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浮世谣

更新时间:2021-02-27 07:13:09

浮世谣 连载中

浮世谣

来源:落初 作者:糖水菠萝 分类:仙侠 主角:陈素颜夏 人气:

新书《浮世谣》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糖水菠萝,主角陈素颜夏,是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鸿蒙辟开,天地初醒,它以灵韵所幻,沉睡于三万尘山。八万年前,神魔大战,巫神在诛魔山自毁元神筑太常灭魔阵,变千里血海。五万年前,凡界十巫因私念用巫神残魄祭阵,祁神震怒,十巫惨遭天雷地火折磨百年,魂飞魄散。四千年前,四大势力逐鹿凡界,苍生涂炭,白骨蔽野,人命贱如草芥。三千年前,他立于青江河畔,望人间凄惶,闻天地哀嚎,心中不忍。三千年后,她从尸山血海中爬出,盛世清明,繁花锦歌,她向往入世随俗,临街而居,逍遥自在。万家悲欢,万家离合,浮世因情意血肉,方能谱曲成谣,奏出长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桌上放着一碗红枣银耳羹和一块米糕,我迅速消灭干净,抹了抹嘴巴:“好饿,还想吃。”

“你不是没胃口?”

我懒得废话,一把拽起他往门外推去:“走走走!快带我去看看!”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知己知彼,方能出其不意。

我本来想明天就去打听穆向才的情况,但真没想到杨修夷居然这么快就开始着手了。

“穆向才的妻子叫曲婧儿,成亲有六年了,在默香街上开了一家糕点小铺,手艺不错,不过生意惨淡。”

我点了点头,有些犹豫的问:“那,他们可有孩子了?”

“有。”

“啊?”我停下脚步,顿了顿,掉头就走,“算了,走吧。”

“骗你的,没有。”

我一怒:“耍我很好玩吗?”

这单子本来就让我心绪不宁,他竟还给我来这么一出。

他反手拉着我,将我往前带去,边走边道:“据说以前是有一个的,后来死掉了,死因丰叔派人去查了,我先带你去看看,曲婧儿这个女人还算不错。”

从一条小巷穿近路绕开两条大道,杨修夷下巴微抬:“那。”

寻目望去,不过一家简朴店面,生意确实清冷。

此处算是闹市,人流如织,熙熙攘攘,却没什么人在店前停步。

我不解:“丈夫是个那么响当当的人物,妻子怎么也不会过的如此寒酸呀。”

杨修夷不知从哪摸出的折扇,轻轻摇着:“极少有人知道她是穆向才的妻子,你进去的时候不要多话。”

我乖乖点头。

我们在店里坐下,一个二十来岁的女人出来招待,容色普通到和我一样令人过目就忘,和我更像的是,她也有个粗腰。

可能是我一直盯着她的原因,她有些不悦,杨修夷轻咳一声,脑袋微摇,示意她不是曲婧儿。

我收回思绪,道:“我要两盘蜜豆糕,甜汤随意。”

“这位公子呢?”

“不用管他。”

杨修夷斜瞅了我一眼,道:“一份马蹄糕。”

那女人转身朝内间走去,忽的又朝我看来。

杨修夷凉凉道:“你这模样本来就不像女人了,你还这么盯着她看,她定以为你对她有意思了。”

我哼了声,托腮四下打量。

我确实不怎么像女人,自我有意识以来我便在山上和一堆男人一起生活,压根没人可以教我弄女人的那套行头。

平日里我把头发扎在脑后,服装也是简单,师尊穿什么我就穿什么,那种花样款式,水袖如云的衣衫我碰都没碰过。

目光在堂内轻扫,七张矮桌,二十来张长凳,墙面粉了层平滑白漆,贴墙的案几上有几样不起眼的摆件,许是因为生意不好,店里寻常食肆中的油烟熏气。

“诶!”我用胳膊肘轻碰杨修夷。

“嗯?”

我凑过去:“有那个女人出面,曲婧儿应该不会轻易出来吧。”

他点头,顿了顿,哼道:“关我什么事,你坐对面去!”

我一愣,顿时不悦:“你干什么不去?”

“你傻了?是我先坐下的,快去!”

“是么?”我眨了眨眼睛,而后怒道,“吼什么吼?脑子有问题啊!”

起身坐到对面,岂料被他长腿一踢,凳子砰的摔倒,我一屁股跟着坐空,摔得生疼:“杨修夷!!”

他轻懒玩着折扇,重复我的话:“吼什么吼?脑子有问题啊?”

我咬牙切齿,转身扶起长凳,气呼呼坐下:“回家跟你算账!”

他长眉一挑:“就你?”

真是忍无可忍,我怒道:“你这阴魂不散的死白面驴!你趁早给我滚回……”

一个清脆女音从内堂紧紧奔出:“发生什么事情了?”

“跟你没关系!你……”话到一半,我顿时愣了。

眼前的女子同陈素颜身段极为相似,穿着一袭款式简单的鹅色衣裙,衣袖上沾着不少面粉,竹簪将满头青丝轻挽,淡眉红唇,肤白如脂,五官算不上多精致,但有股别样韵味,清淡如泉。

我望向杨修夷,他点了点头。

我再看向曲婧儿:“没事,我和他闹着玩的。”

她点了下头,莞尔一笑,极为清婉,转身要走,我忙拉住她:“等等,我有……”

话未说完,一张长凳砰的扔来,我抬起头,尚来不及做出反应,那长凳便被一晃而至的杨修夷一脚踢碎。

一个人影紧随长凳掠来,可惜一招都没来得及跟杨修夷过上,就惨叫一声摔倒在地,是刚才那个粗腰女人。

杨修夷在我身前站定,寒声道:“怎么,你们店里就是这么招待客人的?”

曲婧儿忙扶起她,神色尴尬:“她……”

那女人攀着曲婧儿,估计脏腑被杨修夷踹的出血了,她在唇角一拂:“本店不欢迎你们这些轻薄之徒,快滚!”

我一愣,杨修夷冷哼一声,坐回原处。

我心中不是滋味,道:“我是女的。”

她们皱眉:“女的?”

我点了点头。

她们顿时面露僵色,曲婧儿忙道:“姑娘,我们……”

我情绪低落的在杨修夷面前坐下:“快些端吃的来吧。”

她们对视一眼,曲婧儿扶着那女人,歉意道:“姑娘稍候。”

糕点很快端上,样式与别家的不太相同,个头小一些,数量上偏多,颜色更为晶润,我咬了一口,甜而不腻,口感绵软,手艺称得上一流了。

曲婧儿站在一旁,笑道:“刚才的事情是我们不对,这一顿当是给两位赔罪。”

我想起正事,偏头道:“这个做的真好吃,你是跟谁学的?”

她一笑:“我闲来便喜欢做这些,你若是喜欢可常来,我也可以教你。”

“教我?”我眉梢扬起,“都说教了徒弟饿死师傅,你不怕么?”

她仍是笑笑。

我也笑了:“你Xing格温婉大方,我喜欢得紧,不嫌弃的话我们做个朋友吧,我叫田初九,你呢?”

“我看你不过十六七岁,你便叫我婧姐姐吧。”

我故作讶异:“啊?姐姐?可你看上去比我还小呀。”

“怎么会?我今年二十有三了,早已嫁做人妇。”她在我身边坐下,“妹妹才是真的水灵年轻,我们方才之所以会误会,全然是因为你的穿着。你生得明眸皓齿,清秀白皙,若有机会过来,姐姐帮你打扮一番后定是个芙蓉佳人。”

虽然有客套嫌疑,可没有女人不喜欢听这样的夸赞,我舒心而笑:“可是你这是糕点坊,不是花娘铺呀,姐姐你住在哪,到时我去你家好不好。”

“我起早贪黑的开店,自然只能在店里,不过我认识几个花娘,可以让她们教你,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对吧。”

我们聊了很久,临走前她包了两份蜜豆糕给我,望向等在门口的杨修夷,低声问道:“那位公子是妹妹的哥哥?”

我嗤声:“怎么可能。”

她笑道:“难不成是妹妹的相许之人?”

“更不可能了,我有未婚夫婿的。”

我抬眸看向杨修夷,清和月色将他清瘦修长的背影拉得更长,墨发和衣袂被晚风轻轻扬起,一派闲情。

曲婧儿点了下头,又要开口,我接过蜜豆糕,低声道:“你别说了,他耳朵灵着呢,最近正看我不爽,你再乱说话他会来打你的。”说着我把手里的十文钱放在桌上,“姐姐这么辛苦,钱还是要付的,我走啦。”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