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继女

更新时间:2019-09-04 13:35:36

继女 连载中

继女

来源:落初 作者:对花弹琴 分类:言情 主角:柳安季钧 人气:

《继女》作者:对花弹琴,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柳安季钧,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改不了出生就改孤苦的命;挑不着有钱的妈就挑有权的爸。  柳安重生的逆袭之路——上辈子的仇这辈子咱记到你十八代祖宗头上!  还有敢跟我抢钱的人你听好了:是我的你别动,不是我的你也给我放那!!!  ================================================================  弹琴出品,【坑品】【人品】【更品】三品保证嗷嗷嗷~~~~~请君入坑,抱大腿感谢(*^__^*)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胆!你是什么人?胆敢出现在这里!”沫儿条件反射,反应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先跳起来教训人家。

少年听了这话忍不住大笑:“哈哈哈……真是可笑,我还没问你们怎么胆敢出现在我家呢!”

沫儿才意识到,这里已经不是自己的地盘了。

“你是大郎?”柳安站起来问。

那大郎没有回答她,而是反问:“你就是那个被扫地出门的十三小姐?”

“什么扫地出门,你这个登徒子瞎说什么!我家小姐只是过来借住一阵,等二老爷回京……”沫儿原来跟着十三小姐也是跋扈惯了,打死不承认十三小姐是过继给了大郎家。

大郎“扑哧哧”地笑,表情依旧冷冷地:“别再自欺欺人了,你家小姐根本不是你家二老爷的女儿,他岂会要个杂种回去!”

“你……你胡说!”沫儿急眼,跺了几脚气鼓鼓瞪着大郎。

杂种?!

这个词她是第二次听到了,第一次是从林紫淑的嘴里,那是前世……想不到这辈子自己依然是个杂种!

柳安愣了,原来林府那些人是套了个扫把星的名头把她扫地出门,其实真正的原因是她并非二老爷的亲生骨肉。难怪……难怪二NaiNai也不敢做声,任林府的人摆布。家丑不可外扬,家丑不可外扬——哈,她又成了林家人的家丑!

“小姐!小姐你别听这人的胡说八道,二老爷自小疼你,你怎么可能不是二老爷的女儿!”看着发呆的柳安,沫儿挠心地急。

大郎不罢休,继续说道:“我姓林,跟你们那个林府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亲戚。十几天前你们林府派人送来五十两,求我娘收养你家小姐。我娘看在这五十两的面子上,勉为其难才收下你们……”

“我不听我不听,小姐你也别听!”林大郎的话沫儿怎么也不肯相信。她宁愿选择相信十三小姐是扫把星,也不愿相信她是杂种。

“大郎!”越娘捧回来一屉白馍,听见大郎说的这番话,气得上脸,“谁让你跟妹妹说这些的?”

“我没有妹妹!”林大郎冷笑,转身就进了里屋。

越娘脸上下不来,把白馍放桌子上,就想进去教训。

“越娘……”柳安轻声叫住她,只觉得嗓子眼里干干地,连声音也发不出来。

越娘似乎不敢直视柳安,局促地盯着地面的青砖看。

“那五十两,你拿了吗?”

“这……我,拿了。大郎他爹在的时候……花费了不少药钱……”

“哦。”柳安笑了笑,“五十两,够了吗?”五十两就能让这寡妇收养下她,这究竟是自己的命轻贱,还是这寡妇的命轻贱?她也弄不清了。

越娘张了张嘴,显然地没底气。

柳安收拾起桌上的包袱,再问她:“我住哪儿?”

“哦,我带你去。”越娘答应着,想到柳安此时定是心里难过,她嘴笨不知道安慰,便很内疚。悄悄地打了下脸,骂了自己几句。

三间瓦房打扫地很干净,正中主屋作为平日活动的地方,放的东西就多了一些。与主屋相连还有一间倒座,是林大郎睡的。柳安被安置在了进门左侧的瓦房,跟厨房相邻,烧的炕也最旺。

柳安一进屋子的时候,就感觉到一阵暖气热烘烘地围过来。大概是越娘去拿白馍的时候,顺便将这屋子的炕头烧上了。不知道怎么着,她心里也暖暖的,可是一想到林大郎的那番话,看待越娘的想法就又变得很复杂。

越娘将两人送进屋,带上门愣了一会儿。突然拿起倚在墙上的扫帚,直奔大郎的倒座。

沫儿还生着气,不过Xing格倔强还不肯服这个软。她唯恐柳安信了林大郎的话,放下包袱就迫不及待地游说柳安:“小姐千万别信那登徒子的话,我看这一家娘俩都不是什么好人,咱们得寻个机会捎信给二老爷,让二老爷想想法子,尽早将小姐你接回去。”

柳安问:“你知道我爹在哪儿?”

“太原啊……”

“太原哪儿?”

“这个……”

“好了沫儿,你让我好好想想。”想想,想想……想想在古代的日子要怎么过。

沫儿沉默了下,实在忍不住,又问:“小姐……你,你别信那个人的话。你……没信吧?”

柳安只是一笑,开始拆开包裹,将那些衣裳统统拿出来。

见她没回答,沫儿不死心地自己嘀咕:“肯定不信的,奴婢都不信,小姐怎么会信。”

叨咕了一会儿,门外突然传来林大郎的哭骂:“到底是咱们欠她的了,她到这儿反而还累极咱们……娘,娘……你说过不要她来的,你为何食言……啊,娘……”显然是被越娘追着揍,不一会儿那个声音就像是粘在了门上,细细喘气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

沫儿吓得把柳安往自己身后拉:“小姐快躲起来,这流氓要进来了!”

柳安本来就瘦,被沫儿的蛮劲扯得差点跌个跟头。手上拿的新棉袄一紧,突然抓到一样硬邦邦的东西。她顺手在棉袄里一番搜索,那东西仿佛还不止一个,被分散在棉袄里,不留心恐怕很难发现。她赶紧把棉袄塞给沫儿,在林大郎要进来之前,先把门打开了。

“吱嘎”一声,把举着扫帚正要往林大郎身上招呼的越娘唬了一跳:“十三……十三小姐……”

“哥哥说错了什么话,所以才挨打的吗?”柳安笑笑地问。

越娘惊愕地张嘴:“哥……哥哥?”

柳安把贴着门坐在地上的林大郎扶起,被林大郎一胳膊甩开,狠狠瞪了她一眼。她无趣地松手,继续跟越娘说道:“倘若哥哥真是说错了什么,我可以当做没听到。不过,哥哥有说错话吗?”将头扭向林大郎,再问,“有吗?”

“没有!”林大郎别过脸否认,脸上突然感觉到火辣辣的。

“那就对了。事实就是事实,遮遮掩掩也抹不去。”柳安望着天空明灭闪烁的繁星,冬季冷冷的空气仿佛夹着属于来年的新鲜,闻起来寒透到了脚底心。她笑着,嘴里吐出团团水汽,“即便不是你们,她们也会送我去别的地方。或者冻死,或者饿死,或者……或者有更坏的结局。所以之前的事,我不想再计较,越娘你也莫再叫我十三小姐,今后你我是一家人,就别说两家话了。”

越娘缓缓地放下扫帚,眼眶里湿漉漉的。似乎是内疚,也似乎是动容……

“啊!”身后的沫儿闭上眼,在心里一个劲儿地喊,完了完了完了,小姐被这两母子的妖言给迷惑住了!

“呼……”说完这番话,柳安心中痛快不少。“杂种”这个名词所带来的委屈,在前世打不倒她,今世更不可能打倒她!她垂下头再看越娘,心里已变得分外平静,“我们坐了两天的马车,着实累了,想先睡了。”

“……哎。”越娘迟疑地点头,直到柳安带着沫儿关上门,还有些愣愣地回不过神。

林大郎好像也惊吓不小,张着嘴好半天,终于看到柳安走了,咽了口唾沫提神。再看到越娘手里的扫帚,便想起刚才的事。愤愤道:“我没有妹妹,哼!”说着头也不回地回倒座去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