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至尊剑皇

更新时间:2020-06-30 05:13:52

至尊剑皇 连载中

至尊剑皇

来源:落初 作者:半步沧桑 分类:玄幻 主角:秦墨万仞山 人气:

《至尊剑皇》是半步沧桑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至尊剑皇》精彩章节节选:古幽大陆,万族林立,一个小镇中的少年,坠崖重生,掀起一场惊动千古的浪潮。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砰!

赵永猛地一声咆哮,脸部刀疤充血,狰狞扭曲,双臂肌肉虬龙般隆起,骤然间打出两拳,拳风呼啸,空气中隐有霹雳之声,如闪电般袭向乐叔。

乐叔措不及防,只能无奈举掌相迎,拳掌相撞,劲风四溢,他只觉双掌麻痹,生生被震出十数米之外。

“【霹雳拳】!”乐叔脸色大变,失声惊呼。

从这两拳中,乐叔认出这是【霹雳拳】,一门凡级中阶的武技。

焚镇中,凡级中阶以上的武学,以及更高层次的灵级武学,只有三大家族的核心子弟才能接触到。

况且,赵永拳劲中的真气修为,达到武士二段的境界。

要知道,秦家的外院护卫的标准,最强不过武徒五段,一旦超过这个实力,便能成为秦家的内院护卫,享有族中更好的待遇。

内院护卫中,最强也不过是武徒九段,若是能突破,达到武士境界,则能一跃成为秦家的高级内院护卫、执事,受到家族的重视。

武士二段的修为,已经和乐叔相差无几。

这样的实力,却甘心做一个外院护卫,乐叔已经断定,袭击暗杀秦墨的凶手,必定是赵永无疑。

“赵永,你暗算墨少爷,快束手就擒,家族还会考虑从轻发落。”乐叔厉声喝道。

“哈哈哈……,从轻发落,乐执事,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么?”

赵永狂笑不已,猛地怒吼一声,全身肌肉块块隆起,隐有真气在体表流窜,霍然朝着四面八方打出数十拳。

顿时,空气中拳影四射,犹如一道道霹雳流窜,在场的外院护卫们根本承受不住,纷纷中拳,惨哼着向后疾退。乐叔则受到四道拳劲轰击,又倒退了数米。

一时间,众人中央,出现了一块空地,只有赵永、秦墨站在那里。

“秦墨,你就乖乖的束手就擒,当我的人质吧。”

赵永一只手抓出,速度极快,他的手掌似乎不断变大,朝着秦墨抓去。

【锁骨爪】!乐叔脸色大变,他没想到赵永,竟还修炼另一门凡级中阶的武技。

秦墨只觉半边身体,都笼罩在这一抓之下,他眼神微冷,却没有慌乱。对手是武士二段修为,施展的这一抓是凡级中阶的武技,以秦墨现在的实力,想要避开,根本做不到。

“以点破面!”

双臂一动,在劲风临体之际,秦墨交替打出七拳,每一拳皆不偏不倚,准确命中赵永掌心的一点。七拳相叠,生生破去这一记【锁骨爪】。

啪啪啪……

一阵脆响传出,在场众人只看到,赵永身躯微颤,一抓竟是落空,而秦墨则是七拳挥出,连退七步,拉开了距离。

秦墨稳住身形,暗忖:“武徒九段,与武士之间,虽是一线之隔,但相差悬殊。幸亏开启斗战圣体第一层,纯以**力量而论,堪比武士级别武者,才在七拳之间,以点破面来化解。”

并且,他还感到体内的真气,拥有一种奇异的力量,能使武技的威力大增。

“这怎么可能?”赵永眼睛圆睁,难以置信。

“赵护卫,看来你只是会些花架子,难怪在北崖暗算我,让我平安生还。”秦墨淡淡说道。

这一句话,落在赵永耳中,犹如一根导火索,使他双眼立时充血,狂吼道:“那只是你小子运气好,你这秦家最没前途的废物,八年的时间都没能突破,看我废了你。”

身躯猛地暴涨,赵永窜出,双手一左一右抓出,十指伸长颤动,如束缚的鞭子,从两侧袭向秦墨。

这一次,【锁骨爪】施展的速度,比刚才快了一倍,显是赵永全力出手,不容秦墨再逃脱。

四周,在场众人神情大变,谁又能想到,赵永的实力如此厉害,让他们没有插手的余地。

“墨少爷,危险!”乐叔神情骤变,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他与秦墨有十数米的距离,想要救援也来不及。

呼……

秦墨深吸口气,知晓这种情况,只能靠自己,耳朵抖动,听觉如潮水般,朝着周围蔓延。

身前身后,在场所有人的一举一动,都出现在他脑海中,秦墨甚至看到,身后八米处,荣执事目光阴冷如蛇,正注视他的背影,那个位置是可以及时救援的。

紧跟着,所有人的动作都缓慢起来,赵永双掌抓来的速度,也由迅快,变得普通,能够清晰看到移动的轨迹。

耳闻如视,竟有这样的妙用!

“爆雨破石!”

秦墨迈前一步,双拳同时打出,施展的正是基础拳法的最后一招,径直轰入赵永双掌之中。

砰!

【锁骨爪】的劲气侵入体内,秦墨身躯剧颤,手臂骨骼传出“咯吱”的摩擦声音,以他现在的真气修为,只能化解【锁骨爪】六成的力量。

“抓住你了,哈哈!”赵永狂笑不已,骤然捏住秦墨的双拳。

“未必!”

秦墨面无表情,如一尊雕塑,在一霎那,运转体内的真气,将【锁骨爪】剩余的四成力量,一起引向身体的某一处。

冲关突破!

咔嚓、咔嚓……

突然,秦墨体内传出一阵轻响,仿佛是蛋壳破裂的声音,同时,从他身上涌出一股轻风。

“气荡如风!武士之境!?”乐叔一声惊呼,再难保持冷静,脸上有着狂喜,停滞武徒九段足有八年之久,秦墨竟在这一刻突破了?

不远处,荣执事脸色剧变,眯着眼睛,掠过毒蛇般狠厉之色。

“突破了么?”

感受着体内涌出的充沛真气,秦墨双臂一震,并未挣脱束缚,而是将真气注入衣袖,袖口洞口,骤然包裹住赵永的双掌,猛地一拉。

一时间,宽大的衣袖仿佛成了一根弹簧,秦墨顺势跃起,右脚闪电般踢在赵永的脸上。

砰!

赵永脸部血花四溅,在脸颊的一侧,出现一道长长的伤口,与原先的刀疤恰好相对。

“你这臭小子……”

疯狂咆哮着,赵永面容扭曲,看似狂乱,实则眼中充满惊惧,这一刻,他仿佛看到八年前,一个幼童达到武徒九段,将十数名秦家外院护卫尽数击败,而他赵永就是当时的其中一人。

咚!

猛然间,赵永双臂抖动,全力将束缚手掌的衣袖震碎,一跃而起,冲出人群,朝着树林深处逃逸。

“你这个秦家叛徒,做出这样大逆不道之事,还想走!?”

正在这时,人群中一个身影如苍鹰般掠起,在半空中飞快拍出两掌,只见两道掌印隔空轰出,后发而先至,在黑夜中一闪而没。

紧跟着,便见逃窜的赵永惨叫一声,身形朝前飞出十数米,扑倒在地,声息全无。

片刻,秦家护卫们将赵永带回,他背上有着两个血色掌印,全身冰冷,生机全无。

“荣执事,此人暗算墨少爷,居心叵测,族中说不定还有同谋,你全力将他们击毙,又是何意?”审视着是尸体的伤势,乐叔看着荣执事,冷冷说道。

“哎呀,想到这叛徒的所作所为,差点将墨少爷葬身于万仞山下,我一时愤怒,冲昏了头脑,没有拿捏住力道,还请墨少爷责罚。”荣执事连连鞠躬,和善的脸庞充满懊恼之色。

乐叔只是冷笑,默然不语。

注视着赵永的尸体,秦墨想到前世18岁时,赵永一次醉酒后,将灰色百宝囊拿出,暴露了这条玉坠的下落。秦墨才明白暗算他的真凶是谁,也才明白赵永之所以暗算他,是长老一系针对爷爷秦正兴的一个狠毒阴谋。可惜,那时候爷爷已逝,一切都已经晚了。

“乐叔,荣执事对我们秦家一片忠心,激怒之中,出手掌握不住轻重,怎能怪他。”

秦墨笑了笑,道:“我既然平安归来,母亲的遗物也追回,又突破停滞已久的境界,又何必再追究其他事情。”

“是,墨少爷。”

“墨少爷真是宽宏大量。”

乐叔、荣执事同时应声,皆是恭敬行礼。

滋滋滋……

一根根火把跳动着,不时有火星溅起,在场秦家护卫们的心情,与来时截然不同,看着披着褐色长袍的少年,他们知晓8年前,秦家那位天才又回来了。

只是,相隔八年的空白期,秦墨还能追上同龄天才的脚步么?

“走,别耽搁了。”

接过乐执事手中的百宝囊,秦墨将那条玉坠重新挂在颈脖上,道:“在荒郊野外待了三天,我还想早点回去,洗个热水澡,换一身干净衣服呢。”

望着秦墨将那个百宝囊揣入怀中,旁边的荣执事眼中,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肉疼之色。

这时,秦墨忽然转头,深深看了荣执事一眼,道:“荣执事,麻烦你先行一步,回家给爷爷报个平安,免得他老人家担心。”

“应该的,应该的。”荣执事连声应道,转身先行离去。

窜进树林,奔行在山间小径上,冰冷的山风迎面吹来,荣执事忽然一个激灵,停住脚步,赫然发现背上凉飕飕的,不知何时渗满了冷汗。

想到离去时,那少年看他的眼神,荣执事感到一种莫名的压迫感,竟比面见族中大长老的压力,还要强烈几分。

“一定是彻夜搜山,产生错觉了。要赶快将这些事情,报告大长老、副族长才行。”

荣执事想到这里,一刻也不停留,全力施展身法,朝着焚镇方向疾掠而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