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迷情五处

更新时间:2020-01-11 10:45:19

迷情五处 连载中

迷情五处

来源:落初 作者:鱼鱼宝 分类:灵异 主角:刘哥胡 人气:

鱼鱼宝新书《迷情五处》由鱼鱼宝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刘哥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主角天然呆,探案全靠猜=_=不经意的一次旅行,却因此卷入中国历史上最大的谜团。本作是百科式的搞笑探案小说,只有你想不到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的思绪立即翻滚了起来,脑袋像要炸裂一般,这怎么可能,小媛和我们并肩从学校出发,一路走过来,这照片上怎么就单单缺了她?难道是我记错了?我拼命地安慰着自己,当日拍摄这些照片的图景,如一张张胶片一样在我眼前翻过。

我回想着,我们几人在校门前、图书馆前都拍了合影,胡老师站在正中间,三人簇拥着他比出时下最流行的丘吉尔的“胜利”手势,我只好在心中默念,那时肯定是小媛举着相机在给我们拍摄,所以合照上独独少了她的身影,一定是这样的!

可是我骗不过自己,虽说近日心力交瘁,记忆也像出现了裂痕,但我能保证,只要我心中能够肯定的事情,绝对不会记错。谁能相信二十来岁的我,至今还能回想起孩提时代第一次开口说话的场景。

但回到眼前,小媛却对我的思前想后一无所知,只顾着问我这照片拍得如何如何,构图又怎样,采光够不够完美无缺,我看着她脸上的微笑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一时哽咽得说不出话,心中暗暗起誓,就凭这些年的情同手足,我章天然一定要保护好你。

见我对她眉飞色舞的讲述不为所动,小媛安静了下来说道:“天然同学,我看你从北京出发起到现在,一路上都有点神情恍惚,失去了往日在学校神采奕奕的机灵样,到底是水土不服呢,还是得归咎于出发前那些羡慕你的同学的闲言碎语?其实你真的不必想太多,我一直觉得你......虽然不是鹤立鸡群的优等生,但也足够出彩了,肚子里又有点墨水,胡老师呀绝对没有看错人,这些事情是别人嫉妒不来的。”

听完她这一段安慰的话语,我心说你根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是眼前的场景又不是我说了算,话语权在胡老师和老赵手中,我殷切期望他们能重视起我的担忧,在我踌躇之时,一双有力的大手从身后拍了拍我肩膀,我转头一看,是谭大哥。

谭大哥用湖南方言诡笑道:“小子蛮可以嘛,军营里头谈恋爱,罪当斩立决你知道吗?”

我无奈地耸了耸肩,心想谭大哥关心小弟是有道理,但我这满腔的幽怨该向谁诉说,只能回报以一个苦笑。

同在南方长大的小媛怎么可能听不懂我们的交谈,当即小脸通红,低头说道:“两位我先回营房休息了,外边天寒地冻,你们也早点回去。”

谭大哥笑得更开心了:“还这么会关心人,你啊,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这要是讨回去做媳妇......”

我赶忙打断了他的臆想,问道:“谭大哥,你说明天要和赵科长一同带我们出去,是准备去哪,什么时候出发,能否先跟我透露一番?”

谭班长思索了一下道:“这个嘛,反正是这兰州城周边一处风景独到的所在,预计我们会在下午时分出发,毕竟工作不能落下,车程不会太远,你先好好呆着便是。”

我攥紧了拳头,看着小媛走过的方向,默念道,今天晚上老胡回来要是不把这妮子的事儿解决了,可别怪我不念师生之情。

谭大哥看我无心开玩笑,知趣地说道:你也赶紧回去休整下,虽然吃过了我的美食,但想必这一路的劳累没有那么容易褪去,我就先撤了。”

我点头应允,头也不回地走回了营房,也顾不得这几天睡得饱不饱,一头猛扎到床上大睡起来,直到被一阵开门声惊醒。

我一听脚步声,便知道是胡教授回来了,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冬日的北方夜幕降临得格外快,太阳早已西沉,我抬头看了看胡老师的位置,也放下了身份纵身跃起扑到他身旁,几乎要把他按倒在床上,他一头雾水地看着我,只问小章你这是发什么疯。

我语无伦次地把饭后关于照片的怪事告诉他,胡老师坐在床边,点燃了一根烟,烟雾缭绕间,仿佛像一个入定老僧,沉默了好一会才说道:“小子,我估计你的思维还是被那晚的事情干扰了,我说过多少次,确实是有人在背后看着我们,但有我和老赵在,你没必要杞人忧天,老赵可是军营里一等一的高手,这地方也没人能闯进来。”边说又从衣兜里掏出那只奇特的怀表看了看,继续说:“这东西没有反应,说明没有异变发生,去吃个饭就休息吧,想太多对自己没好处。”

我愈发地对他手里那东西感兴趣了,我心里百般肯定那只表必定和我遇到的怪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知道胡老师的性格,愿意告诉你就会敞开话匣子,要是不情愿说,拿刀架着他脖子也是无济于事。

如今这般光景,我哪还休息得好,却又无力反驳,只好闷声不吭地大步走出了房间,这食堂的饭菜在我口中也变得索然无味,整个晚餐期间我一言未发,胡老师和老赵一直在讨论着他们的往事。

老赵说:“老赵你还记不记得大学那年,八十年代初的北京城,夜生活可是个稀奇事,那交谊舞厅简直是个人人向往的“兵家必争之地”,西长安街民族宫那一家,可是只有外宾、留学生和归国华侨可以进,我们羡慕得不得了啊,每天清早站在宿舍前吼英语,搞的大家都以为我俩失了智,苦练了好久终于跟着一个老外混进了交谊舞厅,虽然最后被识破赶了出来,可那录音机里播放着的《青年圆舞曲》,现在还在我脑海中回响。“

胡老师打趣道:“你不就是靠着这段经历追到了你现在的老婆,那时候谈恋爱可紧张了,虽然不是明令禁止,可万一拥抱或者接吻被发现,可是要被抓起来接受政治教育的,想当年那么如胶似漆,现在照样要两地分居,老赵你让我怎么说你。”

小媛感动地听着他们的回忆,我却没有任何心思听他们的打趣,只想知道到底怎么安排小媛,明天真要去那山里面可就麻烦了,万一到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就昨天老赵开车那绕路的行为,有人在背后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也不知道这俩大老爷们是怎么想的,这其中的厉害关系不明白么?

刘哥发现了我的不对劲,直说:“小章,只听过女孩子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你最近这状态,不会是......那啥了吧?”

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开玩笑也得分个场合吧,我明显心情这么复杂,还要给我火上浇油,这大哥是情商低还是怎么来着?

刘哥虽是个急性子,看我这兔子急了要咬人的模样也乖乖的不再说话,去跟旁边的小媛攀谈起来。

饭后回到房间,我心事重重地凝视着窗外,冬日的天空万里无云,从这西北市郊的军营里看到的夜色摆脱了城市的光污染,看着如梦如幻的星空,一阵话语声却从旁切断了我的思索。

“小章,我今天跟老赵讨论了许久,你的担心事出有因,不无道理,所以明天早上我们决定先把小媛送去车站,让老赵护送她回去,我这个兄弟,心思缜密,手段不凡,你可以宽心了吧?”

听了胡教授这段话,我立马像吃了定心丸一样肯定地点了点头,老胡不是糊涂人,又身怀秘技,听我说了那些事,就算是傻子也能知道后果有多严重,那一切就等明天的安排了。

但这一夜几乎无眠,心中还是挥不去那些思绪,第二天清早我强睁着挂着斗大黑眼圈的双眼,跟着胡教授走到了楼下。

胡老师今天破天荒地穿上了一件军绿色的棉大衣,看着我异样的眼神,连忙解释道:“我们可是要去野外考察,可别把我的褂子给划了,这衣服找老赵借的,可还帅气?”我近乎无语,他知道我心中所想,连声跟道:“别担心了,我们会先行把小媛送去车站,票已经通知人买好了,到时候我们送完小媛,三人再跟上谭班长去他说的那地儿。”

我不由疑惑:“那这样就把她送回去,也不知道小媛心里会怎么想,旅途开始就结束了,心中会不会怨你们。”

“放一万个心吧,我早就通知学校办公室挂了个电话过来,说她家里有点急事让她赶回去,这种情形下善意的谎言是必不可少的。”胡老师笑着说。“至于她回了北京怎么说,我到时候再去联络,反正现在,没有什么事比个人的安危更重要了。”

我点头称是,刚想问我们什么时候出发,老赵的军车就从目光可视处的一个拐角开了出来,谭大哥坐在副驾驶上,摇下玻璃说道:“看来都忍不住去跟我体验野性的生活了,起得挺早,有我们的风范,不过还有两个人呢?”

我突然一阵紧张,小媛怎么还没来,她不是一贯都是第一个到吗?

我还没来得及多想,一阵脚步声就立刻解决了我的多心,只见小媛和刘哥一前一后地迅速跑着,呼吸带起一阵白色雾气,让我怀疑我最近是不是被折磨得有点紧张过度了。

刘哥抱怨说:“赶这么紧有必要么,上课早自习都没这么急,吃个包子都没吃完。”

小媛则笑着轻声道:“给几位添麻烦了,听说家里出了急事要先走,在赶着收拾东西,刘哥、天然同学,这一次不能陪你们到底了,咱们回北京再见。”那模样更加可爱了。

这番话语弄得刘哥一阵嘀咕,其余几人倒是胸有成竹的笑笑,我赶紧给他说明了情况,他也只是叹气说怎么快乐走得这么早,少了个女孩子得多无趣。

胡老师带头打开车门,四人鱼贯而入钻进了后座,这军用吉普的后排还是挺宽敞,坐上四个人也不显得拥挤,老赵大喊一声:“走喽!”便踩下一大脚油门,我连忙抓紧了车门上的扶手,车子飞窜出去。

这一次没有绕路,由于军区所在地甚为偏僻,来时路上我一直在闭目养神也没仔细观察,车子一直沿着看不到人烟的乡间小路飞驰着,一路经过一些不高的小山包,两旁多是低矮的灌木,我只心心念念能够早点到市区。

可是天不遂人愿,我意料之中的麻烦事还是发生了,车子突然一阵抖动,发动机发出几声像抽多了烟的肺病病人一般的咳嗽声,老赵闷哼一声“不好”,踩下了刹车,向我们解释道:“抛锚了。”

我们几人也是摸不着头脑,心想这好端端地怎么就抛锚了,等不到刘哥抱怨,老赵便对胡老师和谭大哥说,我们三个下去检查下情况,你们就在车上呆着,这里荒郊野外,不要走动。

说着三人下车打开了发动机盖,我看他们在鼓捣着,那颗好奇心又冒了出来,我小时候车子还是很少见的,每次看到有人修车都忍不住去围观一番,也许这就是机械对男性的天然吸引力吧。

谭大哥一边给老赵递着工具,便给大家点起了烟,老赵弄得满手油污,生气地说应该是发动机火花塞堵了,维修班这群人干什么吃的,明明刚做完保养维护。胡老师虽然不太懂机器,但胜在阅览广泛,也在旁边有一句没一句地提着意见。这是车门突然又张开一条缝,小媛神情怪异地钻了出来。

我疑问道:“怎么了,不舒服嘛?”小媛脸色通红地回道:“那个,有点不方便,这附近又没有人家。”

我瞬间脸红到了脖子根,这可怎么办,我们这里五个大男人,谁能预料到会出现这种尴尬场面,这时一贯脸皮比城墙厚的刘哥站了出来,大笑道:“媛妹子,你没看到那边的小树林么,只管放心去便是,我和小章在外边给你望风。”

我心想你这大老爷们也真不害臊,别人小媛还是黄花大闺女,哪经得起你这一出,不过眼前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小媛只好踟蹰地朝树林方向小跑过去。

我和刘哥背对着树林张望着其他方向,我乘机观察了这附近的地形,我们所在之处是一条崎岖的土路旁,但胜在宽敞,应该是为了军区的运输修建的,土路两旁被几座不太高的小山夹杂着,就是西北常见的土山,树木则以灌木居多,没有苍天巨树,但也有良好的隐蔽性。

几分钟飞速过去,我刚想问怎么小媛还没回,突然从小树林的深处传来一道绵长的、令人恐惧的嗥叫声,紧接着又是一声尖叫,从她先前的去向传出。我当时脸都绿了,胡老师等人也慌张地将视线转过来。

这一刻,仿佛风云变色,老赵一马当先狂奔起来,口中念念不断:“这可是市郊啊,怎么可能有那东西?”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