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许君不知情深浅

更新时间:2021-02-27 14:17:01

许君不知情深浅 连载中

许君不知情深浅

来源:落初 作者:璧月堂 分类:言情 主角:霍云浅霍云瑰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许君不知情深浅》的小说,是作者璧月堂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古代现代各活一回后,再次回到过去的霍云浅决定,拯救自家阴盛阳衰的卫国公府开始,顺便报复过去所有让她不好过的人。顺便……投入墨门学点古代高科技?再顺便……把那个让她又爱又恨的老男人收了?(上架啦!再加上开学了,改为每天晚上七点更新,大家见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日茶楼一别,卓曜始终心怀耿耿。

他始终想不通,为何霍云浅受了一次伤就对他突然变了态度?

因是世交,他和卫国公府的三姐妹自小关系好,而霍云浅与他们年纪相仿,即使高出一辈也从来不会摆出长辈的架势来,反而与他们都玩得尽兴。

毋宁说,卓曜打小就更爱与霍云浅一块儿玩。

相比霍棠儿的冷漠孤高、霍柔儿的刁钻无常以及裴槿儿不由分说的粘人,爽利潇洒的霍云浅反而让卓曜更为羡慕。

轮起胡同口打架,霍云浅甚至比他还凶悍,小时候被人欺负,甚至都是霍云浅帮他找回场子;

第一次掉牙也是和霍家姐妹们一起吃瓜的时候,他和裴槿儿她们都被他的满嘴血吓得大哭,只有霍云浅大咧咧地安慰他没事,还叫来霍二姑姑给他帮忙清洗和止血;

还有好多……

卓曜脑海里浮现各种和她们在一起的场景,再看到面前平静得有些可怕的少女,又想起那天茶楼里她看着自己时满满的愤懑和凶悍,心里霎时有什么堵得慌。

二人对视片刻,对视到霍云浅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小虫给咬了,不由抬起手准备挠一挠脖子。

卓曜看着她抬起手,心一横,闭上了眼睛,“阿浅,你打我吧。”

霍云浅:……???

“那日你坠马,我其实就在不远的启瑚街,可是我没有过去帮你,还让你被人笑话、在背后戳脊梁骨;我知道你怪我,你打我一顿出气吧,反正……反正我也打不过你。”

最后一句话声音瞬间低了,卓曜脸上微微涨红,但还是视死如归的扬起脸。

但是等他说完话,却没有任何回音。

卓曜犹豫地睁开眼睛,却发现面前的人变成了一个长着可爱脸蛋却身材高大强壮到可怕的丫鬟。

银屏见他睁眼,咧嘴一笑,“卓公子,小姐说了,这事和您没关系,您不用老记挂着,没事早点回家吧,读书练功洗洗睡了。”

最后一句其实是她私心加的,毕竟敢主动求小姐打的人实在不多了。

只不过,凭卓公子的身板和武艺,别说小姐了,连她的几招拳脚只怕都受不住。

卓曜的脸瞬间如煮熟的虾。

银屏欣赏了一番卓曜吃瘪的样子,美滋滋地绕开他去追前面的霍云浅,“小姐等等我,奴婢这小驽马根本迈不开腿……驾……”

“等……等等!”卓曜忍不住大叫出声,拨转马头飞奔出去。

霍云浅如今只是遛马,让震云好好和自己熟悉,走得并不算快,卓曜几鞭子就追上了她,气喘吁吁地拦在她面前,“阿浅,你……你对我有成见吗?”

有,而且有大发了。

想到第一世裴槿儿青春年少却瘫痪在床,连累二姐一边担着家里一边四处奔波求医照顾槿儿,霍云浅的脸色根本好不到哪儿去。

但这些话不可能说出口。

霍云浅微微摇头,“不曾。只是你我年纪大了,到底男女有别。”

不能再如小屁孩那般肆无忌惮。

以她活过了两世的年岁来算,早已是五六十岁的老大妈,也不适合这种和邻居小奶狗玩过家家的游戏了。

何况,她还要提防着这个小奶狗再有机会伤害她的小槿儿。

卓曜一呆。

这回,直到霍云浅已经走过他身边许久,他才终于回过神来,连耳根都已经羞得通红。

男女有别……吗?

是了,听说阿浅之所以坠马,是因为追逐秦王;而同样的话,她以前从不避讳,已经说过许多次了。

所以……阿浅仍然是喜欢秦王的吗?

卓曜的眸光一下黯淡了。

哪怕曾经的大景战神如今只能靠着轮椅代步,哪怕嫁过去是给一个丧妻丧子的男人做续弦,听说想进秦王府的女子仍然不在少数。

就连阿浅……也一点都不在意吗?

卓曜失魂落魄地任自己的坐骑走回家。

若是霍云浅知道卓曜竟然是这么看待她,定会直接抄起马鞭去找他麻烦。

溜达完回家,银屏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拍了拍额头,“小姐,明日是五月最后一天,是家宴呢,您别画图画到忘了。”

卫国公府人口不多,但因为这样那样不好说的缘故,家宴只半月办一次。

霍云浅“嗯”了一声,“是你怕自己记不住,反过来叫我替你记住吧?”

吃了她一记眼刀,银屏摸脸躲开,讪笑道:“您坠马后脑袋受伤,二小姐让奴婢特地交代提醒您别忘了这些事……哎呀,奴婢怎么说漏嘴了,二小姐不让告诉您的……”

她懊恼地拍了两下嘴巴。

二姐让银屏……提醒自己这些国公府里的常识?

霍云浅心中一下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难道,难道二姐已经看穿了她?

霍云浅没来由的感觉有些刺激,同时也为二姐的聪慧赞叹不已。

“怎么,我好像听到有人在背后说我呢。”说曹操,曹操就到,霍云瑰笑吟吟地迈步走了进来,向银屏深深看了一眼。

银屏难得聪明了一回,竟一下看懂了她的意思,说了声“告退”就赶紧溜了。

等银屏的脚步声消失,霍云瑰脸色微微一沉,定定地看着霍云浅,“阿浅,烈云的死有蹊跷。”

“……嗯?”霍云浅心里重重跳了一下,呼吸瞬间粗重。

难道二姐真的知道了……

但在霍云瑰看来,却是以为霍云浅怒上心头,不由暗暗叹气。

果然,哪怕阿浅对外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对于烈云的死仍然是耿耿于怀的。

她清了清嗓子,低声道:“有人给烈云下药,那日在大街上才会将你甩下,接着又在后街发狂;若不是秦王府的唐侍卫当机立断杀了它,只怕它会又一次将你甩下马背,届时你的伤只怕就没那么轻了!”

听到“唐侍卫”三字,霍云浅抿唇,瞧着霍云瑰眸中的清澈明净,不似作伪。

原来二姐查探到的只是这个……

但是,有人对烈云下药,这件事在前世她竟从不曾有印象。

若从坠马开始就有人针对她,那么这件事定然不能善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