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一品厨妃:王爷快到碗里来

更新时间:2020-09-16 06:45:28

一品厨妃:王爷快到碗里来 连载中

一品厨妃:王爷快到碗里来

来源:落初 作者:雁如眉 分类:言情 主角:老天爷林 人气:

主角是老天爷林的小说《一品厨妃:王爷快到碗里来》此文是雁如眉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林初夏:女扮男装的酒楼小伙计,一手出神入化的厨艺岳少阳:傲娇腹黑的吃货小王爷,一条狠辣刁钻的舌头第一次见面,他吓她射她羞辱她。她恨得发誓:岳少阳,我和你不死不休!老狐狸师傅冲她招招手:笨丫头,恨他你就嫁给他!花他的钱,打他的人,晚上再罚他跪床头!你让他跪东,他不敢跪西!她恍然大悟:那怎样才能嫁给他?师傅,他好像不喜欢男人唉!笨丫头!抓住男人心,先抓住男人胃!乖乖跟我学厨艺!岳少阳:这……神马情况?他?还是她?为何平平的胸前多了两大包?!林初夏:你看了我,就是我的人!小王爷,请你乖乖碗里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夏儿!”

初夏咬着牙跺着脚下定决心准备扎水缸的时候,一个女子的声音让她一下子定住了。

充满惊喜的声音轻柔动听,初夏听在耳里只觉得说不出的舒服。

”你醒了?夏儿,你、你好了?”

夏儿?是这具身体的本名?也有一个夏字?

初夏本能地循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

一个荆钗布裙的古装女子正从旁边的门里跨出来,一脸惊喜地看着他,她手里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粥,浓浓的米香味扑鼻而来,初夏的肚子立马不争气地咕噜噜叫了起来。

初夏还来不及说话,古装女子已经急步走了过来,一手端粥一手搀着她就往屋里走,“好孩子,你怎么起来了?饿坏了吧?来,快跟娘回屋躺着,娘喂你喝粥。”

娘?这个古装女子是他的娘?初夏有点傻眼,怔怔地说不出话来。

那张脸明明从未见过,却有一种难言的熟悉亲切,她的年纪很轻,大约只有三十岁左右,乌云般的秀发上面简简单单地绾了一枝喜鹊登梅式样的桃木簪子,尽管神情憔悴,眼中满是红丝,还是掩饰不了她秀美的容貌。

古装女子那凝视自己的目光温柔如水,脸上爱怜横溢,如果换作是在现代,她的年纪只能做自己的姐姐!现在,这个大姐姐一样的女子居然是自己的娘亲!

初夏觉得自己又被雷狠狠地劈了一下,浑身一个哆嗦。

她身不由主地被这个像姐姐一样的娘亲扶着进了屋,像个木偶一样呆呆地看着她,娘亲姐姐先把粥放在桌上,再扶着初夏上了床,替她脱了鞋,让她靠在枕头上,又细心地拉过薄被替她盖好,这才端过粥碗,舀了一勺轻轻吹去热气,又放在唇边试了试热度,然后才放心地送到她的嘴边,柔声道:“夏儿,吃吧,不凉不烫,刚刚好。”

粥明明很香,初夏明明很饿,可这香浓的米粥喝在嘴里,她愣是没尝出味道来,她的心里像被一团温暖的泡沫暖暖地包围着,又暖又软,软得都要化了,还有一股酸酸的劲儿,让她的眼眶不由自主的红了。

从小到大,这是她头一次被人这样细心地照顾着,原来,被人放在心尖尖上这样疼着爱着呵护着的感觉,真好……

有两股热热的东西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她抬手去擦,触了满手的湿。

这、这是她的眼泪么?她已经不记得上辈子的自己有多久没有流过眼泪了。

初夏从来不是爱哭的孩子。

父母六岁那年出了意外双双离她而去的时候她哭过,从那以后她就没再掉过一滴眼泪。叔叔婶婶收养了她,从那时候,小小年纪的她就尝到了许多人一辈子也不曾尝到的滋味,什么叫寄人篱下,什么叫看人脸色,什么叫世态炎凉……

八岁那年婶婶让她学着做饭,她被开水不小心烫到起了满手的水泡时,她没哭;十岁那年叔叔发脾气撕烂了她三好学生的奖状时,她也没哭;

十六岁那个晚上,大她两岁的堂兄摸进她的房里想欺侮她的时候,她依然没哭;叔叔婶婶听到她的呼救挣扎冲进来,恼羞成怒的堂兄反咬一口说她主动勾引他,叔叔婶婶对她破口大骂赶她出门的时候,她还是没有哭。

眼泪要在疼惜自己的人面前流的,没了父母的她,自然没了人疼惜,她就算流再多的眼泪,看在别人的眼里只会招来更多的厌恶和憎恨。

可现在,她居然流泪了,泪水流进了嘴里,又咸又涩,可为什么,她的心里却像是吃了蜜般的甜,甜得她的嘴角一直上翘……

“夏儿,好端端地怎么哭了?是哪里痛吗?觉得哪里不舒服?你告诉娘,你等我,娘马上就去请郎中来瞧你。”面前的娘亲一脸的担忧紧张,放下粥碗起身就要出门。

“娘——”

这个陌生的字眼从林初夏的嘴里喊了出来,自然而然地,带着满满的孺慕之情。她伸手拉住了娘亲的衣襟,对她甜甜的微笑,“我不难受,我很好,娘,我饿了,你再喂我喝几口粥。”

“好,好,娘喂你。”娘亲重新坐了下来,端过粥碗,眼里满是宠溺的笑意,“你呀,又哭又笑的,越来越像小孩子了。”

看到林初夏一口口喝得香甜,娘亲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这个傻孩子,自打知道了那个消息,躺在床上不吃不喝已经整整三天了,郎中说再这样下去,就……那后果她想都不敢想。

夏儿是她含辛茹苦养了十五年的心肝宝贝儿,万一真有那一天,那她肯定是要随夏儿一起去的。

真好,夏儿终于醒过来了,喝了粥,还……对自己这样甜甜的笑。

娘亲欣慰地看着林初夏微笑,她的夏儿,终于活过来了。

林初夏觉得自己丢失的童年又回来了,被这样温柔的娘亲疼着爱着呵护着,她整个人都沉浸在喜悦幸福的泡泡里。

喝完了粥,她依恋地把头埋在娘亲柔软的怀里,体会着母亲怀抱的温暖,腻了好一会儿,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了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娘亲宠爱地摸了摸她的头,端着碗送去厨房洗涮了。

林初夏往后一靠,身上暖暖的,心里也暖暖的。她想,这大概就叫幸福吧,说起来她真的很幸运,现在的她,在这个世界上再也不是无依无靠,她——是有娘的孩子了!

有这么疼爱自己的娘,就算穿成了男人,她也认了!

林初夏的心境又变得开朗起来,她嘴角噙着笑,再次打量着这个简陋的房间,觉得似乎缺少了一点生机,歪头看了看窗外红艳艳的桃花,突然眼前一亮!

对了!

她兴奋地跳下床,在屋里转了一圈,终于在房门后边找到了一个形状古朴的陶瓶,陶瓶有点旧,颜色十分黯淡,她不是太满意,但屋里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容器了。

她晃了晃陶瓶,空的,嗯,正好用来插上一枝粉红娇美的桃花枝子。

她捧着陶瓶左右打量,娘亲走了进来,看着她一脸的诧异。

“夏儿,大白天的你捧着夜壶做什么?”

夜、夜壶!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