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天女归来

更新时间:2020-06-29 05:03:45

天女归来 已完结

天女归来

来源:落初 作者:八叶兰花 分类:仙侠 主角:东君封印 人气:

《天女归来》作者:八叶兰花,仙侠类型小说,主角:东君封印,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今生今世,换我做个天然黑,萌萌哒地砍死渣男吧!】他是高高在上的万世之主,她只是春神东君菜园里的熊孩子,智商悬殊,却扼不住她坚定又盲目的爱。他清风浅笑说爱她,强权周全只为她,直到大战的那一天——他依旧是高高在上的冷峻天君,而圆子,却化成了开启沉渊的血水祭品。三生宿命悲,三世轮回痛,真心换真心,谁忍践踏真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狐笑得抽了筋,上气不接下气地在地上打滚儿。

他从未见过这么蠢蛋的妖精,连自己是男是女都不知道,圆子见他这样笑话自己,非常气恼,踢了在地上翻滚的白狐一脚,不服气:“女萝卜就不能做老大了么!我要做老大!”

圆子认死了做黑道老大这一条,觉得做大爷非常厉害,比Chun神东君还要牛气,就像是灵泉好人一样,只要微微一踩,那些欺负她的野草荒蔓就要提着屁股尖叫飞逃,简直帅呆了!

“不能就是不能,女的就该呆在家里绣花花,呆逼萝卜!你什么时候和本大爷一样了再来吧,小女女。”

白狐狸和圆子拽着一条毛乎乎的大尾巴僵持不下,眼睛瞪得一个比一个圆,鼻孔喘着粗气,像是斗牛。

“****你松手!女流氓,居然非礼本大爷的尾巴!”白狐狸呸了一口,很是不屑。

所谓非礼,就是圆子先前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拿脸蹭了蹭白狐狸的尾巴,给她当擦脸毛巾用了。

白狐狸的脏话花样繁多,都是圆子不太懂的,可骂人就是骂人,表情欠扁就足够了,溯月一见两个人僵持不下,小眼睛一转,心里的坏主意就泉涌一般冒了出来。

溯月撺掇圆子狠狠地揍扁了白狐狸,给自己出了潜伏在胸口已久的恶气。

白狐狸被圆子揍得看不出脸,他化Cheng人形靠着树干大喘气,嘴里血呼拉碴地冒着血沫子,却豪爽地笑了,“老子认栽,从今往后你是我大爷!”

见白狐狸也是个真Xing情的,圆子也笑了,“嗯嗯,你和山鸡都是我兄弟!”

混混白狐狸没名字,只记得小时候有个采花的姑娘喊他一句白邂,所以就叫这个名了。

他和山鸡一样也来自未名山,倒不是蛋壳儿里钻出来的,只是自打睁开眼就没见过爹妈。小时候受尽了欺负,吃了上顿儿没下顿,是个顶穷的妖精,又没师傅依附,只能是摸打滚爬一个人活下来,可他憋着一口气,宁愿讨饭也不愿意偷东西。

后来在未名仙府讨饭时,才打听到九尾狐狸是狐族尊贵的象征,他是被丢弃在这里的。

小小白狐气不过,凭啥要抛弃他,不想要就别生呀!他咬着牙横下一颗热血沸腾的心,学着别人浪迹天涯,来到了Chun神句芒大殿后山,打算收拾一方势力,回去干特么娘的狗屁狐狸族。

为了显示他与其他狡猾无情的狐狸不同,而是个诚实的好狐狸,白狐狸把自己的家底儿交代了个光,就连自己屁股上有个梅花瓣儿也说了。

他还特意掀起尾巴给圆子和山鸡看,白白的绒毛里果真有一朵栩栩如生的粉红色梅花,金黄色的花蕊都瞧得分明呢。

听白狐狸说起父母,溯月山鸡不能体会,他在蛋里的时候,父母都万分关爱呢,只是遇上了诸神之战,天地雷劫动,把他给震到了水里。说起这个溯月也生气了,“现在的神仙又坏又烂,一点都不关心下界疾苦,才会搞得哥哥我没了家,沦落到了未名那种混地方。”

“那我们一起去找家好不好!”

圆子的眼睛亮了,她还从未见过外面的世界,这些日子溯月说了好多好多,外面有长翅膀的狼,还有比树还大的蝴蝶,五光十色的未知世界,简直是致命诱惑。

山鸡溯月表示无所谓,因为他流浪了一百年也没找到爹妈,倒是可以搭个伴儿,一起去看看大千世界,说不定还能找个好师傅,学点本事,将来也能占一座仙山,开门立派。

狐狸精自然是拍着爪子赞成,他的理想就是把欺负他的坏神仙揍个遍,圆子此想正中他心意,于是白狐狸高高兴兴去洗脸收拾自己。

尾巴吊在树上,倒挂着洗脸的白狐狸把一池子清水搅得浑浊不堪,池子里的红鲤鱼愤愤不平,跃出水面,甩着大尾巴赏了他一个耳光,这才落入水里,摆摆尾优哉游哉潜入水里。

“***的鲤鱼精。”白狐狸骂骂咧咧地擦了脸,转身去抓吃的,大快朵颐。

“嘿,白狐狸,我说你是饿死鬼转世么,一身肥油,你跑得动么。”溯月捏着白邂肚子上叠成一坨的肥肉,逗他。

“你个傻样才不懂,现在有的吃就要存起来,省得没吃没喝饿死喽。”

白狐狸自有一套理论,这叫提前储备,他是过惯穷日子了,太怕没吃没喝了,想起小时候叼人家一个山果核,却被未名山仙府的人打得遍体凌伤,他就恨,恨得入心入肺。

心浮于表,于是白狐狸咬果子的动作也粗暴起来,嘴里尖牙寒光毕现,眼角影约现出鲜红色的神纹。

可惜这三个都是小呆子,没人知道那蜿蜒入眉心的纹路意味着什么,山鸡是以己度人,习惯了,他自己臂膀上也有火红色的纹饰呢。

而圆子是觉得好看就算了,要是丑,她一定会质疑为啥在脸上画个丑不拉几的道道。

白狐狸的言论让圆子觉得鼻子很酸,她从未尝过吃不饱的滋味,也不知道被父母抛弃是个什么概念,可白狐狸却为了不饿肚子拼命塞吃的,怎么想都觉得会掉泪——

泪,是一个她从懂事以来就不太明白的东西,鼻子一酸,眼睛里就会流下晶莹剔透的水珠,就好像是她脑子里的水……呕,圆子被自己的想法恶心到了,赶紧拉回思绪,抓了一个果子,磕了起来。

“外人都说Chun神殿结界不可轻易踏足,无数道天雷会劈死擅入者,本大爷抱着必死的决心,只为了这红果子,一头撞了进来,嘿嘿嘿,原来都是骗人的,是那些龟孙子为了吃独食儿编的瞎话。“

白狐狸把果子啃得干干净净,连果核都吃了下去,不似溯月吃一口丢一个,一点儿也不珍惜,狐狸小时候太弱,小小的一个雪白团子,连什么能吃都分不清楚,未名山多仙妖,连一根草都是有主的,不能擅动。树妖可怜他弱小,就送他些自己结的果实,加上一个小姑娘常常来投喂,勉强养活大了他。

溯月也好不到哪里去,可他没有乱七八糟的道德底线,偷东西驾轻就熟,基本没缺过吃的。

Chun神殿的富足让他们野心见长,三个人也没有拖拖拉拉,偷了东君的地图就上路探险了,未知的世界都是美好的,一路上奇花异草,神奇动物让圆子眼界大开。

他们的第一站是未名山仙府,此行不为寻仇,而是要去夺宝——八翼紫屏琉璃灯,此物乃未名山仙府镇府神器,是昊止天君征伐魔界之时劈开的洪流中坠落的一块琉璃水晶,得古神澜泗天君点化,化作七盏琉璃灯,持灯人可掩藏自身所有气息,改头换面。

要**家的东西,也是有不得已的原因。圆子执着于自己没有丁丁,不是男子汉一路闷闷不乐,白狐狸安慰她说有这等宝物,她就能做男子汉了!惯偷山鸡滴溜溜地转了眼睛,Jian笑几声,当下拍板,去未名山盗宝!

于是,三个空有理想的小孩就从此走上了不归路。

外面的世界总是很新奇,刚刚踏足未名山仙府的地界,圆子就发现树林之中有两伙儿人在吆五喝六,有一个红衣女子煞是惹眼,她眉心一点描金艳红花朵,一身褚红色纱衣飘飘然,裙带飘逸,干净利落,声音更是清脆如银铃。

“不要脸的狗男女,还敢闹上门来,看姑NaiNai剁了你们喂花妖!”

“小菁,莫要闹腾了,快些回家吧,家里还有事,你不要任Xing。”

“你个贱男人,姑NaiNai阉了你!”

红衣女子扑上去,绚烂的红光闪过,一把利刃出现在她的纤纤素手之中,寒冰一样的光刃,吓得所有人退避几丈之远,落荒而逃。

眼瞧着贱人都跑光之后,红衣女子才捏了个诀,收起了杀气威武的刀。

她转头就对上了目瞪口呆的圆子,白嫩嫩的圆子已经游历一月有余,萝卜见风长,这时已经和少年一般大小身材,身高五尺三寸,算个巨大型的萝卜了。

此刻她狭长的凤眼眨着长睫毛忽闪忽闪,一动也不动地戳在地上,盯着红衣女子移步不能。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圆子吸了吸口水,揉着鼻子问,“可以给我吃吗?”

红衣女子顺着圆子的目光看过来,发现圆子盯的是她腰间的火麒麟果,顿时也笑了,伸手摘下几个扔了过去,“小妹妹,一个人别乱跑,这几天斗灵大会人多口杂,你一个小姑娘要多加小心。”

“嗯嗯嗯。”

圆子已经顾不上答话,嘴里塞满了丰盈甜美的果肉和汁液,说话含糊不清,只能猛点头,这从未见过的绿皮果子太好吃了,鲜红的果肉丰美多汁,比Chun神殿里的果子还好吃。

她一张鹅蛋脸,婴儿肥还未褪去,胖乎乎的埋在果子里不能自拔,浑身散发着呆萌气息,像个小Nai猫一般,稚嫩可爱。

红衣女子伸手摸了摸圆子的包包头,越看越可爱,萌得她心都要化开,叹息一声,把腰里剩下的果子都塞给了圆子。

“小妹妹,你家人呢?”

“啊呜啊呜——”

吃得正开心的圆子听人家问她话,抬起脑袋,无辜地摇了摇头。

“我是红菁菁,是仙府的女官,你呢,叫什么名字。”

“我叫圆子。”

“好,圆子,你是新来的还是来看比灵大赛的呢?”红菁菁想,要是新妖精,自己干脆就带回去,这么萌萌哒小孩子,真是难得,养做妹妹怎么看都舒心。要是为比灵大赛来的,那现在就可以当成客人带回去啦!

“比灵大赛?”

圆子歪了脑袋表示不解,可这个疑问句却被红菁菁一厢情愿地听成了陈述句。

于是,红菁菁非常‘果断’地、笑嘻嘻地牵着圆子回了仙府。

而被美食诱惑的圆子,早已忘记了她那两个出去觅食的小伙伴,一听能吃更多果子,就乐颠颠的跟着漂亮姐姐跑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