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阴婚厚爱:冥夫别过来

更新时间:2021-04-05 17:42:56

阴婚厚爱:冥夫别过来 已完结

阴婚厚爱:冥夫别过来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果味多 分类:其他 主角:许哲夏雪 人气:

主角是许哲夏雪的小说《阴婚厚爱:冥夫别过来》此文是果味多原创的其他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婆婆月月逼孕,为了怀上子嗣,婆婆给我配阴婚,我意外发现与我阴婚的,竟然是三年前的那个男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16章 如果少爷不再是鬼

“我会的。”我微笑的对秦伯说。我想我现在一定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但愿别被秦伯发现什么端倪才是。

躺在沙发上,我无声的叹息,到底怎么样才能把秦伯骗走呢?说饿了?想吃外面的东西,然后让秦伯去买?

不行!秦伯肯定会说,夏小姐,您身体不适,还是别吃外面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了,我给您熬粥。

我觉得,无论我想出什么样的办法,秦伯都会找一个很好的借口来对付我,所以,我需要想一个万全之策。

有了!我灵光一闪,一骨碌身从沙发上坐起,见秦伯在餐厅里看报纸,急忙过去说道:“秦伯,您能不能帮我去酒店收拾一下行李?我想明天就搬到新家去。”

这样,秦伯总该没有拒绝的理由了吧?

秦伯诧异的看着我,或许他从来都没有见过,一个刚刚还病的呻yin的人,这会儿又活蹦乱跳了起来吧?

但秦伯没有说什么,放下报纸便说:“好,我这就去酒店给您收拾一下行李。”秦伯放下报纸后便去洗手间换衣服。

我心中窃喜,幸好自己先装病了,不然的话,指不定要怎么折腾,才能把秦伯给骗走呢!

然而,就在我窃喜的时候,秦伯出来了,他手中拿着钥匙串并放进了兜里,再次看着我嘱咐道:“我这就去酒店,您记得要躺着休息。”

望着钥匙被秦伯带走,我欲哭无泪,钥匙都被秦伯带走了,我还怎么进他房间?总不能破门而入吧?

就算是破门而入,我也没那么大的力气啊!除非我把门砸碎,可是,我要是把门砸了,秦伯的房间里却什么都没有,我该怎么解释房间门是怎么坏的呢?

哎!我怎么活的这么纠结呢?罢了罢了!就我这智商,还是别太奇怪人家房间有什么了,管好自己得了!

于是,我又看向就要出门的秦伯说道:“那个,秦伯,我觉得身体好多了,要不,我陪您一起去酒店吧?顺便我也去新家认认路。”

秦伯看着我,眼底闪过一丝惊讶,只是一瞬,他便笑道:“既然您想去,那就一起吧!”我点点头,急忙跟上秦伯的脚步。

其实,我就是太傻了,秦伯这种人,要是没点心机,怎么可能留在秦家这么多年?就凭我这点三脚猫的功夫也想骗秦伯?简直是异想天开。

到了酒店,我跟秦伯收拾好行李,并退了房卡准备离开时,突然身后有人叫我。

当那个声音响起时,我身子明显一紧,回过头,只见苏聆风正一脸温柔的笑容对我。

“夏雪,这几天你去哪了?好像都没回酒店。”苏聆风跟我说话时,还不忘瞄了一眼秦伯,那眼神里有些异样。

我看了他一眼急忙说:“哦!这是我老师,我这几天陪师母一起住,你怎么在这?”我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我可不想被人知道我跟秦之允有什么关系,毕竟他可是一只鬼了。更不能让苏聆风知道我现在被一只鬼囚禁着,不然,说不定会闹出什么事呢。

苏聆风看了一眼秦伯,眼底闪过一丝疑惑,像是在思索着什么,见他这样,我急忙说:“苏队长,梁茵茵的事情调查清楚了吗?”

苏聆风看了看我摇摇头说:“还没有眉目,我找你其实是想了解一下许家的一些事。”

我一听,心中高兴不已,只要苏聆风注意到许家,那他必定会调查出什么的。只是,我已经说好跟秦伯去新家认路了,我总不能让秦伯陪我在这跟苏聆风聊天吧?

秦伯倒是很识趣,见苏聆风要跟我了解一些情况,急忙看着我说道:“夏雪啊,老师先把你的行李搬到家里了,你尽量快些回去,免得师母担心你。”

我回头,看着秦伯感激的一笑,随后便与苏聆风去了酒店外的咖啡馆。

咖啡馆里放着一首英文歌,隐约带着一丝感伤,坐在那,我对苏聆风微微一笑,他也微微一笑道:“你的心情看起来好像比之前好了很多。”

我点点头,随口便道:“是吗?可能是……是我师母的原因吧!她开导我很多,我也明白了很多,虽然说有些事情不能马上忘掉,但人总是要往前看的嘛。”

听了我的话,苏聆风立刻一笑,马上就进入这次谈话的主题。“夏雪,张如莲很迷信吗?她平时都有什么爱好?”

闻言,我心中一抽,苏聆风说案子没有眉目,或许是他不想过早的透露也说不定啊!不然他怎么问起张如莲迷信,难道苏聆风知道我被阴婚的事情了?

带着丝丝不安,我急忙解释道:“我只知道张如莲很喜欢算命这些,当初我跟许哲在一起时,她就是找人算命说我旺夫,许哲才跟我在一起的。而梁茵茵其实比我先认识徐哲的,他们俩也曾相爱,就是因为我有旺夫运,所以……我好像才是第三者。”

苏聆风一听,急忙说:“我今天可没有怀疑你的意思哦,是因为我最近调查梁茵茵案子时,发现张如莲这个人很迷信,开口闭口都离不开报应啊,做法还有什么阴魂不散之类的话,我觉得她好像有点太痴迷这些了。”

“嗯!”我轻轻应着,心里纠结着要不要把真相稍稍透露给苏聆风一点,不然他不知道要调查多久才能知道真相呢。

“苏队长,你相信利用迷信杀人吗?或者真的有什么邪术存在也说不定。”我没经过脑子,忽然就冒出了这么句话,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大概是太想把真相告诉给苏聆风了吧。

苏聆风一听,立刻惊讶的看着我,而我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异样,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咧了咧嘴说:“你不会怀疑我推脱责任吧?”

苏聆风急忙摆手笑道:“那倒没有,我就是好奇你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你信仰什么宗教?”

以前不信,现在信了,天天跟一个鬼在一起,我能不信吗?“信仰倒不算,就是有点相信,我是觉得梁茵茵死的太蹊跷了,太可怜了她。”

说到梁茵茵,我的心里就开始难受,她和我一样,都是被许家利用的,我还算好一点,被卖了做阴婚,梁茵茵呢?她被许家残忍的杀害,至今都没有结果。

“梁茵茵的死,你也不要太难过,对了,你最近都在你老师家里住吗?”苏聆风或许是见我难过,急忙叉开话题。

我一听,点头道:“过几天,老师和师母去旅行,可能要很长时间才回来,我正好没别的地方去,干脆赖在他家不走了,顺便给他们看房子,呵呵。”

“哦。”苏聆风若有所思的哦了一声,我见他也没说什么重点,心里很着急,话到嘴边,就差把真相告诉他了,可又不能说出口,心里十分的纠结。

见时间也不早了,我跟苏聆风又没有什么可说的,我打算离开,可我觉得心里憋得慌,起身便看向苏聆风说:“苏聆风,其实梁茵茵去世后,我经常会梦到她跟我哭,我相信她死的很委屈,请你一定要调查到真相。”

苏聆风起身,看着我狐疑的问道:“夏雪,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我……”我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把话给咽了回去,我知道了又怎么样,那都是一些没有证据的事实,我说了你会信吗?

我强颜欢笑的看着苏聆风撒谎,“我不知道,我就是觉得茵茵不该死。我师母还在家里等着我做饭呢,我先走了,再见。”道声别,我就起身离开了。

在回秦家的路上,我的心里很憋屈,心里压抑地好想大声喊出来,梁茵茵的死明明跟许家有关,可我却不能说,因为那不是证据。

可苏聆风要调查多久,才能把梁茵茵的死因调查清楚?我心里着急,真的希望这个案子尽快结束,还茵茵一个公道。

“夏小姐,您在门口做什么?怎么不进家门?”秦伯来到我跟前,关切的声音传入我耳朵里。

我看了看秦伯,刚要迈进秦家的大门,又停下了脚步看着秦伯说:“秦伯,我的行李已经送到新家了吗?我想去新家住,就不进去了。”

“这……”

秦伯看上去很为难,但还是把钥匙递给了我,“您的家在花园新茂B栋902室,夏小姐,您不跟少爷说一下吗?最起码也要道声别吧?”

我看着秦伯,知道他想要表达什么,但我还是扭着性子,对秦伯说:“秦伯,我知道您什么意思,我很感激秦之允为我所做的一切,我会把这份恩情还给他的。您是人,我也是人,我希望你能够体谅一下我的心情,跟一个鬼做夫妻,您觉得这是正常的事情吗?”

秦伯看着我没有说话,我觉得我可能是因为受了梁茵茵案子的影响,心情有些压抑,所以秦伯一开腔,直接被我炮轰,虽然我不该这样说,但我说的确实是事实。

于是,我歉意的对秦伯鞠了一躬,转身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夏小姐!”秦伯忽然叫住我,我顿住脚步,回头之际,微笑的看着秦伯。

秦伯看着我,像是在做思想斗争,许久后,秦伯缓缓开腔:“如果少爷能活过来,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站在你面前,不再是一只鬼,您会跟他结婚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