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剑神至圣

更新时间:2020-06-17 05:51:52

剑神至圣 已完结

剑神至圣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花心十一心 分类:武侠 主角:白衣秀士常叟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花心十一心原创的武侠小说《剑神至圣》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白衣秀士常叟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时值虞渊,是谓黄昏。斜阳西挂,染红半边天。疏林晚鸦,雁鸿掠天涯。华灯初上,暮色渐浓。  “好了,老奴总算没负老主人所托,将最后一关给攻破了,老奴纵死亦可以瞑目了……”天垂云重之时,凄风侵侵之际,征夫路远野樵荷薪,又有谁有这闲暇雅兴饱览这如画风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常少侠,你怎能那么狠心,然而这又怎能怪你!”走在山阴道上,常叟反反复复地念着这句话。

“我‘狠心’,缘何说起?‘不能怪我’,又是为何?难道宿心她早已知道恶劫难逃,此生无望?还是因我的一念之差而枉送了宿心的一条性命?”常叟百感交集,心情悲痛而沉重。“宿心,你说有件事需要我的帮忙,你为什么不先告诉我?兴许这样一来,一切都会有所改变。哦,对了,一定是你们宫主杜妩芳派你来请我到逍遥宫一趟,而你又非把我请来不可,否则你将接受这宫中酷刑的折磨,所以,当你以为我以笑委婉拒绝时,你在绝望之余,突然逼我出手,企图死在我的剑下而免遭极刑的折磨。是了,一定是这样了。看来,宿心,千错万错都是我的罪过啊,真正对不起你的,应该是我呀!如果你把话说明,抑或是一开始我什么都答应你,那末,可怜的你的命运又岂会如此的悲惨?宿心啊,是我害了你呀!”常叟心神俱丧,痛不欲生。忽然似乎忆起了什么,眼睛一亮,骤地充满了无限的怨恨与悲愤。“不行,饮水思源,宿心的死,逍遥宫逃脱不了关系!杜妩芳,上次我放过你,想不到你不思悔过,恩将仇报,哼!这次,我常叟纵是拼得一死,也绝不让你骄横一世!”正是: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秋来草短,风凄露白。四野茫茫,荒旷天低树。愁看群山粉黛,残红乱舞,征途无垠,把戈而行。

从掩埋了徒负虚名的妻子宿心到如今,常叟业已在星汉交替中走过了四个宿头。这四天许多江湖人物横空出世,都不约而同地从四面八方汇集在这个三不管的繁华小镇上,给这片天地带来了无限的生机与活力。

走在四通八达的巷陌街道上,耳闻目睹的无一不是名动一时的武林人事,这真可称得上群英荟萃,百花争艳。在武林侧望的知名人士当中,有少林达摩护法天禅大师有仙霞门掌门凌虚道长有与天山剑客慕容华均齐名的“南天一柱”司徒飞雄,其他的在一方颇有名气的也很是不少,但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逍遥宫杜妩芳的人马。然而这清一色的女流之辈却是武功高得出奇,而且行踪飘忽不定,大有神龙见首不见尾之势,是以那些足以独挡一面的名门正派人物,在彼暗我明的严峻形势下,也不得不提高警惕,作所防范。是以常叟一出现,马上就被暗梢给盯上了。

常叟行色匆匆地走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霜颜峻脸,目不斜视。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竟有人在打他的主意。走进酒肆,环扫四座,见里面都是江湖中人,乃捱到西侧两个垂首不语的妙龄少女邻桌,相对而坐。此时店小二早已笑颜逐开地走了过来,十分虔诚地问道:“客官您要点什么?”

“酒!”常叟冷冷地吐出一个字来。

店小二到底见过世面,自知这种人最不好惹,是以更加殷勤:“客官是想喝哪个品种的?”

“叶竹青!”

“好的,您稍等片刻,小人马上就给您送上。”

说话间,已有个青衣少年举止可疑地来到南侧的四个气度不凡的大汉面前,在其中一个身穿阴阳披风似有仙风道骨之姿的道人身侧一阵耳语,并时不时将目光朝常叟这边窥视。那道人也向常叟瞟上一眼,脸上阴晴不定,紧锁双眉,似乎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

常叟蓦然抬头,恰巧与那道人炯明如炬的目光相碰,不禁心中猛然一凛,忖道:“这道长好深的功力!”忖念间,店小二已将上等名酒竹叶青奉上,恭谨道:“客官您请慢用,如若您还需要什么,但请吩咐就是。”说完恭而退下。但在心中却一阵叽咕:“喝酒不用下酒菜,真是件新鲜事。”

常叟正襟危坐,把盏更酌,心里暗自思量:“这镇上潜伏了不少高手,必定有精彩的戏即将上演。我且在这逗留几日,可不能将好戏错过。还有,那道人形迹可疑,似乎对自己‘垂青’有加,我须留个心眼,以防着了小人之道。”想至此,内心踏实了许多,乃幽幽地叹了口气,不觉意地看了邻桌两少女一眼。哪知不看则已,一看,惊喜交加,几疑犹在梦乡!

常叟尽量抑制激动的心情,缓缓地从座位上站起来,一双激情似火的眸子疯狂而热烈地紧盯在那身穿天蓝色绫罗衣裙的少女,膜膜含情,欲言又止。正在这时,忽闻身后传来一声沉喝,如晴天霹雳,直锤打在心坎上!

众人猛然一惊,都不约而同地循声望去。

常叟那激荡心弦的感情已然退却,取而代之的是冰冻冷眼怒视的寒光,这寒光就像一柄无形的匕首,直刺得人心神欲裂!

先前鬼祟进来的青衣少年一碰到这峭冷透骨的目光,竟不由得连退两步,险些把持不住!

“师父……”

阴阳老道信手一挥,回顾常叟,上进几步而肃容道:“阁下可是人称‘中原一条龙’虞世杰虞少侠?”

此言一出,如平地一声雷,四座皆惊!

“‘中原一条龙’虞世杰?”“华山双剑”之一的骆仲明也不由得掠起惊疑的神色,“凌虚道长是说他是绝剑江湖的天圣老人之衣钵传人虞世杰?”

仙霞门掌门凌虚道长颔首道:“这得虞少侠亲自作个证明了。”一顿,转顾常叟,又道,“虞少侠你说是不是?”

常叟对此二人不理不睬,反而深情地凝视着蓝衣少女,柔声道:“宿心,原来你没死,那太好了,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说着,就要将蓝衣少女拥在怀中。

“虞世杰,你敢对我家小姐无礼!”侍旁青衣少女挺身而出,挡在其间,含嗔怒视。

蓝衣少女接下常叟不可抗拒的目光,已然如出水芙蓉,红了半边脸,无限娇羞地垂下了螓首,微笑不语。但在心中却暗暗猜疑:“如此英俊的美男子却也是个痴情种子,那位宿心姑娘可真令人羡慕,只不知宿心这人是谁?他又为何对我说这些话?想必是自己与宿心姑娘长得有几分相像吧?若果他当真对我有意,那我又该如何是好?”

蓝衣少女正在胡思乱想,常叟的声音忽然打断了她的思绪:“哪里来的黄毛丫头,胆敢在你家少爷面前撒野,真是胆大包天!还不给我滚到一边去,免得丢人现眼!”本以为美人可以唾手可得,哪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将美梦化成泡影,常叟心中自然有气。

“虞少侠何必跟一个丫头一般见识呢?”蓝衣少女娇语咛喃,以眼传情,声如清风抚面缠绕耳际,悦耳动听。

常叟听了,只觉心弦一阵激荡,纯情毕露,现于言表:“宿心,真的是你吗?我真的好担心你会永远离我而去。”言辞间,充满了无限的爱恋。

“什么宿不宿心,这是我家三小姐,也就是武林世家东方楚杰的唯一爱女东方佩!虞世杰,本姑娘劝你最好把眼睛擦亮一点,免得脑袋搬家还不知是什么回事!”在青衣少女眼里,东方世家是当今武林最厉害的地方,哪晓得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的道理?是以也学木兰易钗充汉子,倚仗东方世家的地位与威望,不知天高地厚地亮开喉咙说了几句自以为很了不起的话。

常叟闻言,不禁摇头苦笑,长嗟短叹,为青衣少女的嚣张气焰混沌未开而深感可怜,也为自己的自作多情而感到可笑。既知大错铸成已成事实,伊人西去已不可追,蓦地,脑子如被抽空也似感到一片空白,感极而悲!心有恻隐之意,乃痛苦一笑,对谓东方佩,淡然道:“原来姑娘是名满天下的东方前辈之千金,失敬啦!适才在下多有冒犯,孟浪不得体之处,万望海涵为盼!”言毕,略一抱手,转身就欲疾走。

“虞少侠请留步!”东方佩似乎别情依依,多有不舍,尽管萍水相逢,偶然邂逅。

常叟转顾众人,坦然一笑,说道:“东方姑娘,凌虚道长,骆大侠,各位英雄好汉,在下初到贵地,承蒙不弃,不胜感激!只是在下并非诸位要找的虞世杰少侠,如若大家对在下所言表示怀疑的话,那可是你们的事情。好了,言至此,就此别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