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箐箐子佩

更新时间:2020-07-03 05:28:00

箐箐子佩 连载中

箐箐子佩

来源:落初 作者:鲸与南风 分类:玄幻 主角:吴大人小姐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箐箐子佩》是鲸与南风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吴大人小姐,书中主要讲述了:皎皎君子、温润如玉,是重逢后的江怜星对子佩的第一映像。冷厉无情、杀伐果断是满天神佛对惜梧君的所有映像。可能是江怜星撞了大运吧,在凤凰还没展现出逆天的天赋之前抓住了这支潜力股。对于这个每天除了等她就是帮她打劫桂花糖的小伙伴,她还是很满意的。可是三百年的时间太长,足以改变很多事,归墟死气爆发,三界中人心惶惶,末日之世,父亲为求自保将她嫁给天界新贵。还以为从此再与凤凰无缘,谁知一切都在冥冥之中有天定。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怜星。”入了夜,父亲竟然破天荒地来敲我的房门,或者我方才的眼神终于激起了他为数不多的愧疚之心,竟然还想着主动找我。

“吱嘎”我将两扇门打开,将他堵在门外,微微福身说道“父亲深夜来此所为何事?”却没有让他进门的意思,他一年到头也没有要找我说话、谈心的时候,今日想要排解他心中的愧疚,我偏偏不如他这个愿。

“怜星啊,这惜梧君说的‘良辰吉日’到底是哪一天啊?咱们也不知道怎么准备。”父亲大约说不出什么宽慰、关心的话,借个由头想拉几句家常。

“父亲这话怕是问错了人了,何不去问问您欢欢喜喜挑的好东床?”我脸上带着谦卑、恭顺的笑容,言辞却句句带刺。

“我看你今天晚饭也没吃,给你送些东西来。”他双手托着托盘走了进来,盘子里几碟吃食。

我险些笑出了声,也忘了将他拦在门外,任由着他将这盘东西放在屋子中的一张八仙圆桌之上。“父亲可不是凡人的戏本子看得太多了,我何止不吃晚饭,我一日三餐都不吃,现下灵气缺乏,你能找到这些东西真是不容易了。”

我手掌推出一股劲风运去,那碟子里的精致小吃颜色褪去、形状软趴而下,露出了本貌,不过几瓣稀松、枯萎的花瓣,还能看得出些颜色,不算被气死完全吞食。他哪里能做得出这些人间食物?竟用这等低劣的幻化之术来蒙骗我。

父亲眼看就要揭开了和善的面具,在隐忍和爆发之间艰难抉择,终于憋出一句“我看话本上都是这么做的。”

他看的或许是“留住女人的胃——俏郎君逆天厨艺俘芳心”听说当初柳姨娘便是这般和他缠绵悱恻、郎情妾意,甘心做了一个外室,希望他那个时候做的吃食可不是这蹩脚的幻化之术幻化而来的。

“父亲好手段,只可惜您的乘龙快婿好像没学着你这绵密心思。”白日里的苍梧君未露面便给所有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狠厉映像,别说下厨做饭,我就怕一句话惹恼了他便来个神形俱灭。

父亲大概是受够了我这样的夹枪带棒,那和慈祥、温和的神态变得严厉,“怜星,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要为父怎么办?难不成退婚吗?你知道他是个什么人。”

这就是他的耐心吗?“要不让汐月去,反正大娘子不是口口声声说这是一门好姻缘吗?汐月若是去了,可不是正好称了大娘子的愿?”

“你。。。”父亲手指着我的面门,面色铁青“你能不能别胡闹了?”

“胡闹?我怎么就胡闹了?难不成我能嫁汐月就不能嫁了?同样是父亲的女儿,也对,毕竟同样是父亲的女人,大娘子在苍梧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我娘亲便只能被死气吞噬,连渣都不剩。”

“咚。”我这句话刚说完,父亲的手掌便落在了旁边的八仙桌上,一声震荡的巨响,恰此时,窗外一个闷雷打了下来,如今这样的境况,天气如何变幻恶劣都不足以为奇,只是父亲一脸青紫之色,一道明亮白光照下,凭添了几分可怖。

“你是越来越胡闹了,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

原来这就是胡闹了,他觉得对我失望了吗?因为我不肯逆来顺受感恩戴德地嫁与别人做续弦?因为我看到他给我送劣等花瓣化成的食物时我没有感动得痛哭流涕?因为我做女儿的竟然对父亲有怨言?这些都让他觉得不可置信。

“父亲,你知道什么才是胡闹吗?”我长舒了一口气,语气忽然恢复了平静,转过头去看他。

“什么?”父亲看我意外地缓和下来,目光软和下来也顺着我的话问道。

“胡闹就是你做为一个男人既要贪图天上神官的权势高攀人家女儿,又改不了偷鸡摸狗的德性。”

沉默,“轰隆。”这一声雷炸开,就连大地都在震颤,这一次的死气爆发来得很汹猛啊,不知多少生灵要遭殃了。闪电劈将下来,四野一片银白,父亲的脸也是这样白得下来,“啪。”一个巴掌往这边扇了过来,我不闪不躲,当真是半点儿也不留情,痛得我半边脸都僵了。

“大逆不道。”这四个字伴随着电闪雷鸣,震得人心神动荡几番。

这便是大逆不道吗?还有呢“是你,贪图人家权势不惜卖自己的女儿,我逆了什么道?孝道?你呢?你顺了天道,顺了人道吗?”我接着说道。

“我真的错了,我居然对你这样的人心怀愧疚,我还想让你谅解我,你这样的人有什么值得的?你愿不愿意有什么要紧?你是我的女儿,我让你嫁给谁,你就该嫁给谁,我没什么对不起你的。”父亲气得说话都发着颤。

我的脸才有了些知觉,手撑在桌上,斜过眼看着他,他好像被我看得有些不自在,错开了眼睛,“哈哈,你想我嫁?我偏不嫁。”我笑了出声,头发被父亲那一掌打得有些散了,披将下来,我想,应该跟疯妇没什么两样吧。

“你不嫁,你有什么办法?你在苍梧山,等着那。。。等着君上来接人便是。”他想说什么,又好像觉得不太尊敬,又换了尊称。

“你也试试。”我挑了挑眉颇有些威胁的口吻,“你就不怕抬过去的是一具死尸,到时候那煞鬼触了霉头,怪罪下来,大家一起死。”我可是什么都不怕的,父亲不敢说来的话,我敢。

“你。。。”父亲一时语竭,一拂衣袖便走了出去,“咚。”的一声,门被一股劲风带过,狠狠关上。

“把三小姐看好了,一步房门都不能出。”门外传来父亲恼怒的声音。

“是。”下人们恭敬地应是,一阵沉重、杂乱的脚步声匆匆而去。

父亲走后,我很冷静地将头发束了起来,我不生气,简单来说,我对这个家已经没有什么气可生了,一个人要对什么东西有希望有情感,她才会愤怒,才会失望,可是那些东西我都没有。

但我有恨,那和生气不一样,恨是从我进这个家就有的,不是因为我不能从父亲身上获得情感或者公平,只因为曾经我拥有的东西被他们夺去了。

我给过父亲机会,两次,第一次是在白日,我向他询问的眼神,第二次是方才,我说“让汐月去。”其实我从来都没想过不嫁,日子已经过成这样了,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呢?但我想要父亲一个立场,他若是当时说“不嫁了”那我肯定会扑在他的脚边说“不行,父母一场,女儿不能置全家人安危于不顾。”可是他在粉饰太平,他一心一意在希望我的牺牲换取他的安稳人生。

那不好意思了,有些事,我就不得不去做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