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弃仙妖娆

更新时间:2020-01-11 10:45:13

弃仙妖娆 已完结

弃仙妖娆

来源:落初 作者:东耳赋 分类:仙侠 主角:阿满小少爷 人气:

《弃仙妖娆》是东耳赋写的一本仙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弃仙妖娆》精彩章节节选:【渣男贱女一边靠,本弃仙虽是废材,也要步步凌云,倾世妖娆】她本是名门闺秀,天生骨骼奇异,仙资出尘。一朝灭门,爹娘葬身火海,弟弟被仇家捏成肉酱。她是恨的,可她仙骨被断,苟延残喘,只想卑微地死去…可她遇上了绝代风华的他,他只手翻云覆雨,只为了许她永世无恙…而她为了他,弃了成仙之路,一念成魔,踏血踩尸行千里,成为三界之中闻风丧胆的女魔头。她誓要将痛苦千万倍偿还于曾欺她辱她之人,将之挫骨扬灰…司徒刈,现在换我元谷衣护你永世无恙!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城西,安泰茶楼。

晌午过了一刻,茶楼里的客人渐渐多了起来,比起往日人还要多些。二楼雅座人却寥寥无几,大家都情愿挤一挤在一楼大堂,怕是都是来凑个热闹,打听今早发生的事。

“听说了吗?元家今天早上被王道业王丞相抄家灭门了……”

“怎么可能?元府那么大的家业?”

“可不是真的嘛!我亲眼瞧见的!我家就住在元府后面的后面的后面的那条街上,一大早就是被黑烟呛醒的。整个元府都被烧得那可是一个干干净净。还好阿弥陀佛,我家没被一起烧了。”

“啧啧啧,元府原本富可敌国,可惜了,可惜了……”众人纷纷感叹。

“听说元府上上下下几百口人,无一幸免,都灰飞烟灭,连个全尸都没留下!”

“元府的大小姐不是会些法术吗?都没能逃出来?”

“那点法术算什么!就算她有灵根,说白了就是些花拳绣腿的戏法罢了。丞相身边那么多能人异士,一个九岁的女娃娃哪能对付得了?”

众人又一声哀叹。

“那新上任的王丞相,仗着司徒家的势力,挟天子令诸侯,为非作歹,陷害忠良。八大家族只剩下一个司徒家了,如今是他司徒家独大了……”

“我可不是这样听说的。王丞相这次做绝了,也是想做给司徒家看,想脱离司徒家的控制,自己独揽大权……”

“胡说,王丞相是司徒刈的亲舅舅,怎么可能!”

“……”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喋喋不休地讨论着。却不知就在安泰茶楼门口的石狮后,元家仅剩的两股血脉靠在石狮后苟延残喘。

“王、道、业……”谷衣牙缝中狠狠地挤出这三个字,攥紧拳头,一拳落地,便已是鲜血淋漓。

茶楼中众人的议论她已听得不差。

京都八大家族最显赫的莫过于元家,三百年前元家的祖先靠古董生意发家,富可敌国。而后子孙代代贤人辈出,入朝为官,以贤德名扬天下。可这百年基业,就因为一张状书,冠上莫须有的罪名,就毁于一旦。

元家这辈中有一男一女,小儿子元满才四岁。而这元谷衣是元家的长女,天生就会一些小法术,天赋异禀,京都人尽皆知。

可元老爷一心想让她做个大家闺秀,非常反感她用法术,可她偏偏就是对女孩子家的女工刺绣不感兴趣,元老爷也只能作罢,以圣贤之法终日教导元谷衣。这十二年来,她也长得乖巧善良,元氏夫妇也很是欣慰,别无他求。

“咳咳——”衣衫褴褛的阿满从谷衣怀里苏醒,拉回谷衣的思绪:“姐姐,我好饿……”

同样破烂不堪的谷衣整理了下阿满被烧焦的小辫子,刮了刮他的小塌鼻梁,挤出明媚笑对他说:“阿满等等,姐姐这就去给你找吃的,你在这里不许动,谁跟你说话都不要理他也不要相信他,姐姐很快就回来。”

阿满虚弱地“嗯”了一声,又立马闭上眼昏睡过去。

姐弟俩上午从火场中死里逃生,谷衣回想起来仍是心有余悸:官差将姐弟两逼进火海,情急之下,谷衣用自己仅剩的一点法力,形成一个极小的保护屏障,只能挡住些流火。

还好那时沿街的墙随着房梁烧断而坍塌,谷衣抱着阿满拼死一搏冲出火屏,才侥幸逃脱。谷衣也因此元气大伤,全靠着一腔执念拖着一身疲惫的空壳;阿满更是吸入了大量黑烟,奄奄一息,只剩口气在。

“叔叔,给我一个饼吧……”谷衣拖着身子疾走到街口一个饼铺前,可怜巴巴对老板乞求。

那大叔打量了一下谷衣残破的衣物,不屑地说:“有钱吗?没钱快滚开,别烦我做生意。”

谷衣心有不甘,指着兴泰茶楼的方向又恳求道:“叔叔,我弟弟就在那里,他生病了,他要是不吃东西会死的。叔叔,求求你了……”

还没等谷衣说完,老板毫不留情地一手将谷衣推到在地,谷衣心里一酸,着急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她立马抹去眼泪,一手撑地反作用推起全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顺手牵羊走了一个饼。等老板反应过来时,谷衣已跑开十几米远了。

“你这小乞丐!给我站住——”听见老板在身后喊叫,谷衣心惶惶不分东南西北就跑,直到甩开卖饼的老板,再也听不见他的捉贼声,谷衣才小心翼翼地停下脚步。

环顾四周,谷衣才发觉竟然绕进了一个死胡同,谷衣抬头看看墙,不由惊叹这墙比元家的墙还要高,换做平时浑身力气时也不一定翻得过去。她掏出胸口还有余温的饼,才发觉一天没吃饭的她也早就饿得没知觉了,看见这饼唾液腺才起了反应。

谷衣拿起饼正想咬一口,转念一想,阿满还在茶楼门口饿着肚子等她回去呢,还是快些赶回去把这饼给阿满吃!

“元大小姐,往哪里走啊?”谷衣身后传来一个极为鬼魅妖娆的声音,一时间竟分辨不出男女。

那人红色衣袂飘拂,一袭如瀑般顺滑的银发时不时映射出毒日的光泽,眼角尽是妩媚,隐隐地透着杀气,樱嘴朱唇,血色的花钿浓墨重彩地勾画在他的眉间。不过再女Xing化的装扮奈何也掩盖不了他男人才会有的棱角与眉眼。

那妖男的后面一排站的正是与早上灭元家相同行头的官差,他定是王道业的走狗,追杀元家遗孀至此……

妖男的手里貌似还提着一样东西。谷衣看的不真切,又怯怯地上前挪了两步,突然,她脑袋一懵,她用手捂住了嘴,支吾着说:“阿、阿满!——”

妖男扭腰上前两步,媚态百生,呵呵地假笑两声,说:“就知道这群窝囊废没出息的,两个小崽子都能给溜了。还不是要我凤寒天出手。”说着,他只用一只手将还在昏睡阿满高高举过头顶,妩媚一笑,说:“最喜欢看这种生离死别的戏码了。”

“别——”谷衣的心跳到了嗓子眼上,“噗通”一声跪在凤寒天的面前,重重地磕了一个响头,哭求着说:“求求你放过阿满,我什么都答应你!”

凤寒天笑着把阿满慢慢地放下,搂在怀里,好像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他微抬下巴,风韵万千,唤谷衣过来。谷衣动作僵硬地撑地爬起,走到凤寒天面前。

“背对着我。”

谷衣心疼地看了看他怀中的沉睡的阿满,转过身去。

凤寒天伸出他过度白皙得令人寒颤的双手,摸摸谷衣的头颅盖,深深吸一口气,眼中刹那抹过一丝杀气,不过立马消失又转而勾起一抹笑:“还真是个有灵气的孩子……”

沿着后脑勺,手顺势而下,凤寒天嘴里喃喃念道:“一、二、三!”

“啊——”伴随着谷衣撕心裂肺地哭喊声,凤寒天将手指迅猛地一扎、一提、一扯,将谷衣脊椎处的第三根椎骨向上提起,连背上一块皮一同撕扯下来,瞬间谷衣的后背皮开肉绽、血迹斑斑……瘫倒在地……

凤寒天嗅了嗅那块脊骨,又前前后后把玩了一番,捂住嘴呵呵地尖声笑说:“倒是根不错的仙骨,只可惜,现在没有用处了。”说完,随手一丢。

谷衣用仅剩的一口气,扯了扯凤寒天的衣摆,虚弱地说:“阿满……阿、满……还给我”

凤寒天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谷衣,不屑地一笑,只用两根指头将阿满轻而易举的抬起,然后故意将手一滑……

地上瞬间血肉飞溅,谷衣只觉得自己眼前一片血肉模糊……

“阿满!!——”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