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极品仙宠

更新时间:2020-05-23 07:46:25

极品仙宠 连载中

极品仙宠

来源:落初 作者:鱼歌 分类:仙侠 主角:安伯老伯 人气:

主角是安伯老伯的小说《极品仙宠》此文是鱼歌原创的仙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养个神仙当爱宠?实在有够拉风!  可惜美男虽有玉树临风貌,却是绣花枕头一包毛!  啥?  你是王羲之的笔,还在杨戬手下打过工?!  那就可以要求我给你洗澡吗?!  PIA飞!  小小孤女闯天下,一支神笔秀点公子侠客,就连正太和尚也中招。  看人仙搭档,又是怎样的一番鸡飞狗跳?  …………  另,【极品仙宠】书友群:91283900、感谢天天微笑、提供  已完本VIP作品【皇家特助】,小鱼坑品保证,请大家放心收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爷爷?”

与平时有些不同的,安宁一进门,桌上并没有喷香的饭菜,安伯也未守在桌旁,不凑巧的,毛笔正滚在她的脚旁。

但凑巧的是,安宁见爷爷不在,完全在无意识状态下将其华丽无视,一个转身,便向着里屋继续唤着:“爷爷,你在不在?”

“宁儿,咳咳……”安伯正躺在床上,脑袋晕晕的,这会儿才注意到安宁回来,刚想起身应着,却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爷爷,你怎么了?”安宁见状,赶紧上前一把扶住安伯,为他轻拍着背,心中不禁暗暗着急,安伯虽然年纪大了,但身子骨却是一向硬朗,自小长大,安宁还是头一回见安伯病的如此严重,脸色苍白的不成样子。

虽说病来如山倒,但毕竟状况来的太突然,一时间叫安宁有些不知所措。

“宁儿,爷爷没事儿,大概只是着了凉,咳……”安伯见安宁心急如焚的样子,忍不住出言安慰。

着凉?

安宁不是“小孩子”,常识还是有的,感冒总不至于来的如此“凶猛”,没有一点征兆,一大早出门时,安伯还好好的。

先将安伯放好躺下,仔细的掖了掖被角,安宁想了想,终是站起身道:“爷爷,你先忍一下,好好休息着,我去叫郎中来。”

不待安伯嘱咐些什么,说话间,安宁已是向外奔去,至于方才地上的毛笔,什么时候已是消失不见,更是全然不知。

“黄叔叔,开门!”待安宁从家中一路狂奔到黄大仙家的时候,已是累的满头大汗,整个人几乎是趴在门板上“凿”门喊着。

至于黄大仙其人,本名黄大仙,艺名也叫黄大仙,桃源村上上下下三百来号人,只出了他一个郎中。

但事实上,方才安宁请大夫时的一丝犹疑,也正是因为他这个“唯一”,黄大仙的医术……安宁是见识过的。

真是,太不着调了!

医者仁心,安宁坚信着,黄大仙的“医心”是积极向上的,但是他的手法,实在是非常暴力、血腥、毒辣、BT。

这在安宁五岁时,亲眼见识了他给小鼻涕虫张桓针灸时,便已下了这个定论,至今为止,回想起当初的场面,安宁都觉得小心肝一阵扑腾。

感冒。

站在安宁的半调子角度看,当时的张桓,只不过是患了轻度的感冒,但在黄大仙的手下,却是铜针、银针,各种针齐上,当真是针针入骨。

并且,这种恐惧在黄大仙最后一针扎下去,将已是活脱脱刺猬一样的张桓“放血”后,终于上升到极点。

亲眼见到“血柱”的喷涌,安宁当下心中抽紧,虽然后来鼻涕虫的伤寒终是痊愈了,但黄大仙的手法……安宁实在不敢恭维,真是太令人发指了!

于是,安宁当时便在心中暗暗许愿,保佑她千万要没病没灾,免得落入黄大仙的手里,真是生死难料。

好在这些年,却是莫名其妙的灵验了,登门求医,却是第一回。

“来了,来了。”不一会的功夫儿,一个女人摆着杨柳细腰摇了出来,口中碎碎念着,“今儿是什么鬼日子,求医的人怎么这么多?”

“哟,这不是神仙娃儿吗?”女人开了门,一见是安宁,几句话说的酸味儿十足,“今儿个怎么有空驾临茅舍?”

她家老公是“大仙”,怎么瞧着安宁这个小仙都有些不顺溜。

“姨姨,黄叔叔他在家吗?”安宁也不在意她的态度,恳切道,“我爷爷得了急病,还麻烦黄叔叔与我走一遭去瞧瞧。”

“哎?”女人细眉一挑,淡淡道,“那真是不赶巧了,今儿上门来着老黄的病人,可是出了奇的多,不瞒你说,咯咯,你这都排了第三十八号了!”

第三十八号?!

安宁微微一惊,显然,三八在这个“貌似纯洁”的时代,还没有被赋予特殊的意义,因此,尽管女人的态度实在算不上好,但却是值得相信的。

最重要的,以桃源村这种规模来说,一天之内,竟有三十八号病人求医,实在是有些太不寻常。

“姨姨,你知道黄叔叔去了谁家吗?”安宁稳了稳情绪,继续问道。

柳条女人听了,微微一笑,掰着手指一个个数着,“这我可就说不准了,瞧着一上午来了的,有你张伯、李嫂、孙爷爷、王NaiNai……”

安宁皱了皱眉,也不听她再啰嗦下去,适时打断她道:“那谢谢姨姨了,宁儿这就走了,什么时候黄叔叔回来,麻烦姨姨转告一声,请他去瞧一下我爷爷。”

说完话儿,也不理她有什么反应,安宁便径自往回跑,大夫请不到,也不能就放着爷爷一个人在家。

转了转脑瓜儿,安宁先跑了村东的几户人家,请来了祥嫂,又拽了清丫头、鼻涕虫和几个平时玩在一起的小孩子,一并领回了家。

“爷爷!”一进门,安宁便招呼了众人一并进了里屋,心中却是急切,也不知道爷爷现在的状况怎样。

听见安宁的声音,安伯才缓缓的张开眼,脸色比方才更差了一分,额头上已是涔出几滴冷汗,等瞧见她身后的一干人,虽是虚弱,却忍不住问道:“宁儿,爷爷没事的,你请了这许多人来,是……”

见安伯方欲起身,安宁赶紧上前阻止道:“爷爷,你好生躺着,只管养病,其它的,交给宁儿来做。”

说话间,已将小手搭在安伯的手腕上,光看手势,却是有几分老中医的架子,瞧的众人皆是不由得有些惊奇。

只是,架子毕竟只是架子,书到用时方恨少,安宁这会儿,却是有些后悔,当初怎么没跟着老妈好好研究一下奇经八脉。

探了脉,安宁所能确定的,只不过也是安伯一时半会儿尚无生命之忧,但时间长了,她也说不准,至于什么病因、什么病理,她却当真是一问三不知。

将安伯的袖子放下,安宁才缓缓的站起身,冲着祥嫂微微一鞠躬,恳切道:“祥嫂,真是对不住您,爷爷今儿下午,还劳烦您照顾了。”

祥嫂见状,赶紧扶了安宁,笑道:“傻孩子,这是说的哪里话,乡里乡亲的,应该的!”

安宁道了谢,又与安伯说了些话儿,便也不耽误时间,背了屋子里竹篓,便领着一众小孩儿出了门。

“宁儿姐姐,”走了一阵,清丫头才忍不住开口道,“我们……这是去哪儿?”

“青丘山,采药。”

只有五个字,却叫一众小鬼皆有了兴致,青丘山,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有着太多传说的神秘禁地。

专门挑了几个胆大的小鬼,安宁此去,虽然没有什么具体的对策,却是要一探究竟,证实自己心中的想法。

若是,她没有猜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