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限量级宠婚

更新时间:2019-07-14 00:45:41

限量级宠婚 连载中

限量级宠婚

来源:微小宝 作者:听夏 分类:其他 主角:安爵乔 人气:

主角叫安爵乔的小说是《限量级宠婚》,它的作者是听夏最新写的一本其他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为了复仇,乔苡沫踏上了嫁入豪门这条艰辛之路,她一路披荆斩棘,步步升级,原本以为最难对付的是手段高明的婆婆,后来才知还有气焰嚣张的小姑,神秘莫测的小叔,步步为营的初恋,阴魂不散的前夫……看她怎么收拾了这些妨碍她一步登天的人! 不过千算万算还是算不过自己那狡猾如狐的花心老公。...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什么!乔苡沫忽的身子一怔,半响都没回过神来,隔了好久才挂了电话重新打开门。 高温天气下宋叔的心里闷了一口气没喘上来也就昏厥了过去,等他醒来的时候如愿看到了乔苡沫的那张脸,只可惜她的表情依旧是那么冷绝。 他张了张嘴原本想说些什么话的,可是乔苡沫这副表情又让他把话给生生的憋了回去。他心里想的什么乔苡沫根本不知道,可乔苡沫想的什么他却清楚地很。 “宋叔,好歹您也是看我长大的,我是什么脾气您清楚的很,既然离开了那个家我就没打算回去。而您……”她的眼眸里闪过一丝不怀好意,“我爸去世的时候您答应要好好照顾我妈,但不是像您这样照顾的。” 近似嘲讽的语气让这个年过半百的男人不觉红了脸,就连看似强健的身体也微微发抖。 “我知道你恨我,可我对你母亲是真心的。”宋叔苦笑了一声,掀开薄被要下床,“既然你不肯回去那我也不为难你了。” 乔苡沫动了动唇一下子就泄了气,有些话只有说出口时才会觉得后悔,可是一想到父亲她只觉得自己还不够狠心。 看着宋叔踉跄着步伐走出病房,乔苡沫还没忘了另一件事,“映旭的事情您还不知道吧。”她故意扬高了声调,等着这个男人再经受一轮打击。 宋叔闻言不禁转过身来,“映旭怎么了?”他问,可下一秒就从她的表情中看出了什么,绝对没有好事。 “以前倒是不知道宋映旭的胆子也有这么大,也不知是不是随了您的。”乔苡沫抿起薄唇露出浅浅的笑容,她话中有话更让宋叔觉得不安。 “映旭到底出了什么事?”宋叔慌张的有些站不稳脚步,一只手直接扶住了墙壁。 乔苡沫轻咳了一声故意卖着关子,“映旭哪里都好,偏偏胆子太大。挪用公款的罪名可是不小,宋叔,三百万啊!您说您家里的那套老房子卖了也没有这个价吧。”说出口的话让她自己也惊了一跳,她以前好像真不是这么腹黑的人,可现在什么话她都说得出口,往人心上扎刀的事情做多了也就习惯了。 果然宋叔在听到这话时脑袋一阵晕眩压根就不敢相信这话。 在他心目中宋映旭从小到大都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挪用公款……不,他的儿子他清楚的很,宋映旭绝对做不出这事来! 乔苡沫见他走神不禁好意提醒了一句,“宋叔?” “嗯!嗯?”魂不附体的宋叔哪里还禁得住她这么刺激,整个人都显得十分不对劲。 “您既然没事那我就走了,以后没什么情况最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乔苡沫站起身来顺手提了包便往门外走去,与宋叔擦肩而过时又别有用心的提了一句,“映旭现在应该还在牢里,您回去之前可以去看看他。” 一声轻笑让宋叔直接坠入了地狱一般,这种话他怎么也没想到会从乔苡沫的口中听到。 “苡沫,你怎么可以这么绝情!”就在乔苡沫要折身离开时,宋叔一把拉住了她,“苡、苡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映旭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坐、坐牢?怎么会去坐牢呢!” 宋叔急红了眼,就连说话也结结巴巴起来。 乔苡沫双眸有些刺痛,当下将宋叔的手从自己的胳膊上给掰开,“您还是自己去监狱里问清楚了,他做好的好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其实也不能怪乔苡沫心狠,她跟宋映旭青梅竹马这么多年就是最后结了婚也是无可厚非,偏偏自己的公公跟亲妈扯上了不明不白的关系,还是在她父亲去世没多久。 原本和睦的关系出现了裂缝,就连宋映旭也背着她有了别的女人,再者又是挪用公款的事情。 她乔苡沫又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凭什么帮宋映旭填补那些篓子。 “宋叔,念在我跟映旭也做过半年夫妻的份上,我很愿意送你去监狱看看他。”乔苡沫往宋叔跟前走了一步,从包里掏出一封信来,“喏,其实我也不是没有良心的人!” 说完这话乔苡沫直接走人,宋叔望着她的背景两行老泪直接溢出眼眶来,过了好久才打开那封有些厚实的信,才发现里面不多不少是三千块钱。 乔苡沫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瞧着手指间的一滴液体不禁勾唇冷笑了一声,这个时候她居然心软了! 狠狠的吸了一口凉气,这个时候就该跟自己说,乔苡沫,你刚才做的很好,一点都不过分!是姓宋的欠了你,你该从他们身上一一讨回的! 可是刚走了一步这耳朵就听到了一声声熟悉的声音,有些类似呻吟。顺着声音一路摸索过去,哟呵,居然还能看见熟人。 此时此刻正趴在病床上缓缓哀嚎的女人不就是昨晚在安爵身边躺着的顾茗悠嘛,不过这姿态又是怎么一回事? 顺着门缝看了一会儿,乔苡沫心里立刻有数了,想来是昨晚激烈了些这女人的身子骨有些吃不消。 乔苡沫又观看了一阵,刚想退身离开,岂料一转身就撞在了一人的身上。 谁?乔苡沫想都没想直接推开了来人,不了那手刚举到半空就被那人一把给攫住了,“小醋坛子,这么远你都能找到啊!”一口热气哈在了乔苡沫的脸颊上,还带着一股男士香水的味道。 “公共场合就不能注意点吗?”话是这么说,可乔苡沫的身体却往安爵的身上贴了贴,“什么时候这么懂得‘怜香惜玉’这个词儿了?” 安爵闻言忽的笑出声来,搂着乔苡沫的细腰掐了一把,“茗悠好歹也是我的贴身助理,怎么说也得照顾好不是?”故意将“贴身”这两个字说的那么明显,乔苡沫自然知道他的意思。 冲着安爵努了努嘴,“得了,我也回去了,好好照顾你的美女助理,工作上累着不要紧,可床上……”她顿了顿,手指顺着安爵的腰腹往下,“你这儿可是留给我的,可不要在别的女人身上浪费了呀!” “苡沫,刚才那老男人又是谁?”安爵握住了她的手,将她拉到了人少的地方,虽说语气上听不出是质问,但也让乔苡沫存了几分芥蒂。 她将手从安爵的手中抽了出来,语调沉了些,“什么老男人?”她装着傻,就想试探试探他究竟看到了多少。 “嗯?”安爵扬起声调,就知道她不会老实交代的,“你是知道的,没什么事情能瞒得住我。” “那你还问什么?”乔苡沫当即反驳,“一个认识的人而已,仅此而已!” 走廊里的气温骤降下来,直让乔苡沫打了个一个寒颤。安爵分明还想再问什么,偏偏鼻底的一阵香水味道让他止住了话语。 “哒哒哒——”的高跟鞋声在耳边响起,乔苡沫推了推安爵,“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好好照顾你们家的贴身助理。” 一转身便看到了顾茗悠那张美艳的脸庞,她一脸惊诧的看着乔苡沫与安爵,半张的红唇透露出一种勾人的魅惑。 “安总。”她轻轻唤了一声,随即将视线从乔苡沫的身上挪开。 “嗯!”安爵应了一声,当即擦过乔苡沫的肩走到了顾茗悠的身边,这副态度全然想象不到他刚才是怎么对她乔苡沫的。 男人呀,果然就该使出点狠招! 乔苡沫捋了捋耳边的发丝冲着顾茗悠殷勤的笑了一声,“时间是不早了,顾小姐的身体可要保重好了,爵可不能没有你啊!”温热的手掌兀自抚上了自己的下巴,“啧啧啧,看来爵很快就不要我了呀,新人哪抵旧人好呀!” 说完这话乔苡沫便迈开脚进入电梯门口,可这手又被人给拉住了,不过这一次拉住她的人却是顾茗悠。一股强势的压迫感从这女人的身上传来,乔苡沫分明就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敌意。 “乔小姐,时间不早了不如一起吃个饭吧。”顾茗悠的出击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乔苡沫一愣,当下回以一抹纯情的笑容,“好呀,正好我也饿了,附近有家餐厅还不错。” 半小时后三人已经坐在了餐厅中,头顶上方的冷气准确无误的对准着乔苡沫的脑袋,她一面翻着菜单,一面不时地看了看对面的顾茗悠,“哟,我很少上这种高级餐厅的,要不顾小姐看看吧?” 顺手将菜单递到了顾茗悠的手边,这出戏唱的又是什么意思?安爵压根就不想猜,只是女人之间的争风吃醋他又最乐得去看。 顾茗悠接过了菜单随便点了几道安爵喜欢的菜色,下意识又瞄了他一眼。从一开始跟乔苡沫对干的时候他就没有说过什么话,看来乔苡沫真的不能小觑。 “其实今天……”菜点好了,原本还是阳光满面的乔苡沫忽然黯淡了双眸,阴郁的神色让顾茗悠心头一惊。 这女人该不是又要打什么主意了? 安爵见此状况当然动了恻隐,“苡沫,有什么事情不能当面直说的?” 乔苡沫为难的摇了摇头,“算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喏,难得有机会跟顾小姐坐在一张饭桌上吃饭,好些事情我也想问问顾小姐的。”刻意掏出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干涩的眼角,乔苡沫再一次向他们展露了极渣的演技。 可是越是渣,越是让顾茗悠气的牙痒痒。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