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天命绝妃,王爷背后有鬼

更新时间:2020-06-30 05:14:14

天命绝妃,王爷背后有鬼 连载中

天命绝妃,王爷背后有鬼

来源:落初 作者:若却清欢 分类:言情 主角:若清欢庚 人气:

新书《天命绝妃,王爷背后有鬼》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若却清欢,主角若清欢庚,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初次见到他,若清欢说:“别动!你背后有一只鬼。”“什么鬼?”若清欢微微一笑:“艳鬼……”因此夏夜辞把她当成了神棍。————他第一次把剑横在她脖子上时,若清欢说:“你命里有大劫,杀了我,没人救你。”“我凭什么相信你?”若清欢再次笑了:“风水相术,占星卦卜,通灵降鬼,我是这方面的专家。”因此,朝夕枫这一生为她而战。————背弃更改了她的命轮,死亡苏醒了她的灵魂,沽帝王朝的紫微星等她跨越时空一动,恒帝国的千秋霸业,有她才将一统河山。她将以此一身通灵之术偷换谁人寿命?将以此一身风水星术扭转谁人乾坤?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的脸色一瞬之间千变万化,最终变的极其难看,夏夜辞渐渐也察觉出不对劲,怀里的人硬的跟块石头一样,眼神冷峻的很,跟昏睡前的神色截然不同,不由蹙眉道:“你方才口中念叨什么?”

若清欢没回答,一把推开他,不顾赤身**,捡起地上的衣裙胡乱套身上,穿成了一个四不像,她打量自己这一身素白色的衣裙,料子算是上乘的,款式却是最简单的,袖口和裙摆都是淡淡的荷叶色,封腰也是荷叶色,打折一个蝴蝶结,她摸了摸自己的腰,杨柳般纤细,身材还不错,皮肤也很细腻,忽然想起自己是魂穿,她赶忙满屋子找镜子,古代的铜镜很模糊,跟洒在海面上的夕阳差不多,但她依然能确定镜子里还是自己那张脸,英气不乏柔美的眉形,微挑的凤眼,拥有Xing感含珠的双唇,小巧俊挺的鼻梁,原本妖娆的五官在这身素色衣裙的衬托下,竟然有几分平时不曾有的淡然温和,只不过这头如瀑长发是怎么回事?

“你在作何?”

随着这一声,若清欢转头看去,夏夜辞靠在床头,月白色的长衫松松垮垮披在肩头,隐隐露出精致的锁骨,配合那张冠绝天下的容颜,真是……不给女人活路啊。

情绪冷静过后,若清欢很快就发现了问题,其实她刚才就发现了,只不过第一眼更吸引他的,是夏夜辞的容貌,她深呼吸一口气,道:“你背后有东西。”

“有何物?”这个女人未对他行礼,也未用尊称,最胆大的是,竟然敢直视他的眼睛,夏夜辞觉有几分趣味,微一挑眉,苍白的脸色霎时变的妖冶无比,也只有一瞬间。

他的脸色不同寻常的那种白,而是病态白,若清欢一眼就看出他久病缠身,体弱的很,她道:“如果我说你背后有鬼,你信吗?”

“你可知蛊惑本王是何下场?”夏夜辞缓缓微笑,俊美的五官仿佛三途河边嗜血的彼岸之花,却过分的苍白,身体也过分的单薄,单薄到不像是一个男人的身体,尤其是背后还有那么一只女鬼趴着,简直就是命不久矣的面相,若清欢原本不想多管闲事,但她这个时候有些心烦意乱,需要一个顺眼的场合了解一下自己的情况,起码在场的必须是人类。

她抬手打了个响指,一团肉眼看不见的淡红色的烟雾从夏夜辞身后立即散开,逃也似的钻出了门缝。

这玩意刚才在床上就一直靠在夏夜辞背上,夏夜辞自然看不见,若清欢随意坐在桌旁,望向床上的他,道:“十天之内你杀过一个女人?或者是你捡到了什么东西?”

“本王家财万贯,何许拾捡破烂?”夏夜辞只当她装神弄鬼,因体力不济,他神色有些憔悴,便想抓紧时间完事,于是道:“过来。”

这么直接?就算长的再好看,也不禁令若清欢有些讨厌,况且刚才两人还赤Luo相对,他的东西隔着布料还顶着她的下身,差点就……若清欢想想就来火,坐在桌旁一动不动,面无表情套话:“你是王爷?叫什么名字?这是哪个国家?”

哪有人这样问?审犯人似的,夏夜辞长这么大都没见过这么无礼的人,还是个大家闺秀,他觉十分有趣,有意调侃道:“宰相令你替即将嫁给本王的妹妹前来试婚,却未告知你本王姓甚名谁?”

若清欢没反应,她认为这是一句废话,没有回答的必要,夏夜辞微笑看着她良久,说道:“沽帝王朝的皇姓是夏,本王夏夜辞。”

“敢问姑娘芳名?”夏夜辞有意捉弄,宰相府千金的名字谁人不知,尽管二小姐的名头要比大小姐响亮些,但也总会有人知道,所以当若清欢答出若清欢三字时,他一下子便迷茫了。

白衣衣?这个倒霉鬼不知道怎么死的,身体都被自己给占了,若清欢没有理会夏夜辞的反应,起身道:“我是宰相府的大小姐?宰相的第二个女儿要嫁给你?所以先叫我先来试婚?试婚就是刚才……嗯哼?”

这个女人竟然不知道试婚是何意?那她站在这里干嘛?她不是白衣衣?不可能,夏夜辞心中微讶,面上不露分毫,镇定道:“试婚便是洞房,试一试男方身体有无障碍。”他贵为王爷,原本无须这个程序,做给外人看罢了。

若清欢听罢扶额,凤眼微张,“试婚就是和你做/爱,试一试你的/Xing/功/能/有没有障碍?所以我刚才在你床上并不是心甘情愿?”

“方才白姑娘在床中的反应,可不似不情愿。”听到这种话,是个男人都会生气,何况他这种身份尊贵的王爷,夏夜辞面色微沉,若清欢却笑了,“和你上床在人类的接受范围之内,但是和你上床的同时还要对着你背上那张鬼脸,难度就太大了。”

她一而再说自己背后有鬼,醒来时嘴里又嘀嘀咕咕似乎念了符咒,且言语这般直白,根本不是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会说的话,床上和床下完全就是两个人,夏夜辞即使再不愿意相信,也必须正视这个女人可能来路不明,他张口欲喊人,若清欢逮准时机,扬手劈向他的脖子。

砰的一声,夏夜辞软软倒在了床上,灿若星河的双眸合上时,温润的玉容清雅到不似真实,若清欢多看了他两眼,拉起被子盖住他的身体,再把自己的衣领扯开一点,袖子弄皱一点,还揉了揉脸,弄乱头发,制造激Qing过后的假象,她暗暗算了一下两人在房里的时间,这个时候出去应该不会有人怀疑了。

见鬼的试婚,想让她白白牺牲,做梦都不要想,若清欢开门出去,没走一会就被两个丫鬟拦住,她淡淡道:“王爷睡下了,不让人打扰,命你们送本小姐回宰相府。”

他们俩在房间里差不多呆了半个时,之前或许更久,夏夜辞身体不好王府里的人肯定知道,做那事花半个小时差不多,不会有人怀疑,两个丫鬟果然不疑有他,派人送她走,还是从**离开。

沽帝王朝,皇姓是夏,夏夜辞是王爷,要娶宰相的女儿,若清欢简单理了理脑袋里的东西,这些跟她没关系,她要回宰相府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二小姐。

活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她从小被欺负到大,那种寄人篱下被人摆布而不能还手的滋味,她发誓此生不想再尝试。

那么,就从重生的这一天开始!告诫自己,也告诫别人!

从辞王府到相府,轿子坐了一个多小时,可笑的是竟然也是从**进去的,看来这个白衣衣不受待见的程度不亚于她在若家豪宅,既然如此,既然身体和灵魂合二为一,那么白衣衣就是若清欢,若清欢就是白衣衣。

你敬我,我报你,你犯我,我百倍偿还。

宰相府的夜晚比辞王府还安静,一路从假山走过花园,一直到楼阁,耳旁不乏丫鬟和小厮们的讥笑声,毫不遮掩,这种小角色若清欢自然不在意,她走到一名丫鬟面前,面无表情道:“带我去二小姐的房间。”

“大,小,姐,敢问现在是何时辰了?二小姐千金之躯,早就歇下了,可不像你,还活蹦……”那丫鬟话没说完就被若清欢左右赏了两个耳光,当下惊呆了,包括身旁的一些丫鬟和侍卫,纷纷诧异的望着她,若清欢下颚微抬,目光一圈扫下来,冷冷道:“话我不说第二遍,带路。”

那丫鬟受到惊吓,嘴巴张的大大的,无法想象早上还胆小懦弱的大小姐在短短几个时辰里竟然像变了一个人,眼神如此陌生锐利,看着你的时候仿佛藏着一把刀。

被带到二小姐房门前,若清欢直接踹门进去,这个举动再一次把带路的丫鬟狠狠的镇住了,同样将睡卧在高床软枕中的白雨幽也惊醒。

“谁人如此不知礼数?!”被打搅了好梦的白雨幽语带不满,柳叶眉微微蹙着,撑起半边身体望向来人,待看清是若清欢时,轻蔑一笑道:“原来是你,我道还是谁,果然妾生的贱种不懂礼数,本小姐的房门也是你能闯的吗?!”

小妾生的,难怪,跟情妇生的有什么区别,命运还真是相似,若清欢扫了眼挂满粉红色轻纱的房间,虽然烛光很暗,但依然看的清白雨幽的长相,小小的鹅蛋脸,大大的圆眼睛,尖尖的鼻子和小巧的樱桃嘴,确实是一副好相貌,但却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说的自恋一点,远远不如她。

若清欢伸手拍了拍白雨幽的脸,凤眼在烛光下鬼魅一般闪着寒光,“作为你同父异母的大姐,我有必要教你第一堂课。”

“你……你想干什么?”终于意识到今晚的大姐不同于以前,那双整日无精打采的凤眼在此刻竟然如此光芒万丈,白雨幽有些害怕的往被窝里缩,看出她想逃,若清欢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啧啧道:“皮肤比我滑多了,可见娇生惯养,平时没少欺负你姐吧?试婚的主意是不是你出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