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大巫妻

更新时间:2020-09-16 06:47:29

大巫妻 连载中

大巫妻

来源:落初 作者:谁是谁的傀儡娃娃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姐老阿婆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谁是谁的傀儡娃娃原创的言情小说《大巫妻》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小姐老阿婆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北疆国和南武国乃睦邻,婚姻互通,一直和平相处。一直到和凤鸣公主有婚约的南武太子带着毒药和杀手在北疆凤华公主的婚礼上制造了一场血色婚礼,南北开战。  北疆国战败,原本应该是南武太子妃的北疆公主凤鸣被迫和亲。  八年后,凤鸣公主惨死于南武。同一日,她的婢女鹿鸣也被杀身亡。  当鹿鸣苏醒的时候,一切却是回到了她还没有遇见北疆公主之时。鹿鸣完全不知道自己的重生,也不知为什么她会有对巫的天赋,和对将来的影像。但是渐渐的,她意识到了一个可怕的真相.....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赤石城,人口有四千左右,在麦州的几个城里是最富裕的。因为这里的外来扎根者最多,而这些外来客又跟本土靠山吃山的巫族人不同,他们大多都头脑灵活,会做生意,经过二代人的努力打拼,已经都积了家财。

此时此刻,鹿鸣对这座城的感觉是陌生又新奇。她慢慢的边走边看,街上男男女女都有,人人昂头阔步,走的朗朗爽爽。

“小姐,茶楼!”海棠忽的手指着一座二层木楼。那木楼刚好在迎来送往的客人最多的街转角,门口一侧立了一只大铜茶壶,有穿灰衣的小二肩耷着白巾在热情招呼新进的客人,“客官,里面请,喝点什么茶?”。

有清幽的茶香从那楼屋方向飘来。

“恩,进去喝茶!”鹿鸣的目光看向茶楼。海棠说了,茶楼有说书人会说打仗的事。

此刻正是喝茶听书的时候,大厅里已没有特别好的茶位了,鹿鸣便只能坐到较偏靠门的角落。

海棠坐的不自在。按礼,主家坐,她是不能跟着同坐的,但小姐让她坐下。

泡好的茶送上来,台上说书人也上了台。这说书人带着方巾,着阔袍,面庞白净留短须,神情含笑,举止儒和。

人一上去,抬手向四方客人拱手,四下里就起了一片拍手叫好声,有人在扯了嗓子问,“董先生,今日说点什么有趣的事呢!”

鹿鸣端正了身姿,认真待听。她心里还有些纳闷:这说书人,怎么觉得面善的很!

董先生将手里的折扇哗啦打开又收拢,随着扇子拍打在他的手心里,董先生朗声道,“今日,咱们便来说一说北疆的那场血色婚礼!”

“六年前,北疆国凤华公主大婚,我朝太子带了贺礼前往北疆贺亲......我朝太子和北疆凤鸣公主有婚约......。”

鹿鸣听着说书人的话,从内心深出,竟渐渐的不可控的生出一股异样感觉,这感觉包含了苦涩、怨恨、绝望的心疼。莫名的还有一副副充斥着噬杀、血腥味儿和哀嚎的画面在她脑海里闪现。

一旁的丫鬟海棠起初不察觉,但随着说书人内容的深入,海棠到底注意到了自家小姐的异常。她的小姐此刻捏着茶杯不喝,目光呆呆的盯看着说书人,浑身在瑟瑟发抖,茶水抖出来洒了也没见她有反应。

而且她家小姐的脸色看着很苍白。

“小姐!”海棠忙的握住了鹿鸣的手腕,将那茶杯取下,又招呼小二过来收拾。

而鹿鸣此刻身体猛的一颤,她迅速的站起身来,急急的跑出茶楼。跨过门槛的时候,正好有一背竹篓的男子要进茶楼来。鹿鸣走的急,撞到了那人的肩,却并未停留致歉,而是看都不看他一眼继续急步朝外走,身后海棠急切的叫唤也未令鹿鸣回头相看。

男子倒是看了看鹿鸣的背影,轻咦了一声。然后慢慢的抬头,看着天空。刚刚还是晴好的天色,片刻功夫,竟是乌云叠起。

这天色变化,好些反常!男子略皱眉想。

“小哥,可是来了!”茶楼小二看到男子,叫着小哥,眼睛却看着他背后的竹篓,“掌柜的正等着呢,问我们几回了,快些来!”

“哎!”那男子边取下竹篓抱在胸口,边跟着小二朝里进。

海棠付了揪住她的小二茶钱后,忙追到街上,可此时她已经是找不见自家小姐的身影了。四下人来人往,可哪个都不是她的小姐。这让她的心越发的焦急,焦急令她害怕的也顾不得那么多人,委屈又惊怕的哇的一声哭起来,“小姐------!”她扯了嗓子高喊。

......

一名老妪在山路小道上走着。老妪左右扎着二条垂肩麻花辫,发丝黑白相间,嘴因为没了牙,向内塌瘪,下巴则微微的外兜。她脊背微驼,手里拄着一根乌黑的拐杖,身侧还背了一只暗色布包,走路的步伐跟普通人不同,看着不快,但眨眼间却是行出了很远。

赤石的天空乌云叠起时,老妪停顿了脚步,她仔细的眺望赤石城的方向,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她一边脚步加快,一边自言自语,“要再快些了,不知道赶不赶的急......不行啊,要赶上,不然就功亏一篑了啊......还真是厉害啊,竟然还能冲破封印。主人推算的还真对啊,你是最强的,你是最强的啊......。”

于此同时,麦州城,巫主居所。

着暗金花纹、浓黑阔袖大裙的巫主原在古槐下一个人喝茶下棋,古槐云冠,人面俱绿。忽的巫主抬头看向天空。

不远处伺候的婆子们也不由跟着抬头看天。

天空晴朗,连一丝杂云也没有。

再看巫主,却甩袖起身,一手捉了袖摆,一手手指间有了掐算的动作,下一刻却是抬步急匆匆就朝前走去,并回头不许众人跟随。

而在白鹿药院的一座独立的宅子内。

宅子里挑梁的建筑,驱邪的古老雕花,护宅的巫神石像,碎石子铺就的简单巫术阵法,一切的一切,既簇新又古朴。

说簇新,是一切都是建起来才几十个年头;说古朴,是那雕花也好,石像也好,都是古巫时候的风格。

这宅子,是麦州的禁地之一。

莫说是普通人,就是巫主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进出的。

这宅子的主人,巫主都得尊其一声“婆婆”。

就在巫主察觉异常的前一息,这位婆婆手里撒下三枚泛绿的铜钱,片刻后,她的脸色变的十分的苍白,到最后胸口一阵翻涌,咽喉处有了甜腥味。

“如此气运变数,究竟是谁?”婆婆停止推演,嘴里喃喃,她原本是在静心看书的,却忽然感觉到陌生的气数有波动,且这波动让她心惊肉跳。

她就立刻的推演了起来,只是此刻,她没有打算再继续推演下去。因为她已经知道,后面的秘密,老天不许她强行去窥探。

究竟是谁?能引起天地风云突变!

......

鹿鸣茫然的急走了,她没有思索自己要去哪里,也没有思索自己是谁,四周的人、物、景,她都看不到。四周的鲜活和嘈杂也都入不进她的耳。

这个世界里有她,但她,却没有看到这个的世界。

此刻的她,脑仁疼的似是要炸开一般,一副副充斥着噬杀、血腥味儿和哀嚎的画面在她脑海里快速的循环着。

还有裸体的女人在舞蹈......冰寒的冷宫......华丽宫殿里有人在讥讽,“就她,也配做太子妃?”......

接亲的队伍......换下的染血婚裙......被撕破的圣旨......四下里乱爬的虫蚁毒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