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崎岖仙路

更新时间:2020-01-14 11:48:25

崎岖仙路 连载中

崎岖仙路

来源:落初 作者:百世经纶 分类:仙侠 主角:张于长江 人气:

主角是张于长江的小说《崎岖仙路》此文是百世经纶原创的仙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一个无知懵懂的乞儿,因为偶然的际遇,被忍辱负重的星星宗残徒所收为弟子,从此踏上了修仙一路,命运巧合之下,这乞儿却又捡得可怜的女婴,抚养长大,命运之轮迅转......  背负师门血恨,流浪尘世之间,却又际遇连连,仙道大成,终归一念,是取舍天下,还是贪恋尘缘,在欲望和生存中苦苦挣扎,追求的是那份极至,牵扯的,又是多少腥风血雨。  天道仙侠,乱世纷纭,五行七界,谁能主宰众生?儿女情长,英雄气短,谁又能说尽,今世前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好。”武小楼大叫一声,翻身而起,伸手一抄将吴宫抓到了手中,手一引,那巴掌大小边缘开锋的鱼鳞刀落到了他的手中顶在了吴宫的脖子处,那鱼鳞刀经武小楼的仙元催动,发出蒙蒙的青光来,虽然还没有被武小楼炼化,可是刀在武小楼的手中,想要干掉吴宫还是轻而易举的事。

那彪悍的人影凌空一翻止住了去势,隔着五步远望着武小楼,此人正是林克爽,林克爽与吴步修商讨完如何从武小楼的嘴里套出星星宗法决的事后出了门打听一下方知吴宫已经先行一步来到了这关押之所,深知吴宫本Xing的林克爽哪里敢怠慢,急急的踏剑飞了过来,生怕这个吴宫精虫上脑坏了他的大事,可是他还是来晚了,吴宫也还是坏了大事,要怪就怪吴宫**迷心,要怪就怪林克爽太小看了武小楼这对兄妹。

“嘿嘿,让乖乖的让路吧,我手里这个可是天心门的少门主啊,哇靠,少门主啊,好大的派头。”武小楼嘻嘻的笑着说道。

“还有,把晶流剑还给我们。”穆生香用如葱般的手指拢下头发说道。

林克爽气得险些要吐血,自从他进来以后还一句话没有说呢对方一连串的要求就递了过来。

“哼,黄毛小子,你敢动我儿一下,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得到消息奔了过来的吴步修眼见儿子双目紧闭不知生死,最可恶的是那个小子还将自己门内的至宝鱼鳞刀架在宝贝儿子的脖子上。

“哼,老杂毛,快点照我们的话去做,否则的话小爷我不介意划开你宝贝儿子的脖子。”武小楼说着手上仙元微微一催,蒙蒙的青光微微一盛,将吴宫的脖子割出深深的一道口子,红白相间的气管一动一动的挤出伤口。

“天啊,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个玩意这么厉害。”武小楼连忙将仙元收回,这个吴宫可是他们的护身符,万一弄死了一切都要玩完。

“你……好好,你想要什么?要什么我都给你。”吴步修眼见儿子在这个毛燥小子的手里片刻便受了重伤,生怕武小楼一个不爽直的把儿子的脑袋割下来,那鱼鳞刀是他天心门的宝物,特Xing他比谁都清楚,别说一个脑袋,就算是精钢也切得如豆腐一般。

“先把晶流剑还给我们。”穆生香冷冷的说道。

“好,给你。”吴步修连忙说道,接着转头对林克爽吼了起来,“快点把那个什么剑给他们。”

林克爽脸色铁青,一言不发,甩手将袖子里的晶流剑甩给了穆生香。

“让开,让开,别靠近我哟,我的胆子小得很啊,万一手再抖一下,我可不敢保证你的儿子命有多大。”武小楼摇着脑袋说着,移动脚步向外走去,吴步修和林克爽不敢逼近,急忙向后退去,免得武小楼误会。

出了洞口,却见在这洞外站着数十名天心门的弟子,武小楼和穆生香轻轻一笑,满是不屑,气得吴步修这个门主七窍生烟却又无可奈何,手里有了这王牌人质,这兄妹二人十分顺利的在天心门众环饲之下跑出了天心门的地盘,虽然以人质相威胁有损修仙者的脸面,稍有些修为的修仙都不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方法,只是陆语山在教授他们的时候,几乎将他所有的经验都传授给了他们,就是没有传授他们修仙者脸面的问题,这二人自然不知修仙当中还有这种说法。

“妹妹,到了没有?”远远的看着逼上来的吴步修等天心门众人武小楼向穆生香小心的问道。

“你急什么啊,我感觉得到那股强大的阴气就是南边,已经很近了,我们再快点。”穆生香白了武小楼一眼说道,当下御起身形踏着晶流剑向南方飞去,武小楼架着吴宫,踏上抢来的飞剑紧跟其后,吴步修等人更是不敢怠慢,不远不近的吊在他们的身后。

“师父,好像有些不对劲,怎么阴气越来越重?”眼见武小楼和穆生香钻进了一个山峡之内,林克爽连忙拉住了也要跟进去的吴步修说道。

“有什么不对劲的?就算是我这把老骨头毁在那两个小儿的手上也要把我儿子救出来,你若是不敢前去就自行回转。”吴步修没有好气的说道,甩手将林克爽远远的荡开,仙元猛催,脚下的奇形飞剑光彩大盛,追进了山谷内。

林克爽摇头叹了口气,带着众弟子跟了进去,只是却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小心来。

“好了,就是这里了,我的妈啊,这里的阴气好重,极有可能从前是个战场,我猜这里死了最起码有万人以上。”穆生香越出山谷里走就惊叹就越大。

“管他几万人,这块臭肉我带着实在是太累,你快点把那些阴魂引出来,缠住那个老不死的我们好开溜,像吊靴鬼似的跟着,实在是难受。”武小楼甩手将昏迷不醒的吴宫扔到了地上晃着有些发酸的膀子说道。

“哼,还用你说。”穆生香娇声道,言罢,双目微闭,四肢大开,山谷中忽地阴风大做,原本还尚睛的天空忽地暗了下来,片片乌云似是凭空出现一般,厚厚的乌云压了下来,阵阵的鬼啸声夹着兵刃破撞的响声在这山谷中回荡起来。

若隐若现的人影开始在这山谷中飘荡,每个人都身披着皮甲或是铁甲,偶有些将军模样的阴魂舞着大刀长枪劈上身边的阴魂,不知多少年前的一场惨烈大战再次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虽然穆生香只是用她的九阴引魂体将阴魂引出来,可是出来的阴魂实在是太多了,只是片刻功夫,穆生香已经是满头的香汗,汗水顺着她的俏脸流了下来,湿了大片的衣襟。

吴步修等人刚一入山谷便被阴魂缠住,修仙之人本就阳气极旺,等闲阴魂想要近身都难,哧哧的轻响声中,不知有多少阴魂被天心门众的阳气所化,惨嚎着消失在这天地之间,只是阴魂虽没有实体,刀枪箭矢也伤不得他们分毫,可是那透骨的阴气还是让他们忍不住全身发冷,身体发麻。

“妹妹,差不多了,我们快走吧。”武小楼紧紧的靠在穆生香身边三尺之内,透过那些半透明的阴魂眼见吴步修等人被缠住不由向穆生香叫道,这些阴魂虽然众多,可是却不敢近穆生香身边三尺之内。

穆生香飞扬的长发一收,人也飘落下来,痴痴的看着那些四处飘荡撕杀的阴魂。

“妹妹,你在干什么?快点走啊,一会那些家伙反应过来咱们想走都走不了了。”武小楼贴着穆生香的身体叫道。

“哥,他们本来已经在这里安息了,不再争斗了,可是我们为了一已之私却再次将他们唤醒,重入曾经的恶梦当中,我能体会到他们那种深深的无奈,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穆生香悠悠的叹了口气说道。

“这……我们可能也是做错了吧,不过现在唤也唤醒了,咱们又没有能力再让他们睡过去,你说怎么办?”武小楼一摊手说道。

“唉,这种方法实在是太阴损了,以后我能不用尽量还是不要用了。”穆生香叹了口气说道。

“你天生的九阴引魂体,只怕这些事也由不得已。”武小楼小声的嘟囔着,顾不得再安慰穆生香,强行拖着她向山谷外跑去,刚刚脱离四处盘绕的阴魂便忙不迭的踏上晶流剑直向南飞去。

吴步修等人经过初期的惊慌后之后冷静了下来,运足的仙元,众人合聚一处,阳气大盛,将数不尽的阴魂逼开,挪到了吴宫的身前,此时的吴宫被太我的阴魂所侵,身体冰冷,面色青白,眼见儿子的惨状,吴步修哪里还顾得上再去追击武小楼,抱着儿子急急的奔回天心门。

山谷中,数不尽的阴魂尽情的劈杀着,将身边曾经的敌人,战友劈成一团阴气,阴气尚不及散便被更多的阴魂吸收,阴魂越来越少,可是却也越来越强大,半透明的身躯也越来越清晰,不知阴魂们劈杀了多久,场中一黑脸手中铁棍一挥,将身边最后一个阴魂打散,散去的阴魂化做一溜阴气涌进了他的体内,黑脸大汉高举着手中的铁棍,对着天空,深深的吸了口气,天空密布数月之久的阴云散去,黑夜里柔和的月光再次洒在这寸草不生的山谷中。

“哥,我好累啊。”逃出山谷几百里后,穆生香再也撑不住了。

“咱们休息一下。”武小楼连忙说道,四下望了一眼,不远处有条小河,连忙按下剑势落了下去,在河边搭了个小棚子将全身无力的穆生香安顿了下来,在那山谷中强行引出众多的阴魂让穆生香几近油尽灯枯。

将穆生香安顿在小棚子里修炼恢复着枯竭的仙元,武小楼在小河里捉了两尾尺长的肥鱼,在岸边生了火,将鱼架在火上烤了起来。

鱼烤熟了,散着迷人的香气,穆生香也恢复了些力气,兄妹二人坐在河边,人手一条肥硕的河鱼,胡乱的吃了些东西。

“哥,我们接下来去哪里啊?”穆生香将整条鱼都吃了下去抹了把嘴看着武小楼手上香喷喷的烤鱼问道。

“你这个丫头,这么能吃却总是不见你胖。”武小楼摇头笑了一下将手上的半条鱼塞到了穆生香的手上。

穆生香嘿嘿一笑,抱着半条鱼接着吃了起来,一边吃一边含糊的说道:“哥,你还没说我们接下来去哪呢。”

“我哪知道,咱们可怜的兄妹俩啊,爷爷交给咱们的心法刚刚有所小成就得罪了一整个门派,指不定他们会怎么收拾咱们呢,再躲躲吧,等风头过了,或者是咱们的修为再高点再出来。”武小楼舔了下手指头说道。

“我听说华夏极南处是苗疆,那里的人纯朴异常,外人很少去了,不如我们就去那里吧,就当成是散心了。”武小楼嘿嘿的笑着说道,只是那笑有些怪异,武小楼可没敢说出真正的原因来,他在庆林城听那些江湖中人说过,那里是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有一种民族风俗很奇怪,每当有外来的男人进寨就会当成是贵宾,会将寨中最美丽的女子送到他的床上去。

“二位好雅兴啊,不愧是星星宗的弟子,在追杀的情况下还有如此的闲情。”嘶哑如磨砂的声音在武小楼二人的身后响起。

(半夜更新够苦了,各位读者大大Ma烦投票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