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我在南宋混太学

更新时间:2020-01-10 11:32:36

我在南宋混太学 已完结

我在南宋混太学

来源:落初 作者:长歌卿相 分类:历史 主角:秦兄陈西 人气:

经典小说《我在南宋混太学》由长歌卿相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秦兄陈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回到大南宋,我就是纨绔!什么?南宋会玩完?开什么玩笑!那不是要剥夺我的美好生活?提刀跃马,策马扬鞭,仰天大吼一声,“还我河山!”立马幽云十六州,长刀寒芒灭五胡!就想告诉你们,惹了纨绔,你们吃不了兜着走!新书《江山美人抄》已发布,故事延续了秦川之后,这个世界的发展方向,还关注本书的朋友,可以移步一关,谢谢支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以他前世活了六十多年的人生经验,当然能够听得出来,这些人根本就不是再给陈西鸣不平,他们是在给自己找辙,这些人是最希望能够出点科场舞弊事情的人,如果他们真的能够闹出点什么事情来,无疑他们就等于得到了再考一次的机会。

为了不成为政治牺牲品,得赶紧想出一点解决问题的方法来!

看着眼前群青汹汹的场景,站在国子学门口的青年,脸色渐渐白了下来,他有些紧张地看向了站在榜单边的那青衣青年。

只见青衣青年眉宇微微蹙了起来,眼神也冰冷了下来,似乎正在酝酿着什么雷霆风暴,当下他的冷汗流了下来,这位要是发火了,自己包括那些老人家,可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就在众人快要激动地冲上榜单的时候,忽然一声响亮的大叫响了起来,一时间居然压下了所有人的声音:“叫师父!”

随着这声大吼,立时人群安静了下来,众人向着声音响起的方向看了过去。

只见秦川叉着腰,挺着肚子,一脸“老子就是牛逼”的样子,看着身边的陈西。

他想到了解决自己现在问题的方法了,只是又要对不起刚刚才被他打击了自尊心的陈西了。

只见陈西一愣,猛地回过头来看向了林天,一时间脸色颜色数变,一会是苍白,一会是血红,最终变成了铁青的颜色。

只见秦川叉着腰,抖着脚,大言不惭地道:“我们刚刚怎么约定的来着?你见到我要执师徒之礼,我没有记错吧?”

一时间人群再次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难以置信地看着国子学门口的两人。

只见陈西的手都在微微颤抖,可是已经说出去的话,他怎么能收得回呢?

不过在这么多人面前,而且这些人刚刚还在帮他说话,让他叫出“师父”两个字,他是真的说不出口啊!

只见秦川眉毛忽然竖了起来,提高声音大吼道:“怎么了?你这是要欺师灭祖吗?”

陈西嘴唇都抖了起来,不过他们这种人,比起面子,更加注重的是言而有信,秦川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这就叫“君子可欺之以方”!

咬牙半晌,最终陈西还是抬起手,对着秦川一拱手,几乎是咬着牙从口中挤出了两个字“师父”。

“哈哈哈……”

当下秦川哈哈大笑了起来,他伸出手,拍了拍陈西的肩膀,然后老气横秋的来了一句:“乖徒弟!这才对嘛!”

之后他回过头,看向了刚刚还群情汹汹的人群,微笑着朗声道:“你们刚刚说什么?我才华不如我徒弟?你们都瞎了眼了么?回去问问你们师父,就算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你们敢当面说‘老头子,你不如我!’吗?你们这些文人,口口声声地仁义道德,结果呢?教唆徒弟反抗师父!这就是你们这些家伙的品行吗?”

人群再次沉默了,教唆徒弟反抗师父,这个罪名实在是太大了,自古就有父父子子君君臣臣的说法,三纲五常不能乱,他们是文人,就更加不能反对这个说法,不然就是犯上作乱,一时间居然没人说得出话来了。

这时候忽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既然你们说的都有道理,那这样好了,你们现在再次当着众人的面比一比,由……我来出题,你们辩论一翻,再拼个高下!”

随着这个声音的响起,立时所有人都向着声音响起的方向看了过去,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那个拿着榜文的青衣青年,此时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踱步到了那已然摔碎了的石狮子之前。

只见他说话气度雍容,脸上带着三分笑意,虽然穿着青布长衫,但是负手而立,隐隐间居然有一种一言九鼎的气质。

待看清楚这个人,人群便又热闹了起来,大家都在小声议论起了什么。

秦川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青衣青年,不由自主地心中一恼,眼看着场面他已经压住了,怎么半路又杀出个程咬金?

当下他嘴角一挑:“你丫谁啊?这么多人呢,干嘛听你的?”

这句话一出,立时所有人都愣了一下,更夸张的是那些站在国子学门口的老头们,有几个甚至做出了一幅要昏倒的样子。

可是紧接着就有人跟着他也叫了起来:“这里那么多大人呢!哪有你说话的分?”

“他说的也不无道理,有本事你们就当着所有人面在比一次!”

“哗众取宠的小儿!哎……此次重开太学,真是文人所不齿啊!”

……

人群再次热闹了起来。

青衣青年听着周围的议论声,也不恼,也不怒,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意,伸出手,指向了站在国子学门口,刚刚要出手压一压秦川气焰的青年:“李焘,你说我的话管用吗?”

原来那个青年叫做李焘。

听见这个名字,秦川的身体又是忍不住一震,这可也是个南宋牛逼人啊!《续资治通鉴长编》就是这孙子写的,不过现在他似乎还只是个普通文人。

看来古代的政治制度也不是如传说中的那么不好嘛!至少有名的人在这个时代都会是当官的家伙。

只见李焘被叫出名字的时候,也是浑身一震,不过立刻对着青衫青年拱了拱手,道:“阁下说出的话,自然管用,自然管用……”

当下他看了一眼正在热烈议论的人群,刚想说点什么,可是想了想之后,又看了一眼青衣青年,见青衣青年微微点了点头之后,这才提高声音:“都肃静!你们以为这是在什么地方?这里是国子学!还有没有体统了?”

说着他回过头,看向了秦川,这次他对秦川再也没有刚刚那种阴冷了,反而眉毛高高挑起,几乎是用一种看死人的眼光看着秦川,咧开嘴笑道:“阁下果然高人,谁都敢得罪,不过阁下既然是高人,那就证明一下好了,你说你比陈西强,总要让大家看个明白,刚刚你应该是赢了一次,不过只赢一次,我们最多只能是当做阁下投机取巧,只有再来一次,才能证明阁下高才!”

秦川看着李焘,脑海之中不停回想着《续资治通鉴长编》,虽然现在他还没有写出这本书来,但是从后世看来,这本书确实是一本不错的史书,既然对方是名人,自己连一个名人弟弟都给了几分薄面,何况名人本人了!

当下他咳嗽了一声,道:“既然如此,那就比一比吧!不过比什么,你先说清楚。”

一听秦川同意比试了,立时人群再次热闹了起来,大家都开始讨论起了什么,不过这次他们并没有形成刚刚大吼“考场不公”的那种统一气势,个人说个人的,每个人的看法都不一样。

李焘又看向了陈西,那眼神显然也是在询问,陈西到现在脸上还有些残红,一见李焘看向了自己,立时胸中就有一股火焰燃烧了起来,他咬着牙对李焘拱了拱手,道:“好,在下求之不得!”

随着他的话李焘回头看向了广场上讨论的众人,再次提高声音,不过这次他的声音之中带上了一丝官威,似乎隐隐有些发怒:“现在你们的诉求,本官已经准了,这是唯一一次,若是之后你们还有话说,就休怪本官无情了!身为学子,不安心治学,闹事?呵呵,现在学子们真是出息了!”

随着他的发怒,围观人群都不说话了,他们是来考试的,这个年轻人一看就是官,以后可能是要同朝的,现在得罪了他,怕是以后路不会好吧!

“喂,我说,到底比什么?你倒是说啊!”

这时候秦川有些等不及了,直接开口对李焘说道。

李焘回过头,看了一眼秦川,嘴角露出了一丝嘲讽,不过他还是很礼貌地答道:“刚刚那位先生已经说了,由他来出题,我们就以他的话为准!”

秦川耸了耸肩膀,直接看向了那青衣青年,随意开口道:“大兄弟,在下才疏学浅,可没什么真本事,你要出题就快点,也简单点,不然我答不上来,那可是丢人丢大了!”

随着他的话,人群之中又响起了嗤笑的声音。

青衣青年却是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呵呵一乐,道:“兄台尽管放心,在下的题目也只是策论而已,不是什么难题……”

说着只见他轻轻敲打了一下脑门,然后便开口道:“现在金国势大,二帝北狩,身为文人当如何行事?”

题目一出,立时陈西就开口了,看来他已经等不及想要翻身了,几乎是青年的话语刚落,他就开口了:“二帝北狩,国家蒙难,我莘莘学子,虽无缚鸡之力,但忠义之心却一丝不缺,文卿有云,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古人又云,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大宋生我教我,我等当以死卫国,以自己微薄之力,换国家之繁荣昌盛,尽自己有生之年,换国家长治久安,迎回二帝,血洗国耻!”

“好!”

随着他的话,人群立刻又被他激起了热血,再次大叫了起来:“迎回二帝,血洗国耻!”

“迎回二帝,血洗国耻!”

“迎回二帝,血洗国耻!”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