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黄金菩萨

更新时间:2020-06-26 05:04:31

黄金菩萨 连载中

黄金菩萨

来源:落初 作者:苏宇澜 分类:武侠 主角:柳半秋尹春娘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黄金菩萨》的小说,是作者苏宇澜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中华民族是世界民族史上的一颗璀璨明珠,几千年来饱经风霜战火洗礼,历久而弥坚,旷世而独绝。任何年代,都需要天下人的民族意识,小至个人,大到团体,都是如此。孔圣人讲:好仁者,无以尚之。个人尚仁,家可安乐;团体尚仁,国可兴盛。于几千年风吹雨打的中华历史中,英雄儿女层出不穷,正是中华民族雄雄英魂的写照和证明,本篇故事,将带领你重回战火纷乱的元明交替,那些儿女情长,那些民族奇志,那些被历史大浪推举的、淹没的英雄形象,带你重新领略一段一段可歌可泣的中华精神。故事主角的主角是夏方,英雄之后,孤身一人与元朝暴政对抗,每走一步,人性都面临着终极考验,这些考验当中,有生死,有金钱,有美色,却都未撼动夏方秉承的正义和爱念,终于用一己之力,感动天下英豪,纷纷举旗呼应,终结元朝对汉人的残酷统治。文章荡气回肠,英雄儿女光彩熠熠。夏方说:“我不是一条龙,我是一条狗,天下苍生的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往西去是一片茫茫戈壁,一块广袤的绿洲上,上万蒙古兵驻守的大营里,一个四十岁上下年纪的男子,留着微须,长发散披在肩上,穿一件坎肩红绒金甲,身后站两个身穿薄纱轻衣的曼妙少女。

男子坐在一座狮皮大王椅上,面前放一只高脚黄铜大碳炉,上面架一个可以旋转的精钢架子,此刻正扇着风,摇着架子把,悠然地烤着羊腿,碳炉一米外的地方,跪着四个身穿军服的蒙古兵。

看仔细时,此人正是当年崖山海边杀了柳半秋夫妻的俊俏男子—拓跋骄。十年过去,除了微微胡须,面皮略微黑瘦了之外,气势凌厉无情,几乎没有变化。拓跋骄一边仔细地观察羊腿的成熟度,一边问道:“有何收获?”拓跋骄说着话,眼睛却抬也不抬,简单一句问询,跪着的几个蒙古兵,就已经双腿打颤,说话也支支吾吾。拓跋骄略不耐烦,道:“怎么?一定要我欠身到你们面前,才有话说吗?”

当中一个兵甲,声音哆哆嗦嗦道:“回大人,从南至北,崖山到河北各路,已经追查多年,还没有黑衣判官的消息。只知道多年前曾有人在福建田仔坪村见过一个黑衣客,怀内抱一个婴儿,四处求羊奶喝,料想他势必是一路北上了。”说完,害怕地低下头。

拓跋骄吹了吹炭火,木炭呼一下烧的更旺了,羊腿滋滋冒出油来,拓跋骄眼光依旧放在羊腿上道:“用了多少人去找?”

兵甲答复道:“前前后后,约有千人。”

拓跋骄道:“都去了哪里去找?”

兵甲答复道:“山野乡村,繁街闹市,都曾去过。”

拓跋骄已是骂了起来,却依旧面不改色,“一群酒囊饭袋,此事你们莫要管了,我近日听得山西有一个四方门,专一贩卖各路江湖门派的人员消息,将此事转给军情处的克哈尔,叫他准备些金子,请来四方门的当家人。”

兵甲领命,磕头道:“属下遵命。”转身欲走。

拓跋骄冷冷道:“这就走了?”

兵甲立在原地,偷偷长叹一声,闭上眼睛,因为恐惧,额头冒出汗珠。

拓跋骄道:“羊腿为你烤得香了,你却没带来什么有价值的消息,叫本帅好生心寒。”

兵甲噗通跪倒,右手握拳拍在左肩上,道:“听凭大人发落。”

拓跋骄道:“既然终究带不来好消息,那舌头留着却也没什么用途了,捡块木炭,烧掉了吧。”

兵家竟然感激道:“谢大人不杀之恩,谢大人不杀之恩,大人英明,恩泽属下。”

拓跋骄无情看着兵甲,眼睛转向碳炉,下巴点了点,兵甲脱下上衣,系在腰间,露出上身粗壮结实的肌肉,走到炉边竟然丝毫犹豫都没有,伸出舌头,用黑铁的木炭夹子,夹起一块烧得火红的木炭,竟直烙了上去,只见一阵白烟冒出来,滋滋几声,一股人肉烧臭的味道扑鼻而来,兵甲一声惨叫,昏了过去。

拓跋骄示意门口卫兵,将昏死过去的兵甲抬出去。拓跋骄道:“本帅只要了他舌头,至于他生死,本帅就无权过问了。你们说,本帅这是施的仁政吗?”

堂内众人齐声道:“大人英明!仁慈带兵!大人必会升官晋王!前途无量!”

拓跋骄大笑起来,声音尖利刺耳。

本在下面跪着的其他几个兵,早已吓得屁滚尿流,这三人显然也没有带来什么好消息。

拓跋骄转了转烤羊腿的架子,幽幽道:“太祖墓的事情,如何了?”

兵乙道:“回大人,西来路上,属下秘密前往六盘山,逗留半月有余,并无。。。并无收获。。。”兵乙说话也是战战兢兢。

拓跋骄晃了晃头,似乎陷入痛苦的思索中,却依旧平和道:“莫要害怕,这项任务刚刚交给你,进展得慢了,也是情理之中,退下吧。“

兵乙欢天喜地磕头谢恩,欠着身子退到营帐外。

拓跋骄割下一块羊腿肉,外表焦香的羊腿,内力还泛着丝丝血红,慢慢放进嘴里,闭上眼十分享受地咀嚼。身后的曼妙侍女用锦帕帮他轻轻拭了拭嘴角的汁水,随后端来一杯色泽紫红剔透的葡萄酒,拓跋骄满意地饮上一口,上下晃着头赞美。

兵丙道:“禀大人,我们已大致确定了少帝赵昺的下落,他一定在江南。“

拓跋骄忽地睁开眼,碳炉里捏出一小块儿烧得火红的炭块,“锵“一声弹出去,正中在兵丙的左胸膛,兵丙身后一仰,随即整个人飞出丈余,左胸膛被炭火燃着,只觉一顿灼痛,兵丙下意识翻滚着扑灭。

拓跋骄厉声道:“说过多少次,我喝酒吃羊腿的时候,不要打扰我。“

兵丙连滚带爬又跪到刚才地方:“求大人宽恕。“

拓跋骄道:“还好,你总算有些进展,自己救了自己一命,继续追查下去,希望下个月你再来时,已经能够告诉我赵昺到底藏在哪里。诺,赏你的。“说完割下一块羊腿肉,轻轻一甩,这块羊腿肉就被兵丙叼在嘴上。身后曼妙侍女端出一个红木托盘,上面摆着十个沉甸甸、黄澄澄的大元宝。侍女朝兵丙走来时候,兵丙看这曼妙侍女看得呆了。这侍女面容俊俏,犹如天仙,脸蛋绯红,来到兵丙面前时候,害羞地躲过兵丙的视线,莞尔一笑,兵丙的魂魄立刻就跑到九霄云外去了,呆呆地接过托盘中的元宝,侍女欠身退下,行拂间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让兵丙心也醉了,失魂落魄地看着侍女退去。

这时拓跋骄竟“锵锵“两声弹出木炭,两块木炭直取兵丙双眼,还在意乱情迷中的兵丙,忽地双手捂着双眼,倒地哀嚎起来,再看时,双眼已经血流如注,剩下两个黑黑的窟窿。见此情景,曼妙的侍女薄纱盖住玉手,又是遮面莞尔一笑。

拓跋骄道:“非礼勿视,非礼勿听,你这双眼超过了你的理智,留着也无用。“

躺下的兵丙,挣扎一会儿之后,已是奄奄一息。

拓跋骄将目光放在屋内跪着的最后一个兵丁身上。

这个兵穿着打扮与其他人无异,显然是同一品衔,只是一直低头跪着,眼前发生的所有事,他都好像没听到,也没看到。

拓跋骄道:“抬起头来。“

兵丁缓缓抬起头。这人三十出头模样,眼若血蛤,神情当中不露任何声色。拓跋骄心想:难道是自己老了?这年轻人站在自己面前,竟如此气定神闲。

拓跋骄问道:“叫什么名字?“

兵丁答道:“回大人,属下耶律成都。”

拓跋骄道:“哦?好名字。可是取自隋唐时天下第二条好汉宇文成都么?”

耶律成都垂首道:“不出大人所言,正是如此。“

拓跋骄道:“姓耶律,那么你是金人喽?“

耶律成都道:“属下是金人,但是却端着蒙古人的饭碗,谁给属下饭吃,我便是哪里人。“

拓跋骄道:“有道理。正所谓皇帝轮流做,保谁不是保呢。你与前朝耶律家族有何关系?“

耶律成都道:“大人不问,属下不敢擅达,恐辱了祖上名声。“

拓跋骄不耐烦道:“你们耶律家怕是被陶弘景洗了脑了,文前文后的一肚子酸水。前朝宰相耶律楚材是你什么人?“

耶律成都道:“回大人,是在下曾祖。“

拓跋骄吃惊道:“你们耶律家,自耶律楚材、耶律仲行之后,就渐渐淡出朝廷视野了,想不到还有你这一脉,如今沦落疆场。“

耶律成都道:“据属下祖父讲,至祖父辈,祖上光耀已不复存在,祖父便携一家老少迁往漠北。“

拓跋骄道:“你是在漠北出生的?“

耶律成都道:“正是。”

拓跋骄问道:“漠北出生,何时入的军营?”

耶律成都道:“三年前。”

拓跋骄问道:“从哪里来?”

耶律成都道:“长白雪林。”

拓跋骄惊道:“就是你在西门帐外与我的骑虎将为一只牛腿起了争斗?两个骑虎将同时出手,才把你制服的?”

兵丁顿首抱拳道:“属下饿的急了,恳请大人恕罪。”

说话间拓跋骄飘然离开座椅,跃身来到耶律成都面前,右掌推至距离耶律成都左胸前还有一寸距离,拓跋骄低低道:“还手。”紧接着一掌推出,打在耶律成都左胸,耶律成都未及还手,已经应声飞出,拓跋骄略显失望神色,不料耶律成都空中一个翻身,落地时被余力逼得向后退了几步,右脚向后撤了半步站稳,拓跋骄微微一笑,又一个纵身,劈掌如剑,耶律成都双拳交错,顶住这一掌,拓跋骄微微用力,气劲灌输掌上,施力压下来,耶律成都扎稳马步,二人在拳掌交错的地方,以力互抗,僵持了片刻。片刻之后,拓跋骄收了掌法,向后空中一个翻腾,稳稳落回大王椅上。

耶律成都急忙拱手跪倒:“谢大人赐教。”

拓跋骄喝了口葡萄酒道:“还不错,能接住我三分力。“

耶律成都道:”属下力气微薄,也无功夫在身,岂可与大人相提并论。“

拓跋骄道:“我现在相信,你确实是在长白百兽雪林里九死一生过来的了。“

耶律成都道:“可惜属下不争,没有晋升为骑虎将。“

拓跋骄道:“你用了多久从长白雪林走出来?“

耶律成都道:“回大人,三年时间。“

拓跋骄道:“也属走得快了。出林状上写的什么?“

耶律成都道:“回大人,属下饿得紧了,凡杀的虎豹狗熊,都被属下用来填饱腹中饥饿了,所以出林时候手中只剩一只虎头,出林状上也就只记了一个虎头,也因此没有成为骑虎将,而是被点派至步军兵营。“

拓跋骄道:“你来报什么消息?“

耶律成都道:“属下长官是木克南,因探查黄金菩萨的下落时与千户赤金的属下起了冲突,木克南逃回时,已经身负重伤,死在来中军报信路上,他临终时候派属下前来报信。“

拓跋骄笑道:“看来真要抓紧时间了,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进来了。”

耶律成都道:“木克南临死前还说,黄金菩萨绝非一个等闲的黄金雕像,而是赵家皇帝历代积累的一个大宝藏。他还说,要得到黄金菩萨,先要找到一个人。”

拓跋骄道:“找到何人?”

耶律成都道:“此人名叫闻人博颜,是独行塞北江湖的大刀客,也是赵宋最后一只军队的首领。”

拓跋骄听得兴起,吩咐道:“赐座。”

堂下立刻有人搬来红木狼皮垫的椅子,拓跋骄示意耶律成都坐下。

拓跋骄问道:“怎地一个江湖客,反倒成了赵宋军队的首领?要找到黄金菩萨,为何又要找到他?”

耶律成都道:“大人可知文天祥吗?”

拓跋骄不屑道:“自然知道,天下传名的一个酸肚子宰相,朽木一个。”

耶律楚材道:“文天祥被世祖忽必烈关在狱中三年,却不肯归降。”

拓跋骄笑道:“要么说他是个酸肚子秀才。”

耶律楚材接着道:“三年之后,太祖失去耐心,宣布羁押文天祥奔赴刑场斩首。文天祥死就死了,但却留下两件宝物。”

拓跋骄问道:“那两件?”

耶律楚材道:“一件是文天祥狱中写下的诗句,被一个狱卒悄悄带出牢房,流传到民间,北宋人广为传唱,如今已成了天下造反军队的口号,而另一件就是文天祥被斩首时候,被文天祥鲜血泼洒的接头石,江湖人叫这块接头石做‘丹心铁’。”

拓跋骄道:“汉人就十分信赖这些子虚乌有的故事,文天祥又如何,与普通人鲜血能有什么异处?”

耶律成都道:“大人有所不知,在汉人心中,文天祥所获之尊崇,好比千百年流传之孔圣人一般。而这块接头石,本就是塞北极寒深渊中的千年寒铁。为得到这块’丹心铁‘,当时武林掀起了很大争斗。最后,就是这个闻人博颜力压群雄,将’丹心铁‘收为囊中之物。”

拓跋骄轻蔑道:“哦。”

耶律成都道:“属下进了长白雪林之前,在塞北流落了一段时间,整个塞北江湖,名气最大的就属闻人博颜,此人祖上乃是随宋太祖赵匡胤平定天下的大将军。一门忠烈,英雄辈出,到他这一辈的时候,浪迹江湖,钻研武学,远离朝廷,但明里暗里始终与赵宋朝廷藕断丝连,据说世祖忽必烈定都大都的时候,他还数次组织江湖人士偷袭大都。”

拓跋骄道:“宋人就是这般不自量力。多少闻名江湖的侠客葬在本帅手下,竟然还妄想偷袭高手如云的大都。”

耶律成都接着道:“大人不知,传说这闻人博颜早已称霸塞北,在得了这‘丹心铁’之后,塞北武林那些一心要颠覆大元统治的江湖人,就彻底心悦诚服地归属他了,因此,闻人博颜的军队实在不可小觑。”

拓跋骄狐疑道:“如你所说,文天祥已经死了几十年,这闻人博颜如今却还在人世?那岂不成了老妖怪?这般闻名遐迩的豪客,怎么不见出现在多知博士的江湖录当中?”

耶律成都道:“大人,这也正是此人奇特之处,粗略估计,这闻人博颜应当是个年逾百龄的老人。撰写江湖录的多知博士本就是汉人,难道大人还真把这江湖录当作验证江湖武林的唯一凭据吗?“

拓跋骄怒道:“怎地?难道本帅居在当朝功夫榜上第七名,也是浪的虚名吗?“

耶律成都离开座椅,跪倒在拓跋骄面前道:“大人武功横行天下,属下怎能不知。只是属下并非阿谀奉承的小人,这当朝武功榜的排名,本就是汉人撰写,岂知在这功夫榜之外,还有哪路高人是没有被记录在内的?”

拓跋骄道:“如你这般说实话的,常常令本帅十分不悦,可不知怎地,本帅见到你却是十分欢喜。”

耶律成都犹自跪着,拱手道:“属下最不屑阿谀奉承,单单是属下知道的几个,功夫至少就能与大人您比肩伯仲,而这几个却又都为出现在多知博士的当朝功夫榜上。”

拓跋骄道:“哦?那倒有趣了,你不妨说说看。”

耶律成都道:“五毒岛上闻名遐迩的四毒以及天下未知的第五毒,不知身在何方的无欢、无乐、无喜三个和尚,还有号称‘龙王令至,难逃一死’的三江龙王—韩敬,北疆的首领阿里木,收魂寨的寨主施无常,重整广东柳氏旗鼓的柳霓裳,还有刚刚说过的闻人博颜,还有。。。”

“好了好了。”拓跋骄极不耐烦地打断道:“说回黄金菩萨吧。”

耶律成都看出拓跋骄不耐烦,欠身拱手道:“关于黄金菩萨的下落,已经确定有几个人是一定知道的,一个是少帝赵昺,一个是文天祥,文天祥已经死了,相信文天祥死的时候也绝没有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任何人。‘丹心铁’已经被闻人博颜锻造成了一把丹心神刀,如若不打败闻人博彦,如果闻人博颜也参加到寻找黄金菩萨的队伍中来,对大人将是个非常强大的威胁。”

拓跋骄思索起来,心想:知道黄金菩萨下落的人,应该不止赵昺和文天祥,柳半秋也一定知道,悔恨自己当年出手太重。

耶律成都接着道:“况且这几件事情,本是一整件事情,只要沿着其中任何一条线索盘查下去,相信都会顺藤摸瓜,找到答案。”

拓跋骄道:“哪几件事情?”

耶律成都道:“段北亭的下落,赵昺的下落,黄金菩萨的下落。甚至。。。”

拓跋骄道:“甚至什么?”

耶律成都看着拓跋骄双眼,严正道:“甚至太祖成吉思汗的墓地所在,也可能会水落石出。”

拓跋骄大惊:“此话怎讲?”

耶律成都道:“太祖成吉思汗薨逝时候,西夏、大辽以及残喘的赵宋,都曾派大量密探探查,准确说,在成吉思汗的殉葬队伍中,就有无数外族眼线,这些殉葬队伍虽然后来都被坑杀灭口,但是据属下推测,其中必有人逃出。最可能的便是宋人的探子,而这探子也早已经向赵昺报知了成吉思汗墓的所在。属下料想,当年被大人在崖山杀掉的崖山五杰以及漏网的黑衣判官段北亭,很有可能就曾隐姓埋名到这只殉葬队伍中。而段北亭此时应该就和少帝赵昺在一起。”

拓跋骄笑道:“有趣,有趣。”

耶律成都说完,毕恭毕敬地站着。

拓跋骄道:“从今天开始,你就留在我身边,要高官还是要厚禄,随你挑选。这样既不枉费你是耶律家的后人,也不枉费你长白雪林生死一遭。”

耶律成都听完,右拳拍在左肩,单膝跪地,激动道:“谢大人!”

雪尘滚滚的塞北,苍茫一片,漫山遍野的白色。

百十来蒙古兵挥舞着长鞭弯刀,正驱赶着几百个孩童在雪原上艰难行进。这些孩童衣不蔽体,光头赤脚,在塞北极寒的天气中,好比一只只刚出蛋壳的雏鸡,被飞舞盘旋的老鹰时刻盯着,稍有不慎,命运便会夺去他们的性命。而他们前进的方向,只有一个:长白百兽雪林。

这些孩童,都是拓跋骄强征来的男丁,目的只有一个:扩充他的骑虎将军团。

这些在雪原艰难行进的儿童军,迫于蒙古兵的威吓和刀鞭,竟无一人发出惧怕的哀嚎声,尽皆浑身哆哆嗦嗦颤抖着,任随蒙古兵的驱使,一步一步踩着厚厚的积雪行进。行进途中,陆陆续续已有几个孩童倒在雪地里,整个人已经僵了。蒙古兵驱马靠近,挥舞几鞭打在倒下的孩童身上,见已没了生机,便一一抛弃了。

这孩童之中,有一个少年,十一二岁年纪,也被剃了光头,赤着脚,身上单衣破碎不堪,走在儿童军的最前边。少年名叫季康,江南战乱,他一路颠沛流离逃亡到漠北,乞讨为生,一日正乞讨时,不知怎地被人敲晕了,待到醒来时候,已经身在这漫山遍野的白茫茫的雪原之中。

在这天地浑然一色的茫茫雪原上,每一丝风吹过,就好比飞刀刮在身上,连呼吸的空气,都好像是凝固的。

骑马的蒙古兵“啪”的又甩一鞭,在这寂静的雪原上空,惊得人心寒。蒙古兵道:“前面五里就是长白雪林,进了林子,你们就自由了。”明知进了林子,等待他们的将是九死一生的惨斗,蒙古兵竟然还如此淡定地说什么自由这类话,说完,连自己脸上也挂满了得意的坏笑。

季康也是已经被这彻骨的寒冷折磨得奄奄一息,却不断在心内提醒自己:“不能死,不能死。“

终于看见了长白雪林。

雪原被森林割断,漫天遍野的白色,被无数根黝黑高耸的毒针茶出了尽头。再走近些,一望无际的森林豁然高耸在面前,直直插进天空。骑马的蒙古兵,长笛呼啸,往复奔走着,向人群当中投放起肉块。儿童军顷刻像翻滚的粥锅一样沸腾开,争夺起来。这肉,就是他们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季康有十一二岁,在这儿童军中,算是比较大的孩子,加上本是江南人士,生性不如塞北人壮蛮。看这情景时候,不禁悲从中来。这些儿童军,本已经被寒冷折磨得奄奄一息,看见食物时,想也不想,就如饿了许久的野狼一般,哪里还顾及什么人性,什么同胞,什么手足,有的把头埋进雪地里死死地抱着肉块大口咀嚼,任身后抢肉的孩子,拳打脚踢,直到口吐鲜血,嘴里还在大口咀嚼;有的一直潜伏,等旁边的三五个人互相拼打到筋疲力尽时候再冲出来一把把肉抢走;有的干脆已经癫狂,抓住一个便大打出手,大有我活不了,你也别想活的架势。

季康痛苦地留下热泪,这哪是人间,这明明就是地狱。

这时,一块肉正好仍在季康脚下,季康弯腰捡起来。刚刚直起身,已经有四五个孩童虎视眈眈看着他,把他围在中间。在对人性的心灰意冷之中,季康把肉扔回雪地上,收紧了单衣,扎进了腰绳,转身一步步朝林子里走去。

身后拼死拼杀的食物争夺,还在继续。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