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冥界营养师

更新时间:2020-01-11 11:07:11

冥界营养师 连载中

冥界营养师

来源:落初 作者:暖月自南 分类:仙侠 主角:尹云老太婆 人气:

《冥界营养师》作者:暖月自南,仙侠类型小说,主角:尹云老太婆,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不吓人,不吓人,不吓人……)【本文双洁/双宠/后期双强,略微慢热,女主不张牙舞爪,是一枚淡定的妹子。男主是一个直男癌晚期,本来就不淡定硬是装的淡定遇到女主后就又不淡定的叔叔,哦不,爷爷。】且看一个24岁书呆小鬼如何大战一万两千岁的冥王爷爷!小剧场:一片山花烂漫,趁着星光月色,流光银河,画面十分旖旎浪漫。月光下,并肩而立一个他和一个她。吧嗒,他俯身往她的脸颊亲了一口,而后迅速起身,强运灵力,压下心中的躁动和脸上的灼热,低下头,嘴角在头发留下的阴影处,高高扬起,真甜。她愣愣的转头,呆呆的看着他,“王上为什么要亲我?”他将手攥成拳,放在唇边咳了两声,用眼神往山下递了递,山下亦并肩站着两个鬼,远远的,看不清面貌,只余轮廓。他敛了敛神色,“近来新来一个小鬼总是对本王纠缠不休,眼看着她又跟了来,便想到借你让她死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云伊从琴幽阁回的时候,天上挂满了星星,她分不太清是白天还是黑夜,只回头看了眼亿年历,知道此时刚好傍晚。

夜空是深蓝色的,她想,若是在阳界的时候,此时家中的院落里或许是落霞孤鹜,秋水长天的景色。而眼前,望着远处若隐若现的一座座朦胧的,凌乱的,分不清哪座是哪个朝代的建筑,大有一朝寂寂与冥冥,龚树未长坟草青的萧瑟。

她现在竟有些喜欢这样的萧瑟。

原来老妈是个神仙。

她并没有与崔府君求证,只是直觉告诉她,崔府君口中的玉衡,就是她的母亲。

挺好,她觉得真的挺好。

十几年来,好像第一次这么开心。

云伊同往常一样,飘飘然回了自己的鬼家。

冥王并没有赏给她一块如琴幽阁,崔府一样的府邸。

以前,她觉得自己这个两室一厅的小居室挺好,甚至自己一个鬼住着,还有些空旷,现在,她在屋里转了几圈,比划几下,以后恐怕地方要不够用了,有时间,呃,她是想,等冥王有时间,她还得去找他要一块地,建个府,否则以后从阳间要来的食材往哪搁。

云伊刚刚从琴操那里要来了纸笔,如今正趴在桌子上,借着昏暗的灯光,刷刷刷的写着。

不一会儿,两张纸都有点装不下的食材清单已经轻飘飘的拎在了她的手上。

她将那两张纸放下,又抓起笔在空白的纸上写写画画,她大多时候做事喜欢未雨绸缪,比如她若去给后妈托梦,找个什么说辞,采取个什么方式,才能让她那睿智豁达,通情达理的后妈费劲巴力给她烧这个纸钱和纸偶食材。

忽的,窗外风潇雨嚎,大厦将倾。

云伊扶了扶桌子,将将稳住身形。

窗外,传来一声懒散,平淡,没什么感情的怒吼,“云伊,你给本王滚过来!”

云伊皱了皱眉,这声音应该是冥王的。听他的语气,和这样大动干戈的找她,他这是要反悔?

月冥是想反悔,但他更想找她辩一辩她对他后来的称呼。其实云伊走后,月冥思来想去,便觉得刚刚那个女鬼的态度不太好,可是他怎么就鬼使神差的允了她的请求,他很想找她弄明白,可是他又想,他若是想找她,要么得吩咐行邕替他去传话,可是现在行邕正给他做晚饭,他不好打扰他,要么他还可以给云伊传音入秘,可传音入密是个细致活,需要耗费的精力太多,倒不如朝着酆都城吼一嗓子,来的方便快捷。

于是他这边百无聊赖的喝着茶,那边顺便就吼了一嗓子。

他这一嗓子不打紧,整个酆都城如开了锅的馄饨,万年难得一遇的热闹。

唐朝鬼说,“冥王一怒为红颜,一个滚字为哪般?”

宋朝鬼说,“冥王一声吼,忘川水倒流,云伊独坐高楼,呆傻瘦弱丑。”

元朝鬼说,“星斗移,月萋萋,冥王千里传云伊,呆做鬼差自不量力,不看我王笑,就看小女啼,魄散矣。”

云伊飘在大街上,直奔冥王宫而去,即便她很不想去,但是鬼在矮檐下,怎敢不低头。

云伊的内心很忐忑,她想,若是冥王将她的权限收回,她要怎么做才能再周旋周旋,这关系到她的下半辈子鬼生过得是否无聊。该努力还是要努力一把,实在抗争不过,她再想其他办法,或者改变自己。

她从未想过与天争,与命搏,只是在可以努力的时候努努力,机会来临的时候,也要抓一抓,但是,从不刻意,从不强求,无论到什么环境,她总是尽力做到最好,之后的事,便交给时间与命运,该是她的,自会给她,不是她的,强求不来。

她不太善于将情绪写在脸上,加上一副眼镜,和爱读书的习惯,让人看起来觉得有点呆。

云伊听着大街上杂七杂八,不入流的诗词曲,觉得很好笑,忽的感觉身旁一阵风掠过,抬头寻找,只见冥王宫大门口几株墨色的曼陀罗在随风摇曳。

她推了门进去,依旧没人把守,虽说在冥界,与她们鬼在阳间不同,她们不能随意的穿墙而入,别人的地盘到处都是结界。但是,偌大的冥王宫就行邕一个小鬼侯着,足见这个冥王虽然看起来懒,实际还是个不体恤下属的主,云伊如是想,轻车熟路的来到了苍济殿。

她抬手推门的时候还在想着,若是阳间的皇帝,此时她说不上要在殿外侯多久才能等到通传,这样一看,冥王这一习惯也是有好处的。

苍济殿很安静,低头苦思冥想的云伊觉得有些奇怪,她抬头瞧去,只见王塌上,月冥今日着了一件降红色的外袍,依旧架着一个宽厚的,绒嘟嘟毛领披肩,很是妖娆的躺在那。行邕垂首敛目的站在月冥的身旁。

斜对面,一个穿着深蓝色衣服,面白唇红的男人威风凛凛的立在那。

与月冥周身溢散的墨色气泽不同,他从脚底到头顶,仙气缭绕,十分风骚。

眼下,一个妖娆,一个风骚,加上看不明表情的行邕,六只眼睛正盯盯的看着她,她迈步上前,将两手搭在一起,举过头顶,鞠了一恭,她回去与秦操恶补了一下冥界的礼仪。

“拜见……王上。”她上次不过是一时兴起,逗逗冥王罢了,不都说幽默的人好相处么,她也要学学的,不知道冥王能否看在她幽默份上,不将权限收回,况且,今天她还十分有眼色的觉得有外人在,那个幽默暂且不是用的时候,她为她这么会察言观色感到很骄傲,她向来都认为自己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双商高的奇才。

还未等月冥说话,那蓝袍仙人阴阳怪气的开口了,“五弟,你们冥界的人都这般没规矩,你也忒是懒散了。”

月冥不理蓝袍仙人,只睨了睨云伊,道,“你退下吧。”

“啊?哦。”云伊转身欲走。

蓝袍仙人一抬手,云伊动不了了。

月冥一抬手,云伊能动了。

蓝袍仙人一抬手,云伊又动不了了。

云伊想骂后娘。

蓝袍仙人手指饶了一个圈,云伊原地转了回去,她沉着眼睛对着两人,不言不语,俗话说得好,高人面前,没有她这个小人物说话的份,她现在充其量就是一个鼎,一般高人斗法,都要先看能不能举的动她。

这个叫云伊的鬼差是不是傻?月冥抬手揉了揉眉角,若是别人,看到这个瘟神过来,还不早早躲得远远的,她倒好,进他苍济殿跟进自己家似的,也怪他动作慢,没在门上加到封印,话又说回来,谁能想到她是这么个没有眼力见儿的。

“无涯,我冥界可没什么茶点招待你。”

无涯将手指放在胸前,慢悠悠的绕着,云伊在原地慢悠悠的转着,他笑了两声,“老五,就是因为你这态度,才被贬至这阴曹地府做个小小的冥王,你怎么还不知悔改,就连手下的小鬼都这么不知死活。”

无涯觑了一眼云伊,月冥真是不行了,手底下的小鬼质量一年不如一年,当初那个琴操就是个不知好歹的,后来这个行邕看起来就更白痴,还有这个女鬼,有点傻楞,还不如那个叫行邕的。

无涯摇摇头,食指一弹,云伊便飞身一摔,摔倒了月冥的塌前,她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眼前黑了黑,头有些涨疼,好像精魄要裂开一样。

她从藏书阁的十八层掉下来都没摔这么疼。

云伊趴扶在地上揉了揉脑袋,就听现在下面的无涯又道,“小鬼,本神殿告诉你什么叫做规矩。”

云伊直起身子,没有同无涯搭话,只有些恼怒的问月冥,“王上,这个阴阳怪气的人是谁?冥界不是你最大吗?除了玉帝王母西天佛祖,就算是天界太子来了,在这两眼一抹黑的冥界,按照他口中的规矩,暂且也管不到你头上吧。”

月冥觉得云伊说的甚是有理。

却觉得云伊许真的不认识这个瘟神,便好心解释一下,“你说的对,他就是三十三天的无涯太子,而且他也向来都没什么规矩。”

云伊了然,原来他就是阳间神话里那个睚眦必报的龙王玉帝之二子,睚眦无涯。

“那就不奇怪了。”

月冥觉得云伊的态度很有趣,不同寻常,最起码在此时此刻甚合他意。

月冥不经意的扬了扬嘴角,“什么不奇怪?”

“在阳间有个成语叫睚眦必报,意思是就连瞪眼睛这种小事都要当做仇怨报复一下,形容心胸十分狭隘的人。”

云伊觉得创造这个成语的人是个十分了不起的人,他连天界太子的脾气秉性都了解的很清楚。

月冥很是认可的点点头。“凡人也不都是一无是处的。”

“自然,万物生灵,世世轮回,总有有天赋,肯努力,又幸运的魂魄,可以得道。玉帝如此,佛祖亦如此。凡间有句话叫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反过来论,何为得道?难道真的就是成神成佛才算得道?凡间还有一句话,叫道可道,非常道。大道无形,能言明的道那就不是真的道。达则兼济天下为道,穷则独善其身亦为道。同理,如神佛般普度众生为道,如蝼蚁般松土筑穴亦为道。切莫简单的因为凡人寿命短而质疑他们的智慧。”

云伊索性盘腿坐在月冥的脚前,抬着头与他说话。

月冥揉了揉眉心,有些后悔与她搭话,看来上次将她匆匆支走是明智之举,你看,这差点被瘟神摔的灰飞烟灭的要紧档口,都能说一通经,她与地藏还真是一路人。

被撂在一旁的无涯此刻青了脸,三界五行六道,还没有几个敢编排他、忽视他的,他暂时虽不能拿月冥怎么样,要毁他身边一个小鬼却还是易如反掌。

想着,他下垂的右手慢慢张开,五指延伸出锋利的金属勾爪,一团气旋在手掌中渐渐扩大。

想必那勾爪便是他的灵器吧。

月冥虽与云伊说着闲话,眼神却是时刻关注着无涯那边的情况,他太了解无涯,若要夸奖他一句,便是他是真小人,一点不虚伪,做事怎么卑鄙怎么来。

比如偷袭一个还未化形的小鬼这种掉价的事,让他做起来亦是手到擒来。

月冥朝云伊递了个眼神,“你若是再不躲到本王身后来,恐怕一会真的魂飞魄散了。”

云伊一听,赶紧回头看无涯的脸色。冥王说的没错。这天界太子可是个小心眼,虽然说她没怎么得罪他,但只凭她学问好,就够让神嫉妒的了。

云伊连滚带爬的躲到了月冥王塌后面蹲着,正当时,无涯的一团蓝色气旋已经奔了云伊的方向砸来。

月冥手臂一挥,一股黑色混合这红色的气旋迎风而上,将那蓝色的气旋挡在空中。

“无涯,你来找本王赴半年之后的蟠桃会,本王届时到场便可,你还是速速回去看好你的太子宝座吧,本王记得,本王可还有几个兄弟也惦记着你那头顶的头衔呢。”

无涯收了招式,危险的眯了眯眼睛,“你升到圣神了?”

月冥挽了挽刚刚因挥动而凌乱的衣袖,“你都是至神了,还怕本王一个小小的圣神品阶,况且本王如今也不是仙籍,威胁不到你的地位。”

无涯将手背到身后,露出得体的笑容,姿态却是仰首挺胸,十分傲娇,“月冥,你若知趣,届时所有人提出改选,你应该晓得站在哪一边。”

月冥挑挑眉,笑道,“自是晓得。”

“最好晓得。”无涯留下一句不怎么有震慑力的威胁,身影化作一阵烟,眨眼间便消失不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