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书院传说

更新时间:2020-05-22 06:56:48

书院传说 连载中

书院传说

来源:落初 作者:橐驼子 分类:历史 主角:马儿尔朱荣 人气:

新书《书院传说》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橐驼子,主角马儿尔朱荣,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东魏、西魏、南梁,三国混乱。书院,乱世而出,盛世而隐。为乱世培养人才,为盛世制造英才。河阴之变后,魏分东西,北有柔然虎视,南有南梁龙盘。书院诸生,学成出山。是要搅碎这乱世江山,还是要强势结束这三百年的乱世……书院传说读者群:书院一号院228039254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三日后的一个早晨,马浪尘洗漱完毕,在院子里练刀。马浪尘练刀,刀却不出鞘,连着刀鞘一起练。看着鹤盼儿进来,便收刀。

鹤盼儿跟老马一起来到了院子了,只见老马的马脸下方挂着一个又长又粗的竹筒,竹筒中有一根细细的竹管,跟一条大长鼻子似的。

马浪尘看着老马这幅搞笑的模样,“哈哈”大笑道:“盼儿妹妹,老马这是什么造型?”

鹤盼儿摸着马头,说:“今晨我带着老马到大街上溜达,老马总往酒家里钻,恨的我老是打它马屁。”

马浪尘道:“呵呵,这货皮糙肉厚,只要有酒,拿刀砍它它都不理你。”

鹤盼儿道:“连哄带骗,好不容易把它拉到永宁寺附近,看见几个洛阳纨绔,各个骑着高头大马,耀武扬威,还嘲笑老马。我就跟老马商量,若是他能赢了那几个纨绔,就赏给它一石鹤觞酒。它一听一石鹤觞酒,立即兴奋起来。没想到,老马这么牛,对那几个纨绔子弟的高头大马哼哼了几声,瞪了几眼,那几匹马竟然抛下它们的主人,非要跟着老马走,想做老马的小跟班儿。老马一顿乱踹,才把那几匹马赶走。不过,这样的状态,自然是老马赢了。惊得那些刚才嘲笑老马的纨绔子弟们,一点脾气都没有,只能狠抽自家的马儿。”

马浪尘道:“想不到,这货还有这等本事。”

鹤盼儿道:“是啊,你没见老马那副德行,差点没把马眼瞪到头顶上去,那几匹马儿跟它在一起,就像侮辱了它似的。回来以后,总要兑现承若的。一石酒那么沉,老马又没有手,我还有事儿做,总不能帮它抱着酒吧!就发明了这件老马专属的喝酒套装。只要老马含着这跟细竹管一吸,就能喝到酒。多方便!”

马浪尘道:“盼儿妹妹,你真厉害。不过这样一来,这货更丑啦!哈哈哈……”

老马鄙视地看了马浪尘一眼,含着竹管,哼哼着走了,马步好像有点飘。

鹤盼儿看了一眼马浪尘手里的刀,说了句:“好刀。”

马浪尘道:“盼儿妹子懂刀?”

鹤盼儿道:“略懂一二。”鹤盼儿接到刀,说:“你这把刀鞘,其实是把剑鞘,看着虽旧,却是一把绝佳的鲨鱼皮剑鞘,手感更好,能够最大程度的保护刀剑的锋刃,剑鞘上没有金银错或者漆花雕纹等等,可见并不是用来观赏的佩剑剑鞘,而是一把实战用的剑鞘。单单这一个剑鞘,在洛阳城的富豪收藏家那里,能卖一斛珠子。”

马浪尘伸出大拇指,“嘿嘿”一赞。

“我看得出是剑鞘,却说是刀,那是因为你的练法,全是刀法的扫、劈、拨、削、掠、奈、斩、突。你这把刀并不是现在流行的刀身弯曲的制式战刀,而是一把单刃直刀,我说的可对?”

说完,还没等马浪尘回答,寒光一现,一把直愣愣的刀横空出现。只见刀身上布满着美丽的错金涡纹和流云图案,虽有精光,却不刺眼,虽有寒气,却不瘆人,相反,有一种温润如玉的感觉。但是细看锋刃之处,是细密微小的锯齿状,几乎看不出来,但是这样的刃口,切割之力甚是恐怖。在接近刀柄的刀身处,有一个小小的图案,是一团烈焰,上悬一柄此类长刀,这个图案是马浪尘锻造兵器的图腾:烈焰神兵。

“我曾听爷爷讲过,流云纹本是千锤百炼钢时,折叠、压错自然而然出现的折叠纹路,毫无规律可循,也没有两个一样的纹路。”鹤盼儿说道。

“你说的不错,锻刀之时,用两块硬钢折叠锻打,锻打时一定时高温,来回折叠锻打至少十五次,当十五次的时候,钢铁的折叠层达到三万两千七百六十八层,然后在用两块此等折叠硬钢,中间夹上一块软度更大的软钢,温度再升高一倍左右,趁热打铁,将三块钢锻打成一块,这样的硬度和韧度兼备,而流云纹更加复杂、繁密。”马浪尘解释道。

其实,在中国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唐刀,采用的就是这种夹钢技术,折叠锻打的时候,需要温度在八百度左右,反复折叠十五次,有三万两千七百六十层,然后用这样的两层钢夹一块含碳少的软铁,再次加热到一千三百度,开始锻打,成型,由于温度太高,早成表面脱碳的现象,还需要进行炒钢,进行渗碳处理。而且唐刀由于钢的折叠次数太多,加上一次性的覆土技术,使得实际上的流云刀纹并不明显,除非细看才能看到。唐军能够闻名当时,杀得天地色变,与唐代的陌刀脱不了干系,而陌刀根基,正是当时的炼钢技术分不开。

后来,日本的各种使者来华,将唐刀技术传入日本,经过本土的一些加工变化,比如覆土烧刃技术,就不同于唐代的一次性覆土,而是多次覆土,让日本刀有非常明显的流云刀纹。加上一些历史因素,比如天皇的庇护,战争的需求,等等原因,使之保留、延传至今,让日本刀闻名与世界。

当然,如果用当时的唐刀,去跟日本刀对砍的话,解决肯定是,日本刀被一刀两断。因为唐刀内软外硬中间韧,而日本刀是刀锋锋利并坚硬,而刀脊比较柔韧,而且唐刀刃口的夹角也比日本刀更大、更厚一些。同时杀人利器,而唐刀还是技高一筹,能够劈砍硬度更高的硬物而不会断折。毕竟,咱们是老师父,小日本是小徒弟嘛。

而唐刀,由于要求过高,制作的成本和代价太大,再加上有一些朝代的和平时间太长或者统治阶级的某些政策,导致唐刀技术失传,都说现代文明多么厉害,可如今的技术却无法复制一把真正的唐刀,真是讽刺。

“咦,你这把刀看着流云纹似乎更加细密,可我怎么若隐若现地觉得,这细密的流云纹中,还有一些古怪呢?这重量也不对,按照常理,这一把刀至少二十斤左右,怎么感觉是有七斤多?”鹤盼儿问道。

“好犀利的眼神!”马浪尘称赞道:“这把刀是我自己锻造的,取名曰:暮云孤刃。材料是一块罕见的天外陨铁,本来十分沉重,这一把刀一共七十九斤八两七钱。现在却只有七斤八两九钱。这么轻,就是流云纹中的秘密了。那是我师父根据道士所画的符箓,以及和尚参悟的妙法,以及微型雕刻等技术,刻录的一种符纹,让这把刀更轻,更快,更韧。这种单刃直刀的样子,保持了汉代环首刀的样子,我做了大量的改动,符合自己的要求,刀直而正,做人要正且真,同时该藏锋时藏锋,该露锋芒时,锋芒毕露。练刀而不出鞘,我也只是随顺感悟一下刀气。况且,凶兵出鞘多饮血而归,此刀太过霸道。我取名暮云孤刃,暮云即是取晚霞的血色,孤刃,这把刀是世间无二的。”

“好刀。”鹤盼儿恋恋不舍地还给了马浪尘。

“女孩子家家的可不兴舞刀弄剑。”马浪尘说道。

“哼,巾帼不会让须眉的。不要小瞧我哟!”鹤盼儿笑了笑。

“自然不敢小瞧你。你那一手酿酒术,我是学不来的。”马浪尘说道酒,就两眼放光,又说:“回头送你一把剑。”

吃罢午饭,马浪尘对鹤几觞说:“鹤爷爷,我准备今天就走。”

鹤盼儿道:“破尘哥哥,今天就走?我还没有到你到洛阳城好好转转呢!”

鹤几觞道:“现如今书院在洛阳之南,轩辕关外的嵩山之上,距离洛阳城也就百十里路,不算太远。骑马一两个时辰足矣。”

马浪尘看着鹤盼儿,说:“书院马上就要开学了。再说,这么近的距离,我当然会是不是来看你们的。鹤爷爷这里就是小子在洛阳城的家,哈哈……”

鹤几觞道:“算你小子有良心。”

鹤盼儿只好无奈的接受,扭头走了,一会手里抱着两坛酒,过来,说:“破尘哥哥,我记得老马那里有个酒葫芦?我给你装一些,路上解馋。”说完笑了笑。

马浪尘说:“盼儿妹妹有心了。不过,你这两坛酒还真不够装的。”

鹤盼儿道:“你一个小葫芦能装多少?”

马浪尘笑而不语,把酒葫芦拿来。鹤盼儿开始往里边装酒,不一会一坛酒没了,酒葫芦依然不见满,不多时,第二坛也见了底,依旧没有装满。鹤盼儿拿起葫芦,重量并没有增加多少,摇了摇,听见哗哗的酒声。

鹤几觞也拿起酒葫芦看了看,说:“这是百里老头儿发明的新东西?”

马浪尘笑笑说:“是的。师父他老人家少年学儒,中年学道,老年学佛。他老人家学究天人,一次读《维摩经不思议品》:若菩萨住是解脱者,以须弥之高广,纳芥子中,无所增减。有所感悟,就发明了这个酒葫芦,其实是刻画了许多阵法,增加了葫芦了内部空间。这个葫芦取名叫:须弥葫芦。”

鹤几觞摸摸胡子说:“百里老头儿屁个学佛,酒肉穿肠,五戒不守,信的哪门子佛?”

马浪尘摸摸鼻子说:“师父他老人家说,酒乃般若汤,肚乃度化场,喝酒为醒智,吃肉能度生……”

鹤几觞不等马浪尘说完,打断道:“屁个般若汤,屁个度化场,这个老不修喝酒吃肉找借口能说得一套一套的。他能修成佛?母猪都能上树找公猴了。”

中国佛教徒戒食肉食,是从南朝梁武帝萧衍颁布法令,他信佛之后便另天下禁食肉食,连祭祀都要用蔬菜代替,后来大臣上书,民间反对,才允许用面做成的猪牛羊头来祭祀。不过,这种政策自然不可能让所有人都遵守,更何况北边的大魏帝国跟南边的梁帝国是敌对势力呢。

鹤盼儿捂着嘴巴“咯咯咯”笑了起来。

马浪尘只能无奈地摸摸鼻子。

鹤盼儿又去搬了几坛酒,终于将酒葫芦装满了,一个小小的酒葫芦竟然装了五石酒。

鹤几觞道:“百里老头儿造了酒囊,他自己是不是饭袋?酒囊饭袋,哈哈哈……”

马浪尘无奈地笑了笑。

鹤盼儿对马浪尘依依不舍地挥手,老马对茅草屋的酒窖依依不舍地哼哼,马浪尘说了句:“放心,我会经常来的。盼儿妹妹不要伤心!鹤爷爷,再见!”

“破尘哥哥,记得常来看看。”

“放心,一定会的。”

鹤盼儿笑了,两只眼睛像夜空中的月牙般,连脸上的几点雀斑都在雀跃。

临别之际,鹤盼儿突然对马浪尘说:“破尘哥哥,小白加小白等于什么?”

“等于什么?”马浪尘从马上回头问。

“等于兔!”

“为什么?”

“因为是我说的,嘿嘿!”

“好……吧!”

马浪尘歪歪地骑在老马上,从西阳门进入洛阳城,来到洛阳的主干街道——铜驼大街。

相传,东汉初年,汉光武帝刘秀根据千里马和西域骆驼的模样,命工匠铸造了一对高三米,长近六米的铜驼,和一对铜马,铜马放在洛阳宫宣德殿。铜驼放置在洛阳中央大街的中段。东汉末年,董卓董胖子叛乱,在西安建立郿坞,乱搞经济,把当年秦始皇收天下之兵铸造的铜人翁仲像熔铸,制造成分量不足的“小钱”,还把一对铜马和一尊铜驼熔铸。三国时期,曹丕代汉,建立魏国,把铜驼所在的中央大街称之为铜驼大街。五胡十六国时期,洛阳城被烧毁,铜驼不知所踪。孝文帝迁都洛阳,重建洛阳城,从洛水河滩中挖出这尊铜驼,放置在洛阳城的主干大街上,称之为铜驼大街。

铜驼大街宽达四十二米,穿过洛阳城正门宣阳门,延伸至洛河上的永桥。

铜驼大街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马浪尘沿着铜驼大街默默而行,心里想着:书院既出,看来这天下又要打乱了,回想这百多年来的历史,大晋不过统一几十年,而只有太康盛世,百姓康泰十年,之后便一直内忧外患不断,五胡十六国更是生灵涂炭。如今,这天下两分,却是南北无明主,百姓流离!

马浪尘悲悯苍生,不知不觉,就来到了铜驼旁边。马浪尘看着铜驼身上岁月留下的沧桑痕迹,轻抚铜驼,吟出一首诗来:

人生奔波苦,红尘利几多。

踽踽悲悯客,轻抚问铜驼。

雒城今日荣,可知明日何?

孤鸿逍遥羽,翴翀苍天阔。

“洛阳城,这几年里,我们之间会有很多交集和故事的。”马浪尘在心里说了一句,骑着老马摇摇而去。虽然周围人有摩肩,马浪尘却显得格外孤独……

马浪尘任由老马缓缓而行,行至轩辕关的时候,月上枝头,繁星点点了。轩辕关也已经闭关。

轩辕关,又名娥岭关,位于太室山和少室山之间,两侧山崖怪石嶙峋,山石耸峙。此处也是山势险要,道路盘旋曲折,是洛阳东南部的险关要道,是历来的兵家必争之地。秦末群雄逐鹿,汉末三国争雄,都发生过多次大战。

这会天已经黑了,只能大致看清轩辕关关隘雄壮的轮廓。

“老马,你个憨货,要不是你慢慢悠悠的,咱们早就出了关,进入书院了。”马浪尘埋怨道。

“哼哧!哼哧!”老马喷了两下鼻息,不理马浪尘的唠叨。

“唉,只能喊喊关试试了。”马浪尘看见高高的关台上有人影,高声喊道:“喂,关上的兵大哥,在下是嵩山上书院的学生,路上延误,错过了开关的时候,不知道兵大哥可否通融一下,放在下过去?”

“嵩山书院?莫非是嵩阳寺的学生?”嵩阳书院始创于北魏孝文帝太和八年,当时称为嵩阳寺,显然关上的人以为马浪尘说的书院,是嵩阳寺。

“既然你是嵩阳寺的学生,想必诗赋还不错。最近,我在琢磨一种文学体裁,称之为对子,你可知晓?”关上传来声音。

“哦,兵大哥所说的对子,可是当年‘二俊’来到出到洛阳,弟弟陆云陆士龙跟荀隐荀鸣鹤的对话?日下荀鸣鹤,云间陆士龙?”马浪尘缓缓道来。

《世说新语》记载,晋灭了吴之后,江东豪族陆逊的孙子陆机陆云两兄弟刚到洛阳,慕名前去拜会丞相张华。当时有颍川隐士荀隐,字鸣鹤,在场。两人见面,自我介绍。荀隐说:“日下旬鸣鹤。”因为颍川靠近洛阳,而帝王自古以天日尊称,故此,把洛阳不远的颍川称为日下。

当时,陆云介绍说:“云间陆士龙。”云间是陆云的老家,大约在现在的上海市松江县。陆云,字士龙,故称陆士龙。

后人把这俩人的对白称为对联的****。

“哈哈,果然有见识。不错,我说的正是这个。既然小兄弟知道典故,在下出一联,小兄弟对一下,对得出,放你过去,如何?”关上传来声音。

“那就,试试吧。”

“开关早,关关迟,放过客过关。”关上也不犹豫,张口就来。

马浪尘略微迟疑,“嘿嘿”笑着说:“兵大哥,这出对子容易,对对子难,还是请先生先对吧!”

沉默。

过了一会儿,关上再次传来声音:“出对易,对对难,请先生先对。嗯嗯,不错不错,对的不错。再来一个。且看山水轩辕关,这边:佳山佳水佳风佳月,千秋佳境。”

马浪尘道:“遥指声色洛阳城,那里:痴声痴色痴梦痴想,几辈痴情。”

“好好好!”关上说:“去年大雪,偶得一联,苦思冥想,得不出下联,如果你能对出来,就放你过去。雪晨赏晨雪,白雪雪白。”

这次倒是马浪尘沉默了。良久,隐隐约约听见轩辕关外的镇上,传来泠泠歌声,歌声飘渺,隐隐有“明月”词句。

马浪尘说:“不知道对的合不合适。月夜歌夜月,明月月明。”

“哈哈哈哈,好好!”关上传来一阵赞赏的笑声:“不知道小兄弟可否到关上来,跟我一叙?”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