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尸姐葬经

更新时间:2020-05-20 07:26:56

尸姐葬经 已完结

尸姐葬经

来源:落初 作者:没钱买药 分类:灵异 主角:老林藏宝图 人气:

《尸姐葬经》为没钱买药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一个市井小女子,因一场意外的寻宝行动而失去五年的记忆,传说中的奇书《尸解》《葬经》究竟落在谁的手中?她又该如何利用突然多出的异术保护自己,在各大势力之间周旋求生呢?  我,真的了解自己吗?  如果别人眼中的我,不是我所熟悉的那一个,我还是我吗?欢迎大家找本药闲聊~群号109677332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极度的惊恐让我的双腿软烂如泥,想赶快逃离,却连站起身都做不到,莫明的愤怒自心灵深处喷涌而出,我不该如此懦弱胆小,这样的自己令我厌恶,我抽了自己一嘴巴,心中对自己说:李妙雪你要坚强,现在除了你自己没人能帮你救你!

记得曾经有一部电影里说过,恐惧的极致是愤怒,我不知道眼前的情况算不算,反正我在愤怒情绪的带动下重新站起来,并且走向那只断手。手是从腕部断掉的,断口整齐,显然是被砍掉的,就算用不太专业的眼光来看也能判断出它没断多久,因为断口处的血液凝块,还是暗红色的。

只是手背的皮肤皱巴巴的,手的主人应该是个上了年纪的人,不是三九,也不是吴枫,还有人进入了这里,会是队伍中的其他人吗?这个疑问在我脑中一闪便被抛下,我对这支队伍的成员半点不了解,就算人站在眼前也认不出谁是谁。

绕着石头转了一圈儿,没发现其它东西,手的主人可能还活着,我将手电照向地面,血迹只在石头旁边有一小滩,看来砍掉手之后伤口被包扎了起来,不然这人离开的一路上都会有血迹。

黑暗是最好的迷宫,让我明明知道这里有其他人的存在,却找不到他们的踪迹,又等了大概一个小时,吴枫没有追上来,或是他已经死了,或是他跑到别的方向上去了,我总不能一直空等,树挪死,人挪活,虽然身体无处不痛,但我必须继续走下去,寻找出路也好,寻找其他人同行也罢,总不能守在一处等死。

该朝哪个方向走是个问题,最后我瞧了眼那只断手,就朝那根伸直的手指所指的方向走去。

很长一段时间,我耳朵里只剩鞋底踏在碎石上的哒哒声,单调的声音和漫无边际的幽暗空间足够让一个正常人崩溃,我不停安慰自己,坚持下去就能找到出路,没准五分钟后就会看见阳光。

当然,我清楚这种可能Xing几乎为零,但我需要这样的希望,直到手电的光柱撞上一面石壁,或者用山体断面形容它更贴切,这代表此路不通。

怎么办?已经没有路了,我像只困在鞋盒子里的蚂蚁,无论朝哪个方向走都是死路。

我走近石壁,看着自己的影子以一种扭曲的姿态投射在斑驳的壁面上,忽然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我用的手电是吴枫给我的,虽然我叫不出名字,但从耐用的不锈钢外壳和超强照明度来看绝对是好东西,就是因为它太好,才让我此刻看到极其惊悚的一幕——我的脑袋旁边还有一颗脑袋!

我僵立两秒,然后猛地一扭身向身后看去,然而后面什么都没有,我又将手电的光柱移回石壁,这次我的影子是正常的,怎么回事?我绝没有眼花,明明是有个圆圆的影子在我脑袋旁边,就立在我肩膀上!

我将后背紧贴着石壁坐下,安慰自己刚才看到的影子可是由于过度疲劳和紧张造成的幻觉,疑神疑鬼恐怕就是我目前的真实写照吧……

我摘下背包打开,里面只有一小瓶水和两包牛肉干,这点东西平常当零食吃都不够,现在却是我赖以生存的口粮,眼下我孤身一人,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遇到活人,所以不能轻易吃掉它们,我小口的抿了两口水,便把背包重新拉好。

极度紧张过后便是极度的疲惫,这种疲惫不单是生理上的,更有心理上的,我重重呼出一口气,突然身后传来‘呵呵’的笑声!

我像被热油浇身般一个激灵扑向前方,再度失控的心跳在胸腔中震荡,这种草木兵的感觉简直要将我逼疯了,可是我除了疲于奔命还能怎样?

石壁仍是石壁,凹凸不平的表面仅有些细小的裂缝,别说藏个人,就算是老鼠也钻不进去,正在我惊魂未定之时,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

“啊——”

我的尖叫声连我自己听着都觉得凄惨无比,但立刻一只手快速捂住了我的嘴,手心温热干燥,这说明对方是个人。紧跟着冷硬的声音响起:“别叫!”

三九?!我认出了他的声音,连忙点头表示自己不会再叫,他果然放开手,我捡起掉在地上的手电,看清他的样子后我着实吃惊不小,他脸上有半干的血迹,满头满身全是土,好像刚打土堆里钻出来似的。

“你怎么在这儿?”

“你怎么在这儿?”

我们两个同时开口,说的话也一模一样,我想起吴枫的话,心里顿时戒备起来,假如他不明着杀我是因为有吴枫在,那么现在没有第三人在场,他要弄死我再容易不过。

“我、我们遇到危险,吴枫让我先跑,就和他跑散了。”我解释道。

“什么危险?”三九狐疑地盯着我。

“会发出咯咯咯的声音的东西,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我照实说道。

“他让你跑的?”我的解释并没有消除他的怀疑,仍是冷冷瞪着我问。

“是,当时那东西正向我们靠近,他就让我先跑,他留下对付它。”

他听完我的话,目光一沉,脸色十分难看,我心里也跟着直打鼓,他的嘴唇动了动,最终抿紧,我本来就对周围的人和事两眼一抹黑,他偏偏给我玩欲言又止,急得我直想给他两脚,但是考虑到双方的实力,我只好咬咬牙忍住怒意。

“对了,我看到一只断手,看样子年纪应该挺大的,是咱们一起来的人吗?”

“断手?”

“恩,在我跑过来的路上,放在一块石头上,但是没留下血迹,不知道往哪去了。”

“赵五爷…”

三九的回答似乎不是对我说的,语调微微上挑,像个问句,说明他也不太肯定那只手是赵五爷的,这其中必有理由,但我把这件事告诉他并没什么复杂的目的,只是碰到这么件事,知会他一声罢了。

“我们接下来去哪?找吴枫吗?”

在我的理念中,不管各成员之间的关系如何,既然决定共同合作去完成一件事,那么保持团队的整体Xing是很必要的,丢了一个人就该去找回来,更何况吴枫是为掩护我才选择留下的,之前我一个人自救都难,现在遇到强悍的人出现,救人的事还是可以考虑的。

“你想找死?”三九声音冷得都能渗出冰碴儿了。

我被他问楞了,一时间不知他是说我太没用,去了也是找死;还是说……

“他要杀你。”

“你什么意思?”

“那东西是阴阳魈,一雌一雄合作捕猎,而且喜食人脑,雌魈攻击雄Xing猎物,雄魈攻击雌Xing猎物,如果反过来,它们的力量就会削弱。我去对付雌魈,就是想让吴枫护着你,他也完全有能力保住你。我以为他和你是真心合作,不会要你的命。”

他最后说的那句看似不相干的话,我却听懂了,这是自认识他以来听他说过的最长的一句话,内容却让我不寒而栗。三九知道那是什么,吴枫也知道,他还知道他有足够的能力对付它,但他故意装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让我惊慌逃跑。

在暗无天日又测不到边际的地底世界里,我一个人,没有记忆、没有食物、没的同伴,死也会是无声无息的。但我忽地想到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在吴枫说三九要我死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现在顾不得许多,直接对三九问了出来。

“现在谁想要我死都很容易,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而要让我自生自灭?”

“因为没人敢杀你。”

三九说这话的时候有点咬牙切齿的意思,我想起他掐住我脖子时的狠劲儿,摇头道:“不可能,你难道没拿刀架在我脖子上么!”

“那是在试你。”

接收到他鄙视的眼神,我特想朝他一抱拳,并送上一句‘后会无期’就此分道扬镳,各走各路!可惜,好不容易绝处逢上他这么个活物,我万万不能意气用事,只得转移话题,继续问道:“为什么没人敢杀我?”

三九没有立刻回答,视线投向无边的黑暗,似乎在寻找什么,最后目光落回我的脸上,幽幽道:“你的尸偶会报复伤害你的人。”

PS.好友新书《丞相未嫁》,女扮男装,红颜易老,却留名百年,江山易去,风骨犹存。

落初文学www.luochu.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落初文学原创!amp;amp;amp;lt;/aamp;amp;amp;gt;amp;amp;amp;lt;aamp;amp;amp;gt;手机用户请到m.luochu.com阅读。amp;amp;amp;lt;/aamp;amp;amp;gt;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