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我本无命

更新时间:2020-01-13 11:21:58

我本无命 连载中

我本无命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提笔安天命 分类:玄幻 主角:小少爷修武 人气:

《我本无命》是提笔安天命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我本无命》精彩章节节选:白十一出生便泄了天机,受了天谴,遭大道所抛,成了天煞之星转世,修炼无门。直到与他夜夜相伴的一只夜莺,将他带入碧落黄泉九曲幽,遇见一老者,才得遇机缘,踏入修仙之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

碧落无生十载数,黄泉有死万不辞。

......

天亮了。

十一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书房的床上,头有些疼,还活着。

活着就好。

他揉了揉还有些不太舒服的头,坐起身来,房间有些外面槐树倒影进来的光影,影影绰绰,有些像是那黄泉中的骨鱼炸开后,在半空中四散开来的鱼骨。

他推开门出去,旭日正东升,天角一片红。

十一眯起眼睛来,深吸一口气,接着他便愣住了神,只见院中那棵老槐一夜之间,槐花满树,开花了。

槐花迎着初升朝阳,花下迎着少年郎。

泱泱书香院,煌煌槐树花。

倒是槐树枝头上常立着的那只小夜鸢,却不见了踪影。

瞧着没了小夜鸢的老槐,十一忽然想起昨晚上的经历来,豁然惊醒之余,连忙举起手腕看了一眼,只见手腕上恰好有个不大不小的如钩血月印记,如生在皮肤上,嵌在纹路里,惹眼。

他有些不置信,伸手摸了摸,还用鼻子嗅了嗅,又放在衣服上小心蹭了蹭,似乎想蹭又生怕蹭掉了,好在印记却是真的。

十一忽然感觉到呼吸有些急促,接着便是庆幸,然后又是深深的惶恐。

那...那个为他摘得了月亮,又为他撑起天崩地陷的老爷爷,怎么样了?

他记得他还喝了老爷爷一壶很好喝的槐叶茶...

十一跌坐在门槛上,望着那轮正冉冉升起的红日,不知该哭,该笑,还是该做些别的什么......比如说尝试着活动一下身体,尝试着炼上一套他以前羡慕却不能做的奇怪动作。

想到就做。他先活动了一下身体,做了一些以前想做,却又不能做的锻炼身体的动作,或俯,或卧,或仰,或转,或跃,然后他发现自己的身体身轻如燕,以前那种身体像是背了座山的感觉,现在荡然无存。

不过身体底子确实差的很厉害,只做了几下,他又开始喘了。

他小心的瞧了瞧院落四周,连一点点能藏鸟的小角落都没放过,全部检查了一遍,发现那只小坑鸟确实没有蹲在哪个不起眼的小角落笑他时,终于长长松了口气。

他又跑回屋去,将书桌上摞起来的厚厚的书,直接抱了三本起来,高高举起就要摔。

但在看到最上面那大陆寻仙志五个大字后,又小心翼翼地将书放回了书桌,默念了好几声的罪过。

接着他又开始在书海中翻找开来,一直好一会才在最下面的角落,翻找出了一本名叫紫络经的泛黄线装书,不知怎的,他在拿到这本书时,一双手一直都在抖。

接着他就盘膝坐在地上,按照家族功法的吐纳心决,尝试着运转了一个周天。

从惊喜,到惶恐,到失望,这是他进行了一个周天运行后,全部的感觉。

他能感觉到灵气在他周身灵动也雀跃,也能感觉到灵气犹如涌泉般涌入他的身体,可偏偏灵气只是经过他的身体,在运转了一个周天之后,便又自行逸散开来,回归了天地去,仿佛他不过是这天地间最为不起眼的物件或是过客,灵气会停留,会经过,却不会成为他所拥有的宝贝。

不过十一却没有发现,在他周天运转完成后,从他身体中再溢散出的灵气少了不少,那些少去的灵气,都随着他的周天运转进入到了他丹田边上的一个只有绿豆大小的小黑点中,无声无息,也无半点涟漪。

十一直起有些酸痛的身体,又走出院子,瞧着院中泛圣洁的槐花和天上蒸蒸红日,不知不觉嘴角边勾起了一抹弧度,“就算只能修武,似乎也不错。”

院中响起一阵脚步声,跟着一个慈祥声音便响起,“小少爷,你醒啦?”

“天爷爷...”十一甜甜的应了声,双手还作了揖礼。

贺天连躬身立在十一身前,也回了一礼,“小少爷可折煞老朽了,看小少爷红润的脸蛋儿,想必昨晚上做好梦来着?跟我说说?”他打趣道,眼中慈祥的就像是在看自己的亲小孙子。

十一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腼腆道:“没有啦,天爷爷有事吗?”

贺天伸出手来,将十一拉到身边,又小心地为十一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这才说道:“老爷和夫人今天要去贫禄街,开仓放粮,为五小姐积些福报,再去灶王庙为五小姐修行祈福。”

十一眼睛一亮,“那快走。”为五姐积攒福报和修行祈福,那他得去,而且还得做的诚诚恳恳,圆圆满满,可不能有半点的马虎和遗漏了去。

走在路上,贺天又道:“正好那还挨着灶王戏台,小少爷也能去瞧瞧那乐呵的杂戏,据说啊,瞧过的人就没有能合上嘴的。”

贺天说着自己先笑了,似是生怕十一又会说些拒绝的话。

十一眯起眼来,促狭道:“天爷爷是不是自己提前偷偷去过了?”

贺天哈哈一笑道:“去过了还不回来表演给你看?”

......

初阳如旧映山红,道是槐花始春来。

......

如果没有来过贫禄街,十一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原来书香院有多宽敞华贵,不过十一倒是没有生出一些比较刻薄、阴暗的情绪来,反而还感觉到了心安。

十一伴着笑,瞧着这里有几个和他一样大小,可手比他还要枯瘦,身上也不过只凌乱盖了一件中间掏了个洞的破被子的小孩,赤着脚,怯生生的想要和他要些吃的。

还有几个大些的,身上甚至连个破了几个洞的破被子都没有的小孩,他们只有一件薄薄麻衣衫,十一强忍着眼中凝聚而起的晶莹,小声询问他们晚上怎么入睡时,他们全都咧嘴笑了,露出一口如雪白的牙来,抢着讲了句,“搂着。”

他忽然想起来昨夜在黄泉小舟上,看到的那个在往生桥上唤着娘亲父亲的麻衣少年,又对比了下自己。和这里的少年,到底还是不尽相同的。

十一身后一直都跟着管家贺天,为十一提着装馍馍的篮子,十一想要拿一个,贺天便给一个,十一想要拿上两个,贺天就会自己替着再送上一个。

有上来抢的,贺天也会将十一拦在身后,不多时,贺天身上便满是灰不溜秋的小手印,十一却还是干干净净的儒家小生样。

每次十一用蜡黄消瘦的小手捧起一个雪白馍馍递给比他还要枯瘦的小手上时,心里就会默念上几句五姐安好,福报多多,如此循环往复,念叨最后又加上了一个槐叶老爷爷。

昨天之后,他想了想,老爷爷似乎姓菩名桀,不过他还是觉得槐叶老爷爷显得要亲近些,于是就这么叫了。同时还决定等到下次再见到那个槐树老爷爷时,再给他带上几朵槐花和几片槐叶给他,省的他总是去揪那棵枯槐木上的叶子,都让他揪光了。

十一跟在贺天身后,瞧着这里的泥土地和低矮的黄泥墙,还有那些房顶破了几个大洞的小土房,房门处还是空的,只有外面的泥地上散落了一块大概能遮住半个房门大小的破门板,十一猜测估计那就是晚上睡觉时遮风挡雨的房门了。

他不知道这样的房子是是该怎样入睡的,十一这几载读了不少书,他知道在临春时,有那么几天反而比数九的寒冬还要冷上不少,有书上说是叫料峭春寒,像是沙场上的回马枪一样厉害的紧,许多辛苦熬过寒冬的可怜人,反而会死在这几天。

十一算了算时间,似乎就是这几天了。

“天爷爷,他们能熬得过那几天吗?”十一摸着低矮的黄泥墙,仰着头看了看天,问道。

贺天跟在十一身后,遥遥看了一眼正抱着雪白馍馍小心啃吃的少女少年们,轻声叹道:“唉...听天由命吧,每年都会走上几个,他们都习惯了,你看那几个大的,他们就是命好,身子骨还能抗,像那几个已经见了骨头的小的,命就差点,最多就这几天了,咱们祈梁城冬天的晚上,没那么容易过。”

十一沉默了半响,悄声问道:“天爷爷,我能不能求父亲将那几个熬不下去的,带回去?”

贺天愕然,他怎么也没想到十一会问这样一句话出来。

白府十子,虽每一个都来这里散过财,行过善,但大都只是关切一声,或者只是出些银钱,为这些小不点添置些过冬用的衣物棉被,但如十一这样直接说要带回去养的,还真是头一个。

十一见贺天在他身边发愣,没有回话,还以为是不行,心生失望,小声道:“能活下去,是好事啊。说不定明天的太阳就照在他们身上了呢?对吧,天爷爷?”

贺天悄悄别过头去,满鬓白霜的人了,还嘟囔了一句,今儿的风沙怎么这么大。

然后才回过头来,伸出如枯沙的大手,摸了摸十一欣慰道:“当然行,老爷和夫人一定一百个同意,小少爷直接去领,我们带回去就行。”

谁料十一的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似得,掰着手指头道:“就以大哥、二哥、三个、四个、五哥,还有大姐、二姐、三姐、四姐、五姐的名义带回去,叫他们以后记得他们的好。天爷爷,这也算是为她们积攒些福报吧?”

“那你呢?小少爷,不让他们记得你么?”可能贺天自己都不知道,他的声音已是如鲠在喉。

十一却是故作神秘道:“天爷爷,十一今儿晚上要宣布个大事儿!大喜事儿!”

他已经想好了,今晚便将槐叶老爷爷为他逆天改命的事为家里人讲上一遍,倒是小坑鸟、祠堂和去了九曲黄泉的事他决定隐瞒下来,尤其是最后在往生桥上的一幕幕,更是说不得,免的家人再多担心。

十一说罢欢叫一声,吐了心声的少年,到底还是有些孩童心性,那些成熟的表象,这时才能发现,其实大不过都是能够让人安心的伪装而已。

贺天跟在少年身后,眼中欣慰慈祥愈盛,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或许是小十一的善良,又或是因为小十一太过生艰命悲,总之让这个膝下无子的贺天对这小十一,直恨不得将自己的心窝子都掏给他,若是要了他的命能让小十一活下去,别说长命百岁,就是只多活上一载两载的,他也愿意的紧。

“小少爷啊小少爷,你自己又知不知道,你能搭救了别人,可谁能来搭救你呢?你又知不知道,其实你比这些娃娃可怜多了。”贺天似乎又被今儿突然很大的风沙给迷了眼了,撇过头去,擦了许久。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