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古武仙尊

更新时间:2020-10-13 22:48:03

古武仙尊 已完结

古武仙尊

来源:落初 作者:辰天机 分类:仙侠 主角:雷浩雷启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辰天机原创的仙侠小说《古武仙尊》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雷浩雷启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天荒界,一个被遗弃的残破世界,少年雷浩,从那里走出,踏入无尽星域。  三天之祖,坐拥半壁天下。  百战帝皇,统御亿万江山。  陨神之地,妖皇之威撼天地。  天荒之地走出的少年,脚踏星辰,踏上武道至极之路。  新人一枚,考虑了很久,今晚第一张上传,求推荐收藏。感激不尽。  这个,咳咳,建了个群,群号-466625211.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炎猴掀开包裹,露出其中的物件,这是一枚掌心大小的黝黑石雕,其状如莲花,黝黑之中,偶尔有着光华闪现,美轮美奂。

雷浩漆黑的眸子,带着些许火热。望向那莲花石雕之时,喉咙轻轻翻滚,咽了一口唾液,显然是被眼前的这小小的莲花石雕所震撼。

炎猴手中的物件,雷浩并不知晓是何物,然而他却是能够隐隐的察觉到,这莲花石雕,绝非凡品。

似是察觉到了雷浩的震惊,炎猴那狡黠的猴目之中透出一抹得意,旋即他看似随意的将那莲花石雕拿出,看似随意的抛向雷浩。

雷浩连忙伸手接住,漆黑的眸子之中带着责怪之色,瞥了一眼那洋洋得意的炎猴,这才收回目光,看向手中的石雕。

离得近了,雷浩这才看清,石雕呈八角,犹如八道莲花花瓣,而在那花瓣聚拢的中心位置,则是一个犹如蒲团一般的小柱体。

八瓣莲花之上,分别烙印着一道道形状奇异的符文,阵阵温凉之感,从其上散发而出。

“此物绝对不是凡品,只是不知道如何启用?难道要滴血认主?”

雷浩喃喃自语,他从一些典籍上面曾经看到过,南方部族之中,一些奇异修士,所修乃为器,他们身上便会携带一些宝物,而如需使用,首要的便是滴血,以求其认主之后,方可掌控其用途。

雷浩轻轻的咬破食指,殷虹的血液渗透出来,他小心翼翼的将血液滴落在那石雕之上,然后,那漆黑的眸子,便是带着一抹期待之色,紧紧的盯着那石雕,以求其能够有些许反应。

而让的雷浩失望的是,直至过去了半柱香的时间,那黝黑的莲花石雕,连得一点异常都是未能出现。

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双目,显然,所谓滴血认主,失败了。

“难道这莲花石雕只是造型精美,并非宝物么?”

雷浩依旧不死心,之后,在着炎猴呆滞的目光之下,无所不用其极的使用各种方式,甚至跪拜在地,口中似模似样的念念有词,以求能够出现一丝奇迹。

转眼之间,过去了一个时辰,雷浩无力的坐在草地上,手中拿着那莲花石雕,左右翻看,片刻之后,他终于苦笑的摇了摇头。

“是我太心急了,宝物有缘者自能得其精妙之处,倒是我有些病急乱投医,或许,这莲花石雕,原本便是某个大户府邸之中的摆放物件,被炎猴顺手取来。”

“呼。”

张口呼出一口憋在胸口的浊气,雷浩手掌一翻,便是将那莲花石雕抓住,然后递向身旁盘坐的炎猴。

“吱吱..”

炎猴翻了翻白眼,接过石雕,左右翻转,妆模作样的似在查看一般,那猴目偶尔扫过身旁的雷浩,露出懊恼之意,显然也是看雷浩这里对着石雕,此时再无太大的兴奋之色。

最终,炎猴也是无奈的吱吱几声,再度的像扔垃圾一样,将那石雕扔回给雷浩。

“既然你不要,那我就收着了。”

雷浩随意的将其拿在手中,对着手腕之上的漆黑手镯轻轻一抹,那石雕便是诡异的消失而去,显然,那手镯,是一件储物之宝。

“娘。”

伸手摸了摸那漆黑的手镯,雷浩目中露出一似回忆之色,这手镯,是雷浩的娘亲在其出生之时,戴在他手腕上的,也是娘亲留下的唯一一件礼物。

雷浩目中露出哀伤,他连娘亲的样子都记不得了,每次想起娘亲之时,都会对着这手镯发呆。

“唉。”

轻轻的摇了摇头,雷浩缓缓躺了下来,目光透过那浓密的枝叶,此时天空蔚蓝,一轮骄阳悬挂,白云飘荡。

“炎猴,如果有一天我离开雷家,你,会和我一起走么?”

雷浩测过身子,望着炎猴,此时的后者,伸出爪子挠了挠头,猴目之中掠过一丝茫然,接着,他伸出长长的前肢,拍了拍雷浩的胸口,又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接着那两只前爪环抱住雷浩的手臂,发出吱吱的叫声。

望的炎猴这般动作,雷浩会心的露出一抹笑容,炎猴虽然口不能言,然而心智却并不低,雷浩的话语,或是透过表情,亦或者别的原因,炎猴都能够听得懂。

“吱吱。”

看到雷浩露出笑容,炎猴也是咧嘴一笑,似是只有雷浩这里开心,它才能高兴一般,接着,他伸出爪子,轻轻揉了揉肚子,然后,将雷浩的身子扯的坐了起来。

“方才还在嘲笑我,走吧,我们也好久没去那里了。”

炎猴表情兴奋的咧嘴大笑,露出森白的牙齿,在着地上连连蹦跳,显然雷浩口中的地方,它也知晓。

雷浩站起身,轻轻的吸了一口气,将那一抹哀伤藏在心底,旋即对着平地外围的一处浓雾之地行去,炎猴一蹦而上,两只后肢稳稳的站在雷浩肩头,双爪轻轻的抓着雷浩的长发,动作行云流水,丝毫不慌乱拖沓,显然是经常如此。

“你这猴子…..呵呵。”

一人一猴,很快就到了雾气浓郁的内围,雷浩沉吟片刻,似是在辨认痕迹,接着,他抬起脚步,一步迈出,向前慢慢行去,其身形忽左忽右,更是在炎猴吱吱的叫声之中,似在提醒。

“呼。”

终于,雷浩走出三十六步之后,身形停了下来,他望着眼前熟悉的洞口,轻轻呼出口气,接着,迈步而入。

这是一片环绕在浓雾之中的山谷,其状如葫芦,几乎四面环山,其上窄小,且有薄雾环绕,但即便如此,谷中的光线,却依然极为充足。

谷中薄雾氤氲,左侧山体之上光滑如镜,透过上方的光线折射而出的白光,将着谷中照耀的犹如白昼。

而在入口右方,一道犹如银色匹练一般的瀑布,从着上方视线尽头,爆冲而下,落入下方的一口湖泊之中。

前方的山壁,布满了褐色的藤蔓,其上指肚大小的花朵摇曳,其旁边不远处,有着阵阵果香传来,显然,那里应该有着一些野果之类的树木存在。

而这般景象,若是再有些拥有着生命的小动物,便是称之为人间仙境,怕是都不为过。

肩膀上的炎猴早已窜了下来,几步便是到了前方的藤蔓之旁,两只前爪熟练的将那攀爬而上的藤条拨弄开来,露出一个磨盘大小的洞口,炎猴动作极快,小小的身体一闪而入。

雷浩伸开双臂,感受着身体之上传来的一阵阵的惬意,他不由的精神一震,只有到了这里,他才能够不再伪装的那般冷漠。

“以后找到父亲以及娘亲,回到这里,带着炎猴隐居于此,一家人团聚一起,再也没有族中的仇恨缠身,再也没有尔虞我诈,多好。”

漆黑的眸子之中带着一丝向往,雷浩嘴角,却露出了一抹苦涩。

自他拥有了记忆开始,他的世界便没有娘亲,犹记得父亲雷啸尚在家族之时,年幼的雷浩便时常问询娘亲的下落,而那时,能够回答雷浩的,只有父亲那隐藏着一抹痛苦的眼神。

而每每及此,年幼的雷浩便会轻轻抱着雷啸的手臂,沉默不语。

“或许父亲并非离奇失踪,而是去寻找娘亲也未可知,只是为何….不带上我。莫非父亲所去寻找娘亲的地方有所凶险,方才将我留了下来?”

犹如呢喃的低微声响,在着雷浩心中响起。他摇了摇头,眼前忽然浮现出雷耀那仇恨的眼神。

“如今家族之中二伯一脉如日中天,而当年二爷爷在父亲失踪之前,突然暴毙,二伯雷豹也是惨遭围剿,重伤之下虽然Xing命无碍,然而一身修为,却尽数被废。”

“此事透着蹊跷,父亲一生低调,若不是当年家族遭逢巨变,怕是也不会横空出世,二伯一脉将自身不幸尽数推到父亲身上,只因其身上的伤势乃是奔雷手所伤。”

“而这奔雷手,乃是雷家唯一的一本九品的武技,然而这么多年以来,族中只有两人将其修炼至大成境界,其一是大伯雷晟,而另一个,便是父亲雷啸。”

“大伯雷晟颇为稳重,待人亲和,在着家族之中人缘颇好,父亲失踪之后,族中之人大多对自己冷眼相向,二伯一脉更是百般欺压,然而大伯却一如以往对自己极为照顾。”

雷浩摇了摇头,将着那种种杂念努力的摒除而去,眼神望向藤蔓之后的洞口,此时,炎猴从中挤出身子,急速掠来,其手中抓着一坛酒,以及一个包裹,显然是在这洞中所取。

“这洞中常年寒冰不化,其中气温极低,上次只在其中呆了一炷香的时间,便被冻得手脚几乎僵硬,不过这倒成了炎猴的储物库。”

望着那数息之间便摆放出来的各种野果,以及那一大坛酒,雷浩不由的笑着摇了摇头。

“你这猴子,真不知道这些东西你都从哪里弄来的。”

雷浩拿起一枚野果,咬了一口,其中略有些许酸涩,不过那酸涩之中,却带着一抹难以言明的甘甜,只是这一口,似是能够生津止渴一般。

“吱吱。”

炎猴似是不满,拿起一枚野果扔向雷浩,接着,指了指酒坛,又指了指自己面前的一个拳头大小的石碗,吱吱叫道。

“若这一次比试未能进入前三,便要被驱逐嫡系一脉,从而进入家族分支之中打理族中产业,就此一生在与武道无任何交集。”

“而我之愿,便是先要找寻到父亲,从而寻找母亲的下落,而这一切,在着强者为尊的世界,都要以实力来做为根基。”

望着炎猴,雷浩低声沉吟,他拍开酒坛上的泥印,在炎猴得意的目光之下,缓缓再度开口。

“若此次不能进入雷林别苑,那我便离开雷家,脱离这族中束缚,寻求自己的道,即便是身死异乡,也好过这一生孤独,郁郁而终。”

心中豁然开朗,雷浩举起石碗,将其中的酒水一饮而尽,感受着一瞬的冰凉划过咽喉,转眼化为一股火辣的暖流在着胸口流淌,他轻笑一声。

“既如此,炎猴,今日你我…….一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