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江湖事件录

更新时间:2020-05-17 06:41:00

江湖事件录 连载中

江湖事件录

来源:落初 作者:参商至善 分类:武侠 主角:李峤李瑜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参商至善原创的武侠小说《江湖事件录》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李峤李瑜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庆平二十九年,天下大旱,灾年。能人异士出山,天下将倾未倾。三十年后,一个来自异乡的灵魂降临此地,一睁眼,就有人给他准备了棺材。李峤垂死病中惊坐起,大呼道:“我没死,我还可以再活五百年!”(没等级,没系统,挂个白布自称参商至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天之后,昆仑山主同虞我行交恶。”

二人之战不仅震荡了整个江湖,更是让那在百多公里外的京城,朝堂之上的九五至尊龙颜大怒!虞我行竟凭一人之力屠杀进驻郾城的皇帝近卫三千余人!

魔头出世,虞我行改道京城,带领妖魔道众人攻破皇城,如离弦之箭一般直逼真龙大殿!

他一脚踹翻了龙椅,刀架在真龙天子的脖子上,居高临下,逼迫着天子退位。

脚踹龙椅,无视礼法;

更以性命胁迫天子,胆大妄为!

幸昆仑山山主及时赶到,跟魔头在崇天台打了三天三夜,随后不见踪影,从此江湖再无二人消息。

“最后谁赢了?”

李峤好奇地问。

靳三摇头道:“不知道,只是一月之后昆仑山便宣布山主死了,关闭山门不理世事。仙家殿也遭受重创,再没听过它的踪迹。江湖上有传言说虞我行死了,也有人说他虽然重伤却还有一口气。”

“但就在三个月前,沉寂已久的昆仑山突然借紫金阁之口向整个江湖宣布了这次的试炼,并且还承诺会将《清明神诀》交付给得画中人头者。但昆仑山一脉单传,历来只有山主修习《清明神诀》。”

李峤恍然大悟:“难不成……”

靳三点头。

“没错,得《清明神诀》者得昆仑!”

得《清明神诀》者得昆仑……

靳三:“如今一大帮人知道你得了画,你快离开郾城,若有人将消息走漏出去,那便是给你引来杀身之祸!”

李峤顿时觉得后背发凉,手中的画轴拿也不是,扔也不是。他并非不想去争夺《清明神诀》,可凭他现在的武功,根本就没有资本去抢,甚至还有可能会把这条机缘巧合下得来的小命给葬送了。那些觊觎昆仑山的大佬可不会管他李峤的死活。

李峤握紧画轴,别了靳三,当即遁走,生怕晚一点溜就被人生吞活剥了。

集市熙熙攘攘,路边干柳依依,郾城的城中河上结了薄薄的一层冰,一旁的茶楼之中,一人坐在矮凳上,十分惊讶。

“你们知道吗,昆仑山的第三幅画出世了!”

“可不是?听说得到它的人还是个十几岁的少年。”

“那个少年我见过,气质超群武功也厉害,当时他止马的时候我就知道,这定然是个天纵奇才,那身形可利落了!”

说话的人打开扇子侃侃而谈:“那匹汗血宝马当时就要撞上一位年龄姑娘,是少年挺身而出英雄救美,所以才得了那第三幅画卷,这下美人与神诀兼得,真真是叫人羡慕。”

流言就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茶楼里人多口杂,你一句我一句一时间众说纷纭,有说李峤是上阳宫的徒弟,也有说他是哪个世家大族的少爷,更有人猜测他根本就是妖魔道之人,总之把他说得玄乎极了,连李峤本人听了都忍不住偷笑。

“走开走开,臭乞丐别打扰我做生意!”

小二一脚踹到他屁股上,李峤装作狼狈地趴在地上,手中的破碗滚到了阴暗处,他便手忙脚乱地跑过去,留给小二一个拮据小乞丐的背影。

有谁会想到,刚刚在众人面前大出风头的李峤竟然会半路折回来,离他遁走不过一个时辰,他便又乔装成了老样子到处探听消息。

这是个正确的选择,李峤把玩着手里的破碗,至少他知道了关于另外两幅画的消息。

第一幅画是在应雪堂堂主应庭光手中,据说这位堂主见一名年老歌姬容颜不在,柔弱受辱,就替她赎了身送回老家,隔日便收到了画。

第二幅是在江南药仙百折英手中,是他的一个患者为了感谢他的救命之恩送给他的。但一个月前,百折英暴毙于家中药庐,石灰墙上还刻着“济世药仙,不过尔尔”八个大字。听人说他死不瞑目,像是看到了阎王使者一样双目欲裂,狰狞地瞪着远处,更值得一提的是,上阳宫三峰中药峰的峰主千韧薄乃是百折英的师兄,当即便吐出一口心头血,发誓一定要找出此人,将其碎尸万段!

其间流言又起,又说是应雪堂的人为了得到剩下的画才杀了百折英,所以才有了上阳宫众人下山之事。

听说上阳宫有一崖三峰五山,而他三月前遇见的段青枫正是上阳宫的弟子,他的天赋极其出众,年纪轻轻就成为玄山山主,此次下山也正是为了保护千韧薄,作为他的贴身保镖随行。

目前觊觎应雪堂中画的人不少,然而这应雪堂虽不是江湖排行榜中一流的派系,却又让人不敢轻易得罪,谁叫如今大梁的太子妃姓应,是应家人。江湖人很少愿意同朝堂牵扯上关系,这也就是虽然应家的实力已经不容小觑,却仍入不了江湖人的眼中的原因。

跟朝堂关系甚密,哪里算是个江湖门派?

李峤听着越来越吓人,这得之不易的奇遇真是个啃不动的硬馒头,不过竟然被他拿到手了,就算是豁出去这口牙他也要试试!

无名功法已经玄之又玄,让他食髓知味,若是再得到这昆仑山的《清明神诀》,那岂不是爽翻了?

李峤踏着初雪,趁着月光尚亮上山,老远就能看见李瑜在树下练剑,小小的身影仿佛融进了剑法之中,李峤不知道他人怎么评价,他个人认为面前这只小雏鸡天赋过人,明明外功跟他一同练,不过三月便能有了意,而他的无名功法还只是有形,远远不得其中之意。

难不成他拿错剧本了,李瑜才应该是惊才艳艳的主角?

李峤自顾自地躺回了稻草堆上,看着眼前的小火堆发呆。李瑜收了剑,见他这副懒散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连连后悔将无名功法给了李峤。

“哼,小屁孩哪里知道什么是好东西。”

李峤不跟他计较,心中暗暗盘算怎么才能偷窥到应雪堂的那副画,明抢肯定是行不通的,只是这暗着究竟该怎么来呢?李峤一时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李瑜走了进来,把白天捡的柴火丢进火堆里,就地坐下:“你今天找到赚银子的办法了吗,听说郾城的深冬可冷了,半夜还会冻死人。”

“你怕冷?”

李峤翻过身。

“我一个习武之人怕什么冷,我是有内力的!”李瑜嘟嘴瞥脸,仿佛他说了一个天大的笑话:“我是觉得你这个老人家根骨不行,小心被郾城的冬天给冻死过去。”

李峤无语,怎么说他的这个身体也才十四岁,怎么就成老人家了?要说怕冻的人,该是小屁孩自己吧。

“对了,你以后打算做什么,咱们不会就一直这样乞讨下去吧。”李峤突然想起这个问题,如果说他准备集齐三幅画得到《清明神诀》的话,有必要跟李瑜说一声。

李瑜擦剑的手一抖,直接划出了条血口子,良久,才见他开口到:“我要练成绝世武功然后给我爹娘报仇。”

李峤眉头一皱反问:“就你?你那软趴趴的剑法当真有这么好可以让你练成绝世武功?既然对方敢灭你家门,那武功肯定是出神入化的,你这小身板又怎么能拼得过他们?”

李峤不是泼他冷水,只是发自内心地觉得他们对抗不了那些在暗处的大佬们。

“李峤你混蛋!”

李瑜眼睛里瞬间冒出了泪光,咬着牙对他大吼:“你不说跟我说帮我灭了他们就算了,还这样挖苦我!”

说罢,右手握拳就朝他打过来,李峤一手将他打过来的拳头捉住,一手按着他的肩膀朝后一扭,压在稻草堆里不让他动弹。

他毕竟长李瑜几岁,很轻易地就压住了李瑜。

李瑜冲他咬牙切齿,李峤无奈到。

“这样激你就生气了,以后还怎么去灭你仇人。李瑜,你知道《清明神诀》吗,我们练了它再去报仇。”李峤把画丢到他面前,凑到他耳边说到:“你也听说过得《清明神诀》者得昆仑的事吧,到时候我们得了昆仑山,再去灭了那些屠你满门的人。”

“当真?!”李瑜哽咽到。

“我说当真就当真,到时候咱两抢了昆仑山,用昆仑山的力量去灭那些人满门不是更靠谱,但前路艰险,一个不留神就丢了性命,你干不干?”

李瑜当即就不哭了:“我干!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就是它个狼窝我也要去闯一闯!”

啧啧,真是个文化人,小小年纪就会用谚语了。

李峤将画打开,打算跟他仔细讨论画中人是谁,谁知李瑜在看到画的那一刻就炸了,猛得跳起来。

“这人我见过!”

“谁?!”

李瑜咬着嘴唇,竟是怎么都想不出来那个人是谁。

“他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就像是生来便刻到我脑海里的一个人,我绝对在哪里见过他。”

“若是给你看了其他两幅画,你能不能认出他来?”山重水复疑无路,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想到这竟是个小福星。画中人的脸扭曲成那个鬼样子他都能认出来?

还是说他们古人有独特的识画能力,他这个现世的人不得其精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