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唐墟

更新时间:2020-06-17 06:04:17

唐墟 连载中

唐墟

来源:落初 作者:盛京沧海 分类:武侠 主角:李克用梁王 人气:

主角叫李克用梁王的小说是《唐墟》,它的作者是盛京沧海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盛极一时的大唐帝国轰然落幕,乱世英雄起四方。身世隐晦的肖俞,自幼被宦官收养,本欲放歌纵酒,逍遥度日,却终究敌不过时势与命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回到刑房,高金涵和肖俞不约而同拿起了架子,也不主动和杀手说话,各自双臂抱怀冷冷地看着杀手。

杀手苦涩地一笑:“大家都是明白人,就不用使这些无谓的假招子了,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就是你口中的水黛料想到你也许会挖出胭脂铺的老板,但没让我去设伏,说是怕我折在里面。我自然不服,没想到•••”

肖俞接口道:“我也没想到水姑娘这么看得起在下。”

杀手漠然道:“只是我不会说出她眼下的藏身之处。”

肖俞点头道:“理解。”然后静静地等着下文。

杀手又道:“我有更值钱的消息。天行苑在各镇都设有分舵,尤其在当年围攻过老帅的几镇,布局已久。“

杀手口中的“老帅”,自然是当年的以人肉做军粮的孙儒。肖俞心道,传闻天行苑主乃孙儒后人,看来确有跟脚。

肖俞道:“忻州距晋阳不远不近,你们挺会挑地方。”

杀手道:“我是总舵的甲字红鞋,与河东分舵并无统属关系,本不知道他们的底细。月前到幽州出了一趟红差,刚得手,总舵传信要我来河东做后手,河东分舵的一名暗线去接应我,那废物走到定州便给缉捕司盯上。”

肖俞道:“你是那时杀了郭大人手下几名兄弟?”

杀手道:“正是。那废物却死在缉捕司手上。临死前给我一件信物,托我交给他们舵主。红鞋与分舵超出任务范畴横向私联,本是违例之举,但那废物的儿子也在河东分舵效力,放心不下,愿以暗藏的家产换取舵主照拂一二。由是我便知道了河东分舵的落脚处和联络切口。“

肖俞好奇地问:“要是你没失手被擒,会不会帮他传这个信?”

杀手古怪地笑了笑:“假如只是一句口信,我心情好的话或许会顺便带到。”

肖俞点头道:“是了,他既然告诉了你家产的暗藏之处,这口信自然不传也罢。”

杀手道:“小哥儿倒是我的知己。“

高金涵瓮声瓮气地插了一句:“什么钱都敢吞,你倒不嫌硌牙。“

肖俞笑道:“看来咱们高大统领和你道不同啊。“

杀手喘了口气:“无妨,无妨。交易而已,不求交心。我把河东分舵送给你们,能不能顺藤摸瓜找到那娘们,就看你们的手段了。是河东分舵的人先失了风被缉捕司盯上,总舵不会疑心到我,我死后仍是天行榜上的英烈,我妻儿会被妥善安置。至于我,只求速死。“

肖俞看看高金涵:“大统领,这买卖干得过吗?“

高金涵哈哈一笑:“成交!“

片刻后,高金涵兴冲冲地拉着肖俞去向李克用禀报。此时“小朝会“已毕,李克用、李存勖、张承业三人已到了书房,李存勖说些潞州前线的事务。

高金涵进屋便行了个大礼,道:“启禀王爷,天行苑刺客在河东的窝子已经被我们扒出来了,如何去拔钉子,请王爷示下。“

李克用有些意外:“娘贼!你小子办事有长进啊,快说说怎么回事。“

高金涵老脸一红,道:“末将不敢贪功,是肖副尉发现了重要线索,亲手生擒刺客一名,方才又审出天行苑河东分舵原来十年前就在忻州扎根,连传讯之法都问出来了。“

肖俞忙道:“回禀王爷,全是高统领调度有方,不然刺客早就远走高飞了,小子只是略尽绵力。“

李克用更是意外:“哈哈,七兄还真是为我河东培养了棵好苗子啊。来来来,亚子,你还没见过肖俞吧?“

李存勖道:“在前堂见过了。“

肖俞忙又施了一礼。

李存勖方才正讲在兴头上,忽然被二人打断本有些不悦,但听高金涵说两天时间二人便挖出这么一伙刺客,也有些刮目相看。尤其看肖俞似乎比自己还年轻些,不由地起了招揽之心,态度自然也不似先前倨傲,微笑着对肖俞点点头。

李存勖又道:“此次行刺之事,凶险异常。方才父王仓促间也未说得详尽,不如就由肖副尉详细说说如何?“

肖俞道心道前夜刺客初来是我还在监军府喝酒作诗呢,谁知道当时怎么回事。好在高金涵及时解围:“世子殿下,肖兄弟嘴笨,还是俺老高来说吧。“

见李克用、张承业均未出声,李存勖也默许,高金涵卖弄开讲古先生的口才,从刺客现身、张承业出手“救驾“,到肖俞敲山震虎诈出水黛,再到发现尸体被掉包,直至最后略施小计攻破杀手心理防线,讲得一波三折跌宕起伏,中间肖俞与那杀手的生死一战,高金涵虽未赶上,此时也煞有介事讲得如亲眼所见一般。肖俞有些哭笑不得,心想自己与这生平不解藏人善的高统领共事,真是不知道是福是祸。

李克用张承业二人已大致知道首尾,一边喝茶一边望着窗外。在场几人,仅李存勖听得格外入神,除听到听琴馆红姑娘水黛竟然是天行苑的暗桩子时眉锋一挑外,并未有何动作。

高金涵口说手比口沫横飞讲了足足一刻钟才停下,看了看桌上的茶壶,讪讪地没好意思出声。李存勖笑道:“高统领辛苦了。“亲手倒了一杯茶递到高金涵手上,高金涵忙道声谢一饮而尽,双手握着空杯不舍得放下。

李克用笑骂:“出息!杯子赏你了。“

高金涵喜不自胜,将空杯小心翼翼地揣入怀中。

倒不是武夫高金涵故意在晋王父子面前做这等受宠若惊之态,若是单单面对李克用,晋王爷不拘小节,平日里对自己打也打得,骂也骂得,名是君臣,其实早已有三分父子之情。而李存勖则不然。这位世子殿下是天生的将才,十三岁就随父祖上战场,十六岁独领一军后东征西讨,鲜有败绩,早已是河东年轻一辈武将心中的人中龙凤,年轻武将莫不以能与世子并肩作战过为荣。只是世子殿下自幼心高气傲,而且傲的别具一格。别的贵胄子弟的狂傲写在脸上,而咱们这位世子的傲气是在骨子里。虽然平日里并不盛气凌人,但亲手为别人斟茶这种事,只怕他的几位亲叔叔都没享受过。高金涵顿时觉得自己算是光宗耀祖了。

李存勖向李克用道:“父王,今日您既已派嗣昭兄长接替儿臣前往潞州,儿臣自当在别处为父王分忧。这天行苑的小蟊贼,不如交给儿臣处置。“

若是别人说出这话,便是赤裸裸的抢功劳。而李存勖说出,自然不一样。

李克用与张承业对视一眼,道:“也好。亚子你战阵经得多,以后像这等暗地里的事情,也少不得要沾一沾。”

李存勖道:“多谢父王。儿臣想带高统领和肖副尉一起赶往忻州,不知您意下如何?”

张承业正要说话,李克用已开口:“有何不可。七兄,待会儿你去谍子房再拨几个人过来宿卫。王府也不是竹篱笆想来就来想去就去。再说了,那几个刺客不都死的死伤的伤吗?要是实在不放心,这几日你就在王府宿卫。”说到后来,已是有几分无赖相。

张承业无奈一笑,道:“谨遵王爷钧旨。”

高金涵试探着道:“王爷,世子,要不,我们今日便去忻州?”

李存勖道:“晋阳到忻州,骑快马也要大半日,现在天色已晚,到那边也得后半夜。夤夜进城,恐惊动那帮贼子。”又笑道:“再说,你们不都答应了那杀手,假装是‘无意中’发现了忻州的分舵吗?要是大张旗鼓,岂不连累你和肖副尉失信于一个死人了?”

高金涵连连点头称是,肖俞陪着一笑,心道:“世子殿下果然思虑周全,只是,只是,太周全了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