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全能反派

更新时间:2021-03-05 18:48:21

全能反派 连载中

全能反派

来源:落初 作者:清澈如墨 分类:玄幻 主角:萨满丹田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全能反派》的小说,是作者清澈如墨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苏祤穿越到一个危险重重的异域大陆。这里科技与武技,妖兽与人类共存。可这样一个广阔无垠的世界,居然只是众神博弈的棋盘。而苏祤自己只是其中一枚棋子,而整个棋局已经缓缓启动。想要活下去,他唯有奋勇向前。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边刚刚泛白,一阵虎吼声就从帐外传来,震得整个帐篷都晃了晃,苦工们纷纷惊醒,尽管身心疲倦也只能咬牙起来。

苏祤掏了掏耳朵,无奈翻身起床,在这种环境下如果有起床困难症,可不是上班迟到这么简单。

营寨靠近山区,清晨的空气有些湿冷,外面刮起阵阵的寒风。苦工们都裹紧了衣服,缩着脑袋走出帐篷,有些人一想到接下来繁重的工作就苦起脸,也不知道晚上再回帐篷,是不是有人再也回不来了。

不同于其他的苦工,苏祤今天的心情很好,自愈的被动技能非常实用。

他原本左腿上有一道伤口,本来已经结痂了,但白天的劳作和晚上加练总是让伤疤开裂,虽然伤口不大,但活动起来依旧很难受,让他不胜其扰。

早上苏祤一摸,别说伤口开裂了,现在连块疤都没留下,像从未受过伤一样。苏祤来了兴趣,第一次觉得受点伤也无所谓,想借着今天做工的时候,测试下不同伤口的自愈效果。

他最近被分配到了魔兽饲养场,比起监管严密的采石场,那里的守卫少了许多,苏祤甚至有独处的空间。一想到这里,对于饲养场刺鼻的气味,他反而没有以前那样讨厌了。

苏祤掀开篷布走出去,眼前一片开阔,早上的营寨十分喧闹,不停有苦工被喊起来,然后被守卫赶去领早饭的地点排队,虽然只是个小营寨,但几百个苦工排起队来也是声势浩大。

这营寨驻扎的妖兽是虎族和蛇族,比起生性平和的狐族和白熊族,这两族天性暴躁凶戾。尤其是虎族的守卫,能动手时绝不会和你讲道理,他们所谓的动手,其实和大卸八块也没什么区别。

这些虎族守卫身高都在两米左右,黄白相间的短毛覆盖全身,守卫们根本不畏惧寒冷,精赤着上身,只有腰部和腿部穿戴着盔甲,个个如同钢铁铸造一般。狰狞的兽脸配上碧绿的眼眸,简直就像地狱来的杀神。

这些守卫都提着巨大的战斧屹立不动,苏祤见有的斧刃上还有未干的血迹,不由心里一凛,这一大早就开杀戒,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鬼。

早饭一如既往的单调,半个黑面包和一些肉汤。说是肉汤,也就几片肉丝混合一些砍碎的野兽骨头,苏祤一开始很不习惯,不过时间一久就无所谓了,人要是饿急了,好不好吃已经不重要了。

他飞快的吃完饭,就去分配的饲养场忙活去了。其实工作也简单,就是给一种叫蹄牛的魔兽喂饲料,这是妖兽们主要的肉食来源,外形很像地球上的犀牛,但身形却和大象有的一拼。

大象一天的食量超过三百公斤,这蹄牛胃口更大,可想而知一天要吃多少东西。幸运的是,蹄牛的饲料都是事先用麻布袋装好,苦工们只要用木车推到兽栏,然后拆开分批喂食即可。

即便如此,以苦工的体能,一天忙碌下来照顾好三四头已经不错了,另外还要做清理打扫的活,算下来一天的工作量也不轻松。

时间过得很快,中午时分,阳光已经洒满大地,空气中逐渐有了暖意。苏祤放下饲料包,去排队领了饭食,找个偏僻的角落吃起来。

他边吃边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掌心,掌心中央只剩下一道淡淡的白印,几乎看不出痕迹。这是苏祤用割麻布袋的小刀做的试验,如果是轻微的划伤,伤口可以瞬间自愈,但如果伤口较深或者创伤面积大,需要的时间会成倍增长。

只是这种被动技能很消耗体力,苏祤完成了四次不同类型的自愈,明显感到体力下降了不少。

看来基础还是不牢,如果能冲开气海,到达炼体境成为魔武者,相信自愈能力也会提高。只是自己这个被动技能太简约,和系统给的基础技能一样,同样没有解释和说明,所有的东西只能慢慢摸索。

就是不知道自愈能不能抵抗萨满祭司的禁咒,但四次自愈就消耗不少体力,这里的食物和休息都无法保证,实在不是好的试验场所。

为今之计还是逃跑再说,他听很多老苦工说过,西边深红平原有大型的人类城镇。那里聚集了许多从天擎联邦逃出来的犯人和流亡者,魔武者成群,算是人类反派的大本营之一。

虽然危险但机遇也多,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非常适合自己这种小反派,没人会在意大海里突然多了一条小鱼。

苏祤正寻思着未来计划,突然耳边传来一阵悠扬婉转的口哨声,他仔细听了听,脸色一下就变了。

这曲子太耳熟了,是杀死比尔里经典的口哨!

他是昆丁暴力电影的爱好者,自然不会错过比尔三部曲,对这个口哨声非常熟悉。

“难道是...。”苏祤话说出一半立刻收住。

就算同是反派阵营的穿越者,在不清楚是敌是友的情况下,暴露身份是非常冒险的。

“难道是什么。”

他话还是被人听见了。

一个高瘦男人慢悠悠的走到苏祤跟前,这人一身皮甲劲装,脸颊有些消瘦,皮肤苍白,眼瞳却和虎族守卫一样是碧绿色,但此人的眼眶细长,搭配着绿眸就显出几分阴冷来。

苏祤心里暗叹,他知道这人的来历,这人叫利未安,如果在妖兽和人类之间有这么一个尴尬种族的话,利未安所在的魔人族一定是首选。

魔人是人类与妖兽的混血,都是战争时期双方报复的产物,人类和妖兽都不喜欢这个混血种族,甚至很多魔人混血成了双方的玩物。

利未安所在的魔人族名叫霜血部,虽然也是中等族群,但是很多传统妖兽都不喜欢他们,更别说地位超然的萨满祭司。这个霜血部族族长是个烫手山芋,属于两头受气的角色,没几个人愿意接管,但利未安却主动请缨。

很多人都说这个混血傻,哪天其他部族拿霜血部开刀,族长绝对是首当其冲的替罪羊,这事情传得沸沸扬扬,就连苏祤身处的苦工营也是流言乱飞。

苏祤倒不这么认为,敢主动出来挑重担的多数都是有勇有谋的人,如果这个利未安真是个草包,别说一个月,两天不到就会被人踢下台。现在两个月过去了,这利未安依旧好好坐在族长的位置上。

“你听过这个调子吗。”利未安对眼前的苦工有了兴趣。

苏祤心念一转,立刻惊慌的站起来。

“不是不是,以前听同帐篷的老苦工吹过,我觉得很好听,所以就记下了。”

他可不担心利未安去查,很多苦工大多都是深红平原的流民。对于妖兽来说,这些人类都是不值钱的工具,谁有工夫登记来历姓名,今天这个苦工还活蹦乱跳的,明天就累死也说不定。

“老苦工,是吗?”利未安眯起眼睛,翠绿色的眼眸像蛇一样冰冷。

苏祤退后了几步,连忙举起手表道:“我..我..我没有撒谎,这是从他身上拿下来的,不信你可以问问营监大人。真的...真的,请相信我。”说到最后都有了哭腔。

利未安皱起眉,这苦工脏兮兮的,身上还有一股汗酸味。虽然看起来年轻,但畏畏缩缩的样子实在让他心理烦躁,瞬间失去了探究的心思。

果然和垃圾没什么区别。

他冷哼一声,眼神里的厌恶根本没有隐藏,转过身再也不看苏祤,自顾自的走了。

苏祤看他走远才冷冷一笑,又坐下来继续吃饭。这是幼儿时期在福利院练出的本事,想哭就哭,就和变脸一样,都是为了博取大人们的同情。

他摸摸下巴,这家伙的用户级别一定在自己之上,就算是个落魄部族的族长,也是一个小诸侯。而且这人身上气势很足,苏祤虽然没开气海,但本能觉得利未安比那些虎族守卫要厉害。

本来以为苦工营环境这么恶劣,就算有穿越者也很难忍耐。看来自己还是进入了思考盲区,只是习惯性的把人类和妖兽作为参考对象,却忽略了半人半妖的混血种族。

看来计划要提前了,不知怎么形容,利未安让苏祤觉得非常危险,让他逃离这里的理由又多了一个。

当然,苦工营糟糕的环境才是最大诱因,毕竟这里连基本温饱都很难保证。

苏祤迅速吃完饭,将饭碗还了回去,抹抹嘴就朝营寨的北侧走去。穿过小道,迎面走过来几个虎族战士,看到苏祤和他们擦肩而过居然没有阻拦,其中一个还冷笑一声。

“又是个找死的,人类还真是贪婪。”

一穿过这条小道,外面的声音一下子就被隔绝开了,四周非常安静。不远处有个帐篷孤零零的立在那里,帐篷门帘微微掀开,里面黑洞洞的看不真切。帐篷边还插着根巨大木柱,整个木柱上挂满了各种类型的骨头,骨头随着微风轻轻摇晃,像是活过来一样。

苏祤咽了口口水,这是萨满祭司的修行处,地位非常超然,连营监看见了都要跪下行礼。就在一个月前,祭司通过营监向所有苦工发布通告,公开招募去迷雾山脉采药的人员,任何苦工都可以去祭司那里申请,能完成三次这样的任务,就有机会晋升为自由民。

人类自由民的地位虽然不高,不过只要缴纳税赋,就能在妖兽的集市和农场工作,也可以拥有自己的田产,比起苦工的日子可好上太多了。

自由民当然不是苏祤的重点,这个草药采集点离营寨有些远,早就过了图腾印记的范围。而普通人类根本无法承受两道印记的加持,萨满们一定会将原有的印记范围扩大,那就存在稀释威力的可能性。

虽然有虎族守卫护送,但根本不进入迷雾山,只会在固定的地点等候。这是个危险的任务,即使以妖兽部族如今的强大,也没有探究完广阔的迷雾山,高阶魔兽,瘴气还有苦工中谣传的山鬼,每一个都可以轻松弄死普通人类。

苏祤也十分疑惑,派这些毫无自保能力的苦工进入山间采药,既没效率又浪费人力,完全是本末倒置的行为。

所以任务颁布至今,几乎没有苦工应召,毕竟苦工营是等死,去迷雾山那就是真正的寻死了。

不过这样也好,像他这样的苦工如果在迷雾山消失,应该没人会在意,因为这才是常态。有了自愈这个被动技能,他的信心多了几分,至于迷雾山的重重危险,苏祤早有心理准备。

天下没有百分百把握的事,什么都顾虑的人,什么也别想做。

想到这里,他呼出口气,朝帐篷大步走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