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魔魂枪风

更新时间:2021-02-17 02:33:28

魔魂枪风 连载中

魔魂枪风

来源:落初 作者:落雪不止 分类:灵异 主角:王夫人程豪 人气:

落雪不止新书《魔魂枪风》由落雪不止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王夫人程豪,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魔魂枪风、深藏绝技笑傲江湖终淡定;她、仙魂花玥、心藏深爱未语先羞、在举步维艰的神魂苦修之路上,这一对少男少女是如何倾心相爱、冲破重重障碍、脉脉相佑与相守呢?求收藏与推荐支持!拜谢!拜谢!----落雪不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坦克!坦克!坦率攻克!”正在窗儿与帘帘密谋如何对待黑衣蒙面人时,突然见一位四五岁的小男童,开着坦克“啪~嗒、啪~嗒、啪~嗒、……”地冲了过来……

该小男童穿一身迷彩服,瞧见窗儿、朝她眨巴一下眼睛、然后很绅士地打了个手势,就朝帘帘吹了一声十分帅气的口哨!

此时,与姐姐窗儿谈兴正浓的帘帘、听到了口哨声、就赶快扭头、以目光迎接她的小伙伴。只见那个小男童头朝向副驾驶座位、很帅气地歪一下、拿手又很绅士地示意了一下,就将双手放在方向盘上、拿手指敲敲键盘、一副少儿老成的样子。

该坦克高大约两米,长有三米、宽大约也两米左右的样子,机身草绿、是那种如假包换的草绿色、因为当它从高达三四米深的蒿草丛、浩浩荡荡开过来时、窗儿第一印象是看到了一团草向这边开来……

窗儿正要挥挥手,与帘帘说声再见、只见帘帘一个后空翻,之后身体一个挺立、又“啪”地一声坐在副驾驶座上,“啪~嗒、啪~嗒、啪~嗒、……”地就将坦克开走了……

帘帘走之前没有打招呼,窗儿木呆着一张脸、她多么希望自己能够坐在后面那个宽敞的客座座位上呀……

而花儿更渴望的是,与那些王八、鳖呀----不是人的狗、与不是东西的东西打上一仗、等给那些个垃圾收拾停当了,她就可以朵朵带出来一起玩耍、任由其快乐成长了……

可是,现在却因为修炼“冥思功”、不得不呆在师父的房间!

望着帘帘与那个小小的驾驶员、缓缓远去的背影、花儿怅然若失地叹息了一声。

“花儿:你的冥思功、果真大有进步!”坐在对面的师父发话了,花儿一惊、身体微微一晃动,就像火车到站了。她就赶快睁开惺忪的双目、只见师父正端着绝妙的芒果果冻、等着与花儿一起吃夜宵呢!

师父竟然又端着果冻等自己、花儿瞅了瞅师父手中的果冻、内心十分感动。

每一次修炼“冥思功”,都会从师父那里领取一份、超出师徒之情的深情厚爱----每每这个时候,花儿感受到的、不是师父、而一份真正的母爱。

“花儿!你耍赖!”正在师父将要把果冻递给花儿之时,花儿忽然听到了那惨绝人寰的叫声……

“这种叫声,是否有点惨像?”花儿的师父眉头一皱,硬是没有将内心所想说出来。

“花儿:谁在喊你?”师父一边把果冻递给花儿,一边有所疑惑地问。

“一个黑衣蒙面人!”花儿小心地回答。因为黑衣蒙面人,无论从貌相上,还是从行事风格上、让人感觉他都是一个男人。而作为佛学的最高研究者:玄妙大师、她是自己的师父,如假包换的尼姑,不知道见到了黑衣蒙面人,她老人家是什么反应。

花儿的师父见花儿对喊她的人,也不甚了解、就没有再问,她准备等花儿修炼这门功课之后,亲自出去探个究竟……

花儿一边开着小差儿,一边接过师父递过来的果冻、她的眸光突然往上一抬:发觉师父已经将恋人送予她的珍珠项链、换成念珠了,还好好地挎在臂弯里呢!

突然,花儿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真实而荒唐的画面,师父的左边臂膊、挎的并不是一串念珠、而是一个男人的胳膊!

花儿再继续往右看:发现一位打扮清爽的男子,正挎着师父、深情地望着师父浅笑着……

花儿赶快以手背擦了擦眼睛重新打量、站在眼前的师父那里……

果真:师父为一位打扮清爽的男子、挎着、然后、然后、然后师父似乎并没有任何觉察的样子。就在师父递给自己芒果果冻之时、师父“望子成龙;望女成风”的严厉模样,而且还皱着眉头苦恼的样子……师父望着花儿;花儿在师父的对面望着师父、那个幻影挎着师父的胳膊望着师父、他的神情若有若无,又似乎十分专注。

师父的表情似乎是真实的;而那位挎着她胳膊的男子、也是那么真实的----“怎么回事呢?”花儿百思不得其解。

望着望着,花儿内心就感觉很紧张:“这是什么鬼?”花儿的心突突地跳着,就节奏如心脏加速跳动那般,很快将一杯芒果果冻、加速度地吃了个精光……

“花儿,再来一个:正长身体呢!”师父接过第一杯果冻的空杯子,同时,将一直托在手心的另外一杯甜橙味道的果冻、很干脆地递给了花儿。

“师父看自己的目光那么慈和,就像妈妈!”花儿感动地以心语说。

可那位陌生而神秘的男子,仍然目不转睛地盯着师父看,师父却对这灵异的一切浑然不觉……

花儿突然感觉,自己是真遇见鬼了!

自从在这里安家之后,已经数不清多少年了、可鬼、----她可闻所未闻呀。

就那样在恍惚不安中,甜橙味道的果冻、很快也被花儿干掉了,可什么味道、根本就没有什么感觉、大概味觉也被那个挎着师父的、鬼怪一般的陌生男子、不知不觉间、给拐走了……

“花儿,将杯子递给师父!”师父见花儿心神不安的样子,赶快以话语打断她的冥思修炼。“嗯,师父、给!”花儿乖巧地将甜橙味果冻的空杯子,也递给师父。

“花儿,你回去休息一番!”师父温和地望着花儿,她断定肯定有怪异的事情发生!

花儿迟疑地从蒲团站立起来,她的灵眸所见、应该是真实的----但,那位男子、看样子并没有害师父的样子,而且,就像师父没有觉察他的存在一样,他似乎也没有觉察到自己的存在……

正当花儿皱着眉头,离开师父所在的房间之时,只见一个黑**影、很快地花儿劫持在腋下、腾空而走!

“师父!”花儿正喊她的师父救命,却被对方死死地以手堵严了嘴。

玄妙大师在花儿离开自己之后,就果断地跟在她的身体后面、没成想哪个胆大包天者、竟然挟裹爱徒花儿猛然离去。

玄妙尾随挟持花儿的人影、偷偷地移动又隐藏行踪。

只见那个人影,他喜欢水路。离开玄妙的门口、就一个飞跃、跃到小河流的水面上……

小河流的两岸,载满了许多毛茸茸的、脆嫩的垂柳----玄妙大师为了不被劫持爱徒的人影儿发觉、就身体一下提到郁郁葱葱的垂柳树梢上。她在垂柳树梢上,穿越那缠绕的枝条之时、并没有任何阻扰之感。

“穿越功”竟然被玄妙大师修炼到、如在空气中行走一样,且她的身体碰见的枝条,只是微微蠕动那么一下、就突然停止了蠕动的境界。

不知过了多久,玄妙大师听小河流水的声音,都快听得陶醉了,那个劫持她爱徒花儿的人影儿、突然带着花儿来到一家大院前。

只见那个人影,先是提高了身体,望望院子里没有动静、就赶快将花儿象卸载病毒软件一般地卸载了下来……

“呼!----”只见那个人影很是夸张地深呼吸了一下,望望被自己的手臂夹得有点愤怒的花儿、他开口了……

“我找朵朵!朵朵在哪里?”那个人影突然在花儿面前站稳,目光清澈地望着花儿。

花儿的师父,则静静地坐在对面院落的屋脊上,侧耳细听那诡秘影儿的对话。“朵朵在家。”见到来人找人急切相,花儿静静地说。

“家在哪里?”那位影儿又接着问。

“家在神秘的地方!只有亲人才可以去的地方!“花儿更认真地说。

“这是你家?”花儿望着那个劫持自己的人,有些回敬地问道。

花儿年纪小小,但她已经老江湖了、她懂得哪些人必须得罪,那些人不得罪、哪些人必须予以兄弟情谊相对。

“嗯!这是我家!如果朵朵找哥哥、你就带她来!”那个人影儿说。“好的。”花儿点点头,不知道怎么回事,此次被劫、花儿不但没有愤怒、反而自始终都是温和相对。

“嗨!苏惋!你不是大庭广众之下,出洋相、说本大姨妈是吸血鬼么?你看看、本大姨妈如今这吸血鬼腰板、谁敢欺负!”一位中年妇女模样的人、脸上写满了不太成熟的皱纹、可她此时、嫉妒的毒Xing似乎大发、颠着一张已经失去青Chun弹Xing的脸、手里拉着她的嫖子、耀武扬威地从对面走了过来……

突然,走着走着,“哧溜!哧溜!”她的嘴巴里,突然甩出两条互相纠缠的草舌、两条舌头经过互相协作、很快将残留左右脸部的残血、痛快地舔舐了个干净。

“大姨妈!大姨妈!耳垂那里有七点血迹呢!”只听走在她身体旁边,一路小心伺候她、佝偻着腰板的、直起腰大约有两米三四的男人、递上来一方手帕、给她擦拭干净。

“本大姨妈怎么会需要这些?”只听那个中年妇女傲慢地拍了下、部下递过来的手帕、然后挥了挥手、示意不要。她得意地两根舌头再次缠绕----拉长,圈起耳朵拼命地舔舐、就像舔舐蜂蜜那样----表情上写满了年轻人的浪笑与满足……

“嗨!本大姨妈已经血满肉足,不再纠缠于你们鬼怪界了!”只见她醉醺醺地一挥手,顺势倒在了一堵墙头上……

“嘘!这边来!”望着这个嚣张的、脸色有些深黑的、老一些青楼女子打扮的人物,那个劫持花儿的人影、给花儿打了个手势之后,就一腾身、飞了屋顶上……

过了大约有两分钟的光景,只见那位中年妇女、猛然扶着那堵墙站立了起来,耀武扬威地绕着这家院落、骂骂咧咧走了整整三圈,才算罢休。然后她左瞧右瞧、见四下没人、就坐在大门前,掏出化妆镜、扑了很厚很厚的美白Ru液、又打厚厚几层粉底、拿画笔工整地修修眉毛----涂涂红嘴唇,这才算罢休!

“苏惋!你出来!本大姨妈没吸血!”她醉醺醺地叫着阵,小声地嘀咕着吸血真相……

“呵呵!”花儿感觉很是滑稽、没忍住、就笑出声音来。

想象不出鬼怪的世界、还有如此虚伪与嚣张的吸血怪物呢。花儿虽然被一时劫持,却大开了眼界……

那个人影望着花儿,再望望那个吸血鬼、一向沉着宁静的表情,瞬间变得舒放了起来……

落初文学www.luochu.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落初文学原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