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是夏夏吗

更新时间:2021-04-03 18:01:05

是夏夏吗 已完结

是夏夏吗

来源:落初 作者:米星星 分类:其他 主角:任之夏苏妍 人气:

主角是任之夏苏妍的小说《是夏夏吗》此文是米星星原创的其他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父母双亡,带着弟弟任之焕与姑姑任美兰一起住,与spring珠宝商的独子尹彬结下不解之缘,而姑姑的女儿郑晚娜倾心于尹彬,郑晚娜想方设法陷害任之夏,并和母亲联合将任之夏和任之焕丢在火车站,将她赶出了家门,同一天,任之夏被尹彬的母亲夏敏雯逼着写下一封分手信,尹彬被母亲逼着去美国,想在临走之前给夏夏一枚亲手设计的钻戒,一封分手信却将他打个措手不及,伤心欲绝的尹彬去了美国。雨夜里,任之夏痛心欲绝,雨夜重生——任雨儿,夏夏带着任之焕被玉宁保育院收留,在这里遇见了一个封闭的男孩,渐渐的走进他的心里,他就是之后的当红明星池诺。七年后,尹彬回国,郑晚娜也成为一名当红巨星;而在这几年中与任之夏有着忘年之交的老爷爷,却正是spring的董事长,尹董去世将财产留给任之夏,夏夏再次和尹彬再阔别七年后再次有了交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尹彬喜欢任之夏!”

午休时间。

二年一班里,一群爱八卦的女生正围着一个矮矮胖胖的男生,每人都睁大了双眼期待男生所谓的惊天大消息,不过当消息宣布后,她们不仅不屑一顾,甚至还有鄙视。

“路小胖!我看你是没睡醒吧!”

最前排的一个短发女生,用力的朝路晓北的头拍了过去。然后对身旁的其他女生们做了个散场的手势。

这是她们听到的本世纪最无聊的消息……

“我说的是真的!!”

路晓北激动的站了起来,对着那些不相信他的女生大喊,而当刚才的短发女生准备对着他的头又挥过一掌的时候,路晓北立刻护住了自己的头,小心而激动的说:

“那天……是尹彬主动要求和任之夏去倒垃圾的!”

此话一出!

女生们惊骇的看着路晓北,短发女生的手也慢慢的放了下来,大家难以置信尹彬竟然会去倒垃圾,而且还是主动要求和任之夏那种女生一起,消息彷如晴天霹雳。

“怎么可能!他怎么会……和那个穷得发酸的女人!”

“不可能的……”

女生们拼命的摇头安慰自己,只希望听到的消息是假的。

夏日的雨说来就来。突如其来的大雨似乎也在预示着些不好的事发生。

刚刚吃完午饭的任之夏,在和苏妍告别后就回了教室,站在教室外,她先拍了拍身上的雨水才走进教室。

二年一班是嗡嗡的议论声。

“就凭她?也不先照照镜子,就是一个街边卖蛋糕的,满身的鸡蛋味!”

“就是……”

愤懑不平的几个女生在看到任之夏进来的时候,摒弃的哼哧了几声,声音很大,语气也很伤人自尊。

身旁的讥讽声此起彼伏,当有些疑惑的任之夏看到此时朝自己尴尬而笑的路晓北时,她明白了一切,心顿时凉如窗外的雨水。

或许穷人的最大特点就在于隐忍性极强……

虽有难受,但任之夏还是表面淡定的回到了座位上,预习功课,本来就不够明亮的位置,在下雨天更是阴暗,在听到耳边此起彼伏的嘲讽时,她的心还是不自觉的隐痛起来。

忽然,教室里变得出奇的安静,议论声戛然而止,没有一个人再敢出声,惊骇的看着与年级主任一起走进教室的尹彬。

“很抱歉在午休时间打扰到各位同学,但是尹彬同学刚才到办公室来找我,说他的手机不见了,所以现在需要各位同学的配合,把自己书包里和抽屉里的东西都摆在桌子上。”

年纪主任站在讲台上严肃的说。

话音刚落。二年一般的所有同学慌成一片,只能惊愕的听从着年级主任的要求,将自己书包里的物品和抽屉里的物品都摆放到了桌上。

书本、手机、钱包、化妆品………桌上东西杂七杂八的。

年纪主任一排一排的仔细检查,毕竟丢失手机的这名学生,权利大到整所学校都没有人敢违抗他的意愿,否则也不会如此兴师动众。很快,前面几排都检查完了,但都没有找到那部手机。

站在讲台一侧的尹彬,面色没有任何对自己手机丢失的担忧,反而唇边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目光始终清冷的望向后门角落里的那个身影,眼神仿若是一种即将胜利的傲然感。

“你为什么不把东西摆出来!”

全班只剩下角落里的这张座位没有检查过了,而当年级主任看到书桌上只摆上了几本教科书时,她难免有些惊疑。

任之夏面色沉静的回答年级主任:

“我平时书包里都只有这些书。”

教室里顿时一阵嘲讽的哄笑。

听到这样的回答,看着眼前这个模样有些朴素女生,年级主任也没有再继续问下去,当她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尹彬却从讲台上走了过来。

“那只是你平时,也许今天不一样呢?”

尹彬径直的走到了角落的座位边,紧视着任之夏,语气冰冷而充满了挑衅。

“今天也一样!”任之夏重声回应他。

“呵……”

尹彬低头冷笑了一声,然后抬起头凝视着任之夏,目光钳紧:“穷人的行为是常人无法预测的!”

“你……”

他那高挺的身躯也是一种凌人的气势。她反瞪他,可是很显然气势明显逊色。

忽然,没有经过同意的尹彬,竟然自作主张的拿起了任之夏的书包,然后开始在里面找寻他想要的东西。

“你干什么?!”

看到尹彬无理的行为,任之夏对他沉声暗吼。

她像是透明的空气被他忽略。

尹彬丝毫没有在意任之夏的愤怒,而继续翻着她的书包,而后,他的手像是触摸到什么东西,然后停了下来,他低头心底暗笑,这一切他比谁的明白。他抬起头,将从书包里找到的手机递到了任之夏的身前,声音很冷:

“你怎么解释?”

任之夏心惊,怔怔的看着尹彬手上,那部从自己书包里找到的手机,她惊骇的不知所措,就像是如何都洗不清的惊慌。

她竟然是小偷!

同学们惊愣而鄙视的注视着任之夏,数道火辣的目光刷刷的投射到她的身上,此刻她是被人唾弃的小偷。

“跟我去办公室!”

即使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外表单纯的女生会是小偷,但是人赃并获,年纪主任在事实面前只能要求任之夏这么做。

“老师,我没有偷手机,真的……我真的没有偷……”

任之夏激动的拼命的解释。她不是小偷,她委屈的看着年级主任,可是手机的确是从她书包里找到的,在众目睽睽的见证下,年级主任无法偏袒,她沉声的对任之夏和尹彬说:

“你们一起来办公室!”

任之夏心骤凉。没有选择被相信令她委屈而难过,而当她看到尹彬得意的笑容时,她恍若明白了一切,这或许只不过是他为了羞辱她而自编自导的戏码而已。

手段卑劣的令她唾弃和憎恨……

窗外乌云密布,大雨倾盆。

面积宽敞,环境优雅的办公室里,光线微暗,而此时的气氛如同倾盆大雨般凝重。

在那张靠窗的方形的办公桌旁,年级主任坐在椅子上,目光是冰冷的审视,桌前,任之夏和尹彬并肩而站,她委屈而愤怒,而他却像胜利的王者般高傲无比。

“为什么要偷手机?”年级主任语气凌厉的问任之夏。

“老师,我真的没有偷手机!”任之夏依旧在试图解释,希望自己能被相信。

“那为什么手机会在你包里找到?”不是不想相信她,而这是亲眼目睹的事实,所以年级主任没有理由相信。

“我不知道。”任之夏淡淡的回答,声音很轻也很弱。这不是心虚,而是真的不明白手机会在自己的书包里。

简单的回答,让年纪主任的眉梢不自觉的往上轻挑:

“哦?那你的意思是,这手机是其他同学偷来故意放在你书包里的?”

“也许是。”任之夏咬唇而答。

呵,尹彬轻声冷笑,眼神是骄傲的不屑。从进到办公室到现在,尹彬一直都以看戏人的心情,来看任之夏和年级主任的交谈。

他已经是个胜利了,只不过他的胜利感似乎没有被满足……

听到任之夏这样的回答,年级主任不但没有相信她,反而生气的拍桌,低吼:

“我们学校的学生都是具有一定素质教养的,请问,有哪一位同学会浪费时间和你玩这种无聊的恶作剧?”

任之夏沉默,只是目光在不知不觉里,望向了尹彬。顺着任之夏的视线,她正看着尹彬,而年纪主任不可思议的问她:

“你不是想告诉我,是尹彬同学把自己的手机放在了你的书包里吧?”

犹豫了一会,有些不敢,但想洗脱小偷这个罪名的任之夏,低头小声的说:

“我……不太确定是不是。”

这像一句不经过大脑思考说出来的话,十分荒谬。年级主任只是冷笑的瞅了任之夏一眼,然后面色冷漠的说:

“写检讨吧!字数三千,明天上午交给我。”

说完话,年级主任就戴上眼镜,翻阅起了工作文件,对于她来说,这件事已经没有任何再继续下去的必要了,检讨是学校处罚学生的惯例要求。

“可是……我真的没有偷手机。”

下了处罚的命令,就代表就认定她是个小偷了,可是她并没有做过这些,所以任之夏在做最后的辩驳。

“手机是在你书包里发现的,这就是证据!”年级主任看了看手表,然后再同时看着对任之夏和尹彬,说:

“你们回教室吧,我要工作了!”

“可是……”

任之夏还想替自己辩解,但年级主任却给了她一记冰冷的眼神,她也没再敢说下去,而就当她准备转身的时候,尹彬却说话了:

“老师,要完成一份三千字的检讨书,是不是有点为难任之夏同学了。”

听上去像是在为她求情,实际上,只不过是他的又一次危险的预谋……

任之夏怔住,那种莫名的恐惧感又一次袭击而来。年级主任也惊骇的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狐疑的看着尹彬。

他从来都不会有善意,表面的善意是暴风雨的前兆。尹彬俯下身,双手按住桌沿,英挺的身材暗生压迫感,眼神如尖锐的刀口:

“我要她……围着操场跑一万米!”

任之夏心紧的双目惊怔,秀妍的面容是深恐的惊慌,当然还有愤怒,胸口的血液澎湃不已,对于她来说,十恶不赦已经不足够去评价他了。

窗外的雨如倾泻的瀑布,大的仿若天空都似乎快要沉落下来。

“可是……我看还是写份检讨好了。”

年级主任看了一眼窗外的大雨,尴尬的朝尹彬笑了笑,毕竟惩罚一个学生并不需要用体罚的,这样闹出事来校方也负不起责任。

“我不管!”

尹彬的气势强烈的不容抗拒。一直以来,只要他想做的事,就不允许被任何人反驳。

出于尹彬家庭在学校所掌握的权势,为了不丢掉饭碗,年级主任只能被迫答应,转眼,她对一旁神色紧张的任之夏,说:

“你都听到了吧?”

任之夏没有出声,目光紧落在尹彬身上,再继续反驳似乎已经没有必要,她也清楚的明白就算穷人再如何挣扎,也抵不过富人的一句命令。虽有委屈,但是她坚强的没有留下一滴泪,半响才冷声的说:

“我知道该怎么做!”

大雨倾盆。

乌云厚重的天空似乎都快被压垮,尚德的操场早已被雨水覆盖,毫无夏日的生气,阴霾的令人窒息。

而此时在偌大的操场上,一个身影纤瘦的女生在大雨里奔跑……

还未打铃,整栋教学楼似乎都疯狂了,同学们争先恐后的跑出教室,每层楼的走廊外都挤满了人,兴奋的就像是在欣赏一出精彩的戏剧。

“原来就是她偷了尹彬的手机啊!”

临近操场教学楼第二层,一个长发女生鄙视的瞅了一眼操场上的任之夏,而后一个抹着浓妆的女生走到了前面,顺着长发女生的话说了下去,也很讽刺:

“穷人嘛,没钱买就用偷的咯!”

众人的一阵嬉笑过后,抹着浓妆的女生继续嘲笑:

“听说,她之前就用过很多类似的手法去引尹彬的注意,只不过,没想到这次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走廊里又引起了一阵嬉笑。

“加油啊……”

这样嘲笑的鼓励声在教学楼里回响起,甚至还有几个无聊的男生探出头,看热闹般的对着任之夏吹着口哨。

雨大的有噬人的恐惧。

已经是第三圈了!

在大雨里,任之夏身体似乎已经失去力气,全身湿透,雨水冰凉到刺骨,她的身子冷到痛,坚强渐渐的消逝,泪在雨水里被混淆。

尹彬!

这个名字在她胸口不断翻滚,火热到愤怒。那张俊美的让上天都会嫉妒的脸庞,却让她觉得他丑恶如阴沟的老鼠。

她为他感到可悲,也感到可耻……

她还在继续奔跑,只不过速度已经随着她难受的身体逐渐放慢,面色苍白如纸,唇已经被她咬破,微有些鲜血流出,委屈,愤怒,难过,一起迸发,也许也只有在雨里才能允许她哭的如此的痛快。

教学楼三楼。

人群里,一个背影纤瘦,模样美如芭比的女生,透过人群的缝隙,眼角湿润的看着在大雨里奔跑的任之夏。什么也没做,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是心痛的看着雨里的她。

教学楼四楼。

人群拥挤的比较靠后,没有人敢靠近最前方,因为此时那里是只属于一个人的。最前端,男生双手依旧习惯性的插在口袋里,背影是英气的挺拔,气息倨傲的不敢让人靠近。

尹彬怔怔的看着雨里的那个身影,面色和雨水一样冰冷。直到上课铃响了,同学们纷纷回到教室里,走廊突然也变得空荡了,尹彬却还站在原地,目光也从未从雨里的身影上移开过片刻。

忽然,拼着最后一点力气奔跑的任之夏,全身无力的,重重的甩倒在了地上,疼痛的很久都没有站起来。

四楼的走廊里,当尹彬看到摔倒在跑道上的任之夏时,心底竟然莫名的收紧。

“之夏!你干嘛这么较劲啊……”

在教学楼底下的苏妍,看到任之夏摔倒的时候,不顾大雨的第一时间冲到了操场上,赶紧扶起了跌倒在地上的任之夏,她真不明白为什么她要接受这样不合理的处罚。

被扶起后,任之夏似乎还有继续下去的想法,无力的说:

“还有一圈。”

“他叫你死,你是不是也去死啊!”

苏妍一把拉住了她的手,激动的对她一吼,这样的她真的令她着实有些气愤:“你没有偷,你为什么要跑?你知不知道,你跑了,就代表你承认偷了手机?!”

呵,任之夏心底冷笑,垂下头,苍白的面容上笑容冷如极地:

“你觉得我会被相信吗?”

苏妍一怔,看着无助而虚弱的任之夏,心比蟒蛇缠绕还要痛苦。

四楼的走廊里。

看着虚弱到没有任何气色的任之夏,尹彬转过了身,他胜利了,他成功的羞辱到了她,可是为什么,此时他心里没有一点胜利后的愉悦感,反而的心像被什么东西莫名的撞击了一下,微微的疼痛开来……

“喝点热水吧。”

医务室里,苏妍递给了任之夏一杯温热的开水,然后从校医那拿来了一条干毛巾,帮她擦拭着身上的雨水。

“谢谢!”

任之夏微笑的看着苏妍,握着热气腾腾的水杯,她身体里的凉气在水温里有所缓和,当然也让她感受到了友情的温暖,虚弱的脸容边泛起了淡淡的笑。

“之夏,我们转学吧。”

苏妍擦拭的手忽然停了下来。今天她终于看清了尹彬的真实面目,原来他真的不是她心里所想的完美美男,而是可恶甚至到可耻的人,而她也不想让任之夏再继续被欺负,所以这个想法犹豫了一会,她才说出来。

“苏妍……”任之夏赫然惊住。

她们是近十年的朋友,所以当苏妍看着任之夏虚弱的如一张薄纸的模样时,她心很疼,比她自己受伤还要难受痛苦:

“我不是和你说过,我爸爸在一个小镇上的高中教书吗,那个小镇很美,而且那所学校的师资力量也很好,最主要的是……那里适合我们。”

“苏妍……”

任之夏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再一次低唤苏妍的名字。苏妍在她心目中,早已超过了朋友的定义,是那种比亲人还要亲的关系,而这样的一席话,让她听后十分感动。

苏妍继续帮任之夏擦拭着身体,而当她看到她手臂因为瘦弱,而突兀起的青筋时,她的眼神是黯淡的怜惜,慢慢的,她蹲了下来,用自己温暖的双手,紧紧的握住她寒冷的手,微笑的说:

“答应我,如果哪天真的承受不了了,一定要和我说,到时候,我会陪着你一起转学!”

“恩。”

半响的沉默,任之夏微笑的答应了苏妍。她庆幸,上次赐给了她一个如此贴心至交的好友。

在医务室里待了整整一个下午,任之夏和苏妍出去的时候,天色已经变暗,没有暮光的学校里更显清净。

一楼大厅的布告栏边,众人围观,不时发出嘲笑的惋惜声。而当同学们看到任之夏的出现时,眼神嘲讽的将她紧困。

不知道又是出了什么状况,预感有些不妙,见到任之夏和苏妍朝布告栏走了过来,同学们相当自觉的为她们让开了一条路。当看着布告栏上贴出来的公告时,任之夏和苏妍同时惊骇。

“看吧,坏事做多了就会有报应的!”

“就是,这次连助学金都失去了,估计在学校也待不下去了吧!”

同学们开始嘲弄起来。

任之夏忽然转过身。

“之夏!”

苏妍有不好的预感,想反手抓住任之夏,可是任之夏却早已冲过人群,往楼上跑去,而她只能跟在后面不停的叫唤她。

任之夏几乎只用了一口气的时间,就跑到了二年一班的教室外,她的预感告诉她,这件事和他脱不了干系,而且预感很强烈……

当她看到教室里空无一人的时候,她便在楼道里四周张望,几近疯狂的在楼层里寻找那个身影,愤怒到胸口沉甸的恍若窒息。

“之夏!你冷静点!”

苏妍抓住了任之夏的手,她很明白她此时的愤怒,但是她必须先劝她冷静下来。只不过任之夏的愤怒已经让她可以忽略身边的一切,脑海里只有那个身影,忽然她像想起了什么,然后甩开了苏妍的手,飞奔下了楼。

大雨里,任之夏像疯子般朝校门外跑去,雨水重重的溅在她的脚边,冰凉如雪,可是她此时似乎除了气愤,没有任何知觉。

“之夏!”

“任之夏!”

苏妍举着伞追赶着任之夏的脚步,拼命的叫唤,只是任之夏却连头也没回的往前狂奔。

忽然在快到校门外的地方,任之夏停住了脚步,雨水也许能模糊视线,可是那个身影却像锐化过的清晰。

“尹彬!”

她第一次用如此响亮的声音叫唤他。

宾利车旁,张管家为尹彬撑着伞,在听到这声洪亮的叫唤后,他们同时惊骇的回过了头。

是她!尹彬眉心紧皱的看着不远处的任之夏。

这个身影就算隔着大雨,也无法浇息她的愤怒!

悬在身体两侧的手随着澎湃的怒气不断的握紧,突然间,怒不可抑的任之夏竟然冲了过去,然后对着尹彬挥上了一记重拳。

众人惊呆!

拳的力度很大,以至于这一拳下去,竟然让尹彬的脸颊微微泛起淤青,嘴角边也流出了鲜血。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任之夏怒火难抑的瞪着尹彬,她原本以为只要她接受了跑步的处罚,他就会放过她,可是没想到,他竟然如此的卑劣的让她失去了助学金。

“少爷,不要紧吧!”

一旁的张管家紧张的立刻从口袋里拿出手帕,准备帮少爷擦拭嘴边溢出的鲜血,可是尹彬却手冷漠的挥过手,拒绝了张管家的好意。

对于这样突如其来的一记狠拳,尹彬先惊怔住了一会,然后再用手抹去了嘴边鲜红的血迹,眼神暗怒的盯着任之夏:

“你知不知道做什么?!”

“我知道!”

“那你不怕?!”

“当一个人什么都没有的时候,她自然就不会怕!”

任之夏坚定的语气令尹彬愕然,面容紧绷。除了些疑惑,更多的是他对她这样大胆举动的愤怒。

从来没有人敢如此反抗他……

雨很急,即使雨水隔在他们之间,但是彼此愤怒的神色却一点也不模糊,气氛逐渐紧张……

良久愤怒的注视。

任之夏强忍住泪水,声音微颤的对着尹彬说:

“你故意把垃圾桶扔在路边,我没有抱怨过你,你让我跑一万米,我也没有抱怨过你,可是你为什么还要害我失去助学金?!”

没有助学金,她就无法继续学业,所以其他的事情可以忍,但是失去助学金无法再让她继续忍让。

尹彬疑惑的眉头收紧,他不太明白她的话意,过了一会,他语气稍微放的缓和,低沉的对她说:

“我没有做过。”

“呵……”

任之夏冷笑:“当然啦……像你这种被人养尊处优的少爷,怎么会知道助学金的重要。”

尹彬心一紧。

任之夏眼神骤紧,她看着他,虽然嘴角有些微颤,但是此时的气势却比他更加傲人:

“富有不是有金碧辉煌的别墅住,也不是有名车开,有名牌衣服穿,也更不是拿去当做伤害他人的工具,所以……你一点也不富有,甚至比我还贫穷,因为你连做人最基本的尊重都不会!”

尹彬瞠目结舌的看着她,眼神骇然,全身是紧绷的僵硬,任何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

张管家也很吃惊,他无法想象,这样成熟的话竟然能从一个十六岁的少女口中说出。不远处的苏妍欣慰的笑了,那个坚强勇敢的任之夏又重现了。

说完,任之夏没有多给尹彬一个眼神,转身准备离开,可是在她绕过他身体的时候,他叫住了她,语气低沉的甚至有些黯然:

“助学金那件事……我真的没有做过。”

“是吗?”

没有转身,任之夏的表情冷漠无比,说完,她头也没回的向前走去。

天色阴暗的让人压抑。

街道边。

水泥路上是沉积的雨水。苏妍追着任之夏的身影跑了过去,然后为她撑着伞,虽然彼此都沉默,但是苏妍知道她的心情,所以她只是小心的搀扶着她。

同样的一条街道。

黑色的宾利车沿着道路行驶着。洁净的车窗虽然被雨水模糊,可是那个被雨水淋湿的瘦弱的背影却很清晰,想着刚才那些话,尹彬的心竟然感到微微的发疼,那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

“是那样的吗?我真的是她说的那样吗?”

凝望着车窗外,坐在后座的尹彬自言自语,暗自神伤,深邃的眼眸比外面的天空还要黯然无光。

副驾驶座位上的张管家惊疑的回过头,惊骇的看着少爷,没有出声。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一向姿态高傲,甚至有些冰冷无情的少爷,会为了一个女生而暗自神伤,不自觉的他也心疼起来。

车里安静的气氛如同窗外的天气一般阴霾压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