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镇封图

更新时间:2021-05-07 19:04:20

镇封图 连载中

镇封图

来源:落初 作者:无子奇 分类:灵异 主角:半拉子黑狗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无子奇原创的灵异小说《镇封图》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半拉子黑狗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半部《镇封图》勾起了几千年的传说,鬼神魔王究竟是真实存在?还是世人杜撰?不同目的、不同背景的男女却因为《镇封图》走上了同一条道路。是互相提防,还是生死相依?他们又能否揭开这尘封了几千年的秘密?喜欢镇封图的朋友可以加书友群:157048393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鬼灵本以为自己出其不意之下必定会手到擒来,却没想到我师父见多识广,深晓尸蛾的厉害,一出手就是雷霆之威,眨眼间便消灭了大半的尸蛾。

这些尸蛾身上都有鬼灵的灵魂印记,两者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猝不及防之下吃了一个大亏的鬼灵那里还敢跟我师傅正面硬撼?赶忙将剩下的尸蛾收起来,自己也退出了好远惊疑不定的看着我师父。

“孽障!今天留你不得!”瞬间击退了鬼灵,师父爆喝一声,一伸手掏出一个拳头大的紫金铃铛摇了起来。

这铃铛有个响亮的名字,叫做震魂铃,对付鬼灵这种没有肉身的凶煞最是管用。

“当!当!当!当!”

师父摇的快,铃声响的急,再看那鬼灵如同喝醉酒了一般,跌跌撞撞的摇晃不停,渐渐的鬼灵的身体开始忽聚忽散起来。

突然,鬼灵惨嚎一声,那些被他收起来的尸蛾又尽数飞了出来。不过跟之前不同,这些飞蛾刚一飞出来便纷纷掉落在地上不停的抽搐。原来它们都是鬼灵Cao纵的傀儡,身上鬼灵的灵魂印记被铃声震散它们也就死了。

连傀儡都控制不住了,师父心知这鬼灵快要坚持不住了,连忙咬破右手食指飞快的在铃铛上面画了一个符箓。

符箓画成的时候,突然暴起一层血光,随后便快速的没入铃铛之中。

“赫赫阳阳日出东方,敕用此符尽扫不祥。口吐三昧之火,眼放如日之光。捉怪使天蓬力士,破疾用秽迹金刚,降伏诸怪,化吉为祥,急急如律令敕!”

随着敕字落地,师父突然将铃铛口对准鬼灵用力的甩了三下。每甩一下,便会有一个斗大的爆字从铃铛口飞出去打在鬼灵的身上。

三次攻击又快、又准、又狠,而且间隔的时间极短,一连挨了三记符箓的鬼灵惨叫一声,身体突然炸裂开来,化作一阵黑烟随风飘散在天地之间。

“啪嗒!”一声轻响,似乎有什么东西从鬼灵的身上掉了下来,吸引了师父的注意力。

师父走上去捡到手里一看,竟然是一个狰狞的独眼鬼头。

这鬼头材质非金非玉,粗一看好像是象牙犀角之类的东西,可是拿在手中却冰冷刺骨,一只血红血红的鬼眼虽然散发着宝石一般的光芒,却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

“看来这孽障就是依仗这枚鬼头才修炼到鬼灵的,这等邪物决不能留!”

说着师父掣出金钱剑对着手中的鬼头猛的斩了下去。

“当!”

金钱剑斩在鬼头上发出金石相交般的声响,竟然只在上面留下了一条白印。

“好硬的鬼头!”师父赞叹了一声,随即用左手在金钱剑上一抹,金钱剑的剑身上立刻包裹上一层刺目的血光。

“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你这鬼头硬还是我的剑锋利!”说着师父再次挥动起金钱剑。

“当!”的一声,鬼头应声断为两半,一点红光暴起,嗖的飞向母亲的坟墓,正是那鬼头的眼睛。

师父楞了一下,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鬼眼已经钻进了我母亲的坟墓。

“坏了!这鬼眼不知道是什么邪物,竟然好像具有灵觉一样!但愿我这徒弟不会有事!”懊恼不已的师父,一边说着一边开始飞快的清理母亲坟墓的封土。

母亲坟墓的封土并不厚,师父只用了不到十分钟便清理了出来。

打开棺材盖,见我母亲并没有什么变化,师父不由得稍稍安了安心。

一伸手揭下定生咒,母亲的肚子立刻胎动起来。师父见状立刻咬破手指,直接在母亲的肚子上画了一道送子符。

一道华光闪过,符箓已成,缓缓的隐入母亲的身体之中,胎动随之剧烈起来。

突然,母亲的肚子猛然一鼓,就像是被人撕扯的糟布一样,刺啦一下裂开了一道口子,紧接着一个黑不溜秋的大胖小子从里面钻了出来。

这个黑不溜秋的大胖小子就是我,只是我的脑门上长着第三只眼睛,一只血红血红的眼睛,正是之前钻进母亲坟墓中的那只鬼眼。

本来见我竟然自己直接撕开母亲的肚子钻出来,师父就下了一跳,等他看到我的第三只眼的时候更是大惊失色,二话不说掣出金钱剑奔着我的脑门儿就斩了下来。不过剑锋在距离我十厘米的地方猛然停住了,因为师父看到我冲他笑了。

“没想到这世上竟然还存在这样邪恶的传承。罢了!罢了!想必这就是你的劫数!也是我的劫数!既然如此,咱们师徒二人就只能应劫了!”

说着师父收起了金钱剑,抱着我从墓坑里跳了出来。

虽然现在是夏天,但是山林中的夜晚还是挺冷的。师父在行囊中找了一件衣服把我包了起来,然后祭出一张火符,将母亲的棺木连同母亲一落初文学燃。

等一切都化为了灰烬,师父又重新将封土填上,这才抱着我往大山深处跑去。

二里甸子村周围的山林虽然都属于长白山山脉,但是只是边缘地带,并没有太高的山。师傅抱着我在山林中穿梭了好几个小时终于在辰时前找到了一个朝向东方的高点。

这是一片悬崖,崖顶光秃秃的都是石头。

师父将我平放在一块平整的大石头上,看了看东方的天空,见天际间已经有些泛白,便将包裹我的衣服打开,于是我便无比坦诚的面对天地了,但是我依旧在微笑。

师父在我身体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各立下一面三角小旗,组成了一个锁魂阵。

阵势刚成,东方的天空便猛然一亮,温暖的阳光带着一股淡淡的紫气,以压倒一切的气势扫荡过来。

我眉心的鬼眼似乎察觉到这种毁灭一切阴暗的威能,竟然蹭的一下从我的额头上跳了出来试图逃避这阳光,可是却被师父的锁魂阵给牢牢的圈在这方寸之间,虽然左冲右突却不得逃脱。

阳光的速度非常快,眨眼间便扫荡了一切黑暗,让我和师父沐浴在它的光辉之下。

阳光照射到鬼眼,竟然在其表面上燃起了一层薄薄的金色火焰。那一刻,幼小的我仿佛听到了一声来自地狱的惨叫。

鬼眼忍受不了阳光的烧灼,竟然带着火焰直冲进了我的脑中,原本一直微笑的我立刻大哭起来。

师父见状马上念起了清心咒。

“……观空亦空,空无所空。所空既无,无无亦无。无无既无,湛然常寂。寂无所寂,欲岂能生?欲既不生,即是真静…………”

随着师父的念诵,我的哭声越来越小,到最后竟然重又笑了起来。我一笑,便有一股淡淡的血晕从我的嘴里喷出来。这血晕一出来就会被阳光点燃,瞬间便会焚净。

直到我的嘴里再也没有血晕喷出来的时候,我也安静的睡着了,而我的肤色竟然也奇迹般的从黑不溜秋的状态变得白嫩无比。

遗憾的是,我的额头留下了一道指甲盖大小的疤痕,就像是一只闭上的眼睛一样。

这便是我的身世,也是我名字的由来。

对于我的身世,师父说得非常详细,按照他老人家的说法,人活一世有两点非常重要,一是死的明白,二就是要生的明白。

师父的这种说法我深以为然。从那以后,师父就带着我云游天下,见识了许多光怪陆离,违背科学的事情。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