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槃龙在野

更新时间:2020-05-18 06:05:19

槃龙在野 连载中

槃龙在野

来源:落初 作者:掰脚扣泥儿 分类:武侠 主角:陆清尘庄主 人气:

《槃龙在野》是掰脚扣泥儿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槃龙在野》精彩章节节选:虬龙困于浅滩,不过蛰伏,终有一日,必将腾起,喷烈火而焚九州,声震四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旁边的刀疤脸男子得令,打开石盒盖子,双手端起就要往昏睡在地的司徒雷身上倒。红色的蚂蚁似乎已经闻到了肉香,在盒子里暴躁地四处爬动寻找食物。

眼看着石盒越来越倾斜,陆清尘刚要伸手阻拦,嘴里的“慢着”两字还没说出来,就听“啪啪”几声,靠在墙边的司徒云侯突然间脸上红光大现,额头青筋迸发,手臂大腿的肌肉块块暴起,束缚手脚的麻绳随之根根断裂,瞬间就摆脱了束缚从地上弹起,十指如钩地向着胤千雪的方向弹射出去,像是要用手插进他的胸膛。

端着石盒的金甲猝不及防之下,被司徒云侯掠过身侧之时以诡异的角度一脚踢开,飞出去撞在一旁的屏风上,滚出去老远,手中的盒子也摔在一旁碎了满地,里面没被砸死的红蚂蚁如潮水般爬出,向着离得最近的司徒清歌的尸体上爬去。

胤千雪也没有料到被点了麻穴的司徒云侯竟然能自行解开穴道,暴起杀人,眨眼之间见他已经快到面前,一脚便将倾倒在地上沉重的花梨木桌踢起阻拦,桌子竟然在半空中竖贯在二人中间,顷刻,便好像承受不住双方的压力,自中间断裂破碎。

完整的桌子从半空掉落在地上,化成一地碎块,司徒云侯的手却已距离胤千雪前胸不足一尺范围内,眼看尖利十指就要穿破胤千雪的胸膛,却不知为何静止住了,就这样停在了半空。

胤千雪的周身像是有一层无形的保护一样,衣衫无风自动。司徒云侯的手眼看便可触到他的身体,却真真是分毫不能再靠近。这分秒之间,就见胤千雪的手中结了个奇特的手型,像是有了无穷之力,轻轻一拂便将司徒云侯要贯穿他胸膛的手掌拂开,另一只手反倒一掌打在了他的胸前,将他打得原路飞了回去,撞在半空的墙上。

还没等司徒云侯从墙上掉落在地,就见散落在地上的圆桌碎片仿佛被人指挥一般,从地上腾起几片,箭一般射了出去,扎在司徒云侯的四肢上,将他生生钉在了墙上。

几缕鲜血顺着雪白的墙面流下,司徒云侯好像瞬间苍老了数年一般,垂着头被钉在那里,神采凄凄奄奄一息。

“我今日既然敢寻仇上门,又怎会不防备你的玄破功?这破釜沉舟的招数用出来,只怕不用我动手,你也活不过半个时辰了。还好,留点时间,让你慢慢欣赏你的宝贝孙子是怎么死的。”胤千雪整整衣衫,玩味地说。

司徒云侯侧低着头,似乎连抬起脑袋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的眼神微有些涣散,缓慢而茫然地转着眼球,像是在寻找声音来源,确定了大概方向,便有气无力地准备说话,刚一张嘴,一口鲜血就先喷涌而出。

“想不到,这长青宗尤老怪居然把他穷半生之精力琢磨出来的无妄神功传给了你。咳咳,他一个老鳏夫身后无人,不是听说要带进棺材里吗,却居然传给你一个外姓之人,真是没想到啊……”司徒云侯边咳血边说道。

此刻,他一个垂死之人,说一个字就要浪费很大气力,被钉在墙上犹如风中烛火般摇摇欲熄。

“你没想到的事情太多了,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为什么。”

胤千雪从容地坐在身后唯一一把还立着的椅子上,掸掸衣服上的土,好整以暇地说:“我大理国虽然地处偏远,可我母亲却是中原人,我随母姓胤,胤夜岚便是我的姨母……”

“怪不得,怪不得,天意如此啊,咳咳,反正我的命已经不过半个时辰,你要放蚂蚁就放吧,大不了我咬舌自尽不看便是……”

司徒云侯看看躺在地上的儿子儿媳和已经被红蚂蚁啃得露出生生白骨的女儿,再看看一直昏睡不醒的孙子,无力地闭上了眼准备受死。想着自己司徒家终是气数已尽,再无回天之力了,想来是因果报应不爽,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

倒在一旁不能动也不能说的管家路完康听到庄主这样说,此时却拼命挣扎,瞪大了眼睛盯着胤千雪,似乎是想要说什么,可他被点了哑穴,有口难言,着急的口中的涎液都流在地上,僵硬的手脚暗暗颤抖。

胤千雪对着琴无涯使个眼色,琴无涯上前解开路完康的哑穴,他躺在地上说:“庄主您大义赴死,可是小少爷呢,您难道忍心他就这样被万蚁啃食全身、名目全非的苟活吗?”

他转而又对胤千雪说:“胤宗主,今天落在你们手上,我路完康也无话可说,刚刚你已经发过誓要留我们小少爷一条活路,现在我要跟你做笔交易,换我们小少爷完好无缺!”

“和我交易?那要看你的筹码够不够。”胤千雪说道。

“够不够你自己掂量。胤宗主,你弟弟并没有死!你既然想让小少爷受红蚁啃噬之苦偿还你弟弟的命债,他没死,小少爷也就不用还了吧,我可以告诉你他的下落,这个交易不赔吧!”路完康说。

胤千雪的眼睛瞬间雪亮,一展衣袖便掠至路完康身前,伸手掐住了他的脖子,厉声问道:“他在哪?”

路完康的脸涨的如同猪肝色一般,圆目眦裂,全身僵硬地抖动如同脱水的鱼。眼看着就要被掐断喉咙了,胤千雪终于将手缓缓松开,又将他仍倒在地上。

胤千雪站起身说道“若有半分虚言,把你千刀万剐!”

路完康被松开后,剧烈地咳了半晌,终于顺平了胸中的气息,笑着说道“胤宗主,这是同意了?”

“若待我查证你所言为虚,不光是你,他的命我也不会留!”胤千雪指着司徒雷说道。

路完康看了一眼司徒云侯说道“这件事连庄主都不知情。当年,庄主确实是准备斩草除根,派我将那婴儿扔进牲口棚喂猪。我还记得当时那牲口棚建在前院中西墙一侧,我抱着那婴孩走到栅栏外,刚想抬手将他扔进猪圈,就发现了尾随我们而来的夫人……”

听到这,司徒云侯蓦然瞪大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路完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