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怡冰天下

更新时间:2019-07-13 23:33:22

怡冰天下 连载中

怡冰天下

来源:微小宝 作者:索风翼云 分类:其他 主角:香怡冰雪狼 人气:

火爆新书《怡冰天下》是索风翼云所创作的一本其他风格的小说,主角香怡冰雪狼,书中主要讲述了:香怡冰,异世之魂,魂穿于6岁孩童之身,幸得三位师父相救,成就一生本领。且看她如何救胞弟,查母冤,权倾天下。艳丽的外表,洒脱的性格,敢爱敢恨,嫉恶如仇,吸引了一个又一个的眼球。燕南锡-宁负天下不负卿,月倾尘-这天下万物,怎敌红颜一笑。云睿泽-我来到这个世上只为可以遇到你。呼延寒-纵使得不到你的心,我也要把你绑在身边,即使看着你,也是幸福的。在这个乱世,爱情将何去何从,看她如何成就一段旷世奇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清晨,窗外的鸟儿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香怡冰猛的睁开眼睛,看看窗外,懊恼的拍拍头,这觉睡得太沉了。忽然想起昨天师父说今天一早会出山的,于是赶忙穿起衣服跑出去,为师父们送行。 山谷中,一切还和昨天一样,可是已经没有师父们的影子了,只有竹桌上压着的一张字条“不忍离别,勿念。”想来师父怕自己伤心难过,悄悄离去。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后,香怡冰将竹屋关好,慢慢走出山谷,回头望望,心里期盼着,师父们一定会平安无事的,而这里也将是自己和师父们的永远的家。 香怡冰呆呆的站了许久后,才恋恋不舍的起身朝着小镇的方向飞身而去。一路来到药堂,小云已经等在了门口,见到香怡冰,连忙跑了过来。往香怡冰手中塞了一封信和玉佩说道:“那位公子昨天被人接走了,这是那位公子走的时候留给姐姐的。”说完就跑进药堂里了。 拆开手中的信,只见信中除了感谢香怡冰的救命之恩外,还写道,他是燕国人,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拿着玉佩到燕国找他,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香怡冰拿起手中的玉佩仔细看看,只见玉佩通体黑色,其中隐约有金色光芒,圆形玉佩,呈现双龙戏珠之态,一看就异常珍贵,香怡冰淡淡的笑着,将玉佩收起来,看来这燕南锡的身份必定不简单。 燕国?罢了,说不定自己还真的会去呢,现今天下一分为五,云国居中,以南为燕国,以西为卫国,以东为晋国,以北为蛮族流田国。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就必分,五国之间表面上风平浪静,实质上也是暗涛汹涌。 在香怡冰还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时候,一个声音忽然传来,打断了她的思路,“姐姐,姐姐,不好了!不好了!”小云边往里跑边喊着,看着小云焦急的模样,香怡冰没好气的说道:“小云啊,这么大的人了,还像个孩子一样,要沉稳,有什么大事啊!天又没塌。”小云站定,气还没喘顺,就焦急的开口道:“我的好姐姐是真的有事情。快回家去看看吧!家门口都被人围住了,那群人凶神恶煞的,还点名要找姐姐呢!隔壁张大妈让我来问姐姐是否得罪什么人了,不然出去躲躲。” “走,去看看,”香怡冰拉着小云向外走去。小云缩缩身子说道“姐姐,要不还是躲躲吧!怪吓人的。”香怡冰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还不知道什么事呢!就躲,再说真要有事情,躲能躲过吗?躲也不是我香怡冰一贯的作风。”说完也不理小云,率先走了出去,小白也连忙跟在后面。小云无奈的跺跺脚也只能跟了出去。 还未走到家门口,远远的就看到围了一大群人。还有穿着铠甲的侍卫。“官府中人,貌似自己和官府从来没什么牵连吧!而且是穿着银色铠甲的侍卫,可不应该出现在这种小镇里,怪不得这么多人围观。”香怡冰自言自语道,脚步却没有放慢,走了过去,围观的人群看到香怡冰来了自动让出一条道,香怡冰走了过去开口道:“不知各位围住我的院子,有何贵干。” 这时从中走出一位将领模样的人开口道:“请问您是香怡冰小姐?”香怡冰疑惑的点点头,貌似自己不认识他吧!看出香怡冰的疑惑,那位将领也不解释开口说道:“小人冷绝,有话想和香小姐谈,不知可否。”说完看看周围的群众,明显表示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香怡冰淡淡的点点头“不妨屋里一叙。”率先领头向屋里走去。坐定后,吩咐道“小云,去倒些茶水。”然后转过头看着坐下来的冷绝开口:“不知这位冷绝将军,有什么话想和小女子谈呢?” 冷绝暗暗打量着香怡冰,这位恐怕也不简单,除开艳丽的容貌不说,就小小年纪所表现出来的这份淡定从容,喜怒不形于色,也不是一般少女可以拥有的。遂谨慎的开口:“将军,实不敢当,在下只不过一侍卫长,香小姐叫在下冷绝或者冷侍卫就好。在下此次前来是奉了香丞相之命接小姐回府的。” 听到此,香怡冰冷冷的开口道:“香丞相,不知是哪位香丞相,不过不管是哪位香丞相我也不认识啊!我想你们搞错了吧!”冷绝嘴角抽了抽,他就知道这趟差事不好完成,可还是开口接和道:“小姐说笑了,普天之下只有云国丞相,香丞相一人,他是您的父亲,小姐怎会不知。” “父亲,我从来不知道我有一个丞相父亲,噢!要说起亲人的话,我只有一个奶娘,不过她十年前已经去世了。在这世上我已在无亲人了。冷侍卫还请慎言啊!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冷侍卫还是走吧!我这 庙小,容不下你们这一群身份尊贵的人。”香怡冰面无表情的说道,整个人看不出一丝的波动。 话说到这里,冷绝也不知道该如何往下去接了,向下面站着的人中递了个眼色。这时从中走出一位老妇人,大约五十多岁的样子,穿着上等服侍,明显不是丫鬟之类的,长得倒是慈眉善目的。还没等香怡冰打量完毕,那名妇人就跑过来,紧紧抓着她的手,看那表情竟是十分的激动,颤抖的开口:“你真的是冰儿吗!一定是的,瞧这模样和夫人多么的相像。好孩子都长这么大了,夫人泉下有知,也该欣慰了。”香怡冰十分不适的抽出自己的手说道“话说,你是哪位啊!” 那位妇人见状尴尬的笑笑说道:“我见到小姐和夫人年轻的时候实在太像了,一时激动,还望小姐恕罪,我是夫人,也就是您的母亲的奶娘,您可以称呼我许嬷嬷,可怜夫人在离世时还挂念着小姐。”说着说着竟低声抽泣起来。 香怡冰看着这一幕幕,像演戏一般,头疼到,为了让自己回去,倒是无所不用其极,这奶娘看这表情倒是有几分真实在里面,可是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这个时候让自己回去,按照以前对自己的不管不顾,她可不认为香丞相会念及父女之情,忽然良心发现,想补偿自己,让自己认祖归宗,倒不如说是想打什么鬼主意吧!且看看再说。想罢开口道:“不管你们是谁,我没有父亲,至于母亲,我感谢她给了我生命,其余的我也记不得了。我在这里生活的很好,不想改变现状,所以各位请回吧!我是不会和你们走的。” 听到香怡冰如此开口,冷绝和许嬷嬷对视一眼,许嬷嬷开口说道:“我有些话想和小姐单独说一下,不知可否?”香怡冰暗道“看你要说些什么”于是点点头,算是答应了,冷绝见香怡冰点头,遂领着众人来到院子中,并将门带上。 许嬷嬷见人都退了出去,对着香怡冰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开口说道“求求小姐跟我们回去吧!”香怡冰看了她一眼,说:“你不会认为你跪下求我,我就得回去吧!我可不觉得这么多年他香丞相还记得有我这个女儿,那么我又为什么回去呢?” 许嬷嬷也不反驳,沉重的开口道:“因为小姐有必须回去的理由。您的弟弟没有死,还等着您的照顾,夫人当时去世的蹊跷,还等着您查明真相,以慰夫人在天之灵。”听至此,香怡冰的脸刷一下白了“你说什么?我弟弟没死,可奶娘明明告诉我,当时娘生下我们两个,弟弟没活过一个时辰,便离世了。还有娘的死,奶娘明明说是难产,香丞相认为是我克死了娘和弟弟,才将我送出来,十六年过去了,却有人告诉我我弟弟还活着,娘的死另有隐情,哈哈!真是可笑。”香怡冰一时根本接受不了,自己这么多年对于娘和弟弟的愧疚,这么多年承受这么多却是另有隐情,当真让人无法接受啊! 许嬷嬷见香怡冰有所动容,连忙接着开口道:“老奴句句实话啊!绝不敢欺瞒小姐,当年老奴在夫人身边,夫人由御医诊断出怀有双生子,一直很注意调理自己的身体,胎位也很正,怎么可能难产,再说小少爷出生时,全身发青,呼吸微弱,不到一个时辰就没了呼吸,丞相以为,小少爷去了,让仆人拿去埋葬,这时来了个道士硬说小少爷,命不该绝,要带着走,丞相原本没当回事,就让其带走了,在五年前,那位道士将小少爷送了回来,可是小少爷身体却十分的弱,在府里又没人护着,这几年生活的很艰难。我这些年多方打听,才终于知道,小少爷出生时,身体发青,是由于中毒所引起的。也就是说,当时的夫人已经身中剧毒,所以才到了小少爷身上,所幸小姐没有中毒。所以老奴肯请小姐帮帮少爷,为夫人查明真相。” 香怡冰听着许嬷嬷的话,心疼不已,原以为自己已经很不幸了,没想到自己的弟弟却更加不幸,这些年,一直受着剧毒的苦楚。自己的娘被人下毒所害,真正是岂有此理。于是走上前扶起许嬷嬷,开口道:“这一切香丞相会不知。有人害他的妻子,难道这件事就这样完了?”许嬷嬷老泪纵横,“我的小姐啊!你有所不知,害夫人的最有可能是二夫人啊!二夫人是当朝皇帝的妹妹,珑文公主,由于夫人是正房,所以二夫人一直怀恨在心,丞相顾忌皇上颜面,所以事情就不了了之了。”香怡冰听后不经感慨:“真是称职的丞相啊!为了自己的官职,不惜包庇残害自己妻子的凶手。那他这次让我回去,有什么目的,总不是忽然良心发现,记起他还有一个女儿吧!” “至于丞相有什么目的,老奴就有所不知了。不过老奴猜想左不过是小姐的婚事。” 听完许嬷嬷的话,香怡冰静静的坐在那里,看不出在想些什么。一会一个决定形成了,不管这许嬷嬷说的是真是假,自己都有必要证实一番,如果弟弟真的活着,一定要医好他的身体,再说,师父还让自己找她弟弟呢!看来这趟帝都之行是不可避免了。事情完了,大不了,带着弟弟离开就是了。于是开口说道:“好吧!我同意和你们走。” 许嬷嬷听后,高兴的打开门,喊出声:“小姐同意回府了。”这时冷绝走上前来说道:“那小姐您收拾一下,我们明天启程。”香怡冰点点头,走出屋外,向着医馆走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