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星落妄海寻千尺

更新时间:2020-10-17 22:04:16

星落妄海寻千尺 连载中

星落妄海寻千尺

来源:落初 作者:落沙漏 分类:言情 主角:辛玲卓怡 人气:

《星落妄海寻千尺》是落沙漏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星落妄海寻千尺》精彩章节节选:我的世界只有一个人,我的心也只为了她而动。世人皆知此情不可待,唯我二人不知。韵络,既然这个世界容不下我们。那么我就陪你一起逃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落黎十年,女皇落黎刚满二十岁,已经是可以娶亲的年龄了。

刘琨和其余九人成为了她的第一批夫君。当年的刘琨还是个温柔的大美人,他和现在的落辛玲长得像极了。高高的鼻梁让他不似其他男儿般柔弱,倒是多了几分女子的英武。一双丹凤眼让他又有些慵懒模样,显得妩媚动人。他的嘴角天生向上翘着,笑得温柔得很。修长的身材优雅多情,一切都美好的不真实。

落黎一眼看中了他,并许诺娶他为后。所以,刘琨和其他人不一样,他没有直接住进后宫,而是在家里待嫁。那段时间是刘琨最幸福的时光了,每天,他都会在门口眺望着,期盼着她会来看他。

可是,他等到的是她变心的消息。他擦了擦泪水,安慰自己说没关系,自己将会是她的皇后,是她的正君,那个男人什么都不是。女人都有些花心,忍忍就好了。

这一年的四月一日,落紫国里百花争艳,整个都城都喜气洋洋的。今日女皇大婚,所有商店、客栈、酒馆、饭馆等等都全免了客人的钱。这可不是这些人好心,而是这些钱都由女皇出了。

人人都羡慕被女皇娶回宫里的男人,若不是被女皇心心宠爱着,如何会有几条街的仪仗排场。

两台花轿被抬回了皇宫,一个是皇后,另一个是贵君。刘琨坐在冰冷的婚房里没有一点精神。他的盖头一直没有人来掀开,他就藏在盖头下偷偷地流着泪。此刻,陛下正在皇后的宫里与皇后共度春宵。而他,本该是皇后的他不但成了贵君,还在新婚之夜被遗忘。

那一刻,他对她彻彻底底地失望了。满城的喜庆景象都只是她为了那人而已,与他无关。

“玲儿,你不要怪父后心狠,父后真的不想再忍受了。如果你觉得我犯的错十恶不赦,那就在你登基后杀了我吧。反正,他死了,她也要死了,我还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刘琨的心里只剩下了恨,或许落黎一死,连恨都没有了的他也就再没有活下去的动力了吧。

辛玲跪在了他的面前,眼里都是泪水:“父后,您还有孩儿。我求求您看看我好不好?”

“父后一定把你送上皇位,到时候,你就再也不会败在他的女儿的手里了。我就赢了他。”刘琨捂着有些发痛的胸口说。

“可是,孩儿不想要这江山。”辛玲说。

“不行,你必须从落韵络手里把这江山夺过来。”刘琨大口地喘着气,一巴掌打在了辛玲的脸上,“不孝女,没出息。”

“父后身子不舒服,孩儿就不打扰了。”辛玲突然觉得很累,只想逃离。而她也这么做了。

她跑了出去,站在后庭的小亭子里。

“殿下,快去看看吧。赵君要生了。”一个小丫头急匆匆地跑过来说。

赵君是女皇的夫君,如今正要生产。可是女皇那副模样也没办法去陪着他,身边的丫头没办法,就跑来找她了。

“请御医了吗?”

“御医正在路上,女皇身子不好,虽说您去不太合适,但是也没有其他法子,所以还请殿下移驾。”小丫头说。

“好吧,去看看我那将要出生的弟弟或者妹妹。”

她刚去,就看见一盆一盆的血水被端了出来,里边的叫声简直就是惨叫。

“怎么回事?不会难产吧。”落辛玲双手绞在了一起,皱着眉头问刚出来的满头大汗的男仆说。

男子生孩子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不少男子因此丧生。也因此,所有的国家都有一条同样的规定,就是凡子女必须孝敬父亲,凡女子必须好生对待自己的夫君,如有侵犯男子行为的女子都要被处以死刑。

“殿下,”男仆一下子跪了下来,就是给她磕头,“求求您,救救我家主子吧,救救您的弟弟吧。”

“快说,怎么回事?”

“主子难产了,刚刚背过了气。怕是凶多吉少了。御医说陛下曾送了殿下一株天山进贡的灵芝,据说它能让人起死回生。如果您舍得用它,我家主子一定会平安无事的。小人也会记得您的大恩大德,来生也不会忘。”男仆哭着说。

是啊,她还有这棵灵芝。那是不是说她的母皇也能好了?“去,把御医给本殿下叫出来。”

“是。”说着,男仆就急忙跑了进去,一会儿就有一个满手是血的女人跑了出来。

“殿下在这紧要关头叫臣什么事?”

“本殿下问你,我那棵灵芝用多少能救回赵君?”

“指甲盖大小即可,磨成粉用水服用就行。”

“那对于即将死去的人来说,这灵芝可能救?”

御医点了点头。

“需要多少灵芝?”

“半株即可,磨成粉做成药丸服用即可。”

“那真是太好了。”辛玲忍不住露出了笑容,“来人,去拿我的灵芝来。速去速回,若是耽误了大事,提头来见。”她对着旁边随身的侍卫说。

“遵命。”说完,那侍卫直接用轻功飞走了。看来,我们的落辛玲的话还真管用。

不一会儿,侍卫就拿着灵芝回来了。

“御医,你拿一点去救赵君,剩下的给我做成药丸。”

“臣遵旨。”御医向着落辛玲行了礼,就跑进屋子里去了。不久,屋里就传来了一阵响亮的哭声。落辛玲皱着的眉头慢慢舒展开了。

“殿下。”御医抱着孩子看着进来的落辛玲笑了,“恭喜您多了一个弟弟。”

“殿下安好,”赵君有气无力地说,“多谢您救了我和我的孩子。”

“哪里话,这宫里已经好久没有喜事了,赵君生这一弟弟正是时候。不知可否让我抱抱这个小弟弟?”

“当然,殿下请。”

落辛玲小心翼翼地从御医的手里接过婴儿。这个婴儿居然不像刚出生孩子般,他的皮肤光滑的就像绸缎。

“赵君好福气,我这弟弟生来就不似其他孩子那般的小老头模样。今后一定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落辛玲是真真喜欢这个孩子。

“谢殿下吉言,听说太女殿下刚出生的时候也是这般不同。如今美得不得了。”

“是啊。”说起落韵络,落辛玲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皇姐在海边过得好不好,她若知道自己多了这么一个可爱的弟弟会是什么样......

海边的观海郎上只有落韵络一个人。每天傍晚,她都会一个人站在这里。说是欣赏风景,可是,每天欣赏同样的风景真的不会烦吗?

她的嘴角挂着温柔的笑,望着脚下。比起观海,等人才是真的吧。

这几日晚上,海灵笛都会来,不过只是远远的和她对望着。以海灵笛的话来说就是不愿意和她们那些三夫四郎的女人接触,但是答应别人的事又要做到。所以,他选择远远的让她看见他,自己不理她,过几日,她烦了就会要他离开了吧。

然而,过了这么长时间,她还是会准时站在那里等着。每次他出现第一眼看到的都是她那诱人的温柔的笑容。她把手背在背后,万千如瀑青丝随海风飞扬着,美得就像仙子。有很多时候,海灵笛想放弃不理她的决定,想去认识她了解她。

夜幕渐渐降临,海灵笛游到了观海郎的边缘,抬头对上了她那双含笑的眼睛,忍不住脸羞的通红。他赶紧低下了头。

“灵笛,今日怎么到我身边来了?我还以为今天你还会让我远远的看着你片刻。”落韵络调笑者说。

“不要脸,你你你想歪了。我只是觉得我们见面也有段时间了,可是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心里就有些过意不去。”

“想知道我的名字也不难。”

海灵笛睁着一双天真的眼睛看着她:“那你有什么条件?”

“让我看看完整的你。”

“不,只有这个不行。”

“我保证我不会像其他人那样要打你杀你。”

“不行,韵络会被我吓坏的。”海灵笛慢慢退后了,退到了落韵络够不到的地方。

“灵笛,我从来都没有对一个男人如此有耐心。可是,每次面对你,我都能冷静下来听你幼稚的话语。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每天都想见到你。”落韵络也向前走了一步。

“你快停下,就要掉进海里了。”海灵笛看落韵络半只脚都悬空了,急忙游了过去,把她推了回去。

落韵络趁机抓住了他的胳膊。

“你要做什么?放开我。”海灵笛急了,他很害怕。他害怕她讨厌他正真的样子。

“灵笛,不要离我那么远。我们就这样近近地说会话好不好?”

“好。韵络,我的身体在你们人类看来恐怖得很。这本来也没什么,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很介意让你看见。我害怕。”

“怕什么,”落韵络松开了他的胳膊说,“怕我嫌弃你吗?”

“才不是呢,我这可是金色的。是非常尊贵的象征,轮不到你来嫌弃呢。”海灵笛噘着嘴,手插在腰上,自豪地说。

突然,远处的海面上弥漫着大雾,还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吹号角的声音。

海灵笛皱着眉头说:“有人来找我了,我们明天再见吧。”说着,就潜入了大海,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落韵络无奈的坐在原地,百般无聊。然而,海灵笛到底是谁?刚刚的号角声又是什么。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