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剑典魔踪

更新时间:2020-10-10 23:40:02

剑典魔踪 连载中

剑典魔踪

来源:落初 作者:弓九巷 分类:武侠 主角:文正老家伙 人气:

《剑典魔踪》由网络作家弓九巷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文正老家伙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司马晋王朝自建立之日起,便以守成之才当创世之主。王朝祸患不决于神州大地。东来的梵僧,中原的新盟。四野的游侠,暗中的幽罗。泥洹会中多变数,法祖新盟泣血成。四野游侠终得主,虚危幽罗寻真龙。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马邑堡,城门大十字街口。小纥骨连便望见了两道身影,正是两位族兄弟,树能和莫能。

“嘿,你小子怎么什么都没买呀,还弄得脏不拉几的”,嘴里正吃着东西的莫能,见阿连不但空着手回来,身上还粘了不少土,有些好奇的问道。

树能则将怀里的驴肉火烧分了阿连一个。也有些好奇的望着阿连。

“快走吧,咱们出来可是羡慕死那两个傻小子了,快些回去吧”,说着,小纥骨连接过树能递来的驴肉火烧,便拉着他们两个便说道。

堡主府里,五个小家伙聚在一起吃着驴肉喝着米酒,正窝在树能的房间里,听着三个人讲着街上的见闻。轮到小纥骨连了,树能和莫能有些好奇的望向他。

只听小纥骨连一边讲述自己在米店店铺的遭遇,一边掏出两位大哥哥给的信物。身旁的兄弟们都有些羡慕阿连的经历,幻想着自己有一天也能在哪里解救自己的弟兄,然后一起交换信物。

一旁的树能则有些神色怪异,问道:“阿连,那些黑衣汉子究竟是什么人啊?听你这么讲,好像他们是有部落一样的。部落里阿爹和阿叔打猎的时候就是这么配合的,有叔叔下套,有叔叔射箭,阿爹和阿叔则引诱猎物到陷进附近”,众人一听也有些诧异。

这时,只听屋外传来阵阵脚步声,随之而来的则是一阵熟悉的嗓音。“那些人是泥洹会的人,原来今天上午米店的事,阿连你也参和进去了啊”,说话得是步元显。他来后院客房本是来看看三个孩子挑选的兵刃,然后好考虑考虑怎么给剩下两个稍少的孩子配武器。却正好在屋外听到几个小家伙在讨论上午米店的事情。

“步师父”,见步元显推门而入,五人立即起身行礼。

“都坐吧,阿连,说说看今天上午米店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吧,我收到禀报是有人聚众破坏米店粮食,还打伤店员”,说着,步元显望向小纥骨连。

“步师父,不是的,事情是这样的。那个陈老爷换了石㔨大哥哥的粮,见糊弄不过去,就动手打人。好生无耻”,小纥骨连说着说着便站了起来,其他四人也有些激动,小眼神里都鼓起了丝丝怒气。

“嗯,陈富的手段我也早有耳闻。既然有你作保,那步师父便不下令抓捕他们二人了。来给我看看你们都挑了什么兵器吧”,步元显显然早有决断,只是随口问了问小纥骨连详细的情况。见小纥骨连他们虽然年少气盛,却不乏公正之心,心中却是有些喜欢起眼前的五个小家伙。

听到步元显说到兵器,树能、莫能、阿连便各自将身旁的武器拿起。一杆槊,一把刀,一柄剑。看到三人各自选了长短轻重不同的三件兵刃,步元显心中已经有了全新的想法。

“说说看,你们都是因为什么才选了这几样兵器的?”;

“步师父,槊锐利刃长而杆有劲道,在马上运转,十分灵巧,又能蓄力待发”,树能说道;

“步师父,我选这把刀,是因为用起来最涨力气。劈砍起来简单,防守又十分厚重”,莫能跟着说道;

轮到阿连说的时候,只听他说道:“步师父,这柄铁剑,自从我拿到手中时便觉得最舒服。虽然它即不如树能的槊长,又不能蓄力,也不如莫能的刀厚重,利于劈砍。但是它当我拿起铁剑的时候,却能感觉到它的变化有如星空一般,闪耀在我的脑海里。所以我选了铁剑”。

步元显有些诧异三个小子的决定,本以为孩子选兵器皆是全凭喜好,但他们三个却是都已经为自己选好了道路。在这一点上,就胜过了无数正在攀岩武道的人。

“好,既然你们都有自己的想法,那步叔叔便不再多说废话了。都跟我来校场吧”,说罢,步元显便带领五人来到校场之上。

“阿朔、阿罗,刚才他们三个挑选兵器的理由你们两个都听清楚了吗?等你们满了七岁也会挑选自己的兵刃,回去后可要好好思考一下自己适合哪种兵器吧”;

“是,步师父”。

校场之上,步元显又重新教授了三人新的武功。树能使槊,和步元显一脉相承,所以步元显将早年自己用来打熬身体的冲云枪诀传授给了树能,冲云枪诀和破甲枪术又一脉相承,故而树能很快便记住了其中的变化。

有些头痛的反到是莫能,自己不熟刀诀,只得让莫能等他慧见师父来了,在跟随他学习十诫刀诀。

至于小纥骨连,步元显显然更加头疼了。原因也很简单,自己的剑式乃是传自文始先生之手,更是习练的《剑典》武学。虽然只是部分,但法不传六耳的道理,自己还是懂的。而他自己除了侍剑诀,其余的剑法都不是很精通,就连侍剑诀修习的也只是以身侍剑的路子。对于剑术的感悟,竟然少的可怜。不禁让步元显自己都有些惭愧了,身怀剑诀,却只用运功之法强身,不知文始先生知道了会不会替文正公将他逐出师门。

于是乎,在没有想好怎么教小纥骨连之前,三人中只有树能在习练新武功。其余四人依旧是习练昴日拳法和破甲枪术。

时光匆匆,这一日,纥骨氏的牛羊队伍终于来到了马邑堡。五个小家伙的修行时光也暂时告一段落了。最终的结果是树能的武艺大有长进;莫能练习十诫刀时总是会岔气,所以后来只能勉强从基础刀法练起;而小纥骨连,最后在步元显闭关整理了半个月的侍剑诀后,终于简化出一路半吊子的剑法,这才让小纥骨连有机会用剑;小纥骨朔和小纥骨罗则依旧以根基为重,一月下来,身法和气力都有了十足的进步。

牛羊队伍还会在堡中停留数日,于是乎五个小子就有了自由的时间。这一日,老纥骨牧来到堡主府后院来接小纥骨连,正巧步元显在重新改正那一路奇怪的剑法,两人也就有了时间坐下来,一边看着小纥骨连继续练剑,一边交谈着。

“老爷子,你是阿连的爷爷啊,怎么不见他阿爹来堡里呢?”,步元显见眼前的老爷子须发皆白,不禁有些诧异的问道。

“步堡主有所不知,阿连是个苦命的孩子啊。这些年都是老汉我独自抚养他长大的。阿连他从小就没有爹娘,是老汉从雪地里捡到的苦命娃儿啊”,老纥骨牧望着小孙子,叹了一口气说道。

“嗯?这么说老爷子您不是阿连的亲爷爷?”,步元显有些惊讶,原来小纥骨连和自己一样也是个孤儿啊,不免有些同情起他的遭遇。更是回忆起当年自己也是被先生在雪地之中救起,自此抚养长大的。步元显心中被藏起的那一丝属于十月的悲痛,再次被勾起。

只听老纥骨牧继续说道:“也是奇怪啊,当年那场大雪不知冻死多少露宿荒野的孤魂野鬼。但偏偏还是个婴儿的阿连在雪地里活了下来,还用哭声把老汉我引了过去”,

“哦?世间怎会有如此怪异之事呢?”,步元显显然觉得是这老头在故弄玄虚。

见步元显有些不信,老纥骨牧在怀中摸索了一阵子,掏出一个被牛皮包裹着的东西。随后说道:“就是这个东西,当年老汉我将阿连从雪地中抱起来的时候,从装着阿连的背囊中发现的。这东西被阿连抱在怀中,一直散发着暖气,这才保住了阿连的性命”,说着,老纥骨牧将书牛皮囊打开,只见一块巴掌大的玉佩出现在其中。

见到这块白色玉佩的那一刻,步元显整个人仿若被五雷轰顶一般。这是计家的传世玉佩,当年只有在祭祖大典上才会被取出供后人瞻仰的宝物。当年计家被破,这块玉佩想当然的被他们认作是被家主文正先生取走保管的,但此时却是出现在了自己眼前。再望向院落中的小纥骨连时,步元显整个人如同魔怔一般,越看他越像文正先生的孙子。

为求稳妥,这六年来不知见过多少真真假假的线索。步元显又问道:“老爷子,你当年是在何地遇见阿连的?他身边可还有什么人吗?”。

老纥骨牧抬起头来,思索了片刻后,说道:“就在出了新平城再往阴山方向四五里外的林子里。这身边的人可就多了,看起来好像是一伙走商队的。一共有五六人,阿连的包裹就抱在一个大妹子的身上。可惜大妹子当时早已经被冻死了”。

“老爷子,那名妇人的尸身可有被埋葬哪里吗?”,步元显已然确定了小纥骨连正是当年被福婶带走的计家最后的血脉。此刻得知福婶身死,只想尽快收集她的尸骸,好送归主家。

“队人的尸体后来被我埋在了那片林子里,毕竟他们都是阿连的亲人。就这么被狼叼走了可不行”,说着,老爷子又将仰起的头慢慢转向小纥骨连的身上。

步元显听到福婶的尸骨已经被收殓起来后,站起身来,便向老纥骨牧深深拜去。老爷子还没弄清楚原由,又见步元显双腿一曲,跪在地上,连磕了数个响头。这一动静,不禁让还在练剑的小纥骨连也是一惊,不知爷爷那边是个什么情况,怎么步师父还向爷爷跪拜了下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