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汉兵

更新时间:2021-03-30 17:48:04

汉兵 已完结

汉兵

来源:落初 作者:飞过天空 分类:历史 主角:管仲太祖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汉兵》是飞过天空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管仲太祖,书中主要讲述了:汉兵  兵者,国之利器也  汉家儿郎汉家兵,百战不折冠群英!  现代军人穿越汉帝国,力挽狂澜。  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  纵然身死,绝不后退!  群:2523218  固定每天中午更新,如有特殊情况,早晚更新:)  认真写书,认真做人,至于简介,我知道写的不好,就这样吧,多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汉帝国纪元998年11月21日。

不出管仲云所料,天光刚亮,城外的西方联军营帐内就号角声四起。接着西方联军主力福尔斯王国的高卢军团汇合条顿公国的条顿骑士团、英格纳王国的撒克逊骑士团一起冲出了营地,在离城三里外摆下了阵列。

至于前几天那些小国家的兵团全部撤到了联军右翼,一片混乱。

而相对的,却是中军的一片森严肃穆。

“管军团,看来敌人准备拼命了。”说话的是破天军团参谋长田中世光,此人出身帝国属国东倭,自幼来朝求学,毕业于帝国陆军高等学院战略专业,论辈分,还是管仲云的学长,在帝国内颇有智名,年前自愿随管仲云来到西方龙城。

“田中先生有何想法?”管仲云问道,眼睛却看向了西方联军那乱哄哄的后方。

“敌军势大,我军兵微,惟奇兵胜之……”田中世光的视线顺着管仲云的目光看过去,定在了西方联军右翼。

“先生的意思是以乱取胜?”管仲云问。

“力战四日,虽步军多有损失,然骑兵却战力尚存,以我军骑兵之精良,5000精骑足可冲破右翼,杀的敌军大乱。而若死守,将军以为还可撑上几日?”

“死守虽为下策,然敌情不明,冒然出击恐怕有失啊……”管仲云思虑道,手却越握越紧。

“若苦等援军,10日以上未必可达;若奋力搏杀一阵,许还有延缓之机!”田中世光的眼中闪出几分血色来。

“可是,敌人统帅既然让我等明了右翼之乱,未必不是诱敌之计?”管仲云犹豫道。

“军团,等也是死,拼尚存一息退路。”田中世光竭力劝谏着。

“你个倭人懂得什么,敌人势大,怎可轻易涉险。”一旁的骑兵第二师团的团长江筑英忍不住怒道。

这江筑英身高不过一米七,相貌清秀无匹,善使一双铁戟,看年纪不满二十岁出头,年前跟随军团长管仲云来到龙城,管仲云平日对其也甚是喜爱。

虽然这江筑英看起来不甚威武,官职也只是小小的团长。

但在场之人,却并无一人敢小瞧他,只因他出身帝国陆军高等学院,武技更是出众,来军团的第一天,就把号称军团第一力士的,军团近卫团的团长刘铁山打倒在地。而倒霉的刘铁山只不过笑话了他一句小白脸。

而且,据说他也是帝都某世家子弟,背景深厚,否则纵然他谋略武技皆能,也不能以区区不满二十的年纪成为中校团长的。

所以,对这样一个要能力有能力,要人脉有人脉的少年将军,是没人愿意得罪的。

更何况江筑英平日素与人为善,对下亲近,对上自若,众人都很欢喜他。

因此,眼见江筑英开口,却无一人出面为田中世光帮腔。

其时,虽然东倭早归帝国,但国人对倭人常有轻蔑,江筑英若放在今日时空,也包准是个“愤青”。

其实若论相貌,这田中世光也算得上是英俊——身材修长,不像一般东倭人矮小,一双细长的眼睛神采奕奕,白净的面庞还常挂着微笑。

这些都让他看起来颇讨人喜欢,只是他平日Xing格有些深沉,而且太过多礼,所以很多Xing格直来直去的军官都觉得他不可深交。

用江筑英的话说就是:“无事献殷勤,非Jian即盗。”

面对江筑英的指责,田中世光并不接话,面色都不曾变,闪烁着光彩的眼睛转向了城外的西方联军。

“我等皆为帝国之民,为何互生间隙?”管仲云忽然出口喝问,众人一时无言。

见大家情绪平复,管仲云又道:“我手上还有五千的骑兵,先生您看哪位将军可担当冲阵之将?”

原来,这片刻,管仲云已然下了冲阵的决心。

若不是身为军团长要指挥全军,管仲云其实很想自己带军,他一直很向往祖上管亥等人追随太祖冲阵杀敌的勇武与气概。

“可派陈揭副军团为将!”田中世光看了众人一眼道。

“某愿前往!”副军团长陈揭看了田中世光一眼,这个四十多岁的汉子向来以稳重闻名。

“陈将军Xing格稳重,但勇猛不足,此次冲锋乃死战,故……可惜马千锋不在军中……”管仲云口中之马千锋乃是帝国世家、西北行省都督马冲军之子,在军团为第一骑兵师师团长,人称马无敌,乃军团第一勇将,也许只有江筑英能与他相敌。

马千锋日前统帅破天军团第一骑兵师出征剿匪,至今杳无音信。

“某愿为先锋,替军团冲阵。”江筑英开口道。

虽然和田中世光不合,但帝国军人多豪勇之辈,大节在前,都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筑英,你是我亲自带来龙城的,此次冲阵,意在拼命……”管仲云目光柔和的看着江筑英。

“军团,我来龙城,乃为建功立业,若为安居,何须追随与你?你不也是为此而尽命么?”江筑英反问道。

“唉,还是我亲自带第二骑兵师冲阵吧!”管仲云长叹一声,忽然道。

“不可!”身边的部下都大惊,忙劝阻管仲云。

“大战正酣,军中不可一日无帅,军团若去,谁人掌军?”田中世光问。

“陈揭为正,先生辅之!”管仲云毅然道。

“何时冲阵?”田中世光继续问道。

“敌人退却时!”管仲云不愧名将之后,自然懂得打蛇七寸之理,以弱冲强,惟有趁其力竭之时。

“但请军团小心从事!”田中世光一拱手。”

“你——”江筑英狠狠瞪了田中世光一眼,转身离去。

~~~~~~~

“呼,又是新一天了……”雷东风睁开了双眼,前夜初临此地,心情难平,又被监狱外的救火声影响,一夜不曾得眠;昨夜却是思索未来,想了很久,最后什么时候睡去,他自己都不知道。

刚刚的梦里,雷东风又回到了草原上的骑兵营,骑着自己的爱马,尽情奔驰。

可醒来后,才发现自己躺在薄薄的草垫上,身下只有老鼠在来回的穿梭。

而身上,却盖着一条厚实的毛毯,雷东风一睁眼,就看见李龙那张夸张的大脸,正对着自己微笑笑。

“怕你冷,给你盖的。”李龙笑道。

“谢了。”雷东风点点头,看来这李龙的确是个汉子,光明磊落,输赢之后,全无计较,这两天一直尽心帮助自己。

雷东风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脚,又顺手做了几下高踢腿,俯卧撑,还拉着囚室的门框做了几个引体向上,等做完这一套动作后,才发现众囚犯都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他。

“呃,这是我上学时候学到的锻炼方法,呵呵……”雷东风这才想起,这其中的很多锻炼方法,都是这个时代还没有的。

“到底是帝都陆军高等学院毕业的高才生啊,修习的日常技法都与我等不同。”李龙真心赞美道。

“呵呵,意外,意外……”雷东风老脸一红,掩饰过去。

“不知道现在城外战事如何了?”雷东风自言自语。

“要说咱军团的侦骑也真是球本事没有,三十多万人啊,这多的西方蛮子,可不是三十万只蚂蚁,就这样叫他们摸到了城下,真是白吃干粮长大的。”李龙不满道。

雷东风没有接话,但心里也是有些疑问,破天军团贵为帝国十大军团,侦骑众多,的确不应该犯这样的错误啊?难道西方联军隐匿行踪的本事真就这么好?

“李龙,你若嘴痒,自己煽两下,休要污蔑侦骑!”那细长眼睛,一脸冷酷的荆展忽然站起身来,冲李龙道。

“你——”李龙眼睛一瞪,就要动手。

雷东风他服气了,但这荆展和他在这囚室里争夺老大的位置也有几个月了,两个人各有一批手下,谁也不服谁。

“好了,不要闹了,现在大家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此刻若在内斗,徒叫他人得利,而且我看未必是军团的侦骑不利,一则龙城以西一直为西人所控制;二则若有人接应的话,也未必不能瞒过侦骑的耳目。而且,据说这次西人不单从陆路前来,更有大部是从海上绕路而来,帝国在西奈半岛根本没有布置海军,更不用说侦查了。”雷东风分析道。

“全凭雷头见解。”李龙和荆展拱手道。

~~~~~~~

几个时辰后,龙城下喊杀声减减退去,西方联军正慢慢后撤。

这次攻城的已然全部换成了西陆三大帝国的主力,尤其是撒克逊王国的撒克逊骑士团,竟然把麾下的步军悉数派上阵前。

但在汉军上下一心的抵抗下,在留下数千具尸体后再次选择了撤退。

忽然,龙城厚重的城门缓缓被拉开,随即,一队骑兵旋风般冲出。

城外的西方联军显然没想到,在自己势大的情况下,汉军竟然会主动出击。正在撤退中的军阵中一阵混乱。

“列队,张震,你带本部冲击敌人左翼。”

“诺!”

“林凯兵,你带本部冲击中路。”

“诺!”

“筑英,你就随我身边,一起冲阵吧。”

“誓死护卫军团周全。”江筑英一脸兴奋,小脸浮现一片激动的红晕。

“其他人随我绕过正部,冲击右翼!儿郎们,奋勇杀敌,我大汉只有战死的厉鬼,从无投降的士兵,今日便是我等为国为民的机会!”管仲云大声做着最后的布置。

“诺!”近万人齐声高喝!

“杀敌……”看着眼前数千汉家儿郎,管仲云心下亦是一阵激荡。

这些汉兵,个个都是精锐,其时,帝国骑兵大陆闻名,无论是在近千年前的安息行省争夺战中,还是在这千年间大小不断的战斗里,帝国骑兵凭借精良装备与高素质的训练,从未在正面冲阵中落过下风。

而管仲云,这个帝国世家的职业军人,这个一心想继承祖上荣耀的帝国最年轻的军团长,终于迎来了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次冲阵。

“管亥公,我来了——”默念着自己祖上的名字,管仲云纵马向前,身后众多骑兵紧紧相随。

眼看追至西方联军撤退的后军阵前,管仲云手中马刀一挥,众骑瞬间分成三股,散成数十列,如潮水般冲向敌军。

走在西方联军最后的却是撒克逊王国的撒克逊骑士团。

别看撒克逊骑士团在西方联军中所占的人数最多,达到了七万人,但论战力,却是今天攻城的三个国家中最弱的一军,今日攻城之时为抢头功却一直冲在最前,损失几千人后,惶惶而退。

一边退,撒克逊骑士团的阵前指挥官一边腹诽着自己的主帅:“不就是想讨好大主教么?不就是想回国后当上王爵么?竟然相信那家伙的话,相信何塞老狐狸的话,说什么汉军力疲,已经没有抵抗能力了,放屁,都是放屁!”

几万撒克逊人正着急赶回大营,吃喝休息之时,后边喊杀声传来,万没想到数量稀少,一直被联军压着打的汉军会主动出击。

所以,骤然被汉军冲阵,撒克逊人立刻混乱起来,一片人仰马翻,根本毫无抵抗能力。

汉军的几个千人骑兵旅团犹如一道道闪着寒光的镰刀,就如冲进了羊群的的狮子,在西方联军的阵中肆意收割着生命,马蹄过处,头颅残肢冲天而起。

“这些撒克逊猪!”左路正缓慢后撤回营的条顿骑士团团长伯格曼怒道,条顿骑士团本来稳若磐石的阵地,在撒克逊人乱兵的冲击下都渐渐松动起来。

“大人,高卢人的高卢骑兵为什么还不出动?”一个条顿骑士团的万夫长问道。西方七国中,若说步兵战力,条顿重装步兵肯定排名第一。

若说骑兵战力,就连心高气傲的条顿人也承认,福尔斯王国的高卢骑兵团恐怕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和汉帝国正面抗衡的轻骑兵。

“何塞那老狐狸,恐怕是想消耗撒克逊猪的实力吧,这样撒克逊王国便会听他们摆布了。”伯格曼脸带讽刺的笑了笑,却忽然下令道:“列阵,迎敌!”

“大人!?”几名部下疑问。

“难道等着撒克逊人死光,让那些高卢公鸡骑到我们头上拉屎么?”伯格曼喝道。

虽然伯格曼不喜欢撒克逊人,更不喜欢他们那个骄傲自大的军团长,但他知道如果让何塞一家做大,对条顿只有坏处,并无好处。

现在这个时候出手是他早算计好的,撒克逊骑士团今日参与攻城的有近三万人,如今死伤已过半,元气大伤,而汉军看起来也已经是处于势衰状态,这个时候出手相救,必然落下个人情,这样的好事情正是他伯格曼该做的。

注一:帝国学院,多有外国留学生求学,田中之名则是向以一代大师致敬,读者自知是谁,小飞不多言矣。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