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江湖黑杀令

更新时间:2019-12-29 15:29:30

江湖黑杀令 连载中

江湖黑杀令

来源:落初 作者:一萧一剑 分类:武侠 主角:巨石石洞 人气:

《江湖黑杀令》为一萧一剑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江湖风云起,恐怖武林的黑杀令又现江湖,死亡的阴影笼罩着不安的情绪,仇人是谁?恩人是谁?一路狂暴黑杀,纷纷扰扰,恩恩爱爱,情情怨怨,神秘人物不断涌现,江湖杀戮与缠绵情爱交错登场,撑破了大神的真元神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觉悟心将梅寒梅带至一客栈,便招呼店伙计打点饭菜,不等饭菜上全,梅寒梅便狠吃起来。觉悟心则暗暗盘算如何将其征服,也是觉悟心贪淫太切,没等梅寒梅将饭吃完,觉悟心便暗发狐功。梅寒梅正吃的紧要时,忽一股臊味浸入口舌,待要警觉时,不觉就迷迷登登的心乱起来。先是觉得内心好热,继而便有一种渴望。梅寒梅不愧出身武林世家,有极深的内功底子,正当她要撕破自己的衣衬时,忽觉丹田之间涌出一般气流,梅寒梅的思觉猛一清醒,随即血风剑挚出一团血红的影子破离而出,与此同时,觉悟心则大喝一声,破门而出。

梅寒梅随即跳出窗外,忽觉一道白影于眼前掠过,随后那和尚也随白影而去。

梅寒梅自觉遭人暗道,可就是没有觉察出暗施阴谋者是谁?

其先,梅寒梅倒是怀疑是那和尚所为,可是不久后,梅寒梅在碧月山庄又遇觉悟心。

江湖上,很多人都知道碧月山庄。

碧月山庄不仅有冷子虎的武林威望,更重要的是有一件武林绝宝——无影刀。

似想,武林中有几个人不知道无影刀的厉害呢?如果你去尊敬冷子虎,就等于去尊敬无影刀。无影刀是一件宝物,当然没有人的欲望,当然也就没有什么尊严,不过,会用无影刀的人如果有威严哪?无影刀就不再是无意义的了。何况无影刀并不是一件普通之物呢。

冷子虎像所有武林中人一样,极爱恋无影刀,别人爱恋归爱恋,却只能是凭空单思。但冷子虎却有两个有利条件供其爱恋:一、冷子虎知道无影刀的禀性。一个不会使用无影刀的人,无影刀就等于废铁,只有掌握了无影刀的秘密时,使用无影刀的人才会晓得无影刀的妙处,这就才是真正的爱恋。如同两个爱恋的男女,只有彼此相互了解时,恋爱才能实质性的发生。其二,这一条最重要,冷子虎占有无影刀。武林中,人人想念无影刀,但能亲眼目睹其风采者,大多已魂归西天,命大者恐也所剩无几,能做无影刀之主人者,则少之又少。据说,冷子虎是第四位占有它的人,第三位当然是冷子虎的父亲——碧月山庄的老主人冷谦,至于第二位主人、第一位主人是谁,江湖中至今无有传闻,据有好事的人说,此仍武林之一大迷。

冷子虎有两个嗜好:一是无影刀,二是狗。冷子虎嗜好的狗不仅会叫会咬,而且会讲人话。会讲人话的狗不可能是四条腿的狗,而只能是两条腿的狗人。

狗人即善于摇头摆尾,对主人讨好,对路人凶恶的人。

所以冷子虎总是被人称为冷老爷、冷庄主、冷英雄、冷大侠、冷盟主。

一个人如果有了这么多好听的称呼,就不能不去做威严之状的,而且做威严的人也不是一件坏事。

冷子虎当然要做冷老爷、冷庄主、冷英雄、冷大侠、冷盟主的,不做岂不辜负了大家的好意,而且当今武林也只有冷子虎能做个大人物。

要不是那件小事,冷子虎的位子应该是做的极舒服、极畅快的。

冷子虎有两个儿子,大儿子紫剑玉朗冷飞豹,二儿子金刀俊客冷飞熊,还有一个小女儿名叫冷娇。

冷子虎六十寿辰的消息经许多阿谀奉承者的张扬传告,早已传递了整个武林。接到请帖的人,与没接到请帖的人皆带着轻轻重重、多多少少的贺礼前来祝贺,一是想得到冷子虎的保护,二是想一睹无影刀。

十月初六是冷子虎的寿辰日。

这之前,已有不少的宾客陆续到了碧月山庄。有河北四十楼的物不用、物不管兄弟俩,有威远镖局的副总镖把子李平原,有天山银雕申太紫,东海四龙孙家菊、梁凤、贾夫、金贵。还有许家堡的少堡主许天星,黑鬼门的护法长老千变神君司徒一鹤,长沙七怪中的老三笑弥陀南生,老五铁腿鹤齐全,老六半截塔高宽以及其他小门小派的人物。

梅寒梅是假扮成一个普通宾客进去的,因为贺寿的江湖人物很多,再加上有贴、无贴的皆可进去,所以,梅寒梅很顺当的就进了碧月山庄。

冷子虎满面春风,慈笑中含有至高无上的威严。

寿席一开始,众人便乱纷纷叫喊:“祝冷庄主寿比南山”、“冷盟主万寿无疆”、“冷英雄富贵千秋”……冷子虎哈哈爽笑道:“诸位宾客,今天是老夫的六十寿辰,虽然我很高兴,但我很希望大家也开心,诚盟大家看得起我冷子虎,如果哪位武林同道、江湖朋友遇有什么困难,告诉我冷子虎一声,我冷子虎决不会袖手旁观,一定会替诸位主持公道,请诸位朋友放心,我冷子虎言出必行,来,请诸位同干此杯。”说完,冷子虎先干了杯中酒,众人又争先恐后的嚷叫:“冷盟主与天同寿”、“冷庄主仁义功德”、“冷英雄是千古不变的武林领袖”……大家正嚎嚷乱叫,吃酒干杯之时,忽就有一尖细声音喊道:“冷子虎是狗屁!”此话刚落下,全场很快静下来。

冷子虎慢慢的用两眼抚过全场,仍面含威笑的说道:“是哪位朋友对老夫有意见,但说无访。”说完冷子虎又疾快地在全场扫视一眼。

全场静静的,不少的人相互看一看自己左右前后的人,意思是你喊的吗?如果一伙的,则对视一眼,意思是我怎有这么大的胆呢?如不是一伙的,则狠瞪对方一眼,意思是是老子喊的也用不着你管,况且老子也不会喊呢?

梅寒梅也在搜索着喊此话的人。由于全场人很多,并且大家谁也没留心会有人胆敢捣乱,所以不曾有目标。冷子虎看一看无人回应,也就只好说:“如果哪位朋友真的对冷某有成见,不仿待众宾客散席之后单独对老夫提出来。如果老夫曾有什么对不起你的话,也请你不要扫了大家的兴致,今天虽是老夫的寿日,其实不过借此机会与武林朋友乐一乐。明年的端午节就是武林推选新一届盟主的日子,虽说我们冷家做了三十年的武林盟主,可我自愧对得起武林朋友。请诸位想一想,这三十年来武林中平平安安,没有血风腥雨,魔道邪道的人要么遁形疆外,要么已改邪归正。老夫不是夸口,只要老夫还在这个盟主的位置上,一定会保证武林的安宁,一定能叫江湖朋友继续过太平的日子,决不允许邪门魔道的武林败类横行霸道。”冷子虎严肃而高傲的目示全场宾客,用他那铿锵的语调,说完了他的演说。顿了顿,不知是谁鼓起了掌,全场也随而响应,于是又有人高叫“我们黑虎帮明年还选冷英雄为武林盟主”、“我们黄河帮坚决拥护冷盟主”、“许家堡只听冷盟主的话”、“天山派的兄弟拼死保护冷盟主”、“长沙七怪也拥护冷盟主”,正当这些不知是真心拥护还是假意奉承的誓言高低嚷叫时,那个尖细的声音忽又叫道“冷子虎罪恶滔天”。

话音没落,只觉一道人影疾掠而过,一个穿黑衣,戴一顶遮面宽帽的人,已被一个灰衣中年人掠至冷子虎面前。

梅寒梅细看灰衣中年人,长的气度不凡,白面脸皮,目含冷俊,年纪约在三十六七左右。那灰衣中年人将黑衣人擒至冷子虎面前,往地下一扔,倒退到一旁而立。从他开始掠人,到将人交给冷子虎没说一句话。

梅寒梅走到左边一个矮壮汉子的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轻轻的说道:“大哥哥好。”那矮壮汉子扭头一看,是一个细皮嫩肉的小生,待要发火,忽发现这小生有一对黑白相透的丹凤眼,不知怎弄的,火气马上就变成了温滋滋的味道了:“啊,小兄弟,有什么事,只管对大哥哥说。”梅寒梅道:“唉唷,大哥哥你看我孤陋寡闻,那个刚才抓人的人是谁呀,武功这么高?”“唉呀,小兄弟,你还真问着啦,我告诉你,一般人都不知道他的身份,还就我知道呢。”“唉唷,大哥哥,你别卖关子啦,快说是谁吧”,“嗨嗨,小兄弟我说的可是真话,可以说武林中知道他身份的人也不过三、四个有名望的人而已”。“唷唷,我不听了。”“别呀,小兄弟,我现就告诉你,他呀,是一剑定乾坤秋不笑。”刚说到这儿,就听冷子虎哈哈大笑道:“我认为是那方高手,却原来是个平庸小辈,快说,是怎么回事?”黑衣人抖抖惊惊的道:“不是我……”

冷子虎两眼忽放冷光,“嗯……”

这时,一直站在冷子虎身旁的冷飞豹猛的向前,托起黑衣人的手臂一用力,凶狠的催道:“快说”。

黑衣人马上痛苦的说道:“啊…老爷,老爷饶命,小人不敢说,说了他会杀了我。”

冷飞豹凶巴巴地道:“嘿,你小子不识好歹,你不说我叫你比死还难受。”说完,忽的左手一提黑衣人手腕,右手在黑衣人手臂的三处关节猛的一搓,黑衣人便野鬼般的猛嚎一声:“啊……我说……是一个白……”话音没完,黑衣人忽的一抽筋脉,登时死去。就在同时,冷飞豹猛的大喝:“什么人?”与冷飞豹的喝叫声同时而出的还有一剑定乾坤秋不笑的极快身影。全场人不知何为,忽觉一缕灰影在眼前掠过,再瞧那黑衣人已死,而站在冷子虎身旁的灰衣中年人也不知去向。这才方知,黑衣人被人用暗器处死,刚才的一缕灰影是那个灰衣中年人去追凶手时留下的一道影子。

冷子虎这时仍镇定自若,丝毫不失武林盟主的威严,冷飞豹向冷子虎跟前疾跨一步道:“爹……”

冷子虎扬手打断冷飞豹的话,走到黑衣人跟前一翻头颅,只见天印穴上有一细细的针孔,针孔周围有一圈似乳似桨的液纹,不仔细察看,是发现不了痕迹的。

冷子虎冷哼两声,对冷飞豹道:“把尸体拖下去。”

冷飞豹忙对两个庄丁道:“快把尸体拉下去。”

两个庄丁迅速将黑衣人的尸体拖出大厅。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