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可渡事务所

更新时间:2021-02-18 17:28:03

可渡事务所 连载中

可渡事务所

来源:落初 作者:tjlianji 分类:灵异 主角:暴风雨小女子 人气:

火爆新书《可渡事务所》是tjlianji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暴风雨小女子,书中主要讲述了:(章回式短篇鬼故事)走西东,看得人间总是空。天也空地也空,人生杳杳在其中。日也空月也空,来来往往有何功。田也空地也空,换了多少主人翁。金也空银也空,死后何曾在手中。妻也空子也空,黄泉路上不相逢。大藏经中空是色,般若经中色是空。朝走西来暮走东,人生恰是采花蜂。采得百花成蜜后,到头辛苦一场空。夜深听得三更鼓,翻身不觉五更钟。从头仔细思量看,便是南柯一梦中!朋友,有什么度不过吗?欢迎光临可渡事务所我,可渡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望着倒地的司马东鼎,慕有钱嘴角闪过一丝冷笑“在我的地盘跟我抢人,反了你了!”

忽然,只听司马东城一阵如狼嚎般的狂叫想起,慕有钱连忙吩咐贾窈窕将他弄走医治,自己举起茶盅,将最后一点茶水泼在司马东鼎的脸上。司马东鼎方才幽幽转醒。

“慕所长,我们无意和芙蕖为敌,但这件事确实是我们司马家的家务事!”司马东城接过慕有钱递过来的毛巾,边擦脸边道。“他是我堂兄,骨肉至亲,可是,家有家规!”

“如果你族人要来算账,让他们尽管来,他是我可渡事务所的委托人,只要不出可渡的门,任谁都不能动他半分!现在,给我有多远滚多远!”慕有钱的声音很平静,却充满了威慑力。

那司马东城刚要分辨,却忽然想起了什么,只得默默咽下想要说的话“那么,堂兄就有劳慕所长照看几日了,待我回去见了家祖,定然再来拜访。”言毕,转身离开。

贾窈窕眼见司马东鼎离开事务所的大门,方才回转。

“所长先生您又何必……”

“你以为我想啊!!!!!”慕有钱忽然跳起来,来回踱步!“刚才萧老板的白猫带来一封信,信上说,如果我不解决司马东城的事情,就要加房租!!!加房租啊!贾窈窕,咱就那么一点钱,纵使你是个廉价劳动力,我一天七餐改成一天四餐,也支撑不了多久啊!他这么一加房租,我们离睡桥洞的日子就又缩短了一步,不接手又能怎么办?”

听得此言,贾窈窕心中不由一万只神兽呼啸而过……

良久,西门落雁幽幽醒来,望着一脸燎泡的司马东城不由心疼不已,听了贾窈窕的叙述,西门落雁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良久方才叹息着道“慕所长打得一点都不冤,东城,你彻彻底底的落入人家圈套了!”

“怎么会?”司马东城一边用冰袋冰敷着自己的脸一边问。

“家里没教过你,河图洛书的真正用途是什么吗?”西门落雁问。

“当然知道,除了是易经的祖源以外,它还是开启人皇伏羲地宫的枢纽的钥匙……”说到这里,司马东城的眼中重新布满了恐惧,声音也越来越小“伏羲……地宫!”

“这帮孙子!”司马东城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腿!“可是那墓地中确实什么都没有啊!”

“所以,你才能活到现在!”慕有钱冷冷的道“贾窈窕,我去芙蕖一趟,你照顾好他们!”说完,披上大衣,拿着贾窈窕的灯笼步入茫茫黑夜之中。

一晃便是天明,司马东城的病又发作了一次,幸亏有贾窈窕的秘药调理,方才不至于太过难捱。

在三人焦急等待的时候,只见慕有钱推门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那中年人满面威严,从步伐上看,定是出身军旅无疑。慕有钱将人引入大厅,吩咐贾窈窕上茶。

“这位是姬雪扬,姬警%官,也就是……”慕有钱没有说下去,但是司马东城却已知道来人的身份,他不由羞愧的低下头。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姬雪扬道“我该怎样配合?”他转头看向慕有钱,问。

慕有钱转过身,拼命向贾窈窕眨眼,贾窈窕会意。走到姬雪扬面前,“只需要您的一滴血。”

姬雪扬点头,贾窈窕从饭桌下的抽屉中拿出了牙签盒,并取出一只味碟,用牙签取了一点姬雪扬的血。姬雪扬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巾包好破损的手指,冲慕有钱点点头,转身向大门方向走去,自始至终,他甚至正眼都没有看过司马东城!

“把怀表给我!”贾窈窕道。司马东城连忙从怀中拿出怀表递给贾窈窕。贾窈窕接过怀表,向楼上走去。约莫过了三刻钟,她终于走了下来。只是阴沉的脸色显示出了她此刻极端的不满。

贾窈窕走到慕有钱身侧,轻轻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慕有钱的脸色顿时变得狰狞起来,顺手捞起身旁的木茶盅照着司马东城的脑袋招呼过去,若不是司马东城因昨晚之事早已学乖,见到慕有钱脸色一变立时躲开,恐怕又是个流血事件!

“你还有脸躲!”慕有钱见司马东城如跳蚤一般敏捷的躲开,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将阻拦他的贾窈窕推到一边,从桌上捞起茶杯,茶壶什么的就朝他丢去,任是西门落雁与贾窈窕如何劝阻也是无济于事。一时间两人一追一逃,着实不成体统!就在一团乱麻之际!只听西门落雁猛然一声:“都给我停下!”瞬间喝止了两人!

“慕所长,到底是什么事情惹怒了您,您好歹给我一个答案啊,这样抬手就打未免太过分了!”她将司马东城揽到身后对慕有钱道。

慕有钱平复了一下因为暴怒而不稳的气息,方才道“你自己问问眼前这个衰人,到底还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慕有钱话音刚落,西门落雁转头看向司马东城,眼中充满了疑惑。

“没有,这次断然没有!”他还未说完,慕有钱的茶杯又精准的飞了过来,若不是西门落雁挡着,又难免中招,只得老老实实的抱头重新躲回西门落雁身后!

“没有,你还有脸说没有!”

“就是没有!”

“现在你还不说实话?要不是你的命和我的房租直接挂钩,我真想把你直接丢给你堂弟,让你爷爷把你做Cheng人彘算了!省的我还要劳心劳力的救你这个白眼狼!”

听得“人彘”这话,西门落雁不由眉毛略略一跳。怎么会?

“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慕有钱道“还是撬开他的嘴最好!告诉你们,今天他要是不说实话,我拼着涨房租去睡桥洞,也要看着他疼死为止!”

“东城,你到底拿了什么!”西门落雁转过身,一把抓住司马东城的肩膀问。她的眼中,罕见的闪过一丝阴冷,司马东城知道,这次,她是真的动怒了!可是他思考了很久,确实没拿什么啊,除了怀表!等等……怀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