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今生只为你而存在

更新时间:2021-01-21 12:51:41

今生只为你而存在 已完结

今生只为你而存在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相思豆 分类:女生 主角:若兰杨 人气:

新书《今生只为你而存在》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相思豆,主角若兰杨,是一本女生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妇人紧紧抱着怀里的小婴儿,看着她笑的可爱,却心中感叹到这孩子的命运,一出生母亲便去世,如果不是她和夫家遇见在破庙中昏迷得女子,想必这孩子已经死在腹中。最终,妇人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庭院内开满淡粉色的樱花,也不知前几年林父是从哪里弄来的树,在若兰精心的照顾下,开得越来越旺盛。樱花树下,有个懒散的女子,躺在摇椅上晒着太阳,闻着香甜的樱花,右手边是一壶茶,女子的容貌很让人惊艳,虽然不是京城最美的女子,却依旧不次于那个传说中最美的公主。此女子除了懒得不能再懒的伯若兰,还有谁?一身白衣,更显得她文静和淡雅,举手间的气质,是一些大家闺秀模仿不来的。“兰儿啊,吃午饭了。”厨房的林母朝着外面喊道,摇椅上的若兰睁开双眼,这双眼却为了这张脸蛋增加了太多分,恐怕是个男人在这种眼神含情脉脉下,都会忍耐不住吧。如兰的小手朝着远处勾了勾,远处的猫儿踩着轻巧的步伐,几下的窜上若兰的怀里,她摸着猫儿的耳朵,小家伙的脑袋一摇一摇的,平时若兰可是把它教育的很好,只要她安静的看书或者小歇时候,猫儿是不敢去打扰她的,再来就是,没有若兰的肢体动作,猫儿是不敢轻举妄动的。有一次因为猫儿淘气,在外面踩了水回来,将若兰的衣服踩脏,若兰整整两天没有理猫儿,经过几次教育下,猫儿现在已经很乖了,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若兰不发令,猫儿绝对不冲动。抱着猫儿若兰走向饭厅,叫了声娘和爹,他们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无声的打招呼,放下猫儿,它就寻着味道找到它最爱的小鱼干儿,摇着脑袋开始吃起来。“这只猫啊,也就能听你的话,上次偷了我好几条鱼吃。”林父抱怨的看向若兰,筷子却夹了一块肥肉,扔进了猫儿的石碟里,猫儿瞬间炸毛,瞄瞄的直叫,也不知什么时候,林父和猫儿就杠上了,只要猫儿偷了他的下酒菜,就给猫儿喂肥肉,后来猫儿对肥肉那是恨啊,若兰捂着嘴偷偷的笑着,头发已经有些许花白的爹娘,她很心疼,只是却没办法开口。十年来默默的陪伴,也就只有胜似亲生父母的他们做到了,那个爹爹,你还好嘛?十年不见,你还会记得若兰嘛?“你这老头子,没事儿就喜欢跟一只猫计较,怎么越来越小孩子性格?若兰都比你成熟许多,你呀,真是越老越活回去了。”林母虽然嘴上念叨着,嘴角的笑意却出卖她的开心。出落的亭亭玉立的女儿,还有相濡以沫的丈夫,她这辈子,幸福极了,只是她遗憾的是,兰儿如果能开口说话,那该多好。他们寻便江湖郎中,结果都是没有办法,也渐渐的让若兰死了心,安慰他们只要有爹娘在,她不说话也无所谓的。“兰儿啊,你那个学堂怎么样了?需要爹帮忙嘛?每年你都带一些孤儿识字,今年减少些吧,爹爹不忍心看你累的样子。”若兰拿起桌子边上的笔写到,也好,这两年确实有些累,今年就带一两个吧,可以省下不少心,而且有时候孩子们问的问题,我是真的没办法解答。这十年之间,若兰做了许多事,一个是已经放弃寻医,另一个就是尽她所能帮助一些没有家那样的孤儿,在离她家不太远的地方,做了一个小学堂。气氛有些僵硬,饭菜也都感觉没滋味了,若兰知道自己又带动了他们的伤心事,只好低下头乖乖的吃饭,多吃一些,才会让娘亲觉得她没有在乎那些,只要他们都好好的。忙碌的生活让若兰已经忘记前几日饭桌上的伤感,大街上,若兰忙着采购学堂用的东西,根本没有注意另一边的骚动,她经常来这里关顾郝老板的生意,同样也是命苦的人,卖这些东西赚不上几个钱,却因为每次若兰来,都让他赚一笔,好能够养活妻儿,他很感谢若兰,每次订好的东西,都亲自送到学堂,而且他也很支持若兰教书,虽然可惜若兰是个哑儿,却从来没有嘲笑或者是歧视的意思,反而很尊重,很感激。选购了东西后若兰本想离开,她已经听到外面很热闹的声音,却不知为了什么。“若兰小姐,您先别走,外面现在都是人,您出不去了,这次啊,伯丞相带兵会和海将军一同去打仗,这不,胜利归来了,经过咱们这儿,您看,这人啊多的”伙计后面再说什么,若兰根本听不到了。只有丞相二字,是她的爹爹嘛?连忙拉着店里的伙计,手指着二楼。“啊,您的意思是去二楼看?好嘞,我带您过去。”两人快步的走着,若兰深怕见不到他,十年了,她都没有见到爹爹,虽然知道爹爹有苦处,可是只要看一眼也好啊。若兰趴在窗户上望了一会都没有消息,她耐心地等着,底下的百姓们忽然欢呼,丞相二字,连声的高呼,有些吓到了若兰,嘴角挂着淡淡的笑,爹爹受到百姓如此爱戴,她是不是应该很替他高兴?马蹄声渐近,若兰一眼便认出那骑在黑棕色马上的身影,黑色掺杂着些许的白发,英姿飒爽,挺拔的背部驾驭着马儿,似乎是件并没有带走他太多,一路上他都微笑的看着百姓们,那笑里多了一丝自豪,享誉着百姓的呐喊。当他抬头不经意的一眼,却忽然停下了马儿,当他再去寻找时,早已不见那身影。“兰儿,兰儿是你吗?是你吗?”嘴角的呢喃,目光搜索着,眼角的悲伤,被后面的副将看到,虽然不明白,却也感受到丞相的焦急和难以掩饰的痛。“丞相,您是在找什么人吗?需要属下帮您去寻找嘛?”副将主动请命,这次大将军没有回来,只是副将代替他回来接受皇上的封赏,而海风元则是继续镇守边疆。“不了,别耽误了回去的行程,让皇上等,岂不是罪,走吧。”百姓们也看到了这小插曲,只是没有多想,因为在他们心里,只要远离战争就好。兰儿,兰儿,伯阑战心里一直念着,没有再去注意背后的若兰的视线,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躲开,是她心里已经对他有一道伤痕了嘛?擦干眼角的泪水,一边的伙计压根没有注意若兰,全程都盯在伯阑战的身上,嘴里一直念叨着,好威风,如果他也能跟丞相去打仗该有多好。若兰淡淡的笑着,眼角微红,低下的眼脸让人看不出她在想写什么。有些失魂的走在满是小商贩的路上,终于远离喧闹了,她的心似乎也随着爹爹离开,为什么这么多年,从来不看她,哪怕只是一眼也好。“碰”一声尖叫,一个无声,若兰扶着墙角揉着有些被撞疼的肚子,低下头一看,满身土的小孩子,正睁大一双眼睛看着她。她的手在小孩子面前晃了晃,还是没有反应,拿起手绢轻轻的擦拭着他脸上的土,指了指自己不能说话,低下头表示抱歉,然后把他拽起来,将他身上脏兮兮的土拍干净。小孩没说什么,只是任着她拍,眼泪就那么随着眼角流下,七年了,从来没有谁这么温柔的对过他。这七年只有他跟叔叔呆在家,他就像是个没人要的孩子一样,他在外面横行霸道,欺负别人,只因为别人说他是没有爹娘的孩子,只是从来没有人能够理解一个孩子的心,就在刚刚,他刚揍了一个说过他的孩子,被那孩子的娘亲,用棍子打了几下,他想办法跑掉了,没想到便撞到了人。他没有听到谩骂声,反而是很温柔的对待他,甚至还微微低下头,虽然他不太明白,但总的来说这种被温柔对待的滋味,让他很心酸,甚至在看到她的那一刻起,她长得跟他娘亲好像。若兰看到小孩子流泪,有些着急,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忙把他的眼泪擦了擦,指了指前面不远处,小孩点头,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这个哑姐姐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依赖。来到学堂,若兰烧水,准备沐浴的东西,全程都在看她忙的孩子,只是站在那里傻傻的看着他。若兰将他推进房间里,关上了门。无奈的笑着,若是将他卖了,估计也会说好。还好这里随时都会准备小孩子的衣服,偶尔孩子们打闹,会弄脏衣服,也不知道这个时候他们都去哪儿玩了。这个时候估计是去吃中饭了吧。这里除了学堂,就是那些孤儿们住的地方。晌午的阳光有些刺眼,若兰却依旧仰在摇椅上,从生病后,到现在她不知道在太阳底下晒过多久,白皙的皮肤,却从未变黑过。如果变黑了,想必若兰也笑不出来了,一张黑黑的小脸,只有脖子以下是白的,多么尴尬。门被打开,若兰扭过头穿着前几天她买的衣服,正好,看他的穿着,想必也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招招手,小孩屁颠颠的跑了过来,若兰嘴角微微的抽搐着,平时召唤小猫的动作,有些习惯了,这孩子怎么也如此听话呢。拿起桌子上的笔,若兰写到,你识字嘛?小孩点头,你饿了嘛?小孩点头,那我们去吃饭吧?小孩点头,若兰有些无语,忽然换了问题,你叫什么名字?小孩刚想点头,接着张口说道。“我叫海翔,大海的海,飞翔的翔,这里是学堂嘛?我可以来这里学习吗?”海翔眼巴巴的看着若兰,大眼睛里闪烁着的不知是星星还是泪水,闪的若兰无法拒绝。只好写到。“好,但是你要告诉你的家人,我们先去吃饭吧,然后我送你回家,可好?”海翔接着猛点头,若兰的头上似乎滑下几道黑线,这孩子怎么就只会点头?她说什么都会点头。带着海翔去吃了午饭,两个人手拉手的往海翔的家里走去,一路上只听海翔念叨说她家的饭好好吃,以前的七年纯属吃的都是猪食了,若兰无奈,真伤他父母的心,若兰以为他会是一个圆满的家,可是当她见到海翔的叔叔时,才明白。“叔叔。”在海翔七扭八歪的将事情叙述完之后,男人才正眼看若兰,若兰淡淡的行礼,男人的目光并没有带着歧视,打量的目光并没有停止,在海翔咳嗽声,男人才知道盯着人家姑娘看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如此失礼。“抱歉,姑娘,在下失礼了,请进吧。”若兰摇头,表示不在意,只是,若兰的内心,像是小石子投进湖内一般起了涟漪。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