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凤起星辰

更新时间:2020-01-14 11:49:27

凤起星辰 连载中

凤起星辰

来源:落初 作者:柒翎 分类:玄幻 主角:洛炎黎千岚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凤起星辰》是柒翎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洛炎黎千岚,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念之差,千年轮回;魂之所归,命之所起。洛炎黎被一枚戒指带到了九洲界,嘲笑她是养女?是废物?不好意思,她不仅不是废物,还是最为强大的丹药师。被恶搞嫁给活不过二十五岁的皇子?不好意思,她家妖孽夫君不仅强大,而且腹黑……千年的风起云涌,千年的爱恋痴缠。他说:“你只要知道,我能够保护你。”他说:“若是忘了你,我还活着有何意义?”天下之大,我只愿与你携手,尽观风起云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还没到天黑,洛炎黎便从入定中醒过来了,已经到了五阶灵士的巅峰,只怕一时半会晋升不了了,索性趁天还没黑,去把药材买回来。

药铺已经在整理着准备关门了,伙计见到这么小的一个客人,原本是不上心的,直到接过洛炎黎递给他的单子。

那上面不仅有夜阑要的药,还有洛炎黎自己额外加的一些,数量不少,但是也不是什么珍惜药材,除却那一颗灵息草。

“小朋友,这上面的东西不少,你还是让你家大人来吧。”不是伙计轻视洛炎黎,是在是她的年龄太小,要买这么多药材要的钱不是笔小数目,他不相信一个小孩子手里能有这么多钱。

“你尽管给我拿便是,钱我不会少给你。”

聘礼中是有一部分金币的,粗略地估算了一下,大概也有一万金币,买这些药材,大概……也许……是够的吧……

伙计摇摇头,真是拿这个小孩子没办法,但他还是去拿药去了。

“这些药一共是四百零五金币,你给我四百金币就行了,只是这个灵息草是在是太珍贵了,我这小店里还真是没有,不过我估计整个云若城里应该也没有,你要是真的需要的话,就去拍卖场那看看吧,兴许会有。”

洛炎黎点点头,把钱给了伙计,她本以为灵息草只是有一点珍贵罢了,却不曾想买不到,她要灵息草是要炼制一种二阶的丹药,名为藏息丹,顾名思义,能够隐藏一个人的气息,只是有时效限制,虽然是二阶丹药,但是炼制的难度和珍贵程度丝毫不比三阶丹药差。

回了洛府,洛炎黎就进了元灵空间,把药材给了夜阑。

夜阑接过药材,以灵力为载体,几株药材漂浮起来,逐渐融为一体,凝成丹药。

大约十几株药材,只凝成了一颗丹药,夜阑抬手,将那丹药递给了洛炎黎,示意她服下。

夜阑并未说药性,但是洛炎黎也并没有犹豫,一口吞下。

那药带着清香,却夹杂着一丝苦涩,服下没多久,洛炎黎便觉得脸上一阵酥痒。

“这才是你本来的面貌。”

夜阑以灵力幻化出了一面镜子,镜中的洛炎黎虽只有十四岁,但是已初见风姿,不似从前一般普通,丢入茫茫人海中便不见踪影,如今的她,皮肤白皙,明眸皓齿,好一个倾国倾城的小美人。

“这……真的是我?”镜中人让她感觉到有一丝陌生,虽然到这里没多久,但是也已经接受了自己其貌不扬的小脸,如今突然变成了一个美人,反而有些不适应。

“从前应该是有人给你服用了易容丹,你刚刚服下的丹药,作用就是解除易容丹的药效。”

洛炎黎现如今的容貌,让夜阑一瞬的失神,却又尽量保持语气平静,偏过头,不再看她的面容。

黎儿啊黎儿……你……终于还是回来了……

洛炎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自己皱眉,那镜中人也皱眉,这样好看是好看,可未免太过招摇,若是被洛世成和洛樱心那对父女知道了,不知又要生出什么事端。

似乎是知晓洛炎黎的烦恼,夜阑从衣袖里拿出一张面具递给她。

“如今易容丹的材料已经不好找了,想要炼制也是困难,这是照你之前样子做的面具,你且先带着。”

洛炎黎接过,对着镜子带好了,再一看,果真和之前没有什么两样了。

“谢谢师父!”洛炎黎笑得眯起了眼,这样才舒服嘛,不然那样的容貌迟早要被惦记上。

夜阑摇了摇头,嘴角虽是一丝笑意,却无论如何都掩饰不住那一抹苦涩。

洛炎黎自是看到了,但是她并没有多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她不想干涉,师父的秘密若是想告诉她,也不必她开口去问了。

大婚的日子定在五日后,这日子有些仓促了,但是洛世成为了早些将洛炎黎送出去,才和皇帝商定了这个时间。

只是婚期将近,府里却并没有一丝忙乱,仿佛并没有人要出嫁,只是在大婚的前一天,才在门前象征性地挂上了红绸。

大婚那日,天不亮,洛炎黎就被拉起来梳妆,因为没有亲生母亲,所以是洛夫人来为她梳的头。

天色虽然还早,但她并不觉得困倦,她已养成了夜里修炼的习惯,不过此时她并未与洛夫人搭话,洛夫人也除了面子上的几句,再未说什么。

云若国的婚礼原本是要新郎上门接新娘的,但因五皇子实在体弱,一切从简,便让洛炎黎直接到五皇子府拜堂成亲。

不少人在背地里笑话洛炎黎,新婚之日,连夫君都不愿上门去接,可不是一点都不曾被放在眼里?

然而对此,洛炎黎仅付之一笑,从简?刚好顺遂了她的心意。

来五皇子府道贺的人不多,毕竟有几个人会花时间在一个无权无势的皇子身上呢?还不如就这样老死不相往来也便罢了。

既无旁人在,洛炎黎也没有讲究什么虚礼,一进了新房便一把扯下了盖头,拿起桌子上的点心开始吃。

君绝坐在一旁,见此并未置一词,只是淡淡笑笑。

洛炎黎咬了一口糕点,不禁眯起了眼,这五皇子府的糕点还真是好吃,她从醒来的时候就没吃东西,现在可真是饿坏了。

吃了几块之后,洛炎黎才注意到君绝一直在看着她。

“不好意思,五殿下,我随意惯了。”

接下来便是君绝邪肆又虚弱的声音响起:“无妨,不过,我们既已成亲,你就该叫我相公。”

于是,洛炎黎很不幸地,被糕点呛,到,了!

四处找水不得,无奈没骨气地接过了君绝递过来的水,一饮而尽,才缓过气来。

“娘子慢点,怎么这么不小心?”君绝眉梢眼角带笑,心情愉悦得很。

洛炎黎强忍下翻白眼的冲动,深吸了好几口气,才找回了脸上那丝无害的笑意。

“五殿下可真是自来熟。”

“自来熟算不上,再怎么说我们也算是成亲了,自然是最亲近的人。”

最亲近的人?!这个皇子哪来这么厚的脸皮?怎么说两人都是第二次见面,一回生二回熟不成?

“成亲又如何?我还未及笈,这婚事算不算数还不一定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