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阴阳生死令

更新时间:2020-10-08 02:39:49

阴阳生死令 连载中

阴阳生死令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酒女 分类:其他 主角:林章 人气:

《阴阳生死令》由网络作家酒女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林章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每个人从一出生就在灵台上有一枚生死令,见生死令者会如何呢……你知道人的记忆其实是会弄丢的吗?而我的生死令中却藏着一位妖孽美男。一颗死亡吊坠中隐藏生死轮回的秘密,一场隐藏了三千年的报复阴谋与爱恨情仇浮出水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11章赵林自杀

我当即恢复神智,他不是神棍,他真的会驱鬼啊,而且还有可能把那女鬼给吓跑了!

赵林死了,我唯一的线索只能从女鬼身上找。

别离大伯终于收起桃木棍,我竟然发现他脑门上都是汗。

好像干了一场力气活一样,说话都上气不接下气的。

“这宅子已经干净了!”

房东当即就给了别离三千块钱,我事后也入住了这间房。

可我送别离大伯下楼的时候,发现他猛然剧烈的咳嗽起来。

我问他咋了,二娃子插嘴说:“我师傅他每次作法消耗功力,早就伤了身子……”

“瞎说什么?这不是有学费了?好好上你的学去,没知识干啥都没用!”

别离大伯打断了二娃子的话,可二娃子却看了我一眼,明显他的话根本没说完。

“别离大伯,你这是怎么了?”我问道。

他让二娃子回去拿他的铃铛,可看似是随意,其实是刻意支开二娃子的。

随后,别离大伯说:

“这房里,杀气重,不是一般的重,幸好我有保家仙护体,不然……哎,这房子切记,不可以住人。”

别离大伯说道。

“为什么,不是净宅了吗?”我问道。

别离大伯说,这间房根本净不干净,北面那背阴的墙里面有阴气,如果我刚才没看错的话,里面应该有一具尸体。

我吓了一跳!

以前我都是和尸体一起共处一室的?

“那尸体怨气很重,作法的时候,就看到一束红光,那是她的灵,已经成厉鬼了……我只能赶走她……

不过也不知道她怎么逃脱地府管辖的,怎么还在阳间霍乱还能养成厉鬼呢!哎……弄不明白!”

尸体?阳间霍乱?

是那个红衣女鬼吗?

别离师傅跟我说,鬼,从一开始的新鬼,就是灵体,最害怕的是有怨气的灵体。

从怨鬼,到厉鬼,已经是个无法估量的所在,因为还有煞鬼……

这些我听不懂,不过,只是赶走说明女鬼还会再来,如果她不来了,我的线索才是真的断了。

我怕别离大伯对我的想法有疑心故意问道:

“那如果开墙凿壁把那个尸体挪走呢?”

别离大伯看着我,眼睛瞪得溜圆,像是被我的想法吓傻了一样,随后才结结巴巴的说;

“你以为是搬家那么简单?那尸体的冤魂至少经过几千年的繁衍,尸体估计……

好吧,她一定有未了的心愿没有达成,如若不然,再坚强的鬼物,潜意识总归会随着时间而瓦解……”

我和别离大伯都陷入了沉默,他突然问我,为什么这么执着,我发现,我和别离大伯都后知后觉了。

我说了个最简单的理由,那就是我打算租住这间房,因为便宜又离学校近。

别离大伯沉吟的少顷说:“找他,一定行!”

“谁?”我似乎感受到了他说的那个人是他,可我还是问了。

“玉龙子!可估计请不动他……”

我默默的记下这个名字。

原来他叫玉龙子,是的,这个名字很适合他。

如玉一般静溺不染杂陈,又有一股敦厚深邃的感觉,还有一股风雨不惧的气质。

我不由得摸了摸脖子上的玉珠。

不知道他一个人在山上住会不会觉得孤独?

哎,我叹了一口气,事情可能真的没有想的那么简单。

学校的操场上绿荫一片,跳跃着阳光,晒得人有些懒散,很舒服。

是的,我的中考因为中间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泡汤了,我没有资格读重点高中,只能去读技校,门槛低,包就业……我既然死而复活就懂珍惜生命,该是我孝敬外婆的时候了。

躺在操场上真想就这么睡一觉。

我准备等双休的时候再去找玉龙子请教一番,今天礼拜二,报道,点名,发书,开学典礼!

礼拜三放学,同学刘晓蓉追上我说:

“哎,夭夭等等,听说你在外边租房子住,我也不想住宿舍了,能不能合租呀!”

晓蓉名字取得倒是温柔似水,其实,她会抽烟会喝酒,发型永远都是一成不变的风凉头,短发。

左耳朵上就打了三个耳洞,挂着蓝色的水钻耳钉,右边耳朵上一个耳洞都没有,头发若是染了黄色,活像是个混混女郎,刚开学点名那天就跟计算机管理那个班的男同学打了一架。

“我的租房就是一间房,住不下两个人!”我说道,她显然有些不高兴。

其实,房子是可以容下两个人住的,但是欧阳大伯都说了,后墙里面有一具尸体,我自己也是水生火热九死一生,怎么能带着她去送死呢。

见晓蓉有些不高兴我锤了她一下假意的取笑她说:

“你一女汉子,找个租房单独住,害怕见鬼不成?”

我是实在不想连累别人,这些和鬼的较量我一个人死活都够了。

没想到晓蓉的脸色突然一变,我的笑容止住了,难道,被我说中了?

“宿舍闹鬼……”晓蓉说这话的时候是站在操场上的,斜阳西下,白天的温度早就随着太阳的落山越来越凉。

晓蓉说,刚开学第一个来学校的学生是赵丽,因为她家是乡下的,所以入校报道都会提前几天。

赵丽说她在洗浴间看到了洗尸体的女人,还对她笑,她以为出现了幻觉,可连续好几天都遇上了!

现在宿舍里已经传的沸沸扬扬,很多人都想搬出去住,还有些交了学费的学生不愿意在这儿上学了。

学校又不给退学费,因为理由不正当,没有证据,现在还有几个学生去校长办公室闹腾呢。

“你说!我一个初中学渣,现在读中专要是也放弃了,我爹娘不得卸了我的胳膊腿!”

晓蓉感慨道。

我本不想管闲事,可晓蓉却说,赵丽看到的那个女鬼穿着一袭红裙,就在洗浴间的隔间里洗刷尸体。

我一下子就想起了红衣女鬼,她难道又要害人吗?她为什么害了那么多人?害了我妈还不够吗?

“要不,你在学校附近找房子的这段期间,我陪你在宿舍住两天!”我说道。

毕竟我的出租屋我暂时也没有把我回去后会不会被弄死,我还得等双休去找玉龙子,眼下,我又想了解一下情况,再说,我又不能跟晓蓉说我自己经历的事情,我知道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住。

我若是说了,他们都认为我是鬼胎,那我恐怕在这所破中专学校也难以立足了。

因为我想到了小时候被其他小朋友用石子砸我脑袋的场景,说我是妖妖!

“好!谢了!”晓蓉显然对我的提议很高兴。

我当晚就住在了宿舍,一进去我才发现,101宿舍除了晓蓉以外只有一位同学在睡觉。

晓蓉说宿舍八个上下铺的床位,都搬出去住了,睡觉的那位就是赵丽。

说这话的时候,赵丽突然翻了个身:“几点了呀!”

“放学了!”晓蓉回答。

可我的目光死死地所在了翻身面对着我的赵丽脸上。

她脸上蒙着一股灰黑的气息,那是生死令,我根本来不及去细想我怎么会看到生死令,因为我知道,见生死令者命不久矣要魂归地府了。

我愣在当场,赵丽艰难的起身倒了一杯茶,晓蓉推了我几下示意我不要老盯着人家看,好像有鬼似的。

我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后怕的想着,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计算机应用系的,陶夭夭,这几天会在宿舍暂住!”晓蓉帮我引荐,我干涸的扯开嘴角勉强笑了笑。

赵丽也笑了,就是看上去太苍白无力了,好像好几天都没吃饭一样。

我突然发觉到了什么问道:“你睡了多久?”

“我……我也不记得了,从点名回来觉得犯困就一直睡到现在!”

赵丽捏了捏眉心,一脸痛苦的想着,晓蓉插话说:“这都是两天前的事了,睡了两天,你也真能睡!”

我当即就感觉自己的脊梁骨像是被鞭子抽了一下一样。

这一夜,我忐忑难安,傍晚的时候,我们从外头买了稀粥回来,赵丽就吃了两勺儿,额头就不由自主的往碗沿上磕头,好像困得已经不知东南西北了。

随后一直到现在,差不多午夜了,我都没睡,晓蓉睡姿就是个大字型,十一点多的时候,她被冻醒了,捡了一次被子后,也继续睡了去。

空气渐渐凝重了,我深吸三口气,就当是上厕所解手,我去了洗浴间。

女生宿舍的走廊尽头每一层都有一间洗手间,厕所,和洗浴间,中间有一米高的三合板隔开,头顶上是莲蓬头,如果俩好友相邻洗澡漏出脖子以上位置还能说说话。

走廊里寂静无声,装的是声控灯,随着我的脚步,声控灯一个个亮了起来,回头看去,身后的声控灯也会相继灭掉,就像是走上了一条没法回头的路。

吱呀!

我推开了洗浴间带弹簧的木门,里面不知道哪个莲蓬头或者是水管坏了,滋滋滋,滴答滴答的流水声传来。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咽了一口唾沫,我打开了第一间洗浴间的木门,什么都没有。

我有些放心,可又感觉更恐惧的东西在心头滋养,那……会死第二间吗?

第二间,第三间,总共十一个,我都打开到了第十个,什么都没有。

我有些放松,可就在我打开第十一个的时候,发现头顶上的莲蓬头一下子开了,滚烫的热水撒了我一脑袋。

我赶紧后退!

可就在那扇弹簧门慢慢弹回去关闭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穿着红裙的女人,她正看着我。

她就蹲在那儿,手里捧着一颗眼球,另一只手不停的搓洗着地面上的血肉,一丝丝的血水顺着水流流进了下水道。

我跌跌撞撞的冲出洗手间,脚下一滑摔了一跤,我爬起来逃命似的往速射炮,呼吸已经跟拉风箱一样,呼哧呼哧……

我冲进宿舍,一头栽进被窝,我顿时觉得我的被子怎么那么湿?

我诧异的打开灯看,一汪汪的水像是从棉絮里挤出来一样,哗啦啦的往床下流。

那种感觉,就好像上铺的床底下安装了个隐形的莲蓬头,不住的往下落水。

我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

赤着脚站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那水流汇聚成溪,流到了我的脚边……

就好像,就好像那个洗尸体的女鬼就在我床上,正在洗尸体……

我头皮乍然,在洗浴间那一闪而过的场景就像是烙印一样狠狠的印在了我的脑海,挥之不去。

吱呀!

在这一刻,宿舍的门突然开了又关了。

我侧目一看,赵丽悄无声息,赤脚走出了宿舍。

我赶紧去摇晃晓蓉,我觉得,我能看到人的生死令都是后话,反正是不好的预兆,她会死……我有这种很强烈的预感。

“晓蓉,你醒醒啊!”我使劲的晃着她,与此同时,从我床上留下来的水已经汇聚成了一片水洼。

“别吵老子睡觉!好不容易睡个安稳觉!”晓蓉一把打开我,我干脆劈脸给她一巴掌。

“谁?谁敢打老子!”晓蓉终于清醒了,一脸铁青的坐在床上。

“快……赵丽走了!”我喊了一声!

“夭夭!赵丽不是在睡觉吗?大半夜的,你发什么疯?”

晓蓉醒了之后,打了个哈欠,指了指赵丽的床,身子又迷迷瞪瞪的软倒进了被窝。

我一看,可不是吗?

赵丽还在被窝里睡觉呢?

我整个人陷入了困顿,好像全世界的场景在我脑海中都形成了旋涡状。

不对!难道走的是她的魂?她死了?

我把颤抖的手指头悄悄放在赵丽的鼻息间,那一刻,我猛然缩回了手。

她已经没了气息。

那个女鬼到底是什么来头?她为什么要害那么多人?这一切肯定都和她有关,包括我和我娘。

我害怕,可我不能,如果连我都怕了,谁还我娘一个公道呢?

她是可以去投胎的不是吗?

我的眼泪一滴滴的往下落,我想了很多,还是攥了攥拳头出了宿舍的门,朝着赵丽离开的方向追去。

刚出了宿舍门,我就看到赵丽每一步就跟踩着棉花一样,毫无任何目的的走着。

一拐弯,她出了女生宿舍,我虽毛骨悚然,可我还是追了上去。

她的身影飘忽不定,若有若无,她走出了学校。

直到赵丽的灵魂飘向了学校的后山,就消失不见了。

我记住了这个地方,这地方是个烈士园林,旁边是墓林,大都是城里人花钱才能买来的那种墓地。

赵丽不见了!

等我回到宿舍的时候,我发现晓蓉脸色发白,抱着手机,目光涣散,我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赵丽死了……她死了!”

我如同被人当头棒喝,可冷静一想,她在半个小时前就断气了!

背后的事情我不想跟晓蓉说,原因很简单,普天之下,我说了我自己的遭遇,一百个人,有人会信吗?一个都不会信。

“我不能住宿舍了,我怕……我已经报警了!会不会有什么牵扯不掉的关系?”

晓蓉似乎真的被吓住了,说这话的时候,死死地攥着她的手机,全身都在发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