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军旅之姐尊弟从

更新时间:2020-06-30 05:16:07

重生军旅之姐尊弟从 连载中

重生军旅之姐尊弟从

来源:落初 作者:AE02 分类:言情 主角:白桦苏杏 人气:

《重生军旅之姐尊弟从》为AE02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虽然现在人们总是说着年龄身高都不是距离,但上一世的苏杏还是因为年龄的坎错过了自己喜欢的人,导致还没有恋爱就失去了性命。那么再来一次的苏杏会怎样选择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琴书,我们也是时候谈谈小杏的事情了。”夜深时分,袁琴书刚回到家,就见到坐在沙发上的苏哲。

“谈小杏,谈什么?”袁琴书紧张地捏紧了手,希望可以得到一点力量。

“琴书,我知道我这些年愧对你,但是小杏是我如今唯一的底线,你让她伤心成这样,我也不能再继续维持这一段婚姻了,我们还是离婚吧!至于小杏的抚养权,我希望你不要跟我抢,到时候闹大了,谁也不好看。”为了苏杏着想,苏哲还是希望能够协议离婚。

“苏哲,你现在跟我说你想要小杏的抚养权!你也不想想小杏是谁照顾长大的,难道就靠你给的钱小杏就能长到这么大了吗?”袁琴书听到苏哲威胁的话,一时急怒攻心,口不择言,完全忘记了自己先出轨的事实,大约是她还是很在乎苏杏的,不肯放手。

“琴书,你最好还是先冷静下来,我不是跟你吵架,是在和你陈述事实,你觉得一旦你和宋文的事情暴露之后,你的学校还敢用你吗?到时候你真的有能力抚养小杏吗?”苏哲对袁琴书不知好歹的行为有些许恼意,但是他并不放在心上,他相信小杏是他的。“按照我说的去做对大家都有好处。再者,小杏现在已经知道你婚内出轨,你认为她将来能够和他和平共处吗?”

婚内出轨四个字砸在袁琴书的心上,虽然她一直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但是被自己的丈夫就这样平淡地说了出来,还是觉得无法承受,一时间失去了全身的力气,瘫坐在地,豆大的汗珠从惨白的脸上滚落,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反驳。

“苏哲,你就这么自信小杏会跟你,你别忘了小杏也是有自己的意愿的。”想到小杏平时和自己亲近但是和苏哲不甚亲近,袁琴书瞬间觉得自己多了几分胜算,有了点信心。

“是吗?”苏哲只是笑,这个可悲的女人在发生这种事之后居然仍觉得女儿是信任她的吗?想到苏杏今天下午的承诺苏哲多了几分安慰。“既然我们在小杏的抚养权方面无法统一,那么我们只好走法律程序了,但是到时候你的事情能不能兜得住我就无法保证了,我会不惜一切手段得到小杏的抚养权。”苏哲很清楚苏杏会是他这辈子唯一的孩子,也是他最疼爱的女儿,有了苏杏的保证之后,苏哲再也不用顾虑。

“等一下,让我同意也可以,但是我有个条件。”如果是诉讼离婚苏哲一定会拿婚内出轨的事情来作为夺取小杏抚养权的条件,但是这件事现在还不能让大家知道,宋文现在没有离婚的意思,自己绝对不能就这样认输,袁琴书想到一个很好的方法。

“你也知道,你现在忙于工作,没有办法照顾小杏,所以我希望离婚之后我们仍然能够生活在一起,这样我可以照顾小杏,你也可以专心你自己的事业。”袁琴书在心里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我拒绝,现在还轮不到你来讲条件。”苏哲原本有点同情这个女人,现在却对这个女人产生了憎恶感,居然想在他手底下耍花招,这个女人就对自己这么自信吗?简直是蠢。事到如今,苏哲是绝对不会把苏杏交给这个女人的,他简直都要怀疑袁琴书会把苏杏的智商带低。

“你、苏哲你太过分了!”见自己的计谋没有得逞,袁琴书愤怒的直视苏哲。“你别忘了,你有什么资格抚养小杏,别以为你结了婚就能蒙蔽世人的双眼,你不过是一个恶心的同性恋,还用结婚来欺骗我的感情,你让我守了这么多年的活寡。法庭上我会将这件事曝光的,到时候看到底是对谁的影响大。”袁琴书已经愤怒得口不择言,终于将自己内心的声音大喊了出来。

站在拐角处的苏杏听到同性恋这几个字也愣住了,没想到,爸爸居然是同性恋,有点让她无法接受,白桦拉住了她的手。“叔叔在结婚之后并没有做任何对不起阿姨的事吧”。

苏杏转过头以为白桦不懂同性恋的意思,很想跟他解释,转念一想白桦说的很有道理,即使爸爸是同性恋又怎么样,在婚后爸爸并没有做对不起妈***事情,自己又何必在意呢?还没有一个小孩子看的通透。

本来苏哲想送白桦回家的,但是白桦说什么也不肯回去,后来丰清直接找上门来了,白桦拒绝了丰清,也不知道怎么和丰清说的,丰清将白桦拜托给苏哲之后就走了。

“琴书,你不必这样激我,我是什么人我自己很清楚,至于我在结婚后做过什么事你也很清楚,只要你能拿得出证据来,我自然承认。”苏哲听到同性恋的瞬间煞白了脸,但是很快又镇定下来。她不过是在说威胁的话,没必要和她动怒,但如果她真的敢拿这件事说事,也就不要怪他了,看在小杏的面子上,他不和她计较。

“苏哲,你怕了吧,我总会找到你的证据的。”袁琴书从地上站了起来,猖狂的大笑,以为苏哲终于被她吓住了,十分开心。

“妈妈,何必呢?”苏杏从楼梯上走下去,她实在听不下去了。即使爸爸是同性恋但是这些年来从来没有让妈妈缺衣少食,以妈***工资,根本买不起她的东西,更别说过得无忧无虑了。确实过分了。

“小杏,你怎么下来了,爸爸会处理好的。”苏哲向苏杏走了过去,对白桦使了个眼色,示意白桦将苏杏带上楼。白桦摇了摇头,他现在没有立场制止苏杏做的事情。

“爸爸,没关系的,我自己跟谁我自己可以做主,我既然答应跟你了就不会反悔。”苏杏轻声道。

苏杏确实说中了自己心中的顾虑,看着这个聪慧的女儿苏哲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同性恋的意思,潜意识里苏哲不希望苏杏会觉得自己恶心。

“爸爸,我知道的,你不用担心。我知道你在婚后没有做任何对不起妈***事情,所以不管你是什么样的,我知道你会对我好,我都能接受。”苏杏看出苏哲的顾虑,只能用这种隐晦的方式安慰他。

“小杏,你不知道,你爸爸他是....”

“够了,妈妈。有些东西是天生的没有办法改变,不管爸爸是什么我都已经选择爸爸了。妈妈为了你以后的名声着想,同意离婚吧。”苏杏厉声打断袁琴书的话,阻止她再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其实也是为了袁琴书着想,免得她真的惹怒苏哲。终究是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何必在最后分手的时候将事情闹得这么僵硬呢?

袁琴书死死地咬住嘴唇,看着苏杏,忽然发现自己的女儿这么陌生,那眼神仿佛她从来就没有认识过苏杏一样。

忽然从袁琴书的包里传来一阵铃声,袁琴书拿起电话一看是宋文,想了想还是接听了。

苏杏只看到袁琴书的脸色在接了个电话之后居然从苍白转到了红润,挂了电话之后,只听到她喜出望外的声音。“苏哲,我同意和你离婚了,你就孤单的一个人过一辈子吧。小杏也让给你了。”

苏杏对袁琴书居然不知道说什么好,自己的妈妈根本没有记忆中的那么爱自己。也是,如果真的爱自己怎么忍心做出这种让她伤心的事,怎么忍心在自己最需要她的时候去度蜜月呢?苏杏挂起嘲讽的笑容,感觉到自己最后一点心软也消失了。

袁琴书看到自己的女儿的笑容,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口不择言。“小杏,妈妈不是这个意思,妈妈不是抛弃你,是你爸爸,是他逼妈***。”

苏杏看到袁琴书的表现,听到她攻击苏哲的语言,简直恨不得给她一巴掌,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呢。现在她大概能想出袁琴书接到的是谁的电话了,除了宋文没有人能让袁琴书这么快就放弃她。苏杏无奈的笑了笑,袁琴书的举动磨灭了她心里对母爱的最后一丝渴望。

“爸爸,走吧,我们上去吧!”苏杏拉着苏哲的手。苏哲抱起苏杏再也不看袁琴书一眼,这个可悲的女人终于把自己在苏杏心中的最后一点念想也作死了。只是对方居然这么快就改变主意了?

“爸爸,你的手机也响了。”苏杏从苏哲口袋里掏出手机,发现是一条短信。“是妃黎阿姨发来的。”

“妃黎吗?打开看看。”苏哲看着前面的楼梯,小心的上楼,白桦默默地跟在后面。

“妃黎阿姨说她妹妹要离婚了,估计就在这几天。爸爸妃黎阿姨的妹妹是谁啊?”苏杏很奇怪,妃黎的妹妹离婚为什么要特意告诉苏哲,难道!不对呀,爸爸不是不喜欢女人吗?

“她的妹妹我不认识,但是她的妹夫叫宋文。小杏你认识吗?”苏哲嘲讽地勾起了嘴角。

“原来如此,怪不得。”怪不得袁琴书挂了电话立马同意要和爸爸离婚,原来已经把下家安排妥当了。苏杏觉得自己对这个女人白同情了。真的是可怜又可悲啊。

苏哲将苏杏抱到书房,嘱咐她和白桦一起看电视,才又走到自己的房间,准备抱被子睡沙发。一进门,就看见袁琴书正在收拾自己的东西,忍不住感叹这个蠢女人就这么迫不及待啊!也不再拿被子了,想着等袁琴书收拾好了之后就和白桦在这里睡。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袁琴书整理自己的东西。

“苏哲,你不要羡慕我,即使离婚我也不是孤家寡人,不像你可能要孤独终老了。”袁琴书下楼之前对着一直看着她的苏哲说道,她现在有多开心对苏哲就有多恨,不过没有关系,一切都要结束了。“后天早上民政局见。”

苏哲看着袁琴书潇洒离去的背影,孤独终老吗?在和她结婚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决定孤独终老了,多么悲凉的一个词啊!但是他现在还有小杏,也不算是孤独终老吧!苏哲在房间里安静地坐了一会,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眸子里满溢的悲伤,几乎就要冲破。

袁琴书走出门后,就着月光走到了学校,跟门卫说了一声之后,往教职工宿舍走去。学校给无家属的教师配备了单人间,一厨一卫一室一厅倒也是齐全。想着马上就能和宋文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袁琴书简直高兴地要跳起来,刚刚所有的难过全都抛在脑后。

“啪!”清脆的耳光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你做什么?”袁琴书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这个女人,深夜让她没有看清这个女人的脸。

“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妃樱。想必你对我的名字并不陌生吧!但是我今天还是第一次听到你的名字呢。不过没关系,马上我再也不用听到你的名字了。至于我做什么,你难道没看出来吗?我不过是给了你一巴掌。”妃樱只要一想到躺在床上的女儿,心里就止不住怒气,虽然一个巴掌拍不响,但是她非要给这个女人一点颜色看看。真当她天真善良任人期吗!

“你这个疯女人,不过没关系我原谅你,不过是一个快要离婚的女人最后一丝嚎叫。可悲。”袁琴书听到妃樱的名字,非但没有害怕还十分开心,胜利的快感冲昏了她的头脑。

“说我可悲,也不知道真正可悲的人是谁,放着这么好的老公不要,反而要这个禽兽不如的人。我也就不祝福你了,再见。当然也祝你好运。”妃樱抬起脚走了,月色掩盖了她滚落的泪水,也封闭了她的心。她爱了宋文这么多年,现在才感觉到自己有多蠢,看着这个喜形于色的女人,又在心里为她默哀。

她从医院出来之后直奔这里,她还是第一次来宋文工作的地方,门卫听说她是宋文的妻子,就让她进来了。这个门卫比自己想象中的谨慎,甚至将自己的身份证拿出来,他才相信。不过没关系,毕竟她以后都不会再来了。

门卫好心的给她之路到宿舍,她才打电话给宋文,宋文下楼来接她。她本来是想在下面谈的,宋文不肯,认为对自己的名声有损,妃樱也不废话,跟着他上楼后言简意赅的表达了自己已经知道他出轨的事情,并且要求宋文跟她离婚,同时要宋欣晨的抚养权。宋文起初是不同意的,但是妃樱拿出了妃黎给她的照片。这是妃黎请人拍的,目的十分清楚。

“你跟踪我?”宋文大怒,他就说这个爱自己爱到死去活来的女人为什么突然要跟自己离婚,原来她都已经知道了。宋文对自己被偷偷跟踪的事很是生气,他居然一点也没察觉到她开始怀疑了。

“是吗?我以为你会看出点别的什么,既然你那么在乎你的名声,那你也应该知道一旦我把这些照片发出去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吧!”妃樱毫不在乎的笑了笑。

“你怎么变成现在这样。”这么尖锐的妃樱宋文还是第一次见到,因为他回家的时间很少,所以妃樱每次见到他都十分温柔。

“是吗?我一直都是这样,只是你没有发现。怎么兔子急了还要咬人呢!更何况像你这样的人。”这些话都是妃黎教妃樱说的,她怕自己的妹妹镇不住场本来是要一起跟过来的,但是被妃樱拒绝了,坚持自己能处理好。妃黎没办法只好教妃樱该怎么说。宋文这个人最讨厌被别人激怒了,但是反而被激怒之后才能看得清立场。

“我觉得你还是尽快考虑一下比较好。”

“你等一下。”宋文明白妃樱说的很对,原本对宋欣晨志在必得的决心也是因为她自信能够瞒住妃樱,现在一切都已经暴露了,但是他不会让妃樱这么好过的。他拿出自己的手机,当着妃樱的面给袁琴书打了个电话。“喂,琴书,我要跟妃樱离婚了,你也离婚吧!未来的日子咱们一起过,好不好?”用自己一向温柔的声音换来了一个好字。宋文满意地挂了电话。见妃樱被气的瞪他,心里有种莫名的快感。

“你想让我放弃欣晨也可以,想办法让我调回X市,还有X市的房子归我所有。”

“我答应你。”妃樱不想跟宋文多呆一秒,十分爽快地答应了,起身准备走,却被宋文拦下了。“你还要干什么?”妃樱挑起了眉,他不会是要反悔吧!

“口说无凭,你以后不认账怎么办,先签个协议吧!”宋文拿出纸和笔自顾自地开始写自己的协议。

妃樱看着这个男人,才发现她爱的只是想象中的他,根本不是现在的宋文,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伤心。等宋文总算写好了协议,检查了几遍,递给她签了之后,妃樱立即头也不回的走出去,刚走到楼下就碰到了袁琴书。也许是背光的原因袁琴书没有认出她,但妃樱对这张今天才看到的脸可是记忆深刻,她扭了扭自己的手,抡起手来,‘啪!’的一身划破了宁静的夜空。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