冷云歌走了进去,叫了一声“娘。”便朝林氏走了过去,握住了她的手。

林氏见女儿来了,整理了自己的心情,笑着说道,“怎么又这么早过来了,这么冷的天,不多睡一会儿。”说着,爱怜的握住了冷云歌的手,轻轻的搓了起来。

李嬷嬷站在一旁,慈祥的笑着,林氏一直都不快乐,要不是因为大小姐,真不知道在这相府要怎么熬过去。

特别是这些日子,大小姐懂事了许多,对林氏也更加的关心,林氏脸上也多了些许的笑容。

“大小姐过来了,一定没有吃饭吧,我去吩咐下人给你们准备早饭吧。”李嬷嬷恭敬的说道。

林氏听了,点了点头,拉着冷云歌在榻上坐下,和冷云歌聊了起来。

他们正聊着,却见叶姨娘那边的丫鬟巧玉走了进来,道“给夫人,大小姐请安。夫人,老爷让你过去北苑一趟”。

林氏闻言,应了一声,巧玉便退下了。

戴巧玉退下之后,林氏便对冷云歌说,“娘去西苑一趟,你要不要在这里等等,中午留在这里吃饭?”

“娘,我跟你一起去吧,反正也没什么事。”冷云歌不放心林氏单独去北苑,一直以来,苏姨娘也叶姨娘总是变着法子的让林氏受委屈。上一世,是她太懦弱,没有保护好母亲,这一世,她绝对不会再让自己的母亲受一丁点的委屈。

林氏闻言,有些惊讶,过去冷云歌从来不喜欢掺和这些事,今天这是怎么了?不过,她也没有多想,便答应了下来,和冷云歌肩并肩走出了房门。

北苑位于相府的北面,离西苑并不是很远,不一会儿,林氏和冷云歌便到了北苑。

有丫鬟在门口等候,见林氏和冷云歌,福了福身子给她们请了安之后,便带着她们进了叶姨娘的卧室。

冷云歌心里疑惑,有事怎么不在客厅,却去叶姨娘的卧室?不过,答案很快就揭晓了。

此时,叶姨娘的卧室里,叶姨娘正躺在床上,痛苦的呻吟着,冷苍远则坐在床前,握着叶姨娘的手,安慰着她。

冷苍远已然三十五六,却难以掩饰他年轻时的风度翩翩的气质,加上眉宇间多了一分成熟男子的味道,不能不说,他的魅力还是有,怪不得他能够让林氏多年来即使饱受冷遇却依然对他死心塌地。

“老爷,妹妹这是怎么了?”林氏微微向冷苍远服了身子以示尊重,然后便道。

冷云歌也唤了冷苍远一声“爹”便站在了一旁,脸上带着疑惑,然而,眼底却闪过一丝冷意,暗道,果然不出她所料,这个叶姨娘又找了幺蛾子来为难娘了。只是,这房中的香,似乎有些奇怪。

冷苍远只是冷哼了一声,并未理会冷云歌,冷云歌并不在意,上一世是她过于看中这所谓的亲情,才会对冷苍远的态度感伤,这一世,她不会再这样了,就算是她的父亲,也一样。

她相信,上一世,关于苏姨娘给娘暗中下毒之事,他也不一定不知道,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任苏姨娘为非作歹而已。

“你还好意思问,仓库里的燕窝,怎么会掺杂了有毒的东西。云儿吃了这燕窝,肚子就一直疼。”冷苍远冷冷的对林氏说道。

林氏听完,心里一惊,忙解释道,“怎么会呢?一直以来,燕窝的质量我都是严格把关,不可能出现问题。”

冷苍远却并不听林氏的解释,大声的喝道,“那云儿怎么会吃了燕窝之后就肚子疼,大夫也说了是吃了有毒的燕窝。”

林氏被冷苍远呵斥声吓一跳,不禁的往后退了一步,镇定之后说,“老爷,妾身可以保证,燕窝绝对没有问题,不信你可以着人去仓库查看。”林氏定睛看着冷苍远,眼神里带着一丝的期盼,期盼冷苍远能够相信自己,然而,她的期盼,从来就没有实现过,这次也一样。

“我已经差人去检查过了,燕窝是没有问题,所以问题就来了,其他的燕窝都没有问题,偏偏云儿吃的燕窝就有问题,你安的什么心?”冷苍远喝道。

叶姨娘还是在那里呻吟着,声音听上去似乎很痛苦,又带着一丝的可怜,这让冷苍远对林氏的火气更大。

冷云歌冷眼看着眼前这一切,看着冷苍远对林氏的无情,却对叶姨娘百般呵护。

叶姨娘在那里装肚子疼,似乎很痛苦的样子,可眼角却偷偷的憋了一眼林氏和冷云歌,眼眸中带着一丝狡诈与看好戏的成分。这并没有逃过冷云歌的眼睛。

是的,她相信,叶姨娘一定是装的,既然她不想让别人过安生日子,就别怪别人不留情面了。

“给姨娘诊治的大夫在吗?”冷云歌询问道。

这时,角落一位中年男子提着药箱走了出来,道,“回大小姐,是小的给叶姨娘诊治的。”

冷云歌垂眸看着他,道,“请问大夫,燕窝之中的是什么毒?”

“这……回大小姐的话,叶姨娘所服用的燕窝里含有少量夹竹桃。”

冷云歌听完,不再理会他,走到冷苍远面前,给冷苍远微微嗑首,道,“爹,女儿想问问,姨娘吃的燕窝是否还在?女儿最近随刘老太爷学了些医理,略懂一二,不知能否让女儿一看?”

的确,自从给林氏看过病治好,冷云歌就暗中拜了刘老太爷为师,学习医理。她之所以决定学医,是为了能够让自己更能保护自己和林氏。

刘老太爷也确实喜欢冷云歌,看她对医学这块也很有天赋,便收了她做了徒弟,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缘故,是因为墨千檀,只是,冷云歌不会知道。

冷苍远闻言,心里诧异,刘老太爷医术高明,可是清高的很的,轻易不收弟子,更何况是他们这些侯门相府之中的人。

冷云歌用的什么办法,竟然让刘老太爷对她例外了?这不禁让他对冷云歌多看了几眼,只见冷云歌眼中多了一分淡然和坚毅,还有不卑不亢,和过去那个总是羞怯胆小的冷云歌完全两个人。

“在桌上。”冷苍远的口气里少了一分怒气,淡淡的道。

叶姨娘听到冷云歌现在会医理,要去看燕窝,马上心虚了,忙道,“事实摆在眼前,难不成你还要狡辩不成?”

冷云歌却不示弱,道,“就算是给人定罪,也得让人心服口服不是么?难不成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吗?”说完不再理会她,径直的朝旁边的桌子走了过去,又从发髻中拔出一根银簪,将银簪放入盛着燕窝的碗中,只是,过了好一会儿,银簪都没有任何的改变。

冷云歌心里冷笑,这些人,看来是平时看娘和她母子好欺负,竟然连一碗真的有毒的燕窝都不放在那里做证据了。

回到众人面前,冷云歌问那位大夫道,“女子不才,我想请教一下大夫,是不是含有夹竹桃的汤,银针放进去,银针马上会变色?”

这位大夫心里是惴惴不安,他只是收了叶姨娘的一点钱财,来替他做假证,本以为不会有别人知道,谁知这位大小姐却是懂医理的,他擦了擦额头的汗,道,“回大小姐,是……是的。”

“那为什么我将银针放入盛着叶姨娘食用过的燕窝之中,银针却没有任何变化?”冷云歌莞尔一笑,那笑似乎天真,可是在那位大夫眼里,却是如罂粟花一般,美丽,却狠毒。

“大小姐得刘老太爷真传,医术自然是高明的,小的自愧不如,兴许是我诊断错了。”他只是想过安生日子,要不是为了家中老小,也不会来趟这浑水,现在被拆穿,他想也只能自称医术不佳,才好脱身。

叶姨娘没想到这位刘大夫这么靠不住,被冷云歌这么一试就招架不住了,脑中瞬间一转,道“你这庸医,害的我好苦,让我误会了姐姐。老爷……”叶姨娘一副无辜的眼神看着冷苍远。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